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小產正式加入宮鬥,其中最大贏家是皇后?」智商在線的還有這兩人!—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可憐了華妃啊!連身邊的人都急著把她推下水!

#甄嬛傳 #主子身邊的人才要慎防 #這一局皇后下了一不好棋啊

*正文開始

來源:悟空問答
整理:冒牌生

甄嬛小產是她參與宮鬥的起始,華、甄兩大陣營的人物特性在此凸顯,這是一場戲份較重的橋段。

此事的來龍去脈

皇后與皇帝離宮祈福,華貴妃獨掌六宮,大權在握。

甄嬛有孕在身,體弱不適,華貴妃則令太監周寧海前去碎玉軒請甄嬛到翊坤宮聽事。

自知此行凶多吉少的甄嬛,以大局為重,只得前往。

華妃藉口甄嬛懷有身孕恃寵而驕,責罰其烈日之下跪於宮外誦讀《女誡》。

眉莊挺身而出保護甄嬛,被責罰一同下跪。

陵容假意口頭哀求,言語更加冒犯了華妃。

焦急萬分的浣碧,連忙趕去太后宮中報信,奈何太后病重不能見人,只得求助於進宮看望太后的果郡王。

烈日炎炎下,體力不支的甄嬛暈倒在地;果郡王不顧禁忌,擅闖翊坤宮救出甄嬛。

甄嬛小產,有多種原因,華妃當了替罪羊。

其實,害甄嬛小產的凶犯是安陵容,主謀是皇后。

從安陵容番外可知,甄嬛懷孕初期被貓抓傷,有了疤痕,皇后給了安陵容舒痕膠,有祛疤功效,但裡面含有大量麝香,安陵容將之轉贈甄嬛,甄嬛日日取來擦臉,身體很快就出現了不適感。

甄嬛第一次懷孕,診脈和照顧她的一直是章太醫。

甄嬛小產後,章太醫辭官。

細想一下就明白,沒有安排好前後的事宜,皇后安陵容也不能輕易動手的。

另外,皇上臨走前特意叮囑甄嬛,凡事讓著華妃,不要跟她起爭執,最好不要去翊坤宮。

所以甄嬛體內有麝香的事情被掩蓋。

那日的甄嬛被罰只是導火線。不明真相的華妃再次遭皇后算計,當了她的替罪羊。

華妃手腳慌亂,軍師曹貴人力勸她脫簪請罪。

這次事件,所有人都眾目睽睽地看見華妃折磨甄嬛,甄嬛才小產的。

華妃難辭其咎,所以她慌張起來。而這次曹貴人的態度也十分曖昧。

照理說,白天華妃這麼行為荒唐,曹貴人作為軍師,應該苦勸才是。

敬妃、眉莊、安陵容求情,華妃不聽,是因為她們都是「甄嬛一黨」。

但是曹貴人是華妃的人,她若是當時說幾句,估計華妃會聽的。

但是這次,處處一直為華妃著想的曹貴人,從頭到尾,不發一言!

任由華妃胡鬧,到了事後木已成舟,才勸上兩句。

所以華妃光火說:你當時怎麼不勸,做什麼事後諸葛亮。

曹貴人為什麼當時不勸華妃?

很簡單,因為曹貴人懶得為華妃盡力,巴不得看到華妃惹禍!把事鬧大,這樣華妃吃的苦頭就越大!

前面就提過,曹貴人對華妃一直委屈求全、忍氣吞聲,華妃對曹貴人又打又罵比對一個奴才還不如,尤其在木薯粉事件之前,華妃居然傷害自己唯一的女兒,這是曹貴人不能容忍的。

以曹貴人的智商,不可能不知道甄嬛流產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搞鬼,華妃是背黑鍋。

但由於曹貴人此時已對華妃產生恨意,所以她對華妃的事不想再用全力。

但是出了這麼大事,還得要曹貴人出場,以華妃的智商,考慮如何面對皇上責難的問題,是有相當難度的。

然而曹貴人出的主意是:娘娘最好先服軟,負荊請罪,以平息皇上的怒氣。

也就是讓華妃把這個黑鍋扛下來,先認錯。

這招確是下策,每個人都很清楚,華妃是一個打死嘴硬的人,出了事只知一味埋怨別人,從來不知悔改。

並且一旦認錯,華妃必定會受到相當程度的處罰。

但在當時,這也是唯一的辦法。

但從曹貴人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已經有了反叛華妃之心。

華妃採納了曹貴人的建議,脫簪請罪,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皇帝大怒,廢其華貴妃之位,褫奪封號,降為妃位,並責罰其每日正午跪於翊坤宮門外兩個時辰思過。

曹貴人心裡有數,有年羹堯在,華妃地位再差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即使升了位份,也不會記著曹貴人的功勞。

