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一系列《哈利波特》之後,才知道這不過是「鄧不利多下的一局棋」…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從另一個角度看鄧不利多…

#哈利波特 #鄧不利多 #跟你想的善良不一樣

*正文開始

來源:之乎者也說
整理:冒牌生

鄧不利多是怎樣煉成的?

鄧不利多這個人,對魔法本身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也對魔法界的政治格局產生了深遠影響,其智慧幽默有如阿爾伯特·愛因斯坦,其深沉老辣有如溫斯特·丘吉爾。

這樣的人物的成長歷程,不是用三言兩語能夠說清楚的。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有兩件事情直接造就了後來的鄧布利多:

一是其妹妹亞蕊安娜的死,

二是與葛林戴華德的決鬥。

為了仔細剖析他整個心路歷程,我們不妨先來回顧一下他的身世背景。

鄧布利多於1881年出生於一個混血家庭,其父珀西瓦爾是巫師,其母肯德拉是麻瓜。

他有一弟一妹,弟弟就是對山羊濫施魔法的阿伯福斯,妹妹亞蕊安娜小時候曾受三個麻瓜男孩折磨,從此精神失常。

這裡吐一下槽,不知道羅琳是不是篤信「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全書裡厲害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特點:身世悲慘、家庭不幸。

從鄧布利多到佛地魔、石內卜到哈利波特,不是家庭暴力就是親人慘死,沒一個是順遂長大的。

另外,這幾個人還有一個大家應該都注意到了的共同點,即他們全部都是混血。

鄧布利多於1892年進入霍格華茲,被分配到葛來分多學院。

鄧布利多在年輕的時候就顯露出了過人的才氣,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過人的法術才能為他贏得了獎項,在NEWT考試中一度讓主考官瞠目結舌。

在學期期間,他就在頂級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獲得了國際煉金術大會金獎,並成為了威森加摩的英國青年代表。

無論是在學術還是政治上,少年鄧布利多都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這樣的一個人物放在今天,那簡直就是一個神話般的存在。

畢業後,他前往高錐克山谷,在那裡,他遇到了讓他愛恨交織、對他一生產生不可磨滅的影響的人——蓋勒·葛林戴華德

青年時期的鄧布利多與其他富有才華的年輕人一樣,有著自傲、熱血、稚嫩的一面。

他與葛林戴華德的見面如同兩顆璀璨的巨星相互碰撞,點燃了兩人的雄心壯志,也在鄧布利多心中擦出了愛的火花。

那時候的鄧布利多也滿腦子千秋大業,成天和葛林戴華德琢磨怎麼一統麻瓜世界,沉浸在青年人狂熱的幻想中。

從青年時代的阿不思身上,我們已經能看出其日後行事的一貫風格:目光深遠,凡事都要站在戰略高度考慮,為了取得全局最優解,犧牲一些個體是完全合理且必須的。

應該說,作為一個政治家,這是他所必需具備的基本素質。

假如沒有發生那次事故,假如歷史按照鄧布利多和葛林戴華德當年的意願發展,憑藉此二人的實力,世界恐怕早已被蕩平,麻瓜陷入被巫師統治的境地。

鄧布利多只怕是會成為巫王葛林戴華德忠心的副手,就像當年莫高斯座下的索隆。

可惜命運總是愛捉弄聰明人。

鄧不利多妹妹的死、與弟弟阿伯福斯反目成仇對鄧布利多造成了巨大打擊,葛林戴華德也絕塵而去。

鄧布利多從天堂墜入了地獄,一蹶不振,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沒有什麼大的作為。

值得注意的是,口口聲聲宣稱死個個把人無所謂的鄧布利多,在面對自己妹妹的死亡時依然崩潰,這證明了幾點:

第一,鄧布利多那個時候太嫩,還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

第二,鄧布利多並沒有為了攫取權力陷入喪心病狂的境地,在內心深處還是保留了一些東西的;

