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一次《未聞花名》,才發現關於青春,作者其實想表達的是… – 動漫的故事


因為長大後多了太多複雜的心思,而忘記某份情感中最重要的單純。

#未聞花名 #角色設定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流刻Leuce
整理:冒牌生

一直想,第一篇動漫的觀感一定要寫個最喜歡,迄今為止,有《HELLSING》,《怪化貓》和《蟲師》三部供我選擇,卻遲遲沒有動筆。

而我只用半天的時間一口氣刷完《未聞花名》,卻意料之外的打開了電腦。

先說動漫,的確給四星是有些勉強的,每個人的標準不同。

但對我而言,相對於四星評價中「宏偉之作」和在四星中不斷治癒我的《輕音》和《少年同盟》,《未聞》帶給我的愉悅之感很少。

若不是因為不想學習都不會一口氣看下去,甚至一直在開關彈幕吐槽小朋友們的淚點中度過。

但大話只能針對前十集,雖然很想吐槽一共才十一集,但還是想說,能在這個時候看到它,或者說能看完這部動漫,真是太好了。

似乎動漫中也有表示,很多感同身受是要親自經歷過才會懂。

恰巧這裡所有的感情我都可以懂,尤其是親情友情的方面。

前幾集一直有些無聊大概也是因為對於青春的戀愛心情感到無趣,但最後一集的坦誠真是一石驚破水中天。

最有同感的,大概就是無法原諒自己這一點了吧,大家都無法原諒自己,無法原諒間接造成面碼的離世,無法原諒為了私欲而急於讓面碼成佛。

在這件事上,大家都止步不前。

我已經止步不前大概五年了,雖然也像眾人做火箭煙花一樣虛假的努力著,但我的火箭沒有成功,我的面碼也沒有成佛。

松雪的表面正常,波波的逃避,仁太的消沉和對父母的愧疚,所有人的耿耿於懷都那麼的感同身受。

所以前十集一直在嘲笑蔑視,就如嘲笑著一直隱藏著怕被別人這樣嘲笑的自己。

「明明沒經歷什麼大事,明明只是自己做的不夠好,明明是自己太矯情」,由於害怕被別人這樣想,便反復對自己說著這樣的話。

我不原諒自己,卻也縱容自己。

動漫最棒的地方果然還是夥伴的羈絆吧,說是羈絆其實不過是日復一日的陪伴,從熱血到日常,無法避免的感情線就是這樣的一點一滴的積累。

大家對於每部動漫的感情也隨著一分一秒積累,所以才會對動漫對影視劇有著深深的感情。

每一步對我而言,都像一位老友,我什麼都不用說,它們的演繹都懂,不曾感受到的羈絆卻在動漫的陪伴中滿足。

可惜卻總是隔著一個螢幕,終歸是他人的夥伴。

這種隨著時間而增深的情感其實在現實生活中隨處可見,但對於生活我們早已打磨出最低的要求。

可以理解朋友的不聯繫所以沉溺著隨時可以翻出來的動漫,感歎著她們的感情,以逃避現世為藉口,把自己關起來。

現實裡,我卻擺出成熟的姿態,接納鼓勵著朋友們,接受著名不副實的感激與讚美。

其實我才是站在山腳,眼睜睜看著大家奮力攀爬迷茫受傷,卻只能鼓勁呐喊憧憬山巔,而不肯邁出一步的人吧。

我從來都沒和大家站在一起,卻自憐自艾的守著孤獨。

人很難原諒自己造成的失誤吧,就像我原諒了身體方面的耽擱,因為這非我所能控制,卻無法原諒心理上的耽擱。

而這份無法原諒,消耗了自己更長的時間,形成惡性循環,畫地為牢。

說是救贖的話似乎太過於不恰當,但跟著最後一集流了那麼多淚,也想嘗試著誠實的面對自己,也想試著接納被自己討厭的自己。

我所經歷的遠沒有主人公們所經歷的悲痛,相比于現實中的人們似乎更是微不足道,但這又的確是我當下最難的事情,所以我也努力讓我的面碼成佛吧。

如果只憑一部動漫就對人生產生了翻天覆地的影響,這種事情在我身上可能並不會發生。

但我真的很感謝在這低沉時期看了這部動漫,感謝它冗長矯情的前十集,感謝最後一集的接納與坦誠。

如果正視自己的話,我可能真的不會變得更好,也不會有更大的進步,但似乎開始試著重新審度眼前的山,試著邁出第一步,試著找到自己。

面碼,謝謝你。

大家,謝謝你們。

冒牌生有話說

花就算凋零了只剩下淡淡的香味,也會向着太陽散發出香氣。

所以無論未來的每一天是什麼樣子 ,都是自己的選擇。

只要想著按照自己的選擇來生活,那就是送給自己最好的禮物。

故事簡介

「超和平Busters」─ 為了守護世界上的所有和平成立的組織。記述由六人青梅竹馬的小朋友組成「超和平Busters」的故事。六人分別是「仁太」、「面麻」、「安嗚」、「雪集」、「鶴子」、「波波」。 當中,女主角本間芽衣子(面麻)死於意外,另外五人對面麻的死而留下各自的心結,「超和平Busters」亦隨之而解散…

長大後,男主角「仁太」成了家裡蹲。一個夏天,離世的面麻突然化身幽靈出現在男主角面前,並說有「想要實現的願望」而拜託仁太。起初,仁太認為這只是幻覺,因為一直對面麻的死存有陰影才會看見到面麻的幽靈。但由於面麻不知道她的願望是甚麼,仁太再度聚集疏遠而久的「超和平Busters」朋友們,認為全體之重聚是幫助面麻完成願望的關鍵。但是,他的朋友質疑仁太是沒能克服面麻之死的陰影,都不太信任幽靈這一回事,是因為其他人看不見面麻;只有仁太看得見她。隨著故事發展,不單只是仁太內心對面麻的死耿耿於懷,其他成員內心埋藏已久的不同情感一一爆發出來。最終,「超和平Busters」全員幫助完成面麻的願望。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