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將劇中主角設為女性?再看一次《魔法公主》,才知道宮崎駿的用心良苦… – 動漫的故事


我們都應該以沒有仇恨的眼睛看世界。

#魔法公主 #角色設定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各路子
整理:冒牌生

《魔法公主》,我想就是宮老有關人,有關自然的殘酷系物語,這是人的故事,也是所謂的生靈的歸處。

說這部電影,劇情自覺不必提起,反而是精巧的人設更有說頭一些,之前說到,宮老擅長塑造賢者,經典中都稀有的賢者。

在《幽公》中,自然不乏這樣的賢者,且一次就有兩人。一位是納西達卡,而另一位是我為數不多,不怎麼喜歡的宮老筆下的人物。

自然的公主珊(上一個是天城的女主),相對比較而言,納西達卡是偏于正常的人類。

舉一個不怎麼恰當的例子,他便是本應如此發展的所謂的「正義的夥伴」,某位巨俠大概是學不到的。

而作為其對立面的理解者,偏于自然的珊,說她不怎麼具備人性,其實也是合理的,人性並不一定是善的。

而珊所代表的只是人性中的善,在惡的方面,她所表現的更多的是偏於獸性的睚眥必報以及非善即惡的極端心理。

但尷尬的是,珊的獸性同樣沒有表現的很漂亮,她畢竟是人,即使被一頭能口吐人言的野獸撫養也並不能徹底泯滅「人類」這種可怖的根性。

即使為了表達其兇狠與野性的回歸,宮老一次次在這少女身上摻雜了血跡,傷痕,但我覺得這種單純地累加也就僅僅緩和了一下觀者對於這個角色的不適。

所以說不管從那個方面,珊的塑造是不盡如人意的,而反觀劇中另一位女性角色的代表。

黑帽的塑造雖然簡練但卻成功,是標準的女性與強者的代名詞,是具備所謂「王の器」的人。

從這點來看,珊的定位其實是尷尬的,她是正義的理解者甚至是可以成為其伴侶的存在,卻糾結於她做的並不怎麼好的對於自然權威的維繫。

第二點讓人津津樂道的便是這部電影全方位的「牛逼」,我是門外漢,對於電影語言,鏡頭運用之類的只能青蛙入水,我說的更多的是硬體以外的東西。

宮老用23萬張原畫在其事業的巔峰期創作了這部魔法公主,想想也知道,這部片子有著宮老真正想要表現的且也姑且表現出來的東西。

雖然沒有之後起風了那麼現實,那麼足,但由宮老從那時起便提出退隱這件事,不難看出,宮老的悲天憫人在這部電影裡被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了。

畢竟,在現今個這時代,對人與自然的關係進行探討,是不得了的大善,而宮老樂於表現這種題材。

包括天城的樹,龍貓的車,都是自然對人類的恩賜,但於人來說幾人懂得回報?

「制天命而用之」只是千年大夢,人與自然的調和,在今天看來越發地不夠現實,更別提什麼在尊重自然規律的情況下改造自然。

可對於生存的環境,你不夠尊重,不過是將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把尖刀靠的更近了些,終究,會像那個司死的神那樣,丟了腦袋!

冒牌生有話說

吉卜力的動畫電影,其實很多都存在著這樣反思,反思人類與自然之間的關係

例如天空之城、魔法公主、風之谷等等

科技不斷的進步,然而,我的慾望也不斷的擴張!

當我們今天為了一己之私,不斷地壓縮自然的生存空間

最終,他的反彈將會更加猛烈,並且致命

故事簡介

室町時代時期蝦夷族少年阿席達卡,在保衛他的村莊時被山神變化成的邪魔詛咒受不治創傷。村裏的女巫勸他前往西方,尋找邪魔的來源和解除詛咒的方法。在他的旅途中,他來到山獸神森林,認識了由犬神撫養大且被稱為「魔法公主」的小桑。
在這個過程中,阿席達卡發現邪魔本來是一個山豬神,但在體內中了一顆鐵彈後,在對人類的恨意增幅下變成邪魔。鐵彈是工業之城達達拉的統治者黑帽大人領導的窮人在鐵城裏製造的,為了保護自己不被貪心的封建貴族吞併,黑帽大人使用火器和鐵彈作為武器,而為了製造火器和鐵彈,她又必須從大自然中開發木頭和鐵礦石,由此與原始森林中的獸神交惡。
阿席達卡試圖在雙方調停,但卻被越來越深入地捲進這場衝突……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