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太醫一口識破「暖情酒」為何還跟沈眉莊「圓房」?甚至沒有在事後給她避子湯!—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從溫太醫的舉動就能知道他愛甄嬛已經是過去的事了…





#甄嬛傳 #暖情酒怎麼可能逃過太醫的法眼 #看似眉莊主動其實不然

*正文開始

來源:十二點人物
整理:冒牌生

溫實初是備胎嗎,他對沈眉莊是否真心?

九年前的《甄嬛傳》捧紅了許多一線藝人,比如孫儷,蔣欣,蔡少芬等等。

哪怕是飾演淳兒的譚松韻,還是祺貴人唐藝昕,亦或是瑛貴人毛曉彤,都在這幾年風生水起,擁有了出色的作品。

可以說,《甄嬛傳》捧紅了女演員,這些女演員也成就了《甄嬛傳》。

論男演員,在《甄嬛傳》中,除了陳建斌飾演的雍正,果郡王李東學,讓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溫實初。

在原著中,溫實初這個角色較為呆板,甚至算不上英俊。

但張曉龍飾演的溫實初多了幾分儒雅氣質,也為這個角色增添了許多觀眾緣。

這種陰差陽錯,也讓讀者們對這個男配角刮目相看。

事實上,溫實初能夠成為萬年備胎,也不是毫無緣由的。

無事溫大人,有事實初哥哥,這句話是對溫實初這個角色最大的諷刺

想來溫實初與甄嬛兩個人青梅竹馬,可謂是近水樓台先得月,怎麼會落了他人威風。

甄嬛愛過皇上,也愛過果郡王,唯獨沒有愛過溫實初。

難道這十幾年的感情,都白白打水漂了嗎?

要說溫實初這個人真的很差勁吧,也不至於。

在原著中,沒有溫實初的助攻,甄嬛的宮鬥之路,必然就充滿了艱險,想要成功那可是難上加難。

毫不誇張地說,溫實初才是甄嬛最有力的鎮定劑。

甄嬛不想侍寢,溫實初開藥;

甄嬛懷孕了,溫實初保胎;

甄嬛流產了,溫實初照顧。

只有有溫實初在,甄嬛的身體絕對就是鐵打的金剛不壞之軀,怎麼折騰都能面色紅潤,萬事大吉。

都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甄嬛這個本錢就好比是加了好幾層保險。

流放甘露寺這樣困難艱辛,甄嬛都能懷上雙胞胎。

這其中,溫實初不知道下了多少工夫。

這專業技術,拿出來可以吊打太醫院所有小老頭,放到現在,也算是醫學天才。

光是從能力上,溫實初憑借自己的實力在醫學領域已經達到了巔峰,跟雍正和果郡王比,其實未必落了下風。

論性格脾氣,溫實初踏實,忠厚,為人正直,端正。

這樣的品性在任何一個時代,都能夠收穫一份尊重。

再論家世,溫實初是太醫世家,父輩祖輩世代行醫,可以說是端著一顆菩薩心腸。

這樣的家庭教養出來的孩子,對生命的敬畏,對人格尊重。

但這樣的溫實初,卻沒能得到甄嬛的青睞。

書中,溫實初與甄嬛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從小開始,溫實初就喜歡上了甄嬛,在他的心裡,甄嬛就是他未過門的妻子。

但溫實初為什麼沒有拿下甄嬛,也正是因為他的成長經歷,注定了他與甄嬛並不相配。

溫實初的父親很早就去世了,因此他被迫長大,成為了成熟懂事的溫大人。

他的心中有過多的教條,需要光宗耀祖,需要背負父親的期待,更需要成為甄嬛的「丈夫」。

溫實初一直都很努力,他努力的方式是學習醫術,努力成為「靠得住的人」。

但彼時甄嬛要的並非是踏實,十幾歲的甄嬛對愛情有許多幻想,她不是為了要嫁給皇帝,而是為了要嫁給自己心愛的男人,一生一世一雙人。

但溫實初早早就落在了現實裡,他不知道該如何去討女孩子喜歡,更不知道甄嬛的心意。

從小溫實初就認定了甄嬛是他的妻子,要不是因為入宮選秀這件事,溫實初到最後也是那一副雷打不動的「直男」樣兒。

選秀之前,溫實初約了甄嬛告白,他想向甄嬛提親,這樣她就不用入宮了。

甄嬛在這裡用了些許技巧,含沙射影地告訴溫實初,自己是迫不得已,委婉地拒絕了他。

這一幕在溫實初的眼中,就好比是甄嬛「委屈」地進宮了。

這也是為什麼後面溫實初隨傳隨到,為了甄嬛不顧一切的緣故。

這一方面,溫實初懊惱自己沒有早點提親,開竅太晚,耽誤了自己與甄嬛的婚事;

