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龍后為什麼會黑化?S8E5解析!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 #龍后黑化 #到底為什麼

*正文開始

來源:漫威DC說
整理:冒牌生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進行到倒數第二集,我們發現這一集最可悲的是,除了詹姆之外,大部分主要角色的重大結局,應該都是馬丁告訴編劇的,但所有強行走向那個結局的過程,都充滿了令人憤怒的問題。

所以,這一集的缺陷不是人物最終的歸宿,而是走向那個歸宿的過程和原因。

丹妮莉絲

因為沒有足夠的篇幅去完成人物的轉變,這一集徹底背叛了丹妮莉絲這個角色。

按照原著中的軌跡,丹妮的確可能成為新的瘋王,但原因不應該是她本身的瘋狂,而更應該是一場悲劇:

她做了所有她應該做的事情,卻最終讓人覺得她像個暴君。那些讓她在過去倖存的特質,卻最終導致了她的暴力。

如果丹妮的瘋狂是以下幾個理由,這一切可能會更好理解:

比如是她為了鐵王座不得不強攻君臨,並因此對君臨的平民造成了連帶傷害。

比如她在進攻君臨期間觸發了野火,導致了整個君臨的毀滅。

比如瑟曦讓士兵假扮成平民,殺害她的手下,導致了她的報復。

比如她遭受了難以想像的背叛,而不是本集瓦里斯這種略蠢的叛徒。

比如她因為堅信自己的使命而在艱苦的歲月中倖存,卻也因為堅信自己而轟然倒塌。

這一集的丹妮有點像當年的伊利斯

但這一集給我們的解釋似乎是,她遭受了……嚴重的精神打擊,於是她決定用恐懼來統治。

這個理由,還不如直接向網友開玩笑地解釋「丹妮沒有聽見投降的鐘聲」,或者說「丹妮好幾天沒吃飯,低血糖導致不大腦不能思考」。

要知道,即使連丹妮莉絲的父親「瘋王」伊利斯,那個真正的瘋子變得瘋狂的理由,也比這個更充分。瘋王至少經歷了若干個孩子的流產,以及被叛亂領主囚禁了半年之後才發瘋癲。他不剪髮,留著很長的指甲,也處死了好幾任首相。

如果按照原著的線索,丹妮成為又一個瘋王,倒並不讓人意外。

在書中的丹妮不但在奴隸灣對奴隸主實施酷刑,還允許手下折磨無辜的人。

書中是這樣寫的:

寬恕,丹妮想著,他們將看到真龍的寬恕。「斯卡拉茨,我改主意了。給那個男人點顏色瞧。」

「好的。我可以對他那幾個女兒使些非常手段,並讓他旁觀,這樣更能挖出名字。」

「准你便宜行事,只要把名單給我。」她怒火中燒,“我不會再允許無垢者犧牲了……

丹妮其實一直擔心會變成自己父親的樣子,一直擔心瘋癲是坦格利安基因中固有的元素,一直在自我質疑和反思。她成為mad queen 的原因應該更複雜和令人感慨。

劇集從鐘聲響起,丹妮再次起飛之後,就再沒有給過她的鏡頭,我們甚至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麼。

兩個編劇最大的問題不是笨,或者對原著的無知,而是他們對劇集的倦怠,到達了一種令人吃驚的疲憊程度——他們再也不想多寫一集的故事了,他們只想馬上走到結局,然後開開心心地去拍掙大錢的星戰三部曲。

瓊恩和王國的未來

瓊恩的角色幾乎在整個第八季都無所事事,但他也目睹了一切慘劇的發生,也許他唯一的劇情重點,就是在接下來的故事中阻止丹妮莉絲,甚至殺死丹妮莉絲。

因為丹妮已經知道,珊莎背棄誓言,將瓊恩的身世告訴了提利昂,並因此導致了瓦里斯給維斯特洛的領主們送出去不知道多少封信。她很可能會召見珊莎來君臨,以便處死她。對此瓊恩一定會極力勸阻。

而本集目睹君臨慘相的艾莉亞,也很可能已經也對丹妮起了殺心。

因為知道瓊恩對丹妮的愛,艾莉亞可能會在動手前告訴自己的兄長。這很可能會促使瓊恩自己動手,而不是讓自己的妹妹去充當刺客。

瓊恩目睹君臨的屠殺,有點像奈德在簒奪者戰爭期間比泰溫晚一步來到君臨,滿眼盡是蘭尼斯特士兵所犯下的罪行。那時的奈德與勞勃大吵一架,然後選擇帶著人馬,繼續南下尋找自己的妹妹。

而瓊恩也很可能和丹妮產生不和,並最終為了「天下」,選擇殺死丹妮莉絲。

以及……丹妮莉絲是否可能已經懷孕了,讓瓊恩依然不得不含著眼淚殺死她呢?

