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之匙》=農高生日常?來看看農業高中的學生如何看待這部作品… – 動漫的故事


逃避不代表懦弱,逞強也不等於堅強。答案不是唯一的,大概只有選擇最適當自己的那個,才是最無悔的吧。

#銀之匙 #農高生怎麼看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
整理:冒牌生

牛姨的這部作品,可謂糾正了人們對農民的偏見。

豆瓣紅人姜有魚曾在廣播中說:「拍不好藝術照的人,就滾回去種田吧!」

無論在三次元「現實」,還是二次元影視,或者2.5次元的網路,向來少不了有人對農民持這樣的先天印象。

落後、骯髒、粗魯、淺薄、愚昧、知識匱乏、沒有藝術細胞、沒有信仰和理想、還有一個重要的特徵,野蠻……

於是在網路吵架、影視小說中,要鄙視一個人沒水準時,「農民」就成了最頻繁出現的辱駡字眼之一,其頻率堪比「婊子」。

當然這些人往往還不承認他們對農民是打從內心鄙視的,但是,最嚴重的歧視往往是「不自覺」的。

事實上,一個知識不夠豐富的人無法成為農民。

插秧的必須比坐在電腦前的你更熟悉天氣的規律、土壤的地質、陽光的照射、肥料的種類。

利用各種管道對水資源及時補給、以及還要時時對野生動物的多加預防……缺少了以上任何一種知識,等待你的就只會有顆粒無收的結局。

畜牧的必須懂得很多醫學知識、必須明白蓄養動物的各種複雜原理、必須瞭解動物的身體結構。

必須有堪比醫生忍耐血腥的心理素質、必須有足夠的耐心起早貪黑……

他們是保證作為食客的你生命安全的第一道關卡,否則一不留神你就得喝著一堆瘟疫全家躺進醫院裡呻吟去。

可見農民並非「沒有知識」,只是沒有你這樣用來矯情的知識。

他們的知識範圍和你並不在同一個次元裡,卻不見得比坐在電腦前嚼著各種農業產品的你更「淺薄」。

牛姨並沒有把《銀之匙》寫成先進的城裡人改造落後鄉村的故事,也沒有寫成主角在神聖之地得到昇華之類。

八軒和鄉村人一直是平等、但不同次元的存在,他們的區別是足球與圍棋,而不是先進與落後。

所以我們能在劇中看到八軒的成長,也能看到城裡人和鄉里人不同價值觀的碰撞。

牛姨的視野很廣闊,對各種看似立場不同的人都予以平靜的描述,而這絕不是建立在所謂的「中立」之上,只是沒有強迫站隊,並強調正確的答案並不只有一種。

御影秋善待自家養的牛,但她也會尊重現實主義的多摩子(她會毫不猶豫地處理掉所有出小毛病的牛,以減少開支和傳染病)。

通常影視作品或者嘲笑前者天真、或者諷刺後者冷酷,但牛姨只是呈現了兩種處理自己財產的方式。

對待經濟動物態度的不同,從來沒有成為小秋和多摩子的友情障礙。

對經濟動物投入感情是不理智的行為,八軒給必定待宰的小豬取名字為自己日後的痛苦埋下伏筆。

但負責做培根的學長卻沒有強行「糾正」八軒的「錯誤」觀念,相反他告訴八軒這是人之常情,你可以為此煩惱。

從心理上一步步開導他,而不是一下子強迫八軒接受完全相反的立場。這一特點貫穿了《銀之匙》前兩季的創作風格。

八軒和校長說到自己來農業學校並不是因為熱愛這個科目,而是想離開一直給自己施加壓力的父母。

所以選擇了這個他原本不感興趣、但遠離父母的學校,然而校長並沒有責怪八軒逃避現實之類,而是說了一段話讓我很有感觸的話:

你對「逃跑」是持否定看法的吧?不過人為了好好活著,逃跑也是一種可以的選擇。

好吧,你對自己「逃跑」有罪惡感,那麼在之後遇到的那些幫助你的人呢?你對遇到他們感到後悔了嗎?

《銀之匙》很多時候談的是責任,而不是強行說教和嘴炮。

而其中強調得更多的是現實(財力)與責任,領養小狗沒關係,老師沒有阻止,同學也都支持。

但高昂的養狗費用、以及定期的疫檢(你不能讓小狗的傳染病傳給其他動物和人類),你得自覺承擔下來。

你不能像很多影視主角那樣,用「道德」就掩蓋掉這些現實問題,仿佛沒有給別人添麻煩過。而八軒對這些責任問題都沒有回避掉。

責任感與夢想常有衝突,但堅持夢想還是對現實妥協都是正常的選擇。

一郎喜歡棒球,夢想是能夠進軍甲子園,但家裡破產,他必須面對這個嚴酷的現實。

小秋則為了馬術夢想,放棄了繼承家業,但她會對自己的愛好負責。兩人的選擇看似相反,卻都是遵從自己的個人意願,並且都承擔了相應的責任。

逃避不代表懦弱,逞強也不等於堅強。答案不是唯一的,大概只有選擇最適當自己的那個,才是最無悔的吧。

很佩服日本編導們一貫正視社會矛盾的責任感。從《入殮師》、《編舟記》到《銀之匙》,這些主人公所從事的職業。

是做著最令人尊敬的工作,卻受到最多的鄙視(或者漠視),但日本的編導和作者們,一次次地利用影視和小說努力消除社會對這些職業的偏見。

而這些作品難得的地方,就在於努力去展現這些職業的閃光點,而不是一味地批判觀眾有眼無珠。

這種試圖溝通、而並非以道德綁架強迫站隊的表述,才是最好的辯護方式。

冒牌生有話說

《鋼煉》之後又一部大愛的作品,作品能保持冷靜的陳述而不用感情去影響觀眾的價值判斷,很喜歡。

八軒和鄉村人一直是平等、但不同次元的存在,他們的區別是足球與圍棋,而不是先進與落後。

都沒有用立場去判斷別人,而僅僅是描述,這種態度很棒

故事簡介

大蝦夷高級農業學校(通稱:蝦夷高農)是一所坐落於北海道的農業高中,校內學生多為以將從事農業當作目標的農家子女。這所擁有在全日本所有高中中最多的占地面積,被北海道壯麗的大自然和鄉村風情環抱的蝦夷高農,在新學年裡迎來了一位特殊的學生——八軒勇吾。這位來自城市、畢業於升學初中的文弱學生,因發現在一年級的同學中只有他自己找不到明確的人生目標而開始焦躁不安。自此,寫作「就讀於高農的每一天」、讀作「在青春歲月中找尋自己的夢想」的八軒勇吾的高中生活開始了。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