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菲利普和德里斯能成為好朋友?原來理由這麼感人!《逆轉人生》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有時,你必須進入別人的世界,去發現自己的世界裡缺少了什麼。

#逆轉人生 #感悟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好笑又勵志的電影 #推薦大家

來源:豆瓣
作者:燈塔、娃娃魚
整理:冒牌生

— 正文開始 —

真心的朋友,最難求

生活太孤獨了,人生很寂寞,現在很多人經常看到自己社群帳號有上百個好友,卻找不到真正知心的。

知心,不是只有他知你,或你知他,而是彼此互相知心,交談之間不必害怕會說錯什麼話會傷害對方,而能知道對方真正需要些什麼,這才是真正的朋友。

而德里斯和菲利普就是這樣的知己,是看似兩個不同世界,卻相當瞭解對方的知己、夥伴。

「我不需要同情心」

德里斯出生在平民窟,是個打架又搶劫的文盲,不懂藝術還嘲諷藝術,不懂音樂還惡搞音樂;

菲利普有雄厚的經濟能力,卻因為一次跳傘,導致脖子以下全身癱瘓,整天輪椅相伴。

菲利普需要一位看護,但他「不希望被特殊看待」,儘管身殘但心並不殘,他的痛苦來自於弱勢者慣有的自尊心,因為忍受不了被當成殘廢,而受到特別照顧,甚至用同情眼光看待,所以故意找了一個「完全不把自己當病人」的看護工德里斯。

德里斯的與眾不同,在於他頭腦中完全沒有「文明」這根弦。

在歐洲,德里斯是另類的存在,他不懂謙虛,不知禮節,不以自己的程度差和出身低而有思想包袱,他不帶駕照在高速公路上瘋狂飆車,看到別人亂停車直接上去給他兩拳。

德里斯帶著菲利普做了很多癱瘓的人無法做的事,半夜散步、飆車、抽大麻、情色店按摩,他們的友誼在奇妙的互動下建立。

他完全不把菲利普當「殘疾人」和「雇主」,他給予了他普通人的待遇,沒有故作憐憫的眼神,也沒有感同身受,他總是想說就說,想唱就唱,想笑就笑。他的幽默樂觀,給菲利普灰色的人生增添了別樣的色彩。

最重要的是,德里斯知道菲利普需要什麼,他幫他打開了一扇通往未來生活的窗。

我不在乎你的過去,只希望你把我當「正常人」

朋友對菲利普說「貧民窟出來的人,沒有同情心」,但菲利普卻說:「我不需要他的同情心,德里斯會把電話遞給我,因為他時常忘了我不能動,我只要他身體強壯,有手有腳,正常思考,不必在乎他的過去。」

德里斯缺乏對殘疾人的「同情」:例如他拿著滾燙的水想燙菲利普的雙腿,測試癱瘓病人是否真的毫無知覺。或許這聽起來很殘忍,但這卻是菲利普想要的「正常的眼光」。

同情是一種居高臨下的俯視,或許對殘疾人士來說,同情的眼光才是最深的傷害,但這卻是正常人都會有的心態。

但德里斯還是有優點的,就是「責任心」,對於弟弟他知道他有責任,對於過繼自己的「媽媽」他也知道他有責任,而對於菲利普,他同樣有責任心,這就是他們互相信任的條件,複雜而又簡單。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