即使這樣,瓊恩依然不是我心中的「救世主」,他在上一集犯下了一個巨大的錯誤,選擇將奈德保守了一生的秘密告訴了別人,全然沒想到如果沒有這個秘密,他早就會被勞勃殺死了。

到這裡,我已經很難想像,這到底是瓊恩的本性所致,還是因為編劇對角色塑造的無能。

瓊恩實在當不了國王,他太不適合君臨了。

他很容易在重要的政治決定前迷失,讓野人入關,向丹妮莉絲屈膝效忠,這些選擇其實都沒那麼難,因為擺在眼前的利弊太明顯。

但當最大的敵人死去後,如何振興一個國家,如果詳細規劃政策,才是最困難的,也是他最不擅長的。

我現在越來越相信,瓊恩要麼會死在君臨,要麼會北上,和白靈再次見面。因為在臨冬城他沒有歸屬感,在君臨他沒有歸屬感。就像它的冰原狼一樣,他更屬於北境之北。

而維斯特洛最終的政治框架,很可能是七大王國分別有自己的代表,所有政策由他們一起做出決定。七個人的關係稍微有點像瑞士聯邦委員會:委員會雖然有輪值主席,但其地位並不真的高於其他6個成員,委員會作為整體才是國家最高的形政機構。

上一集裡專門提到了,多恩已經有了新的親王,風暴地也有了新的領導人詹德利,還順便提到了高庭的歸屬。似乎是在為這種政治格局進行鋪墊。

瑟曦

瑟曦說「紅堡從未陷落(fall)過」,這可以說是編劇從上一集讓詹德利姓「河文」之後最大的失誤。

紅堡不但曾經陷落過,而且是瑟曦的父親泰溫·蘭尼斯特親自騙瘋王打開君臨城門後陷落的,是瑟曦的弟弟詹姆殺死瘋王前後陷落的,是她的心腹魔山和另一個人(亞摩利·洛奇)爬上梅葛樓,殺死了雷加的妻子和兩個孩子那天陷落的。

也許她說的fall 是物理上的「倒塌」,那這句話依然蠢極了,任何建築在被毀滅之前都是「從未倒塌過」的。

書中關於瑟曦的預言中提到她會被弟弟掐死。但在劇中第五季一開始,特地截去了預言中Valonqar (瓦雷利亞語“弟弟”)的部分。

將來有一天,當你被淚水淹沒時,VALONQAR 將扼住你蒼白的脖子,奪走你的生命。

本集在他們臨死前,詹姆也的確曾將雙手放在瑟曦的脖子上,但這依然與預言不同。

書中的瑟曦很可能不會這樣死去,因為被倒塌的屋頂砸死,一定不會是讓馬丁滿意的結局。

雖然詹姆沒有殺死瑟曦,但馬丁的計劃中,他依然很可能和瑟曦一起死去。

對,瑟曦還活著,我不能死,他反復強調,我們同年同月同日生,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

就像席恩的故事不止是一個救贖的故事,還是一個關於自我身份認同,和別人如何認同他的故事。

詹姆的故事也不止是一個救贖的故事,它還關於詹姆無論做多少善良的事情,依然會無數次被自己的過往困擾,依然會追問自己究竟是高尚的騎士,還是背信棄義的弒君者,追問自己究竟配得上什麼的命運的故事。

而和瑟曦一起死去,也許就是馬丁筆下的詹姆心中自己最配得上的命運吧。

只是,劇集其實沒有足夠的鋪墊,讓詹姆到達這個結局。

另外,這一集又出現了一個穿幫鏡頭。詹姆在與瑟曦擁抱時,右手竟然又「長」了回來。

提利昂

提利昂想要解救詹姆,這很正常。事實上,他擁抱著詹姆哭泣的畫面,是這一集裡最動人的瞬間。

但提利昂對瑟曦的執念,是第七季以來最不能理解的事情。

詹姆可以是提利昂的弱點,家族的認同也可以是提利昂的弱點,可是為什麼瑟曦也會成為提利昂的弱點?為什麼提利昂會傻到認為瑟曦會願意改變?

提利昂也許在書中會與瑟曦依然有難以剪短的關係,但是劇集從來沒有真的鋪墊過這種感情。

況且,讓詹姆去想辦法將瑟曦從紅堡帶出來逃命這個主意,簡直太蠢了。

瑟曦是不可能在這場戰爭中活下來的,就像私生子大戰前珊莎知道瑞肯一定不會活下來。提利昂應該做的,是盡力讓詹姆一個人活命,是在戰後為自己的哥哥向丹妮求情,或者再想其他的辦法。

為了自圓其說,編劇讓提利昂這個實用主義者,這個曾經被審判時,說過自己應該讓史坦尼斯殺死君臨所有人的角色,突然對君臨人民充滿了感情,顯得比奈德還更善良更有原則。

但奈德是一個在書中有限章節內,被反覆突出有戰爭後心理創傷(或者說PTSD)的人。奈德也許比任何人更懂得戰爭,而提利昂的創傷,並沒有在劇中被表現。

而且,有原則、不遠傷害平民,其實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提利昂並沒有在這個原則之上,為丹妮莉絲想出更好的戰略。沒有宣傳戰,沒有攻心戰,他所提出的意見,僅僅是讓丹妮「做個好人」。

