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裡遇見熊《瓦辛的魔法森林》 - 每天為你推薦一篇好文章


「你們走這條路,要小心黑熊。」





要進入這條越嶺古道時,路旁做工的人這麼說,我不以為意的笑笑,泰雅小妹妹瓦幸卻樂了:「真的會有黑熊嗎?就是那個胸前有白色V字型的臺灣黑熊嗎?」

「妳知道臺灣黑熊為什麼都有V嗎?」我逗她。

「為什麼?」

「妳看這張照片就知道了。」我把數位相機裡剛剛拍的照片放給她看,一個黑髮大眼的小女孩盈盈的笑著,舉起右手比的正是個V字。

「厚!你說我是黑熊。」她嘟起了嘴巴,一逕往步道深處走去。

越來越昏暗,越來越沉靜,這條路似乎人煙罕至,說不定……真的會有黑熊出現呢,那可怎麼辦好?

「瓦幸,如果我們真的碰到黑熊,那怎麼辦?」

「嗯……我看過一個童話故事,有兩個人碰到黑熊,其中一個人就裝死……那我就裝死好了!」

「可是黑熊最喜歡吃腐肉,妳裝死不就直接被牠吃了?」

「是哦,那我想想看,啊,另外一個爬到樹上去,爬樹我最厲害了,我就爬到樹上去!」

「可是黑熊也會爬樹啊,妳在電視上沒看過嗎?」

「對耶,」她俏皮的吐吐舌頭,「那怎麼辦?那……只好拚命跑囉!」

「喂,熊的時速可以跑到五十公里,妳跑得過嗎?」

「哇,比我亞爸載水果的車子還快,我一定跑不過……」小女孩烏黑的大眼睛忽然轉呀轉的。

「不管,如果我們碰到黑熊,我還是跑!」

「就跟妳講跑不過黑熊了。」我兩手叉腰,瞪了她一眼。

「我不必跑的比黑熊快,只要比你快就行了!」

「哈哈哈!哈,」我哈哈大笑,她說的還真有道理。你不必比黑熊快,只要比同伴快就可以了。瓦幸也咯咯的笑著,陰鬱的森林裡,迴盪著我們一老一小的笑聲。

「可是我亞爸說,黑熊不會吃我們的,我們又不是牠的菜。」

「對啊,其實熊說不定還更怕人呢,因為熊吃人還沒有人吃熊來得多,除非妳剛好碰到帶著小熊的母熊,媽媽為了保護小孩,就有可能攻擊人類了。」

「嗯,這樣也不是牠的錯,」小女孩咬著下唇,認真的想著,「而且是我們自己跑到牠們家裡來的,我們好像錯比較多,」她擔心的拉拉我的手,「那怎麼辦?」

「不要緊,萬一我們真的碰到熊了,首先就是要把自己的身體變大,因為動物通常不會攻擊比牠自己還大的對手,像非洲那些坐車去看獅子的人,因為車比較大,獅子就不會怎麼樣,可是人如果一離開車子,獅子一看你那麼小,吼!」我做出張牙舞爪的樣子,「就撲過來了!」

「啊!不要,」瓦幸趕忙蒙上兩眼,又從指縫間偷偷看著我,「那我們要怎樣變大呢?」

「例如說我們有雨衣啊,」我拿出雨衣,伸直兩手把雨衣從身後張開,身體左右搖晃,想像自己是一隻遇見掠食者,不得不張開頸傘的蜥蜴,瓦幸卻被逗的咯咯笑。

「還有還有,我們還可以發出各種奇怪、尖銳的聲音,」我拿出哨子猛吹,瓦幸的反應也快,馬上拉出我背包裡的水瓶和鐵碗,鏗鏗鏘鏘的敲打起來,刺耳的噪音響徹密林,相信就是最凶猛的巨獸也會逃之夭夭。

「如果既沒有雨衣也沒有哨子,那就只好請馬罵唱歌了,你可以唱那首最厲害的:回憶過去……」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唱歌?」

「因為,因為……」小女孩憋不住了,鼓鼓的雙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因為那就是奇特的聲音啊。」

竟然輪到她整我了,我啼笑皆非,但還得把「課」上完,「如果黑熊因為這樣子暫時停了下來,我們再面對著牠慢慢的後退、後退,而且不要忘了拿出相機……」

「什麼?這時候你還有心情幫黑熊拍照,要趕快逃走了啦!」

「瓦幸妳不知道,」我又擺出「專家」的架勢了,「因為國家公園都有把黑熊登記、列管,吶,就好像你們老師有班上所有小朋友的名字和紀錄一樣,所以如果有人拍到一張黑熊的照片,這隻熊又是他們不認識的,就可以得到十萬元的獎金哦!」

「真的?那麼好?」小女孩瞪大了眼睛問我,其實這也是我聽說的、久遠以前的事了,重點是要讓她知道,人類不應該害怕,而是應該保護包括黑熊的所有生物。

「那還用說?」她好像覺得我小看她了,「我 一ㄚˇ ㄍ一ˋ(泰雅語:祖母)說過,我們還沒有來這個山的時候,那些熊啊鹿啊山羊啊,老早就在那裡了。」

是啊,老早就在那裡了,我悄悄握緊小女孩的手,慢慢走進了,不知道還是不是黑熊的故鄉。

123

摘自:《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作者:苦苓

書籍簡介

親愛的瓦幸:

認識妳以來,我一直覺得很慚愧的是:沒有學會妳的語言。

雖然一樣是泰雅族的泰雅語,每一個地區又都不太相同。例如新竹清泉與臺中梨山的,例如新北烏來與苗栗雪見的,有些字的發音都不太一樣——當然這不是我不會講泰雅語的藉口,而是要跟妳報告我的大發現:泰雅語沒有髒話!

親愛的瓦幸:

妳有沒有想像過一種畫面,當有人喊:「吃早餐了!」的時候,大家不是紛紛往餐廳集中,而是陸陸續續走到屋外,抬起頭對著太陽。不久之後,就有人說:「啊!我吃飽了!」、「好好吃喔!」

這不是天馬行空的科幻情節,而是我跟妳提過的,如果人也可以像植物一樣行光合作用,產生所需要的澱粉、蛋白質等,就不必為了每天找吃的而那麼辛苦,這個世界上也不再會有糧食危機,人類一定可以過著比現在好一百倍、一千倍的生活吧?

親愛的瓦幸,
讓我們回到森林,再次傾聽大自然的聲音;讓我寫信給妳,訴說他們的祕密。

聽苦苓與泰雅女孩瓦幸暢談生命的堅韌、聆聽自然的樂章、呼吸曠野的清新,明瞭生死的無常……

讓洗淨鉛華的自然文學家,帶我們邁入最神祕的領地,享受大地之妙,山林之美!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