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測《權力遊戲》最終獲勝者!「珊莎史塔克如何從傻白甜的小公主走到現在?」遇到的每個男人都讓她上了一堂課…-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看完整理真心覺得「活著真不容易」⋯⋯

#權力遊戲 #冰與火之歌 #珊莎史塔克戲劇性的一生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電視劇篇

*正文開始

來源:今日頭條
整理:冒牌生

第四集開頭致意死者時,珊莎把冰原狼放在了上一集領便當的小可憐席恩身上。

這位臨冬城夫人,簡直是權游里忍氣吞聲、勵志向上的典型人物。

從第一季開頭滿腦子「我要嫁王子」的正宗傻白甜,到如今獨當一面的臨冬城夫人,珊莎這個遭遇了八季里幾乎所有家門不幸的女人終於涅槃。

從喬佛里和瑟後的傀儡,到小惡魔不近身的假妻子,再到小指頭培提爾·貝里席的傀儡,再到小剝皮拉姆斯·波頓的玩物,《權力的遊戲》就像是一所學校,珊莎遇到的每一個男人都是一堂課,直到她命艾麗婭殺了拉姆斯·波頓,順利「畢業」。

臨冬城夫人正實踐著她立下的flag:「我雖然學得很慢,但我一直在學。」

今天,就來和大家一起回顧珊莎·史塔克,臨冬城夫人的故事。

最一開始的珊莎是真的「三傻」,滿腦子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幸福的婚姻,貴族女子的快樂。

而能被許配給「一代明君」喬佛里的機會擺在眼前時,三傻幾乎是哭著求媽媽答應這門親事。

沒想到去了君臨城,迎接三傻的是,老爸奈德不忍鐵王座被蘭尼斯特家的私生子拿走,又被奸人所騙,發起糊塗的政變,最後失敗入獄。

三傻以為自己的懇求能讓喬佛里放過父親,結果是目睹了親爹的頭顱滾落在君臨城廣場上。

此後所有在君臨城的時光,對三傻來說就是不斷提高忍耐能力的日子。

喬佛里極盡羞辱之能事,私下帶她去看老父親的頭掛在城牆上,公然辱罵她「叛國賊之女」。

如果不是小惡魔阻攔,這個當時只會嚶嚶嚶的少女早在第一季領了便當。

終於,黑水河之戰,老天有眼,「明君」喬佛里贏了。

高庭玫瑰嫁給喬佛里,而她的婚約被取消了。

她的下一門課也該開始了。

被認為是自己預言里那個要把自己趕下寶座的三傻,怎麼可能被輕易放過。

少女心還澎湃著、一心要嫁王子的三傻沈浸在要嫁高庭說百花騎士洛拉斯的喜悅之中,完全不知道「史塔克之后」這個身份意味著什麼。

情報中心瓦利斯及時把這樁少女心事稟告了瑟後,泰溫老人家親自出馬佈局,要鞏固蘭尼斯特家族勢力,一番盤算,百花騎士要與瑟後聯姻,而史塔克之後這個棋子,被要求嫁給小惡魔提利昂·蘭尼斯特。

各位讀者稍微想一想,在16、17歲這個年紀,對「美」有著最直白憧憬的年紀,被悔婚一次,被爽約一次,兩個王子擦肩而過,迎接自己的是一個侏儒,是怎樣的心情。

新婚之夜,小惡魔承諾自己不會傷害三傻,如果三傻不同意,他絕對不會爬上三傻的床。

三傻說:我要是永遠不同意呢。

小惡魔:那我的守望就此開始。

此後小惡魔確實用真心溫柔地對待著珊莎,但就在一切看似平靜時,血色婚禮發生了。

最有能力保護她的母親和哥哥被刺死,此時她還有多少可以失去了呢?

但這門課並沒有上多久,紫色婚禮之後,這枚沒有自己思想的棋子又被偷走。

珊莎·史塔克被帶去了親媽的姐姐萊莎所在的艾林谷。

一直愛慕著培提爾·貝里席的萊莎非常熱情地迎接了他們一行人,並和培提爾·貝里席閃婚。

但請注意,培提爾·貝里席總是不斷對三傻重復一句話:

