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最初真的不想進宮嗎?其實她早從「六歲就為了進宮做足了準備」!—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從一開始的不情願原來就在為爭寵鋪路了…

#甄嬛傳 #六歲開始準備 #這心機真的太深了

*正文開始

來源:文子心語
整理:冒牌生

甄嬛剛開始是真的不想進宮嗎?這幾處小細節暴露了她的心思

進廟祈福表心跡,選秀一身清素求落選,二次呼名聽不見,種種跡像似乎表明甄嬛的不願進宮。

幾十個妙齡少女參加選秀,因為出身,個人條件各有不同,每個秀女對待選秀的心情都不一樣。

沈眉莊一心求得中選,選秀前就在家中學習宮中禮儀,穿宮中妃嬪穿的花盆底鞋走的四平八穩。

安陵容則是忐忑和惶恐,畢竟她的家世卑微,光看身著首飾就比別人差一截,她對選秀既抱著期待又害怕結果。

甄嬛給人的感覺則是一心求得落選。

在寺廟裡,她祈求被撂牌子;和眉莊見面,她說巴不得選不上;同時在一眾秀女之中,她的打扮也非常的素淨,看起來毫無企圖之心。

那麼甄嬛是真的不想進宮嗎?

千萬別著急下結論。

不妨認真仔細地看劇中的一些細節,也許會找到真正的答案。

a、幫助安陵容的選秀前準備。

安陵容選秀,肯定是最沒希望的。

看看甄嬛為安陵容做了些什麼:送她一對耳環,為她簪了花,誇贊了她美貌,紿足了她信心。

也正因為那朵「不俗的秋海棠」引來了蝴蝶,本該被撂牌子的安陵容引起了太后的好感和皇上的好奇,而被留用了。

眾人都說甄嬛有恩於安陵容,有力的例證就是幫她選秀成功。

是否可以再進一步想,甄嬛對選秀並不感到忐忑和陌生,她內心早就具有應對後宮爭寵思想準備和應抗能力。

她清楚一個秀女入選時應該具備什麼。

b、所有的秀女都是被念了一次名字,就像高考和入職一樣,肯定是精神高度集中。

可甄嬛卻被念了兩次,這種特殊情況足以引起在場所有人關注。

皇帝掌握生死大權,任何在天子面前都會極為小心,唯恐殿前失儀。

甄嬛從小就接受了很好的禮儀指導,她不可能不知道。

然而她卻利用走神,成功的引起了皇帝的關注,這有悖於她不想進宮的心理。

c、太后拿貓試探她,明明怕貓的甄嬛,卻表現異常鎮定。

也許你會說她這是為了家族利益,不想在殿前失儀。

這話有道理。

但是如果在毫無思想準備的情況下,突然遇到一個讓自己內心特別深深懼怕的事物,一般情況下,很難完全做到面不改色的。

可是甄嬛做到了,這除了甄嬛不想殿前失儀外,是否還可以這樣認為:為了這次選秀,甄嬛已經做足了選秀時應該想到的突發情況的各種功課。

舉個眾人熟悉的例子。秀女入宮,就是要做皇帝的女人。

可安陵容第一次侍寢,因為害怕瑟瑟發抖,竟被原樣抬了回去。

安陵容對侍寢有思想準備,但沒有做足首次面對皇上面對侍寢的「功課」。

瑟瑟發抖是一個女孩兒面對侍寢的正常反應。

然而甄嬛不同,自小生活在京城的她,或者甄家,早就知道或預測了選秀中可能會出現的必定和意外環節。

就像考生,都會在考前考慮到種種情況一樣。

細想一下,選秀當天甄嬛的一系列的與眾不同,讓她百花爭艷的秀女中,獨為一支清新淡雅的清流出現在眾人視野。

從兩次喊名,不懼潑水和貓擾,再到抬頭答話,初顯才情……看似不起眼的小舉動,其實每一步都是花了心思的。

甄嬛真的不想被選中嗎?答案恰恰相反。

a,入選前,甄嬛在神廟求籤,想找「這人世間最好的男人」。

這男人一定不會是溫實初,對於即將入宮前的甄嬛來講,這人世間最好的男上是宮中的天子。

b、甄嬛為了家族的利益也要爭取入宮,當個受寵的妃子。

甄嬛在劇中第一集燒香時就說到:自己雖不能如男兒般為家裡建功立業,但還是想為家族掙得些榮耀的。

做為長女的甄嬛有義務為家族分擔責任和義務,更何況其父甄遠道還要為私生女浣碧擇一條更好的生路,這個夙願只能由甄嬛來完成。

c、甄嬛心裡自然清楚,被選中的秀女不僅自己可以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給自己的家族帶來榮耀,更能為自己將來的子女爭到民間子女掙爭不到的榮華富貴。

進宮裝病不希望去侍寢,可偏偏愛去皇上常去的御花園。是偶遇?只是有點太巧合。

因為甄嬛和純元皇后長得十分像。

皇上雖然當時吃驚,但事後並沒過多注意。

而皇后卻斷定甄嬛會是後宮競爭對手。她巧妙地通過華妃之手,把甄嬛安排到了較為偏僻的碎玉軒。

剛開始入宮的甄嬛並沒有急於侍寢。還和溫實初裡應外合,借著身子不好而刻意避寵。

以至於,所有新入的小主都一一侍寢,甄嬛遲遲沒有動靜。

這是為什麼呢?

