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就這樣長大,面麻會成為仁太的新娘嗎?-《未聞花名》-動漫的故事


我們總是在意太多的「錯過」,卻沒注意到自己「擁有」了多少。

#未聞花名 #感悟 #動漫的故事

#把握現在別去想沒有如果的如果

故事介紹

「超和平Busters」─ 為了守護世界上的所有和平成立的組織。記述由六人青梅竹馬的小朋友組成「超和平Busters」的故事。六人分別是「仁太」、「面麻」、「安嗚」、「雪集」、「鶴子」、「波波」。

當中,女主角本間芽衣子(面麻)死於意外,另外五人對面麻的死而留下各自的心結,「超和平Busters」亦隨之而解散… 長大後,男主角「仁太」成了家裡蹲。

一個夏天,離世的面麻突然化身幽靈出現在男主角面前,並說有「想要實現的願望」而拜託仁太。起初,仁太認為這只是幻覺,因為一直對面麻的死存有陰影才會看見到面麻的幽靈。

但由於面麻不知道她的願望是甚麼,仁太再度聚集疏遠而久的「超和平Busters」朋友們,認為全體之重聚是幫助面麻完成願望的關鍵。但是,他的朋友質疑仁太是沒能克服面麻之死的陰影,都不太信任幽靈這一回事,是因為其他人看不見面麻;只有仁太看得見她。

然而隨著故事發展,不單只是仁太內心對面麻的死耿耿於懷,其他成員內心埋藏已久的不同情感一一爆發出來。最終,「超和平Busters」全員幫助完成面麻的願望。

*正文開始

許久不見的兒時玩伴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會是什麼反應?
自己曾經喜歡並且現在還一直喜歡的少女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會是什麼反應?
餵,那個曾經喜歡的,陪伴自己的人其實已經死了,看到她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會是什麼反應?

吶,要怎樣回應呢?

驚喜。疑惑。慌張。愧疚。還是單純的認為這其是自己的錯覺,能看到她只是因為自己太過思念而已。果然宅久了是要產生幻覺的吧。

不然長大的芽衣子怎麼會還穿著那一天的衣服呢?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記憶中最漫長的一天。

慢慢長大才終於發現,「能夠」稱得上最難忘的事情未必是那些讓自己快樂的事情,或許就是因為痛苦的記憶太深刻,所以才不會被忘記。

那麼把這個「最難忘」的出口放到仁太、anaru、雪集、鶴子、波波身上,他們每個人最難忘的藉口或許都不一樣,可是最難忘的結果卻都是同一個——那就是面麻的離開。

一個人可以被喜歡、被討厭、被嫉妒,可是唯有她死了,才會讓人覺得不知所措。不知道將自己的情感寄放到何處,因為將它們存放的載體已經不復存在。這種不能觸摸的距離可以輕易的就將每個人都打敗。

「吶,仁太啊……」
「啊?」
「你是不是喜歡面碼啊?」
「……誰、誰會喜歡這種醜女……」

對這段記憶悔恨的人都是誰?是問出這句話的anaru,還是否認喜歡面碼的仁太?這時候最容易想起的一句話就是「如果沒有……就好了」,可是已經過去的事情哪有這麼多的如果。

是不是就是因為對這段記憶太執著、太愧疚,所以才會看到面碼的幻象?可是如果單以執著來定論,那麼雪集對於面碼的愛戀絕不會輸給任何人。但為什麼面碼只會去找仁太啊?從前是,現在也是。

果然看見幻靈這種事情,是需要雙方的執念才行。以某個契機為落腳點,果然最放不下心的人是你呢。

曾經的孩子王,曾經的超和平Busters,六個人就是一片天。倘若沿著這個軌跡,仁太還會是大家的頭兒,anaru還是會喜歡仁太,雪集還是會在仁太后面仰望他,鶴子還是會羨慕anaru是最理解雪集的人,當然波波還會是那個波波。

吶,好像缺少了什麼。

仁太說,我啊,一直覺得大家都變了,不過,實際和大家聊了之後,很吃驚大家其實沒怎麼變。可是啊,再怎麼沒變,所謂的「大家」已經不存在了。早就已經不存在了,因為——少了面麻。

拼圖中少了一塊又怎麼能夠再次拼成完整的一幅畫,因為大家都沒法把過去當做過去。

芽衣子她,明明已經不在了,你們卻還是老樣子,為什麼?那一天也是,你們不是和芽衣子在一起玩嗎?你讀過那孩子的日記吧,時間就停在那一天了啊。

只有那孩子還留在那一天。可是、為什麼你們長大了?為什麼只有芽衣子她⋯⋯一個人孤零零地⋯⋯

我們看似的關心,其實只是為自己的解脫找的一個藉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傷痛,只是在我們的偽裝下看不見未曾愈合的傷口。

聰志說,我家的父母都不正常,那個大媽,基本不出家門的,好像不想見到別人一樣。當然我明白姐姐去世了她很難過,可是,讓人覺得很不爽。那樣的人是自己的母親,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明明——還有一個孩子,活著呢。

換一種可能,是不是就不會這麼苦情。

與你在夏末約定將來的夢想、遠大的希望是「別忘記」。面麻對仁太說,幫我實現一個願望吧。波波說,面碼是想要成佛的吧。究竟面碼的願望是什麼?怎樣做她才會成佛?

雪集說,實現面麻的願望這種荒唐的事還是算了吧,你也該醒醒了,大家都是在配合你而已,配合可憐的你。Anaru說,不要再玩這個了啊。鶴子說,太差勁了,宿海,這種時候還玩面碼的幽靈遊戲。

只有一個人能看到的幻象果然……像是一個拙劣的謊言呢。

可是既然看到了,仁太又怎能當做視而不見。即使只有一個人,即使對於面碼的願望只有一點點線索,即使面對再多再大的阻力,也想要幫著她實現。因為那並不只是背負著一個人的願望。

仁太喜歡面碼,從前是,現在也是。

雪集嫉妒仁太是面麻最親近的人,從前是,現在也是。

anaru喜歡仁太,羨慕可以輕易靠近仁太的面麻,從前是,現在也是。

鶴子羨慕那個可以成為雪集最好的同盟者的anaru,從前是,現在也是。

所有的中心都指向面麻呢。如果沒有她,一切是不是都會不一樣呢?

仁太不會再有喜歡的人了;雪集不會再嫉妒仁太;aruru可以替代面麻成為最靠近仁太的人;鶴子也可以成為雪集最好的傾聽者,還有波波,如果面麻原諒他,他也不會再背負親眼看見面碼被衝走的愧疚呢。

仁太呢,他會怎麼想?其實是不想讓面碼走吧。幻象也好,幽靈也好,甚至就是算是自欺欺人吧,面麻這樣一直陪在自己身邊其實也可以吧。只有自己能看見的面麻,一直深深喜歡的面麻。

可是面麻說,這樣不行呢⋯⋯因為面麻想和大家正常的說話呀!

每一個角色都不完美,卻令人喜愛,因為這些孩子們都是身為觀眾的我們的縮影,不是嗎?

我最喜歡善良的鶴子。
我最喜歡努力的雪集。
我最喜歡有趣的波波。
我最喜歡有主見的anaru。

我最喜歡仁太,仁太的這個最喜歡是想成為仁太的新娘子的那個最喜歡。

「面麻,還想再和大家在一起,還想再和大家一起玩,所以……我要轉世,還要再和大家在一起⋯⋯」

「我最喜歡大家了。」

來源:Mtime時光網

作者:麥筱七

整理:冒牌生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