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拍攝期間「經歷過一次重大改變」,主角受訪表示:這讓我很生氣!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演員瓦昆·菲尼克斯:「我們走錯路了!」

#小丑 #演員專訪 #內幕大公開

*正文開始

來源:小希撩影視
整理:冒牌生

最新的DC漫改電影《小丑》自從在全球各大影院上映後,獲得了相當好的評價。

正如《小丑》第一部預告片所展示的那樣,這不是一部普通的漫畫改編的電影,這部由瓦昆·菲尼克斯主演,陶德·菲利普斯導演的《小丑》並沒有完全忠實於DC的漫畫原著。

就像演員瓦昆·菲尼克斯自己所說的,這部電影不僅風格和DC的漫畫不同,在這部電影的拍攝期間,小丑這個角色也經歷了一次很大的改變。

在最近《小丑》的演員瓦昆·菲尼克斯受訪時的節目中,談論了一些《小丑》電影在拍攝的過程中發生的事情,他很高興華納兄弟給了他和導演足夠的時間,來修改《小丑》這部電影。

對此,瓦昆·菲尼克斯說道:「我們從華納兄弟獲得了自由發揮《小丑》這部作品的權力。」

「當時,我獨自一人在一個房子裡,閱讀著劇本,我開始排練華納兄弟給我的這個劇本。不過在研究《小丑》的這個故事中,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突然產生了一個想法,雖然現在這個想法回想起來有一些愚蠢,但是也是因為這個突發奇想的靈感,讓《小丑》經歷了一個很大的改變。」

由此來看,雖然華納兄弟喜歡掌控著電影的製作,但是在《小丑》這部電影的製作上,這家公司則給予了演員和導演許多的自由,讓他們能夠用自己的創意來發揮對《小丑》這部電影的靈感。

瓦昆·菲尼克斯解釋了他和《小丑》的團隊是如何開始沿著一條「特殊的道路」接近亞瑟這個角色的。瓦昆·菲尼克斯雖然覺得這種行為很「特別」,但仍然很適用。

演員和導演重新構思了小丑的角色

在《小丑》的拍攝期間,瓦昆·菲尼克斯逐漸對亞瑟·佛萊克的變化感到不滿,於是他要求讓這個角色經歷一次「大改變」。

對此,瓦昆·菲尼克斯說道:「在《小丑》電影拍攝的第六週,我很生氣。」

「當然我們在拍浴室的那個場景,這是亞瑟·佛萊克在這部電影中,一個很重要的過度,但是在拍攝的期間,我認為我們已經丟到了亞瑟·佛萊克身上最重要的東西,我覺得我們走錯了路。」

「我發現我穿衣服的行為是錯誤的,走路的姿勢也是不正確的。所以在那一刻,在那個週末,我和導演重新構思了小丑的角色,修改我們之前所犯過的錯誤。」

瓦昆·菲尼克斯補充說,雖然這是一個「非常瘋狂的時刻」。

因為他在一定程度上,讓小丑經歷了一次改變,但他最終還是很感激自己和劇組人員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就如同他之前也感謝過華納兄弟,因為華納兄弟在製作《小丑》這部電影中,給予了演員和導演發揮的自由。

不得不說,瓦昆·菲尼克斯是一位非常敬業,也非常喜歡思考的演員。

因為就如同他所說的,在演戲的過程中,他探索到了這個角色的「另一面」,於是他讓這個角色在拍攝的過程中,經歷了一次改變。

但從《小丑》目前的票房來看,他們做了大膽又正確的選擇,所以說《小丑》這部電影的成功的背後,有著非常多人的努力,特別是瓦昆·菲尼克斯,他的演技我們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們來看看瓦昆·菲尼克斯做出了什麼樣的改變。

影片一開始亞瑟的那滴淚,就是亞瑟強壓心中小丑所流下的痛苦之淚,所以當亞瑟把雙手放進嘴巴,扯出誇張猙獰的笑臉,也是亞瑟在和內心小丑互相拉扯的外露表現。

從走路的姿勢我們也能看到,亞瑟不僅精神受到折磨,他身體也在受著小丑的摧殘,亞瑟瘦成殭屍一般的身體,在平時走路時,都像吃力的背著一個人,而背著那個假想的人,正是小丑。

這也是瓦昆·菲尼克給了亞瑟一個很重要的設定。

在電影中,我們可以看到亞瑟內心一直有小丑,而且在不斷試著吞噬和控制亞瑟。

我們都知道DC小丑的標誌性特徵,除了嘴上的笑臉,還有就是小丑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而亞瑟的大笑症,同樣聽了讓人十分不安。

