我在淨妍醫美診所做了玻尿酸隆鼻手術,從此我的右眼失明,臉部也毀容了。

經過一年的調適,我才有勇氣來面對去年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情。

2017年7月17日,我在淨妍醫美診所台北車站店做了玻尿酸隆鼻手術;我拍照打卡做宣傳,淨妍醫美診所提供一年10萬額度的療程。

當天施打玻尿酸的醫生是曾俊夫,因為他的疏失,從此我的右眼就失明了,剛開始我還以為是眼睛腫起來,問曾俊夫醫生,我的右眼是不是腫了?

他很緊張的跟我說,沒有啊,然後拿鏡子給我看。後來才知道,他的針打到了我的視神經血管,玻尿酸隨著血管竄流到我的眼睛,導致我的右眼失明。

當時,我很緊張,開始嘔吐,頭暈,發抖,醫美診所調度了另一個醫生做替我急救,但沒有用,直到晚上6點鐘左右才叫計程車,我被送到內湖的三軍總醫院急診。

是的,他們沒有叫救護車,大概是怕引起騷動吧,但下班時間,我在路上塞了至少四十分鐘,到了三總已經七點多了。

當時計程車塞在路上,我還試圖保持冷靜,因為禮拜三在高雄還有場演講的工作要做。

我告訴自己高雄的演講還是要去,不然放人家鴿子真的不行,但我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情。失明再加上鼻子顏面的毀容。

到了三軍總醫院以後,院方準備了半小時,讓我用高壓氧的儀器急救,希望可以靠高壓氧修復我的神經。

40分鐘後,三總的醫師問我感覺怎麼樣,我說,我禮拜三在高雄有工作,要去演講,到時候會好嗎?

他很嚴肅的告訴我,你還工作?你到底知不知道這個有多嚴重!

後來,我才知道玻尿酸隨著血液竄流,除了眼睛看不到之外,我的鼻子瘀青越來越嚴重,開始化膿流血,甚至潰爛。

哪時候,我通知了我的父母,媽媽看著我的臉,她好難過,但又強忍著不哭。

她看著我的臉,我的瘀青,她一直在替我想辦法,她問醫生,我兒子的眼睛看不到了,以後會好嗎?

可是,沒有人可以給她答案。

她看著我的鼻子和臉上的傷口一直問,為什麼臉上開始在潰爛?到底是怎麼了?

後來,淨妍醫美診所的院長陳俊光隔了兩天,在禮拜三才來秘密處理我的鼻子和臉部的傷口,再次施打降解酶,三總的護理紀錄裡也有寫到,「淨妍醫美的人把三總的護理人員擋在門外。」雖然說,三總醫生同意淨妍的醫生來做治療,但這不代表醫院方面有同意淨妍來私下做治療。

我在三總住了10天,真的很感謝他們護理人員的細心照料,但我的眼睛還是沒有救回來,這期間也到亞東醫院做視神經的檢查,但右眼都已經無光感了,鼻子的傷口持續潰爛,外表開始結痂,看到鏡子,自己的臉都是瘀血,我都認不得我自己,心裡也很難過,不曉得該怎麼面對。

住院時都是媽媽照顧我,她時不時的問我,以後怎麼辦?會好嗎?

哪時候的我根本不敢回答她,我甚至連照鏡子的勇氣都沒有,只能反覆的安慰她還有自己,結痂掉了就好了。

出院之後,媽媽持續的問淨妍醫美診所的醫生,為什麼鼻子瘀血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到底是不是需要清創?

直到8月3號,我的鼻子在淨妍醫美的忠孝店,由陳承謙醫師清創,沒想到清創以後才是噩夢的開始。

我被毀容了,當時淨妍醫美診所沒有專門治療我狀況的醫生,我必須要等待他們的醫生做完醫美的空閒時間才能處理我的狀況,我要配合醫生的時間,每次看診的時間很短,而且醫生也換來換去,無法確切的掌握我的狀況,也不敢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

因為他們也很無辜,畢竟把我一隻眼睛搞瞎的是曾俊夫醫生,把我的臉搞到毀容的也是他,其他醫生只是收拾他的爛攤子。

那段在淨妍醫美診所看皮膚和鼻子潰爛的日子,把我右眼打瞎的曾俊夫醫生,幾乎每天都會來看我。我只能謝謝他的關心,但內心真的很不想看到他。

每次看到他,我就會想到我的眼睛就是因為你看不到的,我的臉就是因為你毀容的,但你還是過得很好。出事之後三、四天,你還去母校演講,告訴你的學弟妹,你的行醫經驗。

對我來說,真的很諷刺。

在傷口癒合的過程,我也開始談後續的賠償問題,淨妍醫美診所的律師一開始說,這個是醫生跟我們之間的問題,診所沒有責任,診所願意用100萬來和解。

我當時看完,真的覺得這是一種羞辱,右眼失明還有臉部的毀容只有100萬的價值?

