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文】《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每一個角色死的意義為何?S8E3彩蛋細節整理!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這一集驚心動魄阿!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 #第八季第三集 #S8E3分析

*正文開始

來源:聖狗子
整理:冒牌生

夜王:為什麼不用龍殺死布蘭?

夜王想要消滅三眼烏鴉,不只是一個戰略決定,還是一場個人恩怨。

在S6E05中,夜王帶著異鬼來到前任三眼烏鴉的洞穴,他走到三眼烏鴉面前, 用刀殺死了他。

那是我們唯一一次看到夜王需要面對面地殺死一個人,而不是讓屍鬼或是其他異鬼動手。

三眼烏鴉和森林之子關係密不可分。森林之子是維斯特洛上最早信奉舊神的人,而三眼烏鴉則與舊神有著某種聯繫,代表舊神的心樹,也是三眼烏鴉觀望世界的眼睛,前一任三眼烏鴉住在心樹下的洞穴中,甚至身體與心樹連在一起。

而夜王是被森林之子所締造的,他痛恨森林之子,也因此痛恨和與之息息相關的舊神和三眼烏鴉。

所以,毀滅世界也許是夜王的戰略計劃,但他與森林之子和三眼烏鴉之間,是私人恩怨。

所以夜王必須親手殺死布蘭,親眼看著布蘭掙扎痛苦,這不是簡單的「反派死於話太多」,而是「不折磨你贏了世界又怎樣」的執念。

夜王就此死去,也留下幾個疑點:​

布蘭在整個夜晚究竟在做什麼?他做的應該不只是控制烏鴉去確認夜王是否到了。

他為什麼直到夜王來的前一刻才「斷開連接」?

艾莉亞不符合關於“預言中的王子”的故事。她並非生於菸與鹽之地,她也沒有亞梭爾·亞亥的造劍經歷。那麼所有關於“預言中的王子”重生,並戰勝黑暗的故事,難道是一個虛假的預言?

席恩:為臨冬城而戰

席恩上次見布蘭的時候,他背叛了羅柏,偷襲了臨冬城。

但他在上一集再次出現時,人物已經有了一個圓滿的故事曲線。他從奪取臨冬城的叛徒,成為臭佬,成為解救珊莎的人,並再次回到珊莎面前,告訴她:

「珊莎小姐,我想為臨冬城而戰。」

席恩救過布蘭不止一次,第一季中,席恩一箭從背後射死野人,救下了被綁架的布蘭。

席恩也不止一次發自內心地勇敢,森林之戰中,他與不可一世的詹姆近身交戰,並最終與眾人合力將其生擒。那是他此前人生最驕傲的時刻。

但席恩也曾經是「臭佬」,他也曾膽怯和自私。在雅拉營救他時,他大喊「我是臭佬,席恩已經死了」,書中的他甚至一度忘記了自己的名字。

席恩斬首羅德利克爵士時,爵士告訴他:「諸神指引你,席恩·葛雷喬伊,因為你迷途已遠」。

然而席恩最終迷失的,比那一刻還遠得多。

一個人是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從這樣遙遠的迷途中走回來?像個英雄一樣地救出珊莎、營救雅拉、並最終保護布蘭。

第一季第二集裡,凱特琳·史塔克意識到布蘭可能是被蘭尼斯特推下高塔的,召集臨冬城重臣在心樹下秘密會議。

羅柏意識到這是宣戰行為,而一心想要上戰場建功立業的席恩告訴羅柏:如果戰爭開始,我將與你並肩作戰。

那時魯溫學士警告席恩的魯莽:難道你要在神木林中打仗嗎?

