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給皇上的手帕上繡的詩,想暗示皇上什麼?」這個用心皇上竟然不領情!—《如懿傳》—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這首詩如懿是在說自己!





#如懿傳 #如懿袖的手帕 #詩和圖的意義

來源:少年常樂遊
整理:冒牌生

–正文開始–

如懿去如意館看郎世寧作圖時,郎世寧說在西洋一個男人只可以娶一個妻子,如果感情不在,男子可以離開女子,女子也可以選擇離開男子。

回到延禧宮後,如懿一直在思考郎大人的話,後來去見弘曆,她便問道若是一個男子只有一個妻子,沒有妾室會怎麼樣,弘曆說她是在虛空妄想,沒有任何意義。

如懿與皇上爭辯一番後,賭氣離開。

在前期如懿和皇上感情要好,一些小吵小鬧根本影響不到他們的關係。

前腳兩人吵架,後腳兩人便偷偷地畫對方的畫像,結果心有靈犀,誤會自然便解開了。

弘曆不僅畫瞭如懿的畫像,還當著如懿的面將她送給自己的帕子拿來擦汗,證明自己的心裡有她,完事還送如懿一首詩,這首詩是《題吳梅村集》。

詩的內容如下:

梅村一卷足風流,往復披尋未肯休。

秋水精神香雪句,西昆幽恩杜陵愁。

裁成蜀錦應慚麗,細比春蠶好更抽。

寒夜短檠相對處,幾多詩興為君收。

回去後,如懿對著這首詩繡起了花樣,他倆是因為弘曆拿出了之前青櫻送給他的手絹和好的,所以如懿繡帕子不僅是在表示自己感動,也是在感念兩人的感情,將弘曆送的詩一針一線繡於帕子,但是這份用心是更佳升級版的。

弘曆這首詩大意應該是在讚頌《吳梅村全集》,梅村是吳偉業的號。

吳偉業字駿公,號梅村,江蘇太倉人,是明末清初的著名詩人。

崇禎進士,官至少詹事,明亡里居,1653年(清順治十年)被迫出仕,任秘書院侍講,後升國子監祭酒。順治十三年底,以奉嗣母之喪為由乞假南歸,此後不復出仕,居家而歿。

在明朝他以會元、榜眼、宮詹學士、復社領袖,主持湖廣鄉試,輔貳南雍,「為海內賢士大夫領袖」,名垂一時,但生不逢時,命途多舛,仕明而明亡,不願仕清而違心仕清,成了「兩截人」,喪失士大夫的立身之本,遭世譏貶,深感愧疚,詩歌成了他的寄託,感慨興亡和悲嘆失節是其吟詠的主要內容。

陳文述說:「千古哀怨托騷人,一代興亡入詩史」(《讀吳梅村詩集,因題長句》,《頤道堂詩集》卷一),就是這種情況的概括。

他與錢謙益、龔鼎孳並稱「江左三大家」,又為婁東詩派開創者。長於七言歌行,初學「長慶體」,後自成新吟,後人稱之為「梅村體」。

梅村體的特點是結構跌宕,多用典,講聲律,辭藻繽紛,色彩鮮豔。而《圓圓曲》是「梅村體」代表作,把古代敘事詩推到新的高峰。

如懿在繡完弘曆的詩後,又在旁邊繡了圖案。

那個人物便是陳圓圓,如懿在《吳梅村集》裡最喜歡的就是《圓圓曲》。

《圓圓曲》作於吳偉業仕清之前的清世祖順治九年。

陳圓圓曾入宮,後為崇禎帝田貴妃之父田弘遇所得,又轉贈給遼東總兵、平西伯吳三桂為妾。

李自成農民起義軍攻占北京,陳圓圓被俘。吳三桂出於私