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丹麥女孩》內心的轉折」如果每個人都像葛蕾塔一樣,世界就充滿了愛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人生最重要的兩件事:認識自己、做自己

#丹麥女孩 #感悟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喚醒自己 #生活永遠可以變得更好 #只要你還可以選擇

那些與生俱來的美,需要一雙善於發現的眼睛。

他們是畫家,在追求真善美的同時也揭開了人性的秘密。他們渴望自由,即使付出一份昂貴的代價。不止是那個年代,就算今天看來也是需要極大勇氣。

面對矛盾與衝突,內心的轉折

故事透過化妝橋段,梳理埃納爾演變的內心。自從莉莉拿起了眉筆和唇膏,埃納爾就永遠放下了畫筆。

還特意安排了葛蕾塔央求莉莉,希望她拿起畫筆創作,而莉莉卻說:「她想不起童年的風景了,不想再做畫家,只想做個女人。」這時埃納爾已經起身離開了,莉莉則大步向前,擁有了新的生活,她開始寫作,書寫自己心情。

最開始埃納爾的回答是,他也不知道,只是有的時候,身體裡的人不是他。這時他還沒有確認自己內心的想法,而當他看到鏡子裡的自己,遮掩住男性特徵的身體,他看到了真正的自己,那個自己本該有的樣子。此時,他認識到自己應該是女人。

在這之後,面對妻子的質問,他回答,莉莉是我的夢,她一直在那裡。而妻子葛蕾塔也本能的意識到,丈夫不是人格分裂,而是從頭到尾他和她都是一個人,只是她裝在了錯誤的身體裡。這也是為什麼她可以握著丈夫的手,對醫生說:「我也相信(他是一個女人)。」的原因。

了解內心是跨性別者的性別認同

莉莉第一次女裝,遇到了同性愛慕者亨里克,兩個人的接吻,讓莉莉第一次流了鼻血。第二次去亨里克家作客,對於亨里克的越界舉動,莉莉產生了極大的反抗心理。

這裡已經清楚的說明,埃納爾雖然跟亨里克接過吻,但是埃納爾不是同性戀。

妻子葛蕾塔的情感聯繫

埃納爾起初作為一個性別認知障礙的個體,一旦他發現自己身體的異樣,這將是不可逆的心理反應,他會極度厭惡現有的性別特徵,這也導致了他之後和葛蕾塔的婚姻,走向了名存實亡。如果莉莉想完成心願,她就必須抹殺埃納爾,奪走葛蕾塔的丈夫,接受生理上的手術,徹底轉換性別,讓生理特徵和心理認知統一。

正如莉莉所說,是葛蕾塔造就了莉莉,成全了莉莉。

是她先用畫筆發現了莉莉的美,打造了莉莉的形象。之後又接受莉莉的存在,成全莉莉的心願。隨著丈夫埃納爾的轉變展開,情感連接,則一直是靠著葛蕾塔與丈夫之間的情感延續。

她目睹了丈夫女裝下的痛苦,看到莉莉穿著男裝的勉強,接受丈夫的離去和莉莉的一切。

從丈夫與妻子之間的愛情,到與莉莉之間的情誼,她從未拋下任何一個人,即便她也想留住丈夫,然而她卻無法看莉莉哭泣,因為她知道,這個身體裡是同一個人。

兩個人這樣的相愛,是令觀眾動容的關鍵。變性人自身的心路歷程,只是故事的一條主線。而與妻子葛蕾塔之間的感情線,對白與眼神的交流,相互的央求和支持,失去丈夫的痛苦,主動將丈夫推開的成全,其變化過程更加細膩。

葛蕾塔從一個依賴丈夫的妻子,到獨自面對事實,接受現實,承受一切丈夫的痛苦,她做到了無數妻子、朋友、知己之間,可能都做不到的事情。

感謝妳,讓我成為了我自己。

手術後回到哥本哈根的莉莉,如獲新生,她是百貨商店裡受歡迎的香水導購,有著女性同事,男性朋友,這樣的生活令她自信,令她想去完成最後的手術。到此為止,人物的轉變,從內心到外表,從一條線,到兩條線交叉轉換,再歸一的過程,完整而流暢。

即便現代醫學下,這種手術仍然高風險。可想而知,世界上第一例手術的風險和之後的傷痛,沒能度過第二次手術的莉莉,是不幸也是幸運的。

雖然沒能完成做一個真正女人的心願,但是她是滿足的,她一路與葛蕾塔經歷了最可貴的情感,從夫妻到閨蜜,每次她睜開雙眼,望向這個世界,格爾達都在她身邊,而她最後含笑的說,我能感覺到,我終於成為我自己了。

在溫暖的陽光下,莉莉如大自然創造的一切,那樣獨特,那樣美麗。這是故事給我們的敘事詩,一點傷感、一點勇氣、一點真誠,如詩如畫的電影,令人如痴如醉,難忘丹麥,更難忘丹麥女孩。

來源:豆瓣、時光網
作者:小玄兒
整理:冒牌生

冒牌生有話說

勇敢做自己是一件多困難的事情啊!埃納爾的勇敢堅定,葛蕾塔的堅強陪伴造就了這個美麗的故事,經過無數次掙扎與痛苦,埃納爾還是選擇做內心的莉莉,儘管莉莉以真正的女人狀態存活於世僅如曇花一現般稍縱即逝,但那卻是生命中最燦爛的時刻。她的夢想已經實現,即便她離去,她也是莉莉,了無遺憾。

故事簡介

《丹麥女孩》改編自莉莉艾勒柏與葛蕾塔維金納之間的傳奇愛情故事。1926年,以風景畫聞名的畫家埃恩納維金納和葛蕾塔維金納於哥本哈根結為連理。葛蕾塔也是一名畫家,名氣雖不如埃恩納,但一直持續為仕紳名流做肖像畫。他們的關係既堅定又甜蜜,但兩人在生活和事業上的頓悟為他們的婚姻帶來變數。這些轉變都源自於某一天,葛蕾塔必須趕在期限內完成一幅肖像畫,因此請丈夫代替不克前來的模特兒穿上女裝,讓她完成工作。這次的經驗使埃恩納變了一個人,他很快發現裝扮成「莉莉」能展現真正的自我,從此開始以女人身分過生活。葛蕾塔意外從莉莉身上找到了作畫的靈感來源和新的創作題材,但這對夫妻也馬上面臨到社會的異樣眼光。他們離開家鄉來到思想開放的巴黎,葛蕾塔的畫家事業在此蒸蒸日上。兩人的婚姻產生變化,關係遭遇挫折,但葛蕾塔一路始終支持莉莉當一名跨性別女性。他們在這個過程中從彼此身上找到做自己的勇氣。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