第三,政治家在一定程度上都是虛偽的。

亞蕊安娜的死是鄧布利多生命的轉折點。

自這一刻起,他遠離了年少時的夢想,遠離了與葛林戴華德一統世界的命運。

他對自己的實力重新進行了評估,也重新規劃了自己的政治綱領。

可以說,這個事件使他沉澱了下來,使他本人對一味的爭權奪利失去了慾望,轉而尋求一些更為深層次的東西。

毫無疑問,鄧布利多在本質上是一個好人,善良的人。

最好的證明是他並沒有真正追隨葛林戴華德的腳步,加入黑巫師大軍。

葛林戴華德的所作所為越來越極端、邪惡,越來越被鄧布利多排斥。

信念上的分歧最終成為了不可逾越的鴻溝,鄧布利多決心阻止這一切。

可以想見,鄧布利多當時的內心有多麼糾結,一面是拯救世人於水火的偉大抱負,以及自己的良知,一面是曾經與心愛的人共同憧憬的理想,無論是哪個都是他難以割捨、拋棄的。

可以想見,格林德沃無論束手就擒,還是抵擋他的入侵,對他來說,都是挑釁。

可以想見,當鄧布利多結束與葛林戴華德史詩般的一戰,親手將葛林戴華德永遠囚禁在暗無天日的牢籠中時,其悲傷、徬徨與痛苦,豈是常人所能忍受!

可是他明白他必須這麼做,他明白無論他多麼痛苦,有些事情是必須要拋棄的。

為了這個世界,也為了他自己,他必須親手了斷這一切。

當鄧布利多關上紐門伽德沉重的大門,抬頭望向天邊烏雲中漸漸透出的明媚陽光時,經歷了人生最大苦難的他已然脫胎換骨,真正成為了我們日後看到的鄧校長。

論鄧布利多的政治綱領

長時間的修煉使鄧布利多懂得,團結人心靠兩件東西:

第一是理想,

第二是利益。

但這兩間東西是有著不同的適用範圍。

在團隊創建初期,憑藉一腔熱血、共同的理想,是可以把大家團結在一起的。

我相信《建黨偉業》中描繪的那種澎湃的激情是真實存在過的。但是,隨著隊伍的擴大,隨著時間的推移,團隊內部不可避免地會出現分化和衝突。

這時候如果還妄想靠理想維持大家的熱情,這樣的團隊領導人我只能斥之為幼稚。

從古到今,只有利益鬥爭是永久的鬥爭,它是深深紮根在人類本性之中的,除了極少數聖人,絕大多數人一生孜孜不倦追求的,無非是自身利益最大化。

因此,在長期的鬥爭過程中,利益是唯一能夠籠絡人心的東西。

鄧布利多深諳人心,對這點的掌握可說是駕輕就熟。

他果斷拋棄了之前的「巫師統治論」,拋棄了他年輕時代的夢想:縱使這個論調固然會得到純血統巫師們的支持,但它與大多數人的利益是相違背的,這顯然不利於他的政治圖謀。

為了建立統一戰線,拉攏更多的人,鄧布利多拋出了更響亮、更高尚、更能號召人心的政治口號:「愛」。

估計大家會問,你剛才不是說,仁慈神馬的在政治鬥爭中不是不值一文嗎?

怎麼這會兒又開始吹捧「愛」這個口號呢?

我想說的是,普羅大眾和政治家是有明顯區別的。

普通百姓需要的,只是一個能讓他們胸口一熱、眼眶一濕、振臂高呼的口號,誰說得好聽、誰看起來崇高,他們就跟著誰走。

鄧布利多宣稱,「愛」是世間最為強大的力量。

在愛這個無堅不摧的利器面前,一切邪惡、詭計、暴力都將無所遁形。所有的生命,無論是巫師、麻瓜、小精靈、半人馬、巨人,都是平等的,只要每個個體心中充滿了對其他人的愛,所有誤解與仇恨都能消弭,整個社會將充滿信任、理解和寬容,達到理想的境界。

