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NANA》如此虐心?作者是想從這些情節,告訴我們這件事… – 動漫的故事


看清一個人又何必去揭穿,討厭一個人又何必去翻臉;活着,總有看不慣的人,就如別人看不慣我們。

#NANA #虐心的理由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苏樱
整理:冒牌生

安妮曾經說過,一個人,有很多話要說,因此必須慎重。反而發覺說什麼似乎都不妥。

娜娜。你知道嗎。每次小松奈奈的聲音飄過耳畔,片頭或者片尾,我都會沒來由的一陣傷感。

似乎那樣平靜的畫外音,那些恬靜的畫面,屬於記憶裡的甜蜜和溫馨,預示了一個並不圓滿的結局。

我一直以為,奈奈那樣的女孩子,就應該扯著嗓子嘰嘰喳喳,讓氣氛永遠不會尷尬。

我以為,像奈奈那樣的女孩子,生命裡除非經歷巨大的變故,否則她會一直天真快樂下去。

會一直一直莽莽撞撞地跑,開開心心地笑。那麼愛耍賴撒嬌,那麼爛漫柔軟。即使受傷,即使被騙,即使想要珍惜的東西得不到。

還是會那麼執著地相信,追求,付諸行動。即使偶爾會不確定,會元氣大傷,但很快就能夠復原,充滿活力,充滿憧憬。

奈奈說過吧,就算再痛苦,活下去,就會有好事發生。

我以為,奈奈那樣的女孩子,是造物的恩寵。

冒冒失失,不會耍心計,身上不帶一點攻擊性,即使是面對那個叫做幸子的搶了自己男友的女孩子。

我一直以為,奈奈那樣的女孩子,要麼會很受傷,要麼會很堅強。因為世界真的很危險,因為不是每個人,都像她一樣。

我以為奈奈很幸運。因為她遇到了娜娜。那個帥氣到讓女孩子都面紅的唱搖滾的女歌手。那個酷起來冷若冰霜,笑起來別有風情的女孩子。

那個獨立的娜娜。那個一直在保護她,照顧她的娜娜。

我以為娜娜更幸運。她沒有什麼女性朋友,因為她不輕易與人接近的個性。可是她遇到了奈奈。

那個有點囉嗦,有點脫線,卻總是在她身邊打轉,善良溫柔的女孩子。那個全心全意愛著自己,為自己著想的奈奈。

可是……

聽到奈奈那些平靜的讓人感到不安的聲音,聽她講波光粼粼的快樂時光,聽她講那些流水潺潺的過去與現在。

聽到她說,如果那個時候,那麼今天。聽到她說,如果……多麼好。聽到她說,我已經不是那個站在原地等待的小孩子。

她說,我當時,根本不明白那是怎樣一種傷痛。

長歌當哭,必定是在痛定思痛之後。說這些話的,真的不是那個我認識的奈奈。而娜娜,又去了哪裡?

看到奈奈跟拓石走在一起,看到娜娜找到回了蓮。看到兩個女孩子的姐妹情誼,必然要被那些複雜的關係打擾。

二十二集之後,我也沒有看下去。我怕這個故事,有一天終於會看完。我怕看到一個不美滿的結局。

而貼吧上的故事仍然在繼續。看到很多精彩的圖片。看到娜娜長髮的裝扮。看到奈奈戴上了鑽石戒指。

看到大家在不斷地猜測大結局。他們說,蓮死了。娜娜死了。奈奈活著。她有一個孩子……我哭了。

想起那個大雪紛飛的夜裡,她們就那麼相遇了。沒有早一步,沒有晚一步。

想到奈奈看到黑衣,短髮,隨身帶著吉他,吸煙的娜娜的時候,迷戀和崇拜的表情。想到娜娜聽到身邊的女孩子也叫NANA的時候,驚喜和驚訝的表情。

想起她們再次相遇時奈奈將娜娜撲倒在地,卻聽到娜娜問「だれですか」的時候,奈奈無辜傷心的模樣。

想起娜娜站在只有一個聽眾的舞臺上,用性感低沉的聲線,演唱伸夫的新歌的時候,投入和陶醉的模樣。

想起奈奈失戀的那個晚上,娜娜一直陪在她的身邊,擁抱著安慰她入睡的情景。

奈奈說,那個晚上,如果沒有娜娜陪在身邊,我一定會葬身多摩川的河底……

奈奈說,再也不要戀愛了,我已經有娜娜了,不必再有奇怪的顧忌,不會嫉妒,可以一直安心地在一起……

想起奈奈問起那朵蓮,並且堅持說那明明就是荷花的時候,娜娜抓狂的情景。娜娜說,痛,但是痛的有價值,因為能夠讓人找到,活著的實感。

娜娜後來說,如果是你問我,我一定會說的,所以,不要覺得寂寞。

娜娜和奈奈的不同

娜娜是如此耀眼。她有著那麼披肝瀝膽的生命。愛情。音樂夢想。

奈奈是如此平凡。父母,姐妹,念書,戀愛,打工。但是奈奈的普通,讓她擁有普通人的幸福。

娜娜的與眾不同,讓她比平常人更加敏感,缺乏安全感。可是有些東西,是不可以選擇的。而我們,必然逃不開成長。

真的會是那樣的結局麼。看了百度NANA貼吧裡面那個揭曉大結局帖子。看到35樓那個回帖。啞然失笑。

他說:「你們都胡說,最後娜娜和奈奈一起飛向火星,過上了美好的生活!」

娜娜,奈奈。無論你們在哪裡,都不會孤單。如果是這樣,那麼,我就不會再哭。

冒牌生有話說

從1999年開始連載到2009年的《NANA》,作者矢澤愛因為生病緣故而休刊,一直到現在都還等不到復刊日,時間過得真的很快,NANA也停刊約有8年左右了啊!故事偏偏還進行到令人最悲傷的時刻,無論是娜娜還是奈奈的愛情,都走到了令人心疼的階段,偏偏在此時作者卻不再畫了⋯⋯

故事簡介

小松奈奈要去見男朋友,在通往東京的火車上,她遇到了另一個Nana——大崎娜娜,娜娜希望去東京重組Black Stone樂隊。兩個nana一見如故,到達了東京有兩人再次相遇,並且一同搬進了出租屋707。兩人雖然有著同樣的名字,卻有著迥異的性格,在二人同居的生活期間,她們都受到了感情的創傷,她們在扶持中更加瞭解彼此,感情也越來越深,一路鼓勵對方尋找自己的理想。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