畢竟,神木林相當於舊神信仰的「教堂」和聖地。

這次,席恩真的在神木林作戰了,為了保護布蘭而作戰。

死在心樹下的魯溫學士,要求歐莎一定要保護好布蘭的魯溫學士,一定會因此感到欣慰吧。

我一直覺得,席恩與珊莎的演員,擁有劇中青年角色中最好的演技,這種演技讓我在第八季每次看到席恩,都會有流淚的衝動,在他這一集終於向布蘭道歉時,在他上一集與珊莎重逢時,在他之前與雅拉告別時。

上一集後,我曾提到過。書中的席恩,曾這麼想:

「還有羅柏,那個比巴隆•葛雷喬伊所有兒子都更親的兄弟。羅柏在紅色婚禮上被佛雷家族無恥地謀害, 我應該在那裡跟他並肩作戰。我當時在哪裡?我應該跟他死在一起。」

“求求您們,”他跪倒在地,“給我一把劍,我只要這個。讓我身為席恩而死,而不是臭佬。”熱淚滾下臉頰,溫暖得難以置信。“我是鐵種,來自群嶼,是……是派克島的傳人。

瓊恩告訴席恩:你是一個葛雷喬伊,也是一個史塔克。

布蘭告訴席恩:你所做的一切將你帶到這裡,你歸屬的地方,你的家。

雖然不能和羅柏一起死去了,但席恩終於有機會做一個英雄,為保護布蘭而死,身為席恩而死,身為葛雷喬伊和史塔克而死,死在臨冬城的心樹下。

謝謝你,席恩·葛雷喬伊,「You are a good man. 」

艾莉亞:Not today

艾莉亞將瓦雷利亞鋼匕首刺入夜王身體的一刻,會在未來成為一個重要的流行文化的時刻,在未來被無數次提及。被製作成動圖,並被剪輯進各種混剪之中。

被夜王扼住喉嚨、匕首掉落的那一刻,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心都要碎了,真的以為她會就此死去。

因為這太符合艾莉亞的故事線了,就像她終於來到了母親和羅柏附近,卻目睹了紅色婚禮的慘相。

但這些緊張也讓接下來的那一瞬間更加美好。

What do we say to the God of death?

Not today.

這也是所有喜歡艾莉亞的觀眾,最幸福的時刻了吧。

艾莉亞從西利歐那裡學會的,不只是那句話。她悄無聲息的腳步,不止來自無面人的刺客教學,也來自西利歐的教導。

「艾莉亞沿著小路走,用赤裸的腳跟保持平衡,傾聽心臟疾跳,深呼吸緩吐氣。靜如影,她告訴自己,輕如羽。」

「但西利歐叫她日夜不停地練習。當她滿手是血找上他時,他只說:『怎麼這麼慢?小妹妹,動作要快。等你遇到敵人,就不只是抓傷而已了。』」

艾莉亞不能失去布蘭,因為她已經失去太多東西。她此前的故事,就是一個關於失去的故事。

在君臨,她眼睜睜看著父親被斬首,逃離君臨後,保護她的守夜人尤倫(不是攸倫)被殺死,賈昆·赫加爾離開了他,然後熱派離開了他,詹德利一度選擇加入無旗兄弟會,儘管她告訴他「我可以做你的家人」,接著她在奔流城外經歷著紅色婚禮,然後她失去了獵狗,最後在布拉佛斯,她差點失去了姓名。