這條口號咋看之下無甚亮點,看上去甚至近乎於陳詞濫調,但其實裡面既包含了佛家的「眾生平等」,又包含了墨家的「兼愛非攻」,樸實無華但又經得起推敲。

正所謂重劍無鋒,大巧不工,深厚的功力並不需要華麗的招式體現。

讓我們看看,這麼一個簡單的口號,帶給他以及他率領的政治團隊多麼巨大的收益。

第一,這條口號為鄧布利多樹立了一個崇高的形象。

當人們聽到這條口號時,腦海中首先出現的就是一位胸懷博大、悲天憫人、以懲惡揚善為己任的智者形象。這與鄧布利多在校時表現出來的真摯、熱忱、善良的形像是一致的。

人們會不由自主地認為,鄧布利多謀求的是他們的幸福,是為了他們而奮鬥。也就是說,鄧布利多的行動與他們自身的利益是相一致的。

把全體人民的福利當成自己終身奮鬥的目標,這樣的口號是非常富有感染力和號召力的,它能夠激起人們心中對於幸福生活的美好嚮往,馬丁·路德·金、曼德拉都曾奔走呼喊類似的口號。

這條口號為鄧不利多贏得了威望,造起了聲勢,而鄧布利多終生也恪守這一信條。

第二,這條口號為其贏得了多數人的支持。

這是顯而易見的,首先非純血巫師和純血巫師中的中下階層就是這一理念的最堅定不移的支持者,因為他們是最大的受益人,憑藉這個口號,他們可以與那些高高在上的純血貴族們平起平坐。

這個群體的成員數不勝數,這裡就不詳細列舉了。其次就是像半人馬、狼人、巨人等巫師世界的二等公民,終於可以擺脫下等種族的枷鎖,獲得他們應有的社會地位。費澤倫、盧平、海格就屬於這個群體。

可以說,這條口號有力地促成了統一戰線的行成,為鄧不利多招來了大批忠實的擁躉者。

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口號,涵蓋了鄧不利多所有的政治綱領。

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得口號,讓他在魔法界站穩了腳跟,成為魔法界的教父。現在再看看這個口號,你就會發現鄧不利多是一個多麼可怕的人,跟他相比,佛地魔不過是一個剛學會解方程的小學生,洋洋自得地宣稱已經參破了量子物理、廣義相對論的玄機,井底之蛙,可笑不自知。

佛地魔大概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所極力宣揚的血統論,只不過是鄧不利多玩兒剩下的把戲!

論鄧不利多如何一手推動了魔法界的歷史

也許你很難想像,為什麼鄧不利多這麼一個懷抱遠大理想,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人,依然熱衷於魔法界的黨派爭鬥,不遺餘力地打壓蛇派?

為什麼他花費數十年時間,策劃、推動、最後又親手消滅了魔法界最大的動盪?他花費整個後半生做這一切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年少時期的鄧不利多,也曾為狂熱的理想徹夜難眠,也試圖將自己腦海中描繪出的那一片絢爛圖景變成現實。

然而,那時候的他,除了聰明過人,在國際上小有名氣之外,只不過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伙子。他既沒有顯赫的家世作為強大的後盾,也沒有政治靠山可以倚靠,他的所有努力所有吶喊,都只不過像是一隻黑暗中努力閃爍的螢火蟲,妄圖給整個大地帶來光明。

當亞蕊安娜毫無生氣地倒下,葛林戴華德怒氣沖沖地離去,阿伯福斯投來憎恨、鄙夷的目光,他失敗了,徹徹底底地失敗了。

他舔舐著自己的傷口,收斂自己躁動的心,縮成了小小的一個蛹,靜靜地等待自己羽化蛻變的那一天。

當若干年後毀天滅地的那一場決戰落下塵埃,世人看到的,是一個身體疲憊不堪,但眼中卻閃爍著懾人光芒的鄧不利多。

此時的他,剛剛親手擊敗了有史以來最為強大的黑巫師,取得了有史以來最為強大的魔杖。

此時的他,不露出絲毫霸氣,卻能使所有人俯首屈膝。

此時的他,看著土崩瓦解的黑巫師大軍,比此前的任何一刻都要明白,沒有絕對強大的實力,所有理想、抱負、野心,都是令人發笑的狂想。

經歷了前半生大風大浪的鄧不利多深深明白,政治鬥爭是實現政治理想的必須手段。

沒有權利、沒有地位,所有的理論、主義都只能是紙上談兵,如同烏托邦一樣,永遠局限於美好的憧憬之中。只有依靠強有力的政治實力推動,一切願望才能具象化,才能真正對社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長期鬥爭練就的過人洞察力使得鄧不利多明白,蛇派思想並不是完全消滅殆盡,馬份這樣的家族仍然會朝「麻瓜」投去輕蔑的目光。