另一方面,溫實初對甄嬛有感情,從小到大的責任感讓他放不下甄嬛,以至於後面細心照料,也是為了自己的良心。

要說溫實初是一個備胎,也未必精准。

溫實初不是一個舔狗,相反,他有自己的事業,也明白自己的要走的路。

對甄嬛的感情,從未真的干擾過溫實初的人生。

甄嬛與溫實初之間的感情,其實是友人以上,戀人未滿。

甄嬛是溫實初年少時的夢,但是這場夢,也留在了年少里。

溫實初真正喜歡的女人,是沈眉莊

故事到了這裡,許多讀者們便逐漸有了爭議。

要知道溫實初與沈眉莊兩個人,本就是八竿子到不到一邊,要不是甄嬛在其中牽線,成為了三個人的關鍵紐帶,溫實初和沈眉莊都未必有關聯。

當年太后賜給沈眉莊的酒,落在了溫實初的手上,這才造成了那場意外。

沈眉莊懷上了溫實初的孩子,死之前也得到了溫實初的一聲喜歡。

這句喜歡裡,有多少真心,又有多少憐憫,從未可知。

但實際上,溫實初與沈眉莊的感情線,早有伏筆。

從人物性格上來看,溫實初與沈眉莊其實算得上殊途同歸。

沈眉莊是大家閨秀,她進宮背負的是家族的使命,因此她行事端莊,冷靜自持。

溫實初是御前太醫,他時刻謹記著溫家的教條,對人對物嚴謹認真,絲毫不敢懈怠。

這兩個人有一個相似之處,那就是同樣都有自己的人生教條。

沈眉莊不似甄嬛那樣天真浪漫,溫實初也不似果郡王那樣風流多情。

但這兩個人相遇,確實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沈眉莊有著當家主母的風範,為人處世穩重,對事物的判斷精准到位。

溫實初潛心研究醫術,對人對事自然就少了幾分心思。

從這方面講,這兩個人是揚長補短。

在後宮中,甄嬛好幾次出事,都是沈眉莊下決定,溫實初去執行。

這兩個人配合程度非常高,也為甄嬛另辟蹊徑,傷害力加成。

在這種合作中,溫實初也漸漸發現了沈眉莊的好,她細心,謹慎,大氣。

沈眉莊的氣度才更適合溫實初的審美,也更適合溫家。

但為什麼直到沈眉莊去世的那一天,溫實初才承認自己愛她呢?

原因很簡單,溫實初對自己的感情並不透徹。

說白了,溫實初有點像是我們生活中常見的大直男。

倘若沒有甄嬛,溫實初必然能夠明白自己對沈眉莊的心意。

但甄嬛在前,溫實初先入為主的是自己對甄嬛的承諾,也正因為如此,他意識不到自己喜歡上了沈眉莊。

更何況,沈眉莊還是皇帝的女人。

但喜歡這種感情,往往是藏不住的。

溫實初對沈眉莊的關心和照顧不是假的,到最後這種感情逐漸劍走偏鋒,也越來越濃稠。

沈眉莊拿出太后的那杯酒時,溫實初不可能不知道酒杯裡的藥。

這可是他的專業範疇,望聞問切,哪怕那酒進了嘴巴,也可以吐出來。

真喝下去,他也有的是辦法解決。

為什麼獨獨跟沈眉莊發生了關係,那就是因為他對沈眉莊動心了。

在這之後,他完全可以給沈眉莊喝下避子湯。

但是溫實初也沒有,他慌了神,也靜不了心,自然而然就無法做出所謂的「對」的選擇。

這這段感情裡,雖然明面上看著沈眉莊主動出擊。

但是溫實初的縱容,早已經是最好的證明。

祺貴人揭發甄嬛私通失敗時,她盯著溫實初問道:難道你對皇上的女人就沒有半點私心嗎?

