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看懂《chobits》了嗎?原來關於愛情,CLAMP想要表達的,是這麼深… – 動漫的故事


愛,就是這麼突如其來闖進生命中的。

#chobits #Chobits辦到的和沒辦到的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慧達君
整理:冒牌生

一年以後,重新回憶,發現《Chobits》留給我的,是一種淡淡的記憶的味道,一種生活的氣息,彷彿是自己的一段過去。

相比其他作品,主人公的世界與生活總是和我們自己的相差太多,能在看過之後使人產生這種溫馨的回憶感的作品真的不多。

從倫理學層面的問題作爲設定出發點的動畫亦不多見,《Chobits》正是這類型的作品,其他同類作品我第一時間想起來的就是《ELFEN LIED》。

《ELFEN LIED》值得在此一書。《ELFEN LIED》除了展現了人性的黑暗之外—-或許不是原作本意的,可我卻看到了別的更值得思考的東西:

其一,一個「人」,究竟是取決於她/他的人格還是她/他的身體?

如果一個人有兩個人格,其中一個犯了罪,我們應該如何處罰?亦或者當作精神病人免於裁決?

但是,精神病被免於裁決的原因在於一個普通精神病人的人格只有一個,而這個人格發生了錯亂,所以這個精神病人沒辦法對其行爲負責。

而人格分裂者的幾個人格不論展現出哪一個來均未錯亂的情況下,其犯錯的人格可以承擔責任,那麽此責任究竟應該指向哪裏??

其二,正義究竟如何實現,在法律或者法律執行上有問題的情況下,人民自治裁決是否能夠帶來正義?以暴制暴是否是最好的解決途徑?

《ELFEN LIED》顯然對此兩點持否定態度。但在此問題上的爭論從來沒有停止過。

《Chobits》涉及的,也是「人」的問題——「人」究竟是在感性意義上存在的,還是生物學意義上存在的?

究竟能不能能夠說「有些人是披著人皮的牲口,有些牲口是披著牲口皮的人」?

這個問題直接回到了古希臘哲學對於「人」的討論,而在科技高度發達的今天,兩千多年前的哲學家們的討論已經顯得有些無法適應。

“沒有科學的宗教是盲目的。沒有宗教的科學是跛足的”。在感性與理性的碰撞間,《Chobits》如同《BattleStar Galactica》一樣,為我們說出了同樣的話。

第二十一集絕對是催淚彈啊,而且這集是揭示全篇主旨的關鍵性一集,捅破一層窗戶紙的一集,為大結侷做了準備。

美中不足

不過技術層面上講,有很多地方很值得改良。

全篇呈現著一種搞笑不足、情調欠火的感覺,好像什麽都欠那麽一點東西……

黑暗組織也一帶而過,不過可以確定為政府一方的力量。吉馬和狄塔突兀地出現有些讓人不適,到最後也只是兩個跑龍套的。

似乎是只為劇情需要而存在的,失去了一些實存感。

劇情細節処交待不明,而且很牽強。比如,爲什麽撿到ちい醬的秀樹君會住在ちい醬媽媽做管理員的公寓裏?這是巧合麽?

那也太寸了;如果說正因為秀樹君將會住在ちい醬媽媽的公寓,所以他成爲了主角,那麽他又爲什麽那麽巧撿到了ちい醬?

再如果正因為秀樹君將會撿到ちい醬所以他成了主角,那麽爲什麽他那麽巧住在日比穀小姐的公寓?

如果鏡頭上採取一個緩慢的策略是不是會好些,把整個敍事基調調整得慢一點,對白盡量減少,全景多一點,長鏡頭多一點。

雲淡風輕感學習《花開伊呂波》第一集、第十一、十二集,藍調感學習《Cowboy Bebop》第十集、第十二、十三集和最後三集,回憶感學習《女生愛女生》第一集。

第27集可以拉長為兩集,否則顯得結尾太草率了。而且在第25集都還沒有風雨慾來的緊張感。

最終回可以加入比如內心獨白時的回憶閃回,其間加一個其他Persocom的反應的鏡頭。

在日比穀小姐說出「執行」的時候應該讓秀樹君只有喊叫的圖像,而且是慢鏡處理,聲音則完全只有瞬間推上來的配樂。

最好就是那段《優しさの肖像》……等等等等。可改進的地方太多了。

缺憾美和大團圓結尾兩相宜,缺憾美的結局可以到ちい醬(或者稱作被格式化了的Freya)流下眼淚爲止。

然後交待一下各個角色數年後的情況,配合秀樹君的旁白,倒數第二個鏡頭回到秀樹君並最終停留在他手中的那本《誰もいない町》。

最後一個鏡頭秀樹君在遠景近景一個飄動的裙角,完。

不過就現在大團圓來講交待到Persocom的眼睛有光了之後,就沒下文了,好像什麽都沒變,一切照舊……

除了狄塔臉紅這麽一個小小的細節,雖説想要點到爲止,不過這也太輕了。

但這些絲毫不影響五顆星星,因為這劇太質樸、太暖人了,所有人都很普通,沒有過分的典型化和扭曲。

另外說一句,原聲配樂裏的一首《優しさの肖像》真是靈光大現啊

冒牌生有話說

如果電腦也有情感 ,那麼就也有追求的幸福的權利,人也只是因為有感情才被稱作「人」

感情的存在不一定依託於記憶,即使記憶的消失會改變。

感觸頗多,最後所有電腦眼睛都有了光,大概意思是指Chobits將所有的電腦都賦予了情感吧

故事簡介

故事講述重考生本須和秀樹,身無分文隻身來到東京卻想擁有一部價格昂貴的人形電腦。於東京,人形電腦是非常普及的家電。他心想「如果可在垃圾堆中撿到一部就好了」,卻如他所願在東京的一晚撿到一部人形電腦。由於該電腦沒有裝上任何軟體, 故此只會以「唧(chi)」作應對,故他把該電腦命名為小唧,並與小唧朝夕相對。
當秀樹發現小唧擁有很高的學習能力,就常購買書給小唧。之後,秀樹又發現小唧有別於一般人形電腦,例如沒有裝上任何軟體卻會自行活動,可強行進入其他電腦而不被發現,更特別的是一般電腦的開關制都設於耳朵後,但小唧的卻在陰道內。
其後秀樹更發現公寓的管理員日比谷千歲原來是製造小唧的科學家之妻子(小唧的母親)。原來,小唧從前有個與她一模一樣的姐姐芙蕾亞,芙蕾亞卻愛上自己的父親而極其難過,最終系統負載過重「死了」(電腦系統損壞且難以維修)。臨死前,小唧硬把姐姐的記憶接收到自己身上。隨後小唧遭到重置失去了記憶。她在死之前說了「請把我放遠一點!」(後於垃圾堆處巧被秀樹所發現)。最後,秀樹與小唧互相相愛。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