蛇派只是在靜靜地蟄伏,等待著合適的那一天,到時他們將紛紛甦醒,露出他們森然的毒牙。

要捕蛇,就得要有捕蛇人。

與史萊哲林們素來水火不容的葛來分多們無疑是天然的最佳選擇。

於是,作為獅派的幕後主使,將獅派發揚壯大,確保其政治勢力羽翼豐滿,同時調動一切力量消滅蛇派隱藏勢力,​​是鄧布利多即便窮極後半​​生也要完成的任務。

只有獅派佔據政治鬥爭的製高點,自己的理想——讓世界充滿愛——才能最終實現。

下面,讓我們進入本文的核心論點——鄧不利多如何一手譜寫了魔法界五十年的歷史,如何一手造就了佛地魔、石內卜、哈利波特等人的命運,如何奠定了魔法界此後數百年的政治格局。

是的,你沒有看錯,伏地魔的崛起、哈利慘遭滅門、石內卜一生的悲劇,其始作俑者不是別人,正是我們的鄧校長!

在這個掌控一切的睿智老人面前,魔法界的芸芸眾生,只不過是一個個在他修長十指下翩然起舞的扯線木偶!

現在,讓我們把目光回到幾十年前,看看鄧不利多是如何布下一個個精巧的線索,讓歷史隨著他的計劃完美地演繹。

當鄧不利多決心要剷除所有的蛇派勢力時,他明白,這些如同史萊哲林本人一樣聰明狡詐的人們是不會輕易露出他們的毒牙的。

要將他們連根拔起,必須要順藤摸瓜。他需要的,正是這樣一棵藤,它能夠深入世界上所有陰暗的角落,將所有的蛇派勢力牢牢捆在一起,連成一個整體。

同時,這棵藤還要足夠地強韌,不會被輕易地扯斷。這樣一來,當最後的收割來臨時,才能拔出蘿蔔帶出泥,將所有的蛇派成員一網打盡。

相信大家心裡已經明白,鄧不利多所需要的那棵藤,正是湯姆·魔佛羅·瑞斗,蛇派成員一致推選的領袖,史萊哲林的嫡系傳人!

而他日後走上不歸路,成為佛地魔,率領食死徒大軍翻江倒海、呼風喚雨的第三個原因,正是鄧不利多的一手安排!

回想當初鄧不利多在孤兒院初次遇見湯姆的情形,一切都將豁然開朗。

是鄧不利多,向湯姆瑞斗第一次展現了魔法的真正力量,用一個著火的衣櫥在年幼的湯姆心中點燃了對力量和權勢的渴望,種下了心魔;

是他,處處對湯姆表現出懷疑與不信任,當湯姆展現他過人的天賦和領導力時,總是用他洞穿一切的深邃眼光在湯姆心中投下揮之不去的陰影;

是他,三番五次動用自己的影響力拒絕了湯姆回校任教的請求,最終在那個大雪肆虐的夜晚把他從霍格華之趕走,從而他逼上了絕路。

鄧不利多從未向湯姆瑞瑞斗敞開心扉,像他與哈利那樣坦誠地對話;

從未對湯姆瑞斗寬容,像他原諒詹姆士對石內卜的惡作劇那樣原諒湯姆瑞斗。

因為,這一切都是鄧不利多計劃好的,鄧布利多對湯姆瑞斗的逼迫,就是點燃那個巨大駭人的火藥桶的火種!

鄧不利多將佛地魔逼向墮落的深淵,就是為了以他為誘餌,牽連出所有暗中潛伏的蛇派成員,從而一勞永逸地消滅瓦解整個史萊哲林的勢力!