這一問,問進了他的心裡。

彼時安陵容說:溫大人,你要記住,你這個人,你的情意,本身就會害死別人。

想到這裡,溫實初第一次害怕了。

皇上的女人不只是甄嬛,還有眉莊。

溫實初自宮,也並非是為了甄嬛,而是怕沈眉莊重蹈覆轍。

溫實初的愛情過於短暫,以至於彈指回首之間,一切都煙消雲散。

這個時候,我們都不免為了溫實初和沈眉莊可惜。

這兩個人都是可憐人,甚至都是同病相憐的人,好不容易有了救贖,卻戛然而止。

人生往往都是如此,我們從來都不知道意外在哪一天來臨。

倘若能回到過去,這個溫文儒雅的溫實初,必然會前往沈府,求娶眉莊。

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沈眉莊善於偽裝,都沒人發現她與溫太醫的私情嗎?甄嬛早就知道!姊妹間的默契不用明說!

即便是好友之間,也不可以無話不談,該保留的秘密還是要保留的,彼此之間也應該尊重對方的秘密,不說透,不點破。讓對方留有一片私密的天空,這就叫分寸。

俗話說:「看透不說透,還是好朋友」。真正的好友,是會有這份默契的。

因怕好友會尷尬,會驚慌,所以才會以一種「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態度,讓好友「安心。」

1、心照不宣

正如眉莊看透了甄嬛的秘密一樣,甄嬛也早就看穿了眉莊的秘密。

只是,她們彼此都選擇了心照不宣,為彼此保守了這個秘密。

甄嬛在甘露寺修行時,眉莊藉口為自戕的嬪妃護送靈柩到甘露寺,為甄嬛通風報信,並想順便看望一下甄嬛。

結果,甄嬛的狀態令眉莊十分詫異。

按說,落魄的甄嬛本應該形容憔悴,頹廢不堪,可呈現在眉莊面前的甄嬛卻恰恰相反。

甄嬛不僅容光煥發,神采奕奕,而且還是俗家打扮,頭上還別了一朵嬌艷的小花。

經歷過愛情的女人一看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甄嬛必定是得到了愛情的雨露,才會滋潤的這般嬌艷欲滴。

但眉莊什麼也沒說,什麼也沒問,包括甄嬛懷孕回宮,所有的人都在懷疑甄嬛的「宮外孕」有詐,唯獨眉莊默默無言,因為她早已瞭然於心,實在沒有必要再去多問。

而甄嬛對於眉莊的私情,也同樣持以了同樣的態度。

那麼,當初甄嬛是如何發現眉莊與溫實初的感情不正常的呢?這還要從眉莊得時疫、大病初愈開始說起。

當時的眉莊被華妃故意陷害,得了時疫,甄嬛一邊暗暗請溫實初去幫眉莊診治,一邊悄悄派人捉拿太醫劉畚。

最終劉畚被甄嬛捕獲,押送到皇帝面前,眉莊的冤案這才被平冤昭雪。

而此時眉莊與溫實初的感情卻也悄悄發生了質的改變,彼此都有情誼,只是尚未發跡而已。

某一日,甄嬛來探望眉莊,恰巧溫實初直接登堂入室前來問診,就是在這一刻,甄嬛感受到了不尋常的微妙氛圍。

原著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中的人稱與人名換成電視劇中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2、曖昧的氣息濃厚

甄嬛與眉莊正說話間,溫實初進來請脈問安,冷不防見甄嬛在,倒是有些尷尬,進退不是。

甄嬛笑道:「溫太醫生分了,從前見我可不是這個樣子。我還沒多謝你,眉姐姐的病全虧你的妙手回春。」

溫實初道:「小主的吩咐微臣本就該盡力盡心……」

這個情節很明顯有些不正常了,溫實初進來看見甄嬛在,竟尷尬起來。

按說,原本就是甄嬛安排他進來的,他也知道眉莊與甄嬛是閨蜜好友,甄嬛來眉莊這裡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他若心裡沒鬼,尷尬什麼呢?