我深愛你的母親,你和你的母親實在是太像了。

終於有一天,萊莎開始覺得培提爾·貝里席和珊莎·史塔克有一腿,這個本來就瘋瘋癲癲的女人越想越不對。

終於一天,萊莎神經質的兒子踢倒了珊莎·史塔克的沙灘城堡,兩個人像小孩子打架,珊莎·史塔克反手就給了他一耳光,這個傻兒子哭著跑開去叫媽媽了。

培提爾·貝里席適時出現,並適時給了三傻一個纏綿的吻,又被萊莎適時看見。

於是萊莎瘋了,萊莎想把珊莎·史塔克推下月谷。

但萊莎這個「虎背熊腰」的人怎麼推得過適時出現的柔弱培提爾·貝里席,最終萊莎被推下了月谷。

在審訊台上,珊莎·史塔克適時說明瞭自己史塔克之女的身份,於是審訊團馬上「史塔克家都是好人,他們肯定不會錯,他們肯定不騙人」地開始懷疑培提爾·貝里席。

但正是此時,珊莎·史塔克覺醒了。

珊莎開始哭哭啼啼地說起了自己姨媽的發病史,訴說起了萊莎是如何成功讓自己掉下月谷的故事,並給了培提爾·貝里席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

最後這個二人轉組合都活過了審訊。

珊莎終於體會到了「權力遊戲」是多麼有意思的遊戲。

在這一部分的最後,珊莎染了黑髮,換上了全黑的裝束,跟著培提爾·貝里席開始遊歷谷地。

迎接她的下一門課。

在路上,他們遇到了塔斯的布蕾妮:這個稟奉著騎士精神、誓要保護凱特琳的孩子的「騎士」。

但突然出現的陌生人並不能快速獲得珊莎的信任,一番廝殺後,珊莎離開了當地。

之後,她同意了培提爾·貝里席提出的「嫁給剝皮」的提議,和他一起走進了自己長大的地方:臨冬城。

在這裡,珊莎見到了童年玩伴、家族叛徒:已經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席恩,並意外得到自己兩個弟弟還活著的消息。

她試圖呼喚席恩,卻只能得到一個支支吾吾而又充滿恐懼的回應。

同時,珊莎被一個侍女告知,臨冬城裡效忠史塔克的人還有很多,只要窗台上一根點燃的蠟燭,她就能獲得幫助逃離這裡。

新婚之夜,那支蠟燭因為席恩的恐懼而沒來得及點燃。

而席恩,在當晚也被迫站在這個房間里,充當這場合法的暴行的目睹者。

沒多久,那個告知珊莎逃走方案的侍女被當眾剝皮,風聲是席恩走漏的。

但珊莎畢竟已經上過了這麼多堂「課題」,這一次在臨冬城她不再忍氣吞聲,她開始用拉姆斯·波頓「私生子」的身份挑撥老剝皮和小剝皮,並最終促成了借刀殺人,乾掉了自己的殺父仇人老剝皮。

也正是在這時,珊莎終於站起來了!

而後拜拉席恩帶兵進攻臨冬城,拉姆斯·波頓出兵應戰。

趁著城中混亂,終於下定決心的席恩帶著珊莎逃離了臨冬城,又在樹林里遇到了前來支援的布蕾妮,布蕾妮終於圓夢,得以宣誓效忠這個史塔克之後,此後她一路護送珊莎,直到她與自己的哥哥雪諾成功會師。

拿著瑞肯脅迫雪諾,要雪諾出兵去救的拉姆斯·波頓如願以償,並在戰爭初期取得了可觀的勝利。

兩千兵力的雪諾怎麼和五千兵力的拉姆斯·波頓打?

就在這個主角又一次面臨生死存亡危機的時刻,珊莎和培提爾·貝里席帶著艾林谷騎兵適時趕到,迅速扭轉了戰局,並活捉了拉姆斯·波頓。

此後,拉姆斯·波頓被珊莎養的獵狗活活咬死。

這個苟活了7季的女人,終於畢業,苦盡甘來。

從沒有自己意識的一個傀儡,到終於獨當一面,珊莎失去了自己所能失去的一切,直到第八季第四集,她和獵狗克里岡多年後再見面相視一笑:

「小鳥終於長大了。」

劇裡的珊莎過得並不容易,劇外的珊莎也不輕鬆。

珊莎·史塔克的演員蘇菲·特納曾罹患抑鬱症,劇里劇外她的抗爭都非常隱忍、非常深沈。

她遠離鏡子、她厭惡自己、她想過自我毀滅想過離開世界,在最為絕望的黑暗時刻,珊莎有一個個貴人出現,帶她走出低谷,而特納也幸運遇到了自己現在的未婚夫喬·喬納斯,給予她力量、信心與希望。

「你不是一個人,你可以面對你的病情,嘲笑你的人只是少數。是有人愛你、支持你的。」特納這樣說。

就在今年5月2日,特納和喬納斯正式走入婚姻殿堂,她的新片《X戰警:黑鳳凰》也馬上要和觀眾朋友們見面了。

戲里戲外,特納和珊莎的故事線幾乎互相照應著,互相鼓勵互相支持,珊莎在成長,特納也在成長,而陪伴了權游八季的觀眾,也和她們一起成長著。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和【分享】,這都是對我寫作最大的鼓勵。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官方LINE】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