而此前的每次失去,她幾乎都無能為力。

這一次,她終於反扼住了命運的喉嚨。再也不用失去了。

這一集艾莉亞的其他戲份,也反映了她故事中每一個老師的痕跡。

「靜如影,輕如羽」和「Not today」來自西利歐。本集一開始時射箭,大概來自無旗兄弟會的神箭手安蓋。

近身戰鬥時的英姿,則來自黑白之院的訓練。

而在臨冬城圖書館與死亡的共舞,腳步來自西利歐,面對死亡的平靜則來自無面者。

殺死夜王的瓦雷利亞鋼匕首,也是第一季第二集刺客刺殺布蘭時用的匕首。

那把本來用來殺死布蘭的武器,最終卻保護了布蘭和所有人。

我艾莉亞殺死異鬼的故事,應該也會在原著中發生。但在原著中,她也許用的是另一把武器。

不久之前,喬治·R·R·馬丁確認,在原著中,前任三眼烏鴉布林登·河文,將一把瓦雷利亞鋼劍,帶到了長城以北。

而那把瓦雷利亞鋼劍,是「征服者」伊耿的姐妹揮舞的,它的名字,叫做「暗黑姐妹」。

艾莉亞對這把劍了解極了。

在原著中,布蘭也許會在離開三眼烏鴉的洞穴時帶上這把瓦雷利亞鋼劍。和劇中一樣,他會將這把劍交給艾莉亞。

而「暗黑姐妹」也正符合了艾莉亞現在的故事線主題。

接下來的艾莉亞,會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艾迪:最後的守夜人

其實,劇集進行到第八季,在熙熙攘攘的臨冬城裡,很多角色一個人,就代表了一群人。

比如灰蟲子代表了無垢者,托蒙德代表了自由民,羅伊斯代表了谷地,而艾迪就代表了長城守夜人,這個持續數千年的光榮傳統也許就此在劇中終結。

守夜人的精神是伊蒙學士,為了自己的誓言放棄鐵王座的繼承權。

守夜人的精神是「熊老」杰奧·莫爾蒙,信任並培育了瓊恩與山姆。他將「長爪」交給瓊恩,也告訴山姆:塔利,我不允許你死。

守夜人的精神是「斷掌」科林,願意讓瓊恩殺死自己,讓他獲得野人的信任,獲取野人攻擊長城的信息。

守夜人的精神是葛蘭和其他幾位勇士,一邊背誦著守夜人的誓詞一邊與巨人戰鬥,保衛黑城堡隧道至死。

守夜人的精神是班揚·史塔克,被異鬼殺死又被森林之子復活後,孤獨地在北境之北騎行數年,最終在布蘭和瓊恩最需要他幫助的時候出現。

守夜人的精神是「憂鬱的」艾迪,在瓊恩被殺死後和寥寥幾個人一起保衛瓊恩的遺體,和他在這一集為了保護山姆而死去。

We shall never see his like again.

And now his watch ends.

閃電大王:身為騎士的榮譽

貝里·唐德利恩在書中早就死去了。

書中紅色婚禮之後,凱特琳的屍體被佛雷家族拋棄在河中,後來被艾莉亞狼夢中的娜梅莉亞拖到河邊,並被無旗兄弟會發現。貝里用自己的生命將她復活,讓凱特琳復活成了為了復仇不惜一切代價的「石心夫人」。

劇中雖然沒有了「石心夫人」的故事線,貝里一直從紅色婚禮之後一直活到現在,但依然死的充滿意義。

書中,他獻出生命復活凱特琳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曾答應艾莉亞,會讓她與母親團聚。

「我和索羅斯無法還你父親,卻至少可以保你安全回到母親懷中。」

「你發誓?」她問他。尤倫也曾允諾帶她回家,卻在半途被殺了。

「以我身為騎士的榮譽。」閃電大王莊嚴地說。

他沒能在劇中復活凱特琳,但為了保護艾莉亞而死,也許是為了光之王作戰之外,最讓他欣慰的事情了吧。

萊安娜·莫爾蒙:利劍、明鏡與堅盾

從出場到現在,萊安娜沒有一次決定是為了自己的野心,沒有一次決定是為了獲得某種榮譽。她所做的都是為了熊島的子民,為了北境。

Bear Island knows no king but the King in the North, whose name is Stark.

你也許會像我一樣覺得,她真應該像喬拉說的,躲在地窖裡,因為她是「家族的未來」。

但萊安娜·莫爾蒙懂得一個領主最大的責任:為了自己的人民而戰。

就這一點來說,萊安娜·莫爾蒙是最好的領主。

她也是真正的「巨人剋星」。

私生子大戰上,瓊恩衝進臨冬城,面對依然在放箭的拉姆斯,撿起了一塊盾牌。

那張盾牌上畫著的,正是莫爾蒙家族的族徽。九死一生的私生子大戰中,62位莫爾蒙家族的勇士裡,真的有一位和瓊恩拼到了臨冬城裡。

Viva la vida裡唱到:做我的利劍、明鏡與堅盾(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這三點莫爾蒙一家人就做到了:杰奧贈給瓊恩的瓦雷利亞鋼劍「長爪」、萊安娜的明諫、喬拉如同盾牌般保護丹妮莉絲。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雖然有一種理論認為,夜王並沒有就此死去,人類還會遭遇異鬼的再次襲擊。但我反而覺得,也許權力的爭奪,會是故事最終的主線。