地位越高,反而越不會善待曹貴人,還不如這麼不高不低的一個妃位最好,時不時闖出些不大不小的禍來,比如這次,她早就知道這次華妃會壞事,但故意不管,讓華妃吃點苦頭,才會記著曹貴人平時的好,這樣自己才有安身立命之地。

如此一來,華妃又當了整場戲中徹頭徹尾的倒霉蛋,先是中了皇后的計策,然後被自己人曹貴人坑了一把,這下,華妃把造成甄嬛流產的罪名都攬在身上了,脫簪戴罪,跪在碎玉軒門口,等著接受皇上的雷霆之怒。

眾人忙於甄嬛的小產,槿汐卻想到了更重要的事情。

果郡王抱甄嬛回到碎玉軒,手中全是血,甄嬛似有小產跡象。

而槿汐也被眼前的一幕嚇壞了。

槿汐,甄嬛小產,槿汐和浣碧一樣,知道甄嬛自己去伸冤辯,遠遠比不上果郡王以局外人的角色對皇上說這件事更讓皇上信服,所以她也懇求果郡王,如實將甄嬛的情況向皇上報告。

聽說皇上就要從甘露寺回來了,槿汐先問蘇培盛,是果郡王救甄嬛回來的,皇上沒說什麼?

為什麼這麼問?因為槿汐已經感覺出果郡王和甄嬛有些曖昧,有點擔心皇上生疑,所以這麼問蘇培盛。

蘇培盛說:皇上知道甄嬛小產,著急的不行,馬上就鑾駕回宮了,沒問什麼。

槿汐又問:果郡王現在人在哪?

蘇培盛回答:太后病了,所以果郡王去凝暉堂侍疾去了。

這是一句讓槿夕放心的話———果郡王就在宮裡。

在皇上來之前,槿夕再次抓住問題的關鍵所在,因為這個時候,所有人都被甄嬛流產的事情牽動,無暇顧及這個細節,可是槿夕知道,對於甄嬛與皇上的關係來說,最大的隱患其實是果郡王救甄嬛,以皇上多疑的性子,事後回想起來,肯定心中有疑心,這才是最大的危機。

所以槿夕要先摸清楚皇上對果郡王的反應。

果郡王就在宮裡這件事,又能說明瞭什麼呢?

說明王爺是一個很聰明,很細心的人。

他如果稟報完這件事自己回家去了,這件事就沒辦法說清楚了。

因為誰都知道,王爺無召是不得隨便進宮的,除非皇帝召見他。

而王爺以為太后侍疾為藉口留在皇宮中,就可以暫時留在宮裡,這樣就可以抓住時機,在皇帝還沒懷疑他與甄嬛的關係時向皇帝解釋。

槿夕最害怕的是遇到真的灑脫不羈,神經粗疏的果郡王,留下讓甄嬛自己無法收拾的爛攤子。

這件事說明:前期的果郡王其實是很有智慧的一個人,他沒有辜負槿夕對他的期待。

但是槿汐此時顧及的已不僅是甄嬛小產一事,而是因果郡王擅闖翊坤宮搭救甄嬛,而容易引發的節外生枝。

雖然是浣碧懇請果郡王去救甄嬛,但一般男人會考慮皇規或猶豫或回避,而果郡王卻表現毫無顧忌。

因為果郡王的確對甄嬛有意。

聰明的槿汐自然對皇規瞭解並謹記,也把果郡王的行為也是看在眼裡。

果郡王眼看甄嬛情況不好,槿汐暗示果郡王,一是趕緊出宮去給皇上通報消息,稟明詳情。

二是提醒果郡王,已經沒有繼續留在碎玉軒,否則合對甄嬛和果郡王都會產生不好影響。

槿汐甚至使用「懇請王爺回避」的語氣,開始將果郡王往外面請了。

槿汐的這番話,完全體現了她軍師般的智慧。

槿汐盡力保護甄嬛,不僅是甄嬛的自身,也是保護甄嬛和皇上之間的情意。

甄嬛還未醒,小小的碎玉軒裡站滿了人,所有人都在關心著甄嬛,皇上更是親自餵甄嬛湯藥。

可此時的槿汐,卻偷偷跑出來找到了同鄉蘇培盛。

她雖然攆走了果郡王,但更想知道皇上掌握了多少情況,是什麼態度。

槿汐一連問了蘇培盛三個問題,而蘇培盛回答完這些問題後,槿汐才長舒了一口氣。

仔細揣摩槿汐問的這三個問題,就會發現,槿汐真的是不簡單。

當聽到蘇培盛說果郡王去太后那裡,槿汐才算是最終放寬了心。

在眾人慌了手腳的關鍵時刻,槿汐還能為甄嬛想的方方面面考慮十分周全。

足以見得,槿汐不僅有忠心,而且有智慧。

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不愧是陪甄嬛走到最後的人。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https : //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