但這還不是鄧不利多的全部計劃。

現在他需要的,是再為獅派創造一個靈魂人物。

不同於利用蛇派領導人進行大清洗的做法,鄧不利多在獅派領導人身上所要託付的,則是自己畢生的信念,以及勝利的希望。

這個人所要做的,是將整個獅派凝聚起來,並將鄧不利多的理念貫徹於其中,最終將「愛」的信條傳遍世界上的每一條大街小巷。

也許你不明白,鄧不利多的強大實力連佛地魔都要退避三舍,鄧不利多的威信足以一呼百應,為什麼這個當時最強大的巫師卻不親自上陣,而是選擇隱居幕後,另立一個領軍人物執行自己的指令。

其實這一點不難理解,簡單歸納一下,原因有三:

首先,長江後浪推前浪,新生的一代有著其特有的活力,能在獅蛇大戰的第一線衝鋒陷陣。鄧不利多已經沒有這麼旺盛的精力,而他的身份也不允許他過於頻繁地拋頭露面。

第二,鄧不利多歷經一個多世紀的政治風浪,本身對於權力已經無所訴求,只需要做為幕後操盤手,垂簾聽政、推波助瀾即可。

第三,讓一個新生代而不是自己領導獅派大軍,能讓敵人掉以輕心,放鬆警惕,從而漏出更大的破綻。

事實完美地證明了這個策略的有效性,在日後的戰鬥中,佛地魔始終壓根沒有把哈利的實力放在心上。

而哈利得到鄧不利多高瞻遠矚的指點,招招制勝,每一次出擊都打在佛地魔的痛處,先是將魂器一個個地摧毀而又全身而退,最後更是讓長老魔杖俯首稱臣,讓佛地魔引火自焚。

在幾十年後佛地魔如日中天之時,鄧不利多展開了計劃的下一步。

當石內卜回到霍格華茲準備申請教職的那天夜裡,恰巧在豬頭酒吧聽見了西碧·崔老妮的語言。那時對佛地魔忠心耿耿的石內卜立刻將其報告給了佛地魔。

為什麼西碧·崔老妮會不早不晚,偏偏在石內卜到達的時候做出那個預言?

即便是在西碧·崔老妮開始預言之後,鄧不利多仍可以施法將外界完全隔離,從而讓石內卜無從得知預言的全部內容。為什麼憑藉鄧不利多的能力,卻沒有將這麼關鍵的信息隱瞞下來?

唯一的解釋不言自明:西碧·崔老妮關於佛地魔的預言,都是鄧不利多老校長精心佈置的一場戲!

鄧不利多讓西碧·崔老妮放出有關伏地魔剋星的預言,以大預言家卡珊德拉的孫女的身份,佛地魔就算有一萬個膽子,也不敢把這條預言不放在心上!

談到這裡,我們就面對了整個系列中引發了最多討論、爭執和猜想的一個問題:

預言中並沒有說出佛地魔的剋星到底是誰,哈利和奈威都符合那兩條標準,為什麼佛地魔最後選擇了哈利?

儘管我們可以想像,佛地魔出發前拋了一枚硬幣,這枚硬幣最終決定了哈利、佛地魔以及整個魔法界其後的歷史。

但這樣的說法,無疑是對鄧校長戰略規劃能力的大大低估。

我不得不說,鄧不利多不愧為魔法界最出色的謀略家,每一個決定都不是拍腦袋拍出來的,每一個決定背後都有著深遠的考慮,確保計劃的開展萬無一失。

我認為,預言中沒有提供預言之子的姓名,是鄧不利多故意為之。

這樣一來,獅派的領軍人物沒有明確說是哈利,他當然可以是奈威,誰活了下來,誰就最終掌起葛來分多的大旗。

萬一哈利一個不小心被幹掉,奈威也能立馬頂上,避免了獅派領導人剛一指定就命喪黃泉的局面,那樣將對整個計劃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把賭注押在兩個寶上,把雞蛋放在兩個籃子裡,極大地提高了保險係數,完美地規避了政治風險。

當然,考慮到波特一家的雄厚背景,考慮到莉莉與石內卜的恩怨情仇,鄧不利多將哈利作為第一選擇。

於是,他故意讓石內卜偷聽到預言,故意讓佛地魔去殺害哈利,故意對小天狼星提出讓彼得做保密人作出許可,故意不將波特夫婦置於自己的隨時保護之下,故意讓莉莉代替哈利去死!