比較有意思的是,故事發生到這一集,提利昂成了蘭尼斯特家族最後的子嗣,這簡直是最諷刺的事情了:泰溫一生對提利昂的恨,就是因為他對家族的榮耀太在意了,而現在,提利昂卻成了家族最後的遺產。

承諾幫提利昂一個小忙的洋蔥騎士不會撒謊,波隆可能也會來找他要曾經許諾的高庭,但提利昂最可能的結局,依然是因為背叛被審判。

在這之前的人生中,提利昂經歷過兩次審判,一次是為了謀害布蘭,一次是為了謀害喬弗里,那都不是他犯下的罪行,他也兩次要求比武審判,一次成功,一次失敗。

他人生的第三次審判,究竟會發生什麼呢?

攸倫和黃金團

所以……黃金團不僅沒有大象,也毫無戰鬥力?

指揮官斯崔克蘭也只有寥寥幾句台詞。

而攸倫就像一個剛剛開始打麻將的新手,連續胡了三把以後就再也沒有射中過龍。

但無論是什麼原因,編劇都犯了一個錯誤:在大砲還沒有被發明的年代,指揮官一定不會用「開火」(fire)這個詞來讓弩手發射的。

「是我殺死詹姆·蘭尼斯特的人!」也有點不像劇集中攸倫會說的話,他應該是一個無可救藥的實用主義者才對,他要死了,一定不會慶祝那些毫無意義的榮光。這兩個人並沒有太多糾葛的人的對決,其實有些缺少意義。

編劇說,這一集他們想要通過死者的角度來反應戰爭的殘酷。這的確有道理,戰爭讓普通人變成野獸,甚至讓灰蟲子開始屠殺平民和投降的士兵,這都很符合馬丁的世界觀。

但同時,丹妮在屠殺平民時的視角,其實也同樣重要,卻被編劇無情地忽略。也許是因為,他們自己也想不出來,丹妮那一刻到底怎麼想的?

艾莉亞

艾莉亞的故事是這一集更好的部分,她看似什麼也沒做,卻其實完成了人物的轉變。

她此前應對悲劇和磨難的方式,是變得更加冰冷,用復仇來撫慰自己的傷痛,這個特質讓她在河間地漂泊期間得以生存,也有了滅族佛雷家族和終結夜王這樣讓人拍手稱快的一幕。

但這個特質也讓她她現在一次又一次地走入危險,比如這一集在戰爭開始之後踏入危險重重的紅堡。

她已經完成了太多的復仇,繼續一意孤行的結果只會是更加黑暗的人生。幾季以來,她都是在與死神在懸崖邊共舞的人,而現在,她似乎終於願意停下來了,願意放棄復仇,去幫助陌生的平民了。

這其實是艾莉亞人性的回歸,她不再在乎仇恨了。她第一次叫獵狗的名字「桑鐸」,是她和獵狗之間最美好的時刻,也是這一集最美好的時刻。

沒能救下那對母女之後,她究竟再次變回冷血的殺手,還是繼續擁抱自己的人性?

無論如何,艾莉亞的故事已經圓滿了。

這讓我覺得,雖然她目睹了這一切慘相,但她可能不是下一集直接對質丹妮莉絲的人。

桑鐸

桑鐸讓艾莉亞離開紅堡,就像他在第二季想要帶珊莎離開。他的故事是一個悲劇,直到結束時也是。

他的哥哥燒掉了他半邊臉,他的父親謊稱這是只是一個事故。本該保護桑鐸的人並沒能保護他,但桑鐸最終的選擇是保護珊莎,保護艾莉亞。

克里岡VS克里岡是一個粉絲期待已久的理論成真,那場在殘破的、搖搖欲墜的城堡中的戰鬥也堪稱經典,但我從一開始就不喜歡這個結局。

因為魔山已經只是一個殭屍而已,那個在童年折磨桑鐸的魔山早就死了。殺死魔山也不能了結自己的痛苦。

即使連編劇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故意讓殭屍魔山在看到桑鐸之後,不再聽從科本和瑟曦的指揮,暗示魔山殘存的人性。但這依然不能掩飾,這一幕其實純粹是對觀眾猜想的滿足。兩個人在危房中打鬥許久沒有也被砸死,用火殺死魔山也是為了讓那個被很多人相信的理論成真。

但桑鐸的死,還是太悲哀了。與詹姆的救贖道路不同,詹姆必鬚麵對瑟曦,給這一切做個了結。因為詹姆不能假裝自己沒有愛過瑟曦,但桑鐸其實可以默認那個魔山已經死了。他最好的結局是忘掉那些讓他傷痛的往事。

桑鐸會在書中死去,但死去的方式,不一定會是與魔山的決鬥。

以及,瑟曦陛下的忠實助手,人民的好公僕科本老師因為頭顱被魔山摔在牆上殺死,有點像魔山當年殺死雷加還是嬰兒的孩子的方式。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和【分享】,這都是對我寫作最大的鼓勵。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粉絲福利社 – 官方LINE】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