如果進退維谷,形容尷尬,只能說明他對眉莊有了情誼,自覺無法面對甄嬛。

畢竟,甄嬛曾是他暗戀的女人,包括現在。當著暗戀女生的面,給心中的「現任女友」診脈,他確實有點不自在了。

既怕甄嬛看出什麼來,又怕眉莊會多心。

因此他才會變得「不正常、不自然。」繼續看原文:

甄嬛微笑:「溫太醫的好脈息太醫院盡人皆知,大人又何必過謙。」

他笑著謙過,坐下請了眉莊的手請脈。

芳若過來覆了一塊絲帕在眉莊手腕上。

溫實初的手才一搭上,眉莊的臉微微一紅,落在略有病色臉上又被緋紅的床帳一映,竟像是昏迷時異樣的潮紅一般。

眉莊抬起另一隻手撫順了鬢發道:「你進來也不先通報一聲,我這樣蓬頭垢面的真是失禮了。」

有句話叫「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恰恰符合了眉莊此時的心態。

眉莊想把最美的一面呈現給溫實初。不料溫實初進來的倉促,她來不及梳妝打扮。

而且,眉莊居然還臉紅起來,如果不是心中有難以啓齒的心思,她臉紅什麼呢?

這一切自然逃不過甄嬛的眼睛。

甄嬛卻笑而不語,靜靜觀察他們的各種遮掩。原文繼續:

溫實初也不好意思抬頭了,道:「小主是病人,原不計較這個,何況皇上本就吩咐了讓微臣隨時進來候診的。是微臣疏忽了。」

眉莊見他這樣,便道:「也罷了。前些日子病得這樣重,什麼醜樣子你都見過了。」

甄嬛掩口笑道:「姐姐縱然是病了,也是個病美人。西施有心痛病,人家東施還巴巴地要效顰呢。」

眉莊笑得直喘氣,溫實初也紅了臉。

甄嬛忙笑道:「我這位眉姐姐最是端莊矜持注重儀容的了,按理說,太醫請脈咱們是要在帳幔後頭的,只是一來這病是要望聞問切才好,二來到底太醫照顧姐姐這些日子了,也算是熟識的。咱們就不鬧那些虛文了。」

甄嬛後面這些話,恰到好處地點到了眉莊的「癢處」,也稍微透露出了自己然於心,卻又心照不宣的意味。

而且還主動幫溫實初和眉莊打了圓場。這讓眉莊甜蜜之余,不禁又感激著甄嬛的「體貼和理解。」

按理說,溫實初這樣直接登堂入室進來,是不合禮儀規矩的。

他給眉莊診脈,也該是隔著帳幔,並且要有宮女事先通報才行,哪能像進自己女朋友的閨房那樣,直挺挺地闖進來?

而溫實初這「熟慣」的動作只能說明,他們彼此都不拿對方當「外人」。

這麼明顯的破綻,甄嬛怎會看不出來?只不過,為了避免好友難堪,她只能是看透不說透罷了!

在沈眉莊因「假孕」事件失寵的時候,又再度被華妃設計陷害得到時疫,這讓他相當心灰意冷,這個時候只有溫實初全心全意照顧她,或許大家都是同樣同病相憐的人,漸漸的,她愛上了溫太醫。

然而,溫太醫卻從來沒有明確表示對眉莊的愛慕之心。

在某一夜,太后為了讓眉莊能成功侍寢,畢竟眉莊冷了皇上多年,而皇上也冷了眉莊多年。

太后特意賞了一壺「暖情酒」,本來是想撮合皇上與沈眉莊,結果卻誤成全了沈眉莊和溫實初。

眉莊還是過不了自己那道坎,皇上離開了,於是眉莊微微醉酒的叫著溫太醫,婢女們就將溫太醫叫來了。

溫實初是太醫,不管是鼻子還是味覺,都是頂尖的。

他在喝第一杯的時候微微愣了一下,就知道她已經發現了酒不是尋常的酒,他當時的反應足夠說明這點。

其實沈眉莊一開始就沒有打算瞞他,側面暗示了溫太醫所想的酒就是「暖情酒」畢竟她早已對溫太醫愛慕很久了。

但如果兩個人不是自願,就不會發生後面的事情。

穢亂後宮可是誅九族的大罪啊!

