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一次艾莉緹,終於懂了她把一個最重要的東西給了翔-《借物少女艾莉緹》-動漫的故事

真正的感情不是只有在對方身邊,能住在彼此心中才是永遠。

#借物少女艾莉緹 #動漫的故事

#令人心動的一瞬間總是無法預料的呀

*正文開始

宮崎駿這次把畫筆交給了米林宏昌,而自己擔任了編劇的角色,所以在劇情上這一次出現了很大的突破,顛覆了以往宮崎駿動畫單一的「男女主角相識→矛盾→矛盾解決→男女主角在一起」這樣的劇情,仗著男女主角不同種族,完成了一次難得「明明相愛,最後卻沒有在一起的完美結局」。

但是奇怪在,明明沒有在一起,結局卻讓人覺得溫馨,這可以說是顛覆了以往劇情,著實讓喜歡猜結局的觀眾吃了一次大虧。

本以為阿莉艾提一家會搬到那座準備了四代的小房子裡面,但是卻沒有,只留下一個裝著香草的精緻茶壺⋯⋯這是觀眾都沒有想到的。

動畫安排精細到位

第一個給我震撼的地方不是艾莉緹的出場,多少這個時候是反而擔心男主角的身世都還沒有交代清楚,女主角就出現是不是有些入戲太快,但是隨後劇情的推入,借東西小人的小屋開始有了一個描述,此時出現了母親倒茶的場景。

這個細節其實我們看上去理所當然,但是製作者卻做到了——我們可以想像,茶壺在縮小之後,茶得張力過大不會出現我們正常大小的茶壺倒茶的場景,所以這個地方的茶壺是一滴一滴明顯張力過大的水滴灌進小茶杯裡面。

這個細節不得不說是一個十分讓人震撼的,正因如此,整個動畫的可看度一下就提高不少,這個細節的到位,就暗示著後面的細節也不會差到什麼地方。

每項物品都隱藏重要的意義

這一次宮崎駿依舊利用了幾個要素的穿插——方糖、夾子和大頭針,這三個東西在整個劇情中再一次作為暗線有力的支撐起來,宮崎駿的每個動畫幾乎都有這樣幾個物品作為暗線,例如《霍爾的移動城堡》裡面的火車、帽子等,還有《魔法公主》裡面的項鍊、精靈等。

先從夾子來看,第一次出場就是作為艾莉緹夾頭髮所用的道具。

其實我們可以從夾子的出場作用,來知道讓所支撐的暗線是什麼,夾子的出現無非是在艾莉緹冒險與翔見面時候才會用到的,也就是說夾子的出現到最後艾莉緹送給翔就預示著艾莉緹的離開是永久的。

她希望翔勇敢的活下去,夾子暗示著兩人的見面,所以當夾子交付到翔的手裡面的時候翔才會說:「你是我心臟的一部分。」

因為彼此都住在對方的心裡。

大頭針是艾莉緹第一次冒險的戰利品,對於一個14歲得借東西一族的後繼人,14歲是一個準備開始學習「借」東西,所以撿到的第一根大頭針就成為了自己成熟的標誌,而且艾莉緹很願意將這個大頭針當成自己的武器來保護自己和家人。

這件事情來說,大頭針就被賦予勇敢這個名詞,所以最後也出現艾莉緹用大頭針拯救母親的場景,大頭針貫穿全劇,無非是在從側面證明艾莉緹的成長。

全劇最重要的一個道具當然也是貫穿始終的一個道具 — 5次方糖的出現。

第一次是「借」到方糖、第二次是因為在「借」紙的過程中被翔發現而丟失了方糖、第三次是翔送來、第四次是艾莉緹還回去,最後一次也就是在劇終的時候翔送給艾莉緹一顆方糖。

很多人覺得第一次丟方糖的時候是暗示艾莉緹的心也跟著丟給了這個患有心臟病的男孩子。

其實那個時候還沒有,因為此時的艾莉緹的內心一方面是欺騙了父母而覺得內疚,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們有一份「被人類發現就必須得搬家」的道德契約在他們的世界,所以對於她多少有一些不安。

真正暗示艾莉緹的心被牽引的是,翔送來方糖的那一次,因為她本以為人類見到他們就會除掉他們的,但是這個男孩子卻是一個如此細心的,她就多少開始有些不相信那些所謂的道德契約,但是為了自己家能繼續在這裡居住下去,她不得不順著爬到翔的房間,把那顆方糖送回去,結果丟出那顆方糖的時候,自己的心也跟著丟出去了。

最後一次,就是翔告別艾莉緹的時候送給她一顆糖,想想那個時候艾莉緹送給了翔什麼,對吧——那顆糖就是翔的心的一部分,雖然兩個人彼此喜歡彼此保護,但是他們彼此只要保留著對方的心就好了。

令人心動的「契約規矩」

所以其實看動畫的人一開始就會在想這樣一個問題,既然是借東西的小人,他們其實實實在在的是在偷人類的東西,雖然每次他們偷取的分量不足以被人類發覺,但是這種行徑就是偷,所以這些小人要用什麼東西來還,這個問題可以說是從一開始帶到最後,但是最後艾莉緹的一家搬家和翔勇敢的面對手術,其實不難解釋這一切 — 借走的是糖,還回的是心。

來源:豆瓣
作者:卯朔月
整理:冒牌生

冒牌生有話說

整部電影,我在他們離別的時候最有感觸。

一直認為,艾莉緹和翔之間是有種特殊的友情,也許認識的時間有點短暫,但真正的朋友不必去計較認識的長短,有時候雖然只遇到了一下子,但那份情緣卻能維持一輩子!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發現,電影的後期不只是艾莉緹的成長,翔也成長了,他變得勇敢的表達自己的聲音,勇敢的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勇敢的守護自己喜歡的人。

其實,成長就是這樣,要讓一個人長大,最快的辦法就是讓他擁有一個想要保護的人。

然而,透過原著的描寫會發現小人(艾莉緹)和人類(翔)其實是完全不同的物種,但動畫沒有把小人和人類的外形做出太多的差異。事實上,他們擁有不同語言,不同的生活形態,不同的外表,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一切。

如果能了解到這一點,就更能體會艾莉緹和翔這段情誼的可貴,朋友就是朋友,沒有定義、沒有規則,什麼都不能代替無比親密的友情。

透過他們兩個人,終於了解友情能打開人們的心扉,它能溝通人們的思想 — 即使是不同的思想,也能因為友情而互相諒解。

這就是艾莉緹給我的感動。

故事簡介

一位名叫翔的少年因為心臟病的關係,被帶郊外的小屋裡療養。來到小屋時,他偶然在草堆叢中看見一個約10公分左右的女性小矮人。那群居住在屋子下的小矮人們,為了求生存須趁人類不注意的情況下,偷偷取走一些人類的日常用品,而他們稱呼這種行為名:「借物」。那名被翔發現的女性小矮人「艾莉緹」,得知自己被偷看時相當驚恐,但隨後便得知翔並沒有惡意後,便慢慢試著跟翔接觸,並與他展開了一段小小的感情。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