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千年女優》會被譽為「暗黑系」必看動畫?原來是因為這樣… – 動漫的故事


夢想能不能實現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夢想始終存在。

#千年女優 #暗黑系經典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柏邦妮
整理:冒牌生

初看《千年女優》,覺得處處都是反差和對照。

2001年《千年女優》上映,適逢《神隱少女》以雷霆萬鈞之勢席捲世界。

就這樣,眼角有痣的千代子完全被那個胖嘟嘟的千尋打敗,被人們遺忘在滿是灰塵的角落。

相比〈神隱少女〉的環保主題,《千年女優》中一個女人的愛與人生,縱是與整個日本電影史交織也顯得軟弱。

儘管,〈神隱少女〉多少有點圖解和說教,所謂的人文關懷顯得有點廉價。

而〈千年女優〉卻因灌注了特別強大的精神力量而顯得光彩奪目,使人不得不讚歎歡喜,感傷流淚。盛名和寥落,相差竟如此之大。

關於繁複和簡單

〈千年女優〉的形式非常繁複,如蝴蝶的斑紋無法分辨。隱退三十年的75歲的女優藤原千代子,向電影情節來展現。

從古裝時代劇到戰爭諜報片,從戰後時裝劇到科幻怪獸片,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電影中有四重時空:過去電影的時空,過去的真實時空,有立花和攝影師虎吉參與的時空,以及當下講述的時空。

導演今敏宛如一個神奇的魔術師,點化歷史,拆解時間,扭曲電影,再造真實,只要出於他的敘述需要,一切皆可能。

電影最值得驚歎的地方在於,儘管在如此複雜的片段中穿行,觀眾絲毫不會覺得怪異,也並不會疑惑。

一則因為動畫本身就更加自由魔幻,默許了異想天開和鬼斧神工;二來,則因為故事雖花哨,情感卻簡單。

在任何不同的故事情境中,愛一個人的心情,尋找一個人的心情,狂喜和巨痛,都是一般。一切都是背景,唯有愛情真實。

關於尋找和夢想

說是千年等一回,等待並非千年,女優也並非僅僅等待。

與其說是被動地等待,不如說她是執著尋找,上窮碧落下黃泉。

她超越時空和歷史的藩籬,跨越電影和現實的界限,用世間女人最為堅韌的勇氣,永不停息地奔跑:

二戰時期,她用14歲童稚的容顏在雪地車站奔跑;她在淪陷的中國北方奔跑。

戰國時代,作為城池中倖存的公主,騎著馬奔跑;幕府時代,穿著青樓的木屐在雪地裡奔跑;大正時代,穿櫻花和服騎著自行車奔跑。

昭和時代,淒冷雨夜,她穿過漆黑樹林奔跑;哪怕是在荒涼淼茫的月球上,她身穿笨重的宇航服,艱難地行進。

千代子永遠目光閃亮,高昂頭顱,長髮飄揚,緊緊攥著那把鑰匙:「一定要見到那個人!」

尋找是許多電影的主題。等待是許多女人的宿命。

在等待和尋找之間遊走掙扎,一生無比漫長,千年卻也不過是一日,相遇的一日。

那是黑白戰爭年代,只有少女是一抹亮色,鮮紅的圍巾,縛於他的傷腿上,也系上了一生癡纏。

一把開啟畫箱的鑰匙,恪守著一個承諾:要在和平到來之時見面,她歸還鑰匙,一起遠赴北海道的雪原,在白雪皚皚中,他將完成未盡的畫作。

《千年女優》看來似乎是講一個女人和她的愛情。

這種永不放棄的愛情在時間更迭,戲劇轉換,人世變遷和生離死別的映襯下顯得無比偉大。

千代子成為一個象徵,一種精神,一個童話。

我總覺得,這種精神並非單指向愛情,也可指向一切:反抗生活的設置,存留著天真而偉大的夢想,固執以自己的信念生活,哪怕要受孤獨和時光的煎熬。

就像電影中的鑰匙君始終面目模糊,他不再是一個特定的男子,而可成為任何一個夢想的象徵。

夢想能不能實現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夢想始終存在。

因此,在電影結束,千代子在向著未知空間進發的時刻說道:「是否找到他已無所謂,我,喜歡追尋那個人。」

關於旁觀和介入

初看的觀眾往往會莫名其妙:為何立花和虎吉一直在故事裡跑前跑後?

我覺得這兩個角色的設置實在是〈千年女優〉最為高妙的一著。

一來,故事淒苦,感情沉重,這兩人調劑了氣氛。大叔立花捨生忘死的粉絲狀,實在是傻得可愛,而虎吉在一旁的插科打諢也平添了幾分喜感。

二來,這兩個人物在電影中,從旁觀,窺視,跟蹤,探訪,到評價往事,介入敘事。

扮演角色,見證歷史,完全顛覆了老套的電影觀念,創新出一個新的角度,一重講述空間。

就像小說〈法國中尉的女人〉中,作者直接跳出來扮演角色,讀者不再僅僅被動,而變得與作者平等。

在電影中,觀眾不僅大笑,也仿佛與立花虎吉一起在電影人生中歷險,而當老年立花回首看向青年立花的時刻,卡通變得深刻,這是一個生命的回顧。

關於蓮花和妖婆

電影中有兩個貫穿始終的意象:蓮花和妖婆。在千代子隱居的府邸池中靜靜盛開的蓮花,就是千代子的象徵。

電影中,借立花的口表白:蓮花的花語就是純潔。

蓮花不會因為生長在污泥中就變成芥草,同樣,高潔的千代子,如同立花在重逢之前的斷言:「這個女人,是永不可能老去衰敗的!」

在一段戰國背景的電影中,千代子在亂兵圍困的危樓上遇見了一位長髮老嫗,手搖紡車,如搖轉不可抗拒的宿命之輪。

騙她喝下千年長命茶,並詛咒她一生受愛火煎熬,傷痕累累。(這一段非常像黑澤明的〈蜘蛛巢城〉。)

妖婆和詛咒在每一次千代子受到命運重創時出現,成為厄運的化身,提醒她這種尋找是徒勞。

在電影最終,老年的千代子注視著玻璃相框中自己少女時的容顏,青絲對白雪,妖婆映照在玻璃上,她赫然發現妖婆眼角有痣,竟是自己。

難怪妖婆說:「我對你無比仇恨,卻又無比憐愛……」妖婆其實是她的心魔,是她的恐懼,憂慮,對年老的害怕,以及對自己的懷疑。

而在電影結束時,千代子沉睡著閉上眼睛,卻以少女的面目飛向太空,導演用出發代換了死亡,暗示著一種輪回和重生。

妖婆消失,千代子再度踏上另一個世界尋找鑰匙君的旅程。

冒牌生有話說

神秘鑰匙宛若開啟了記憶之門,引領千代子劃入回憶的大海,挖掘出一段她從不為人知的愛情故事。

那故事像是從千代子輝煌年代的河流溢出,一路流向她無數的電影與映像匯集而成的海洋;也像從遙遠的戰國時代奔馳而來,再闖進無邊無際的時空未來。

是部值得一看的經典

故事簡介

立花源也導演為了替女演員藤原千代子拍攝紀錄片,於是造訪她的住所。藤原千代子曾是相當知名的女演員,後來卻在事業的巔峰時選擇引退,這讓立花源也感到困惑。於是立花源也藉由與藤原千代子的對談中慢慢進入了她的內心世界。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