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心》最後若曦留下的一封信,「開頭第一句話」就藏了很深的伏筆!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原著小說的這封信更感人!!!

#步步驚心 #電視劇沒演的事 #藏了很深的伏筆

*正文開始

來源:桃子下雪
整理:冒牌生

我一直很喜歡桐華的作品,尤其是《步步驚心》。這部作品也是翻拍原著小說的,在「若曦之死」的最後一幕,真的是讓人哭到潰堤。

在《步步驚心》原著和小說中,可以看出最大的不同,原著中若曦在寫下這封信時,彷彿寫的很隨意。

原文直接就跟著寫出來了。因為是第一人稱敘述,所以,雍正讀到信時,是之後的之後。

可是在電視劇中,四爺的那種悲慟真的感染了我。尤其是,當他抽出那封有著「皇上親啟」四字的信時,那一刻的震撼實在是無法用言語描述。

那裡面的信是若曦寫的一封訣別書。

配上四爺絕望的眼神,十三爺的痛心疾首,還有那一波一波的回憶殺,讓我看得真的是心疼到不行。

心疼若曦,心疼四爺,好像也更心疼十四爺。

一場戲,一個畫面,可以讓人如此難以忘懷。這一段,不知騙了觀眾多少眼淚。

也許,很多人看到這一幕沒有那麼難過。

也是,只是因為當時沒有讀懂若曦寫的信。

若曦的這封信,可以說,是桐華大大的點睛之筆。讀懂這封信,才明白大大真的是下了好大的一盤棋。

在電視劇的播映後,我們重新好好地從原著中回顧了一下這封信,信的開頭:

胤禛:

人生一夢,白雲蒼狗。

錯錯對對,恩恩怨怨,

終不過日月無聲、水過無痕。

所難棄者,一點痴念而已!

當一人輕描淡寫地說出“想要”二字時,他已握住了打開我心門的鑰匙;

當他扔掉傘陪我在雨中挨著、受著、痛著時,我已徹底向他打開了門;

當他護住我,用自己的背朝向箭時,我已此生不可能再忘。

之後是是非非,不過是越陷越深而已。

話至此處,你還要問起八爺嗎?

開頭便是一個人的名字,在那等級意識森嚴的古代,省略了稱呼,省略了名號。

直接叫出一個人的名字,無論是若曦是不是穿越過去的人,她都在潛意識裡,用著最親密的方式稱呼對方,是任性,是放縱,也是摯愛。

大概,她也知道,這是她寫給他的最後一封信了。

她寫的都是回憶,所以,她的回憶裡只有兩個人的,問及第三個人時,是在反將對方。風雨同舟的兩人,又豈是他人可比的。

而事實是,我依然覺得,若曦對八爺也有感情,只是,不及四爺深,不及四爺重而已。

接下來的信,我們繼續分析下去。

由愛生嗔,由愛生恨,由愛生痴,由愛生念。

從別後,嗔恨痴念,皆化為寸寸相思。

不知你此時,可還怨我恨我?惱我怒我?

紫藤架下,月冷風清處,筆墨紙硯間,

若曦心中沒有皇帝,沒有四阿哥,只有拿去我魂魄的胤禛一人!

其實,我一直覺得若曦心裡是有怨有怒的,但是,在生命將盡與愛恨別離中,這些都不重要了。

如果,她一直活著,就會一直痛苦著。

而她在最後的時間,終於可以任性一次,不去考慮別人曾經對她的好與維護,只去做一個只沉浸於愛之中的女子。

信的最後一句:

相思相望不相親,薄情轉是多情累,曲曲柔腸碎。

紅箋向壁字模糊,曲闌深處重相見,日日盼君至。

重讀這段話,不知不覺就哭紅了眼。

最後兩句詞,出自三首納蘭詞。

「相思相望不相親」出自清代納蘭性德的《畫堂春·一生一代一雙人》:「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明明是一生一世,天作之合,卻偏偏不能在一起,兩地分隔。經常想念、盼望卻不能在一起,看著這一年一年的春色,真不知都是為誰而來?

所以,若曦死時,是陽春三月。杏花剛落,桃花剛開。可是,那又如何。

原著中,若曦喊著四爺的名字,卻看到十四爺來時,並不戳破。不是因為她迷糊了,只是因為太過清醒。清醒到她明確地知道自己在等誰,而卻沒有等來。

所以,這個春天,是為誰而來的春呢?