然後,淨妍醫美診所玩兩面的手法,醫院的公關、法務總監都很和氣,告訴我們不要把律師的回應看得那麼重。

後來,幾次談判下來,我們雙方同意用1000萬和解,但仔細看他們的律師所寫的和解書提到,如果事情曝光,我還要倒賠他1000萬。

我無法接受這個條件,我反問說,這件事情你們的護理人員也知道,如果是你們護理人員,或者其他人曝光的話,怎麼辦?我也要賠你們診所1000萬嗎?

這很不合理。

他的律師回答,以前淨妍的護理人員沒有去說,以後也不會去說,這是商務合作的糾紛,保密條例有很多,有些時候甚至是兩、三倍的賠償,淨妍醫美診所只是要求如果事情曝光,需要原額賠償1000萬,沒有什麼不合理。

我無法接受他們律師的說法,根本是一種羞辱,誠意到底在哪裡?

如果我簽了這份協議以後,他們診所的人自己跑去對外說,那怎麼辦?

難道,我瞎了一隻眼睛,臉部被毀容了,我還要倒賠淨妍診所1000萬?

其實對我來說,多少錢都換不回我的眼睛和我的臉了。而且,令我難過的是,到現在淨妍醫美診所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有錯。

可是,如果沒有錯,為什麼出事以後不叫救護車?如果沒有錯,我的眼睛為什麼會看不到?我的鼻子和臉怎麼會留下來這麼多的疤痕?

右眼失明是一輩子的,還有我的臉、額頭和鼻子都留下來消不掉的疤痕。

這個傷害是一輩子的,在外人面前我都說自己沒事,但實際上,眼睛只剩下左邊看得到,沒有焦距, 每天開門,我找不到鑰匙孔。

今年生日的時候,朋友們為了要讓我提振心情幫我辦了慶生,可是我甚至沒有辦法替自己點蠟燭。

工作上,也許你們看我還會去演講,還有在發IG的照片,好像看不出來異常,我根本不敢面對我自己的臉,照片都是遠遠的拍,我不敢開直播,不敢錄youtube,我不敢近距離的看到自己的臉。

每次演講時,我都在默默的擔心,這些觀眾會不會覺得我的臉很奇怪,我害怕別人把我當作殘疾人,從此以後用異樣的眼光看我。

身旁的幾個好友也會鼓勵我,要懷抱希望,以後會好的
我都會謝謝朋友的好意,但有時候,看似樂觀面對,只是不想讓身邊的人擔心;這一年來,我都不太敢關燈睡覺,我怕燈一關,明天是不是就全看不見了。

我也真的很對不起我媽媽,自從發生事情以後,接受負面情緒的都是她,她也承受非常大的壓力,除了陪我面對醫美診所的律師之外,還要照顧我的傷口,她擔心我的臉,我的鼻子,我的眼睛,她說這份擔心是一輩子的。

記得有一次,她問我,你是不是覺得媽媽把你生的不夠好,你才去做醫美?

我聽到她的話好難過,其實我從來沒有這樣想,但我也不知道付出的代價是一輩子的右眼失明,鼻子疤痕攣縮,額頭留下一道永遠的疤痕。

我永遠記得她在我面前強忍著眼淚的模樣,我覺得自己好不孝,讓自己受傷,讓家人的心也受傷。

我糾結了整整一年,到底要不要把這件事情講出來?

我知道,如果我不講,這永遠都是我心中的一道疤,過不去的傷。所以我決定講出來,讓大家知道施打玻尿酸的風險。

到現在,淨妍醫美診所還是認為自己沒有過失。到現在,曾俊夫醫生,還是一樣繼續在幫人做微整。

他們的人生沒有改變,但我的人生留下了一輩子的痛。

右眼失明是一輩子的事情,臉上的疤痕也是一輩子的事情,我到現在還在做鼻子重建手術,從今年2月開始到6月,做了4次手術,9月份還要再進醫院,用一道傷疤換了另一道傷疤。

這次選擇說出來,是因為我想用自己的例子告訴你們,它的嚴重性。

醫學的數據統計是百萬分之一,我的狀況是100萬個人才會遇到一個。但,有許多人不敢說,怕丟臉,怕難看,真正的狀況到底有多少,或許比你我想像中的風險還高。

很多人關心我會不會好?

我不想騙自己,我很清楚的知道再也不會好了,眼睛不會好了,疤痕不會不見了,那麼我必須要學會跟這些傷痕共處。

世事真的很難料,我們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意想不到的狀況會發生

最後,我想說,我沒有想像中的堅強,我的文字也是在鼓勵自己。

如果你也跟我一樣,遭遇到一些難過的事情,你不必強迫自己堅強,當你承認脆弱的那一刻會比較好過,事情已經發生了,也許老天讓我留下一隻眼睛,是為了讓我看到善良的那一面。

#謝謝那些鼓勵我們的人吧
#因為你們的存在讓我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
#我們要為他們也要為自己勇敢

冒牌生 2018年8月3日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