聽完眉莊的一番訴苦後,溫太醫想到自己和眉莊都是同樣遭遇的人,溫實初沒有猶豫的又喝了一杯酒,他是疼惜眉莊,和當初疼惜甄嬛一樣。

勸她酒既能暖身也會傷身,讓她少喝點!

眉莊說:「你跟我不是一樣的人嗎?為了保全想保全的人而傷了自己,我和你不都是一樣的嗎?」言外之意你的心在甄嬛那邊,你為了甄嬛什麼事情都能做。而我為了你,也是同樣的什麼事情都能做。

其實溫太醫應該早就察覺了眉莊對他的感情。

眉莊的柔情傾訴讓溫實初一直冰封的心終於動了情,他說:「娘娘與我是知己呀!」

既然是知己,說明兩個人都知道各自對各自有暗戀之心,最後兩個人都打開了心扉。

然後兩人繼續又喝了一杯酒。

溫實初接連喝下三杯「暖情酒」,如此小心翼翼的人,卻明知故犯,自古英雄都難敵一個「情」字啊!

之後,他們兩個很自然的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最後眉莊懷了溫太醫的孩子。

雖然他們的愛情是見不得光的,大家也都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眉莊最後難而死,溫太醫最後「自宮」離宮守護眉莊一生,以悲慘的結局收場,但是他們卻都不曾後悔。

其實在《甄嬛傳》中,早就暗示我們心思細膩的安陵容,已經知道沈眉莊和溫實初有私了,只是站在安陵容的視角來看,他並不能明確知道是不是單方面有情,或是雙方都有情。

但肯定有人沒注意到,安陵容是在什麼時候發現他們有情的,我們先回憶一下以下這段劇情。

某一日,在皇上、甄嬛、沈眉莊和葉瀾依宴會上,沈眉莊告訴皇上她有了身孕。

安陵容知道後,便找一天特意去看望沈眉莊….

這個時候溫實初給沈眉莊送來了安胎藥,這其實沒有什麼。

但是他們接下來的對話以及表情引起了安陵容的懷疑。

安陵容從入宮就認識沈眉莊,對她的性情非常瞭解,溫實初叫沈眉莊少過針線活,以免傷眼睛,這樣的關心明顯在一個太醫身上是過多了,而沈眉莊對溫實初神態和語氣又含情脈脈。

安陵容是一個心思非常細膩的人,這些小細節讓她開始懷疑,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但是否有立刻稟告皇后就很難說了,畢竟如果皇后知道這件事,絕對不可能這麼悄然無息。

安陵容為何不告發他們?

其實,就算安陵容知道眉莊和溫太醫私通,也沒有確切的證據。

都講究捉賊拿贓,捉姦在床,在皇上看來,眉莊有孕的日子和侍寢的日子全能對的上,正高興呢,你蹦出來和皇上說,眉莊的孩子是溫太醫的,又沒有證據,只會被皇上認為你蓄意陷害。

沈眉莊自從假孕爭寵事件後,在大眾眼裡,就是一個跟鵪鶉一樣,不聲不響安分守己的女人,打死皇帝也不信沈眉莊有這麼大個膽子和太醫私通。

況且皇帝能怎麼辦,把眉莊的孩子剖出來滴血驗親?自然是以安陵容污衊嬪妃,擾亂後宮,惑亂人心先處罰了。

再加上你一鬧,眉莊起了警惕心,如果真的不放心,故意想辦法流掉孩子,回頭再說是因為你的陷害或逼迫讓她流產,安陵容有幾個腦袋也不夠賠的。

安陵容比祺貴人聰明多了,沒把握的事絕對不會去做,所以只好用一個將計就計,再祺貴人被皇后唆使去告發甄嬛與溫實初有私的時候,再命奴婢將沈眉莊叫來,必定可以讓沈眉莊嚇得流產,或是為了幫助甄嬛而說溜嘴。

反正不管如何,這招絕對都是對自己有利而無一害的。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https : //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