「薄情轉是多情累,曲曲柔腸碎」出自出自納蘭性德的《虞美人·愁痕滿地無人省》:「薄情轉是多情累,曲曲柔腸碎。紅箋向壁字模糊,憶共燈前呵手為伊書。」

我寧願讓自己薄情寡義,不因多情而心累,陣陣歌聲催得我柔腸寸斷。對著牆壁讀你的信箋,不禁想起當初在燈前呼著熱氣暖手,為你書寫心曲。

這就是若曦寫這封信時的心聲,她在想念一個人,等待一個人。她在學他的字,在做他喜歡做的事情,只為了離他更近一些。

很多年後,在我很想念很想念一個人的時候,我開始學寫字。

那個時候,我才真正明白,若曦練字的意義。學一個人的字跡,如同見字如人,想著他寫這個字時的心境。當你去臨摹他的字時,去體味他的心境,那才是真的靠近。讓心的距離,更近一些。

有些共鳴,來自內心。有些痛苦,來自內心。而無處釋放時,才會選擇另外一種讓自己躁動的心安靜下來,學會用心去傾聽。那是內心深處的體驗與孤獨,更是心之所向的共鳴。

「紅箋向壁字模糊,曲闌深處重相見」出自納蘭性德的《虞美人·曲闌深處重相見》:「曲闌深處重相見,勻淚偎人顫。淒涼別後兩應同,最是不勝清怨月明中。」

當年在曲折的迴廊深處,我再一次與你相逢。你抹掉淚水,顫抖著依偎在我懷裡。分別之後,你我承受著相同的淒涼痛楚。每逢月圓,便因不能團圓而倍感傷心。

其實,若曦離開四爺後,她並不快樂。

可是,她在四爺身邊,同樣也不快樂。

她沒有辦法接受昔日的朋友在她身邊一個一個地死去。可是,如果敗的是四爺,她同樣也無法接受四爺與十三爺的死去。所以,她是確實孤獨的,更是痛苦的,遺世而獨立。

她可以選擇團圓,但是,她要的團圓是所有人的安康,那是如此的不現實。所以,她選擇了離開,而她的離開同樣是痛苦的,因為,內心的深愛在讓她備受煎熬。

所以,最後的最後,她只能選擇離開,徹底地離開。只有那句「日日盼君至」,才是最真實的企盼。

原著中,若曦離開的這一章,書中的回目是「花落人亡兩不知」。

實在是太切題了。因為,若曦一直到死,都還在信中問「不知你此時,可還怨我恨我?惱我怒我?」

她一直認為,四爺是因為不願原諒而不願相見。

而四爺,則是認為若曦還在和他鬧脾氣而選擇不理不睬。

結果,兩個人就這樣徹底擦肩而過了,一別終生。

所以,從一開始,作者就沒想讓女主角活!這是多麼浩大的佈局!!

若曦的到來,是一場華麗麗的相遇;

若曦的穿越,是一場人生盛世的體驗;

若曦的存在,卻在真愛與良心中無盡地煎熬著,痛苦著;

若曦的結局,便是離開,唯有徹底地離開,才會得到解脫,得到救贖。

這種讓讀者心甘情願接受作者給主人安排的結局,實在是太高明了。

再讀《步步驚心》,越來越喜歡其中的文字。當這份文字展現於畫面之中時,那些深度與伏筆便都在這一封信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而那些更為細膩的情感,或許只有文字才能讓不同的讀者有著不同的體會。

桐華作品中,很少有「完美」的人。

因為,她賦予人物的,是生命,是人性,更是本真。

只有活得通透豁達之人,才會出現筆下那些「糾結」的人物。似乎,每一個都曾愛過,而每一個又似乎愛而不得。不是為了矯揉造作,只是為了讓讀者看清,那才是真實的人生。

你可以穿越,可以知道所有人的結局,卻不可以知道自己的。

你可以擁有上帝視角,卻無法躲避人世間的七情六欲。

若曦可以站在勝利者的身邊,卻無法讓自己徹底置身事外。

對於當年八爺的縱容,九爺的相助,十爺的偏愛與十四爺的深情,若曦如何能做到視若無睹呢?

以前覺得若曦矯情,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不就好了嘛。

當然不是!

越長大才越知道,與愛情相輔相成的同樣是友情,甚至是人與人之間的情誼。

人,永遠無法踩著別人的痛苦去享受著心安理得的快樂。

不是因為這個人矯情,甚至不是因為善良,而是人的本心,人的本性。

而這本書給予的人性,是糾結的,痛苦的,也是真實的。

只有感受著別人的痛苦,感同身受,才會倍加珍惜自己所擁有的。

才會讓每一個讀者內心得到一次洗禮與昇華。

每一句,都撩動人心。

每一步,都驚心動魄。

半醉半醒日復日,

花開花落年復年。

每一次讀,都是不一樣的悸動,只因,你已不復曾經的你。

#冒牌生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 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 https : //bit.ly/2Y27JSW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