於是,莉莉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佛地魔被施以重創,食哪卜陷入了一生的懺悔,而哈利,則成為了「大難不死的男孩」。

許多人一直糾結,如果佛地魔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奈威胖,鄧不利多會不會失策。

但是,我們完全有理由認為,無論佛地魔選的是哈利波特還是奈威,這個孩子都即將成為或者已經成為一個孤兒,都會成為「大難不死的男孩」。

無論如何,這個嬰兒都是一張白紙,都將被鄧校長一手打造為成為日後扛起反伏大旗,最終成功降魔的人。不過,換做是奈威的話,他的稱號會有一些改變,叫做「大難不死的胖孩」。

讓我們回到對於鄧不利多戰略的分析。

鄧不利多卓越的政治眼光和舉世無雙的謀劃能力此時再次大放光芒。

「波特滅門計劃」以兩條人命為慘重代價,如果只是一石一鳥,一箭一雕,未免太不能體現鄧不利多的深謀遠慮。就我看來,鄧不利多在此計劃中達到的目的至少有以下四個:

第一,塑造了未來的獅派領袖,創造了神話,使其先聲奪人。唯一中了索命咒依然堅挺的人,即使沒有斷奶也能鬥倒魔法界第一魔頭的人,「大難不死的男孩」的名頭是多麼的響亮!

哈利在長牙之前就成為了整個魔法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人物,這樣的人不做獅派領袖,誰還能做獅派領袖!

第二,保證了自己的思想完全被傳承,為獅派未來走向保駕護航。如何使哈利完完全全地聽命於自己?當然是使他成為孤兒,置於自己的掌控之下。

果不其然,從一開始,哈利就把他看作精神上的導師,對其充滿了敬仰和膜拜之情。哈利自始至終將「愛」作為自己的信條,和佛地魔的最終決戰前的那場對話充分說明了他完全繼承了鄧不利多的衣缽,將鄧不利多的思想發揚光大。

三,將石內卜這顆至關重要的棋子牢牢掌握在手中。石內卜一生活在作為幫兇殺害莉莉的愧疚中,一直到死都效忠於鄧不利多,前面已經詳細分析過。

四,藉機對佛地魔造成重創。讓莉莉代替哈利去死,犧牲莉莉的生命為佛地魔設下極為險惡的陷阱。即使這一招不能完全消滅他,至少可以迫使佛地魔亮出魂器這張底牌,從而可以相應地制定策略,在鬥爭中佔盡上風。

這個計劃,可說是環環相扣、天衣無縫,其深沉狠辣,讓人不寒而栗。

佛地魔自以為聰明蓋世,殊不知卻從未逃出鄧不利多的手掌心。這也難怪,在鄧不利多這個活了一百多年,經歷了無數腥風血雨,擁有魔法界最高智慧的人面前,佛地魔永遠只是那個害怕偷來的東西被燒掉的湯姆瑞斗!

關於鄧不利多的結局,我想再表達一下自己的看法。

作為立於魔法界智慧頂峰,俯瞰芸芸眾生的神仙級人物,作為與另一個神仙尼克·勒梅共同煉製了能起死回生的魔法石的人物,鄧不利多的法力可說早已能夠勘破生死,達到上窺天人之境界。

哈利在第七部中半生不死的時候遇見了鄧不利多,這本身就說明他早已掙脫了有形世界的牢籠,生死已經不再是對立的兩面。

被石內卜殺死只是表象,真相卻是他已經將這個世界的歷史親手書寫,而後合上書本,飄然離去。

天地宇宙,洪荒幽明,沒有什麼能夠再束縛鄧不利多的思想。

他的境界,應該就是莊子所說的「逍遙遊」吧。

鄧布利多一生可說是都奉獻給了自己的政治理想。

為了理想,他失去了家人,失去了愛人,歷經苦難的他卻從未失去心中的一點信念,「For the Greater Good」。

至高的權利,對他來說不過是唾手可得,但他卻並不戀棧,卻花費畢生精力將哈利和獅派送上權力巔峰,為歷史譜寫了藍圖。

鄧不利多是一個真正純粹的人,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是一個為了理想奮鬥終生的人。

發明魔法石,發現龍血的十二種用途,擊敗黑巫師葛林戴華德,幫助哈利擊敗佛地魔,他整個偉大壯烈的一生,一切的一切,都化作了了一張小小的巧克力蛙卡片,永遠銘記在所有人的心中。

 

#冒牌生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和【分享】,這都是對我寫作最大的鼓勵。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