這也符合馬丁的哲學:

人類會因為權力的角逐,差點被真正的威脅——凜冬與長夜擊敗,然後好不容易戰勝異鬼的人類,卻再次可能因為內部的鬥爭將自己費勁千辛萬苦拯救的世界毀滅。

尚未出版的捲六叫做《凜冬的寒風》,但卷七叫做《春曉的夢想》,也許異鬼在卷七進行到一半時就會消滅。凜冬結束,春天里人類會做的一切,才會是後面三集的主線。

丹妮莉絲不應該死於和異鬼的戰場,瓊恩·雪諾也不應該,這些雖然符合所謂「你喜歡的主角死了「的套路,但其實一點也不會有馬丁那種讓你瞠目結舌的震撼感。人類戰勝了凜冬,卻差點輸給自己,才更像馬丁的世界觀與趣味。

本集最後,倖存的角色們站在臨冬城的庭院,腳下是如山堆積的屍體。丹妮與瓊恩的確贏了,卻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不堪一擊。兩條龍和他們的主要將領都身受重傷,他們龐大的軍隊可能已經不復存在。

如果與裝備精良的黃金團戰鬥,他們會有多少勝算?更何況除了擔心瑟曦,還要思考珊莎非常關心的北境自治問題。

從導演和編劇的安排來看,《權力的遊戲》S8E4將是大戰之後影響以及與瑟曦作戰的準備。再往後的S8E5將再次由本集的導演執導。到時候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場在君臨發生的戰鬥。

喬拉·莫爾蒙

我為喬拉·莫爾蒙流淚,卻也為他欣慰。

如果說詹姆·蘭尼斯特的理想死法是死於愛人的臂彎,提利昂的理想死法是在尋歡作樂中高壽死去,那麼喬拉·莫爾蒙的理想死法,一定是為了丹妮莉絲而死。

在《權力的遊戲》中,喬拉愛丹妮莉絲愛的太純粹太不求回報了。

除了史塔克和蘭尼斯特們,喬拉是少有的從S1E01起就出場的角色。從那一刻起他就陪伴在丹妮莉絲身邊,為了丹妮莉絲,喬拉放棄做瓦里斯的間諜,即使被放逐、成為奴隸,他也願意跋山涉水重新回到丹妮莉絲麵前。

在丹妮乘龍離開彌林後,他願意深入維斯·多斯拉克去解救丹妮,即使自己已經換上了灰鱗病。在治好灰鱗病後,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是的,就是回到丹妮身邊。

我們也常常在低估喬拉。

在之前盤點這場大戰的軍力時,我將喬拉列為了人類陣營綜合指數最高的將領之一。

少年時的他就參加過簒奪者戰爭,不但經歷了最重要的三叉戟河之役(勞勃擊殺雷加),也隨奈德的軍隊進入了陷落的君臨城。他曾為王國在葛雷喬伊叛亂期間立下汗馬功勞,在派克攻防戰中他是最先沖進派克城的人之一,他還在蘭尼斯港比武大賽上奪冠,後來逃亡到厄索斯的他參加過僱傭兵團,也和多斯拉克人一起戰鬥過。

比起其實從來沒上過戰場的布蕾妮(雖然她有無數次),和沒有真正浴血廝殺過的獵狗,喬拉在戰場上的經驗,在這場大戰中顯得太重要了。他帶領多斯拉克人作為先鋒重逢,竟然也能活著回來,也一直戰鬥到戰鬥的最後一刻。

喬拉最後成為了英雄,「熊老」杰奧·莫爾蒙臨死前希望喬拉加入守夜人,但喬拉為了保護王國而死,熊老也終於能為這個兒子感到滿意吧。

梅麗珊卓

梅麗珊卓前來幫助此前素不相識的丹妮莉絲,其實故事中早就有伏筆。早在第五季之初,提利昂逃到瓦蘭提斯的時候,遇到的「亞裔」紅祭司就在宣傳龍女王。

梅麗珊卓看到的預言有一個特點:

她看到的幻想是真實的,但她的解讀有時會是錯的。

比如在收到黑城堡關於野人即將攻擊長城的信後,梅麗珊卓成功地看到了「真正的戰爭在北邊」,甚至看到了「死亡向長城進軍」,但她對此的解讀是在北邊與野人的戰爭,但其實光之王所暗示的其實是與異鬼的戰爭。

比如她曾在火焰中看到瓊恩在臨冬城戰鬥,事實上私生子大戰的時候瓊恩在臨冬城裡只胖揍了拉姆斯一頓,而今天瓊恩大部分時候也都在乘龍。

所以她看到的,很可能是今天在臨冬城戰鬥的艾莉亞,在書中,艾莉亞和瓊恩的髮色和臉型都很相似。

再比如她在艾莉亞眼中看到的眼睛,也許直到這個晚上,她才真的意識到它們意味著什麼。

渺小如紅袍僧索羅斯,資深到上百歲的梅麗珊卓,劇中兩個主要的光之王祭司都有一個特點:他們都曾深深懷疑過自己的信仰,直到神蹟讓他們恢復信念。

史坦尼斯死後,梅麗珊卓已經身心俱疲,那是她在劇中第一次變回自己衰老的樣子。直到瓊恩復活,才讓她恢復信心。而索羅斯第一次復活貝里時,甚至不知道該念什麼悼詞,不過他早就失去了信仰,只記得那麼一句。

事實上,梅麗珊卓據說超過400歲的生命,也完全依靠光之王的火光。也正因為此,在完成光之王的使命之後,她就倒在了黎明到來前的雪地中。

導演竟把那一刻拍的美極了。

其他角色

珊莎·史塔克在異鬼攻擊到臨冬城下時還不願離開城牆,她告訴艾莉亞:我不能丟下我的士兵們。

這很容易讓人想起黑水河之戰。那個晚上,珊莎先是用激將法讓喬弗里去城牆指揮。

而喬弗里後來卻早早逃跑。

誰更有王者氣概,一目了然。

但其他幾位角色,就感覺「主角/有名字的角色」光環過於明顯了。

比如山姆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不過山姆在一片亂戰中倖免於難,在原著中也是有歷史的。

在守夜人叛徒在卡斯特的堡壘殺死卡斯特和杰奧·莫爾蒙的時候,山姆就是一邊哭著坐在地上一邊發現熊老死在自己身邊

在更早的先民拳峰遭遇異鬼之後,山姆逃跑的時候累到倒地之後再也起不來了。只能由守夜人的兄弟馱著,可是馱著他的兄弟被異鬼殺死了,卻用龍晶殺死了異鬼。

比如幾乎所有的群眾演員都死了,而我們熟悉的幾位角色卻正好站在屍體堆之上活了下來。

連上一集裡flag立得高聳的灰蟲子也活了下來。事實上,這很可能是劇集的一個偏政治正確的決定,故事發展到現在,劇中能叫得上名字的有色人種只剩灰蟲子和彌桑黛兩個人。在第五集結束之前,他們可能都不會死去。

另外,雖然片尾只出現了一隻龍,讓人懷疑青龍雷哥可能在戰鬥中死去。但是HBO 發布的下集預告證明,兩條龍都還活著。

同樣在預告片中證明生還的是白靈。它與多斯拉克騎兵在開場一起衝鋒,對最後我們卻只看到喬拉騎著馬回來,沒有白靈。這個消息可以說讓我長出一口氣。

話說,本集的拍攝,用了整整55個夜晚,《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第二季,一共才用了110天。拍攝強度之大,導致一位主要角色的女演員曾在片場昏倒。

這也是電視史上有史以來最長的戰鬥,讓觀眾在82分鐘裡不會因為全部都是戰鬥場景,劇組想盡了戰爭的各種元素。

感謝他們: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和【分享】,這都是對我寫作最大的鼓勵。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粉絲福利社 – 官方LINE】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