來讓我們回憶一下亞瑟出現大笑症狀的時刻,都正好是在亞瑟想要得到社會和人們認可的時候。

比如在公車上,亞瑟給小孩扮鬼臉,當亞瑟正試著和小孩母親解釋時,症狀發作了。

這可以理解為亞瑟內心的小丑,想讓公車所有人都反感亞瑟。

比如在心理諮詢的時候,亞瑟發作了,彷彿內心的小丑在阻止亞瑟治療。

比如在地鐵裡,亞瑟突然發作,招惹了三個喝醉的男子。

這也可以理解為小丑在試著挑事,從而突破亞瑟的忍耐,激發亞瑟的憤怒,從而喚醒小丑槍殺了這三個男子。

再比如,後來亞瑟和湯瑪士韋恩見面,正當亞瑟試著把自己內心的感受告訴湯瑪士的時候,症狀又發作了。

亞瑟內心的小丑想要阻止亞瑟和湯瑪士兩人的正常交流。

亞瑟這些種種的大笑症狀表現,都一一對應了是亞瑟內心小丑所為,所以,亞瑟是裝的嗎?或許不是。

但這個症狀是一種單純精神性疾病嗎,或許也不是。

所以我們可以理解為,亞瑟的這個大笑症狀的寓意,正是亞瑟內心小丑發出的笑聲。

之後亞瑟為了知道湯瑪士是不是自己的父親,母親是否真的得到妄想症,以及自己是否是被領養的真相,他去到阿卡漢精神病院,查詢當年母親潘妮的精神病例,經過一番搶奪,亞瑟終於看到了當年的病例。

原來潘妮確實患有妄想症,還有虐待傾向,並且是看著自己的男友虐待小時候的亞瑟,而資料也顯示,亞瑟確實是領養的。

當然基於影片解讀的多角度,這份資料的真實程度我們先放一邊,就當這是真實的亞瑟被領養的證據。

這證據直接讓亞瑟對人生僅存的一點點星火,都灰飛煙滅了,此時的亞瑟大笑症狀再次發作,但這次亞瑟卻在醫院樓梯口放聲大笑,他並沒有制止自己。

就像我前面分析的,大笑症狀是小丑出現的象徵,這次小丑的再次顯現,代表著小丑完全吞噬掉了亞瑟的精神。

而這個最後的笑,導演陶德菲利浦受訪時也證實:「這是他在整部電影裡唯一一次真正的笑聲。」

當他內心真正願意自由自在地笑時,反而變成了一種悲哀。

第三階段:小丑誕生

自從亞瑟從阿卡漢得知自己真正身世之後,亞瑟的心智和行為,也正式以小丑人格為主導,也正因為如此,亞瑟的言行舉止更為誇張,說話方式更加自信和怪異。

而相比較於亞瑟一開始如同行屍走肉的移動身體,此時亞瑟的行動變得更為輕盈,尤其是亞瑟化完小丑妝,在每天行走的城市樓梯狂舞那段,感覺亞瑟(小丑)就是天生的舞蹈家。

不過雖然瘋癲小丑的人格取得了亞瑟身體的控制權,但小丑的誕生,還需要完成最後幾件事情,才能真正毀掉亞瑟。

也就是殺掉母親、鄰居蘇菲、同事藍道,以及心目中的理想父親莫瑞。

亞瑟徹底瘋了,瘋成了無惡不作的小丑。

亞瑟之後被警方押送,在途中遭遇了車禍,受傷嚴重昏迷的亞瑟,被兩位小丑信徒抬出,這個場景和畫面如夢如幻,亞瑟在小丑信徒的歡呼聲中,漸漸醒來,亞瑟站到車頂上,手舞足蹈,並用自己嘴上的血跡,在臉上畫出一張笑臉,這也意味著小丑正式登場了。

亞瑟(小丑)在車頂上跳的舞,和之前殺了三個地鐵男後,亞瑟逃到廁所跳的舞風格很相似,甚至可以說就是同一支舞蹈體系裡的,所以這也可以理解為,當時在廁所初次登場的小丑(亞瑟),是在預演和排練著正式登場的舞蹈。

當時亞瑟(小丑)殺這三個人時還無人歡呼,而如今亞瑟(小丑)幹掉莫瑞,則演變成全高譚市在燃燒,萬人膜拜。

在這場車禍中,以前那位懦弱,有著童年悲慘遭遇,背負著人生悲劇的亞瑟,已經在車禍中死了,此時站在車頂的亞瑟,重生成了完全癲狂殘忍混亂的小丑。

更意味深長的是,幾乎與此同時,布魯斯韋恩一家從戲院逃出來,布魯斯的父母在陰暗的小巷被扮演成小丑的無名人士殺害,一位悲情超級英雄正在小丑的對岸冉冉升起。

 

#冒牌生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和【分享】,這都是對我寫作最大的鼓勵。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