a、甄嬛需要投石探路。摸清後宮情況,清理身邊拜高踩底的人。

和甄嬛姐妹情深的眉莊,很早就為入宮精心準備,更願意能早點獲得皇上恩寵。

眉莊也確實心想事成:她成了新秀女第一個侍寢的小主,皇上也是待她親善,菊花等好物品紛紛命人送,還特許眉莊學習六宮事宜,想重點培養她。

但很快眉莊就被華妃等人用「假孕」一計,整得被禁足,十分淒慘。

安陵容雖然被召幸,但沒見過世面,膽子又小的她竟然嚇的索索發抖,頓時掃了皇上的興,被原樣抬回了。

一次失敗讓安陵容很久都沒有緩過氣。

還有那個張揚的夏冬春因為一句兒戲的話,被華妃賜了一丈紅,好好的一個人下半身被打得血肉模糊,從此殘疾了。

這一系列讓甄嬛看到了後宮的弱肉強食!

剛入宮的甄嬛不想像頭小鹿一般在新的境地亂撞,她需要先摸清後宮的虛實再安排對策。

寫到這裡,想到電視劇《天道》中,韓楚風請剛回國的丁元英吃飯,其目的就是對正天集團的總裁一位拿不定主意。

韓楚風說,爭與不爭,你不說話就已經表態了,我就想知道你這個不爭的所以然。

丁元英說:這事退後一步讓條道兒請兩個副總裁先過去,可能勝算要多一些。

這裡就有個「坐收漁利」的學問。

丁元英給出的理由是,兩個副總裁有很大的可能內耗,是文化屬性, 不以他們的意志為轉移。

當然,韓楚風和甄嬛不是一碼子事,但是二者之間卻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其他妃子忙著爭寵之際,甄嬛也基本摸清了後宮以及皇上的情況。

b、甄嬛沒有坐等時機,而是利用盪鞦韆為自己創造機會。

甄嬛覺得皇上新小主的新鮮勁過的差不多了,自己也該「粉墨登場」。

甄嬛不去侍寢,經常到御花園盪鞦韆,而且打扮的非常素淨很,非常養眼。

甄嬛明白皇帝看慣了宮里濃妝艷抹的嬪妃,對這樣素淨的自己一定會感興趣的。

一天兩天三天……終於在御花園遇到了皇帝,雖然皇帝自稱自己是果郡王。

為了約會,就是下了大雨,甄嬛也一定要去赴約。

因為甄嬛已經判斷出這個「果郡王」就是皇帝本人。

​好手段+好設計,讓皇帝潛意識中喜歡上自己。

只要得到皇帝的愛,那麼飛上枝頭變鳳凰,寵冠六宮還是夢嗎?

那麼,你們認為御花園盪鞦韆偶遇皇帝的事情,是偶然為之還是刻意為之呢?

大家應該還記得吧,甄嬛第一次和皇帝相遇卻沒相認時,念的詩句是「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而這句詩後來經皇后之口說出是當年純元皇后在王府時最喜歡念的。

甄嬛之所以選擇這句詩,是否無意而為,還是做足了功課呢?

甄嬛雖然是最後一個侍寢的小主,但她的御花園盪鞦韆,幾次和冒充果郡王的皇上相遇,兩人已經有一個情感交流的過程,也漸漸俘虜了皇上的心

一支驚鴻舞,滅了對手的囂張氣燄,讓皇上刮目相看。

當年純元皇后因為一段驚鴻舞讓皇帝一見鍾情,執意娶進王府封為了福晉,皇上給了純元無二的寵愛。

而在純元皇后去世的多年之後,華妃和曹貴人為了對付甄嬛,便利用溫宜公主生日宴,設計抽籤讓甄嬛跳驚鴻舞。

後宮的人都知道甄嬛懂得詩詞彈琴,但對於甄嬛能否會跳驚鴻舞,自然是未知數。

滿場在座的人,除了眉莊,安陵容,自然是看笑話的居多,尤其是皇上的親弟恆親王,也在旁邊取笑:皇上新得的女人,也沒有什麼特長過猶不及。

可令在場的人想不到的是,甄嬛不但會跳驚魂舞,而且跳得相當好,

有了眉莊的撫琴,安陵容的伴唱,再加上中途上場的果郡王的助陣,

甄嬛跳的驚鴻舞,不但神似當年的純元皇后,而且有所創新,猶如崑山玉碎,香蘭泣露,一時跳的如痴如醉。

這段驚鴻舞讓皇帝看得目不轉睛。陶醉其中。

後來眾人才得知:

甄嬛六歲的時候,純元皇后以驚鴻一舞驚艷天下,舞動京城。

身為大理寺少卿的甄嬛父親甄遠道,是個很有遠見的官場中人。

他想到女兒甄嬛長大後也會入宮為妃的。

如能以驚鴻舞為突破口贏得皇上榮寵,不妨早早培養為好。

於是,甄父特意請來了曾經陪伴過純元皇后的舞師來為甄嬛傳授舞技。

有了名師的指導,喜愛跳舞的甄嬛自然也勤學苦練。

她自己又研習了《洛神賦》和此舞首創者梅妃的《驚鴻舞》,花費了近十年的功夫。

只有六歲的小女子,就在父親的授意下,為了以後的入宮,做著如此精心的萬全的準備。

可以說,十七歲的甄嬛花費了十年的功夫,才能到了選秀女的機會。

你說,甄嬛真的不想入宮嗎?

甄嬛不愧是最後的大贏家,她的每一個表象都是含而不露,像華妃那種直來直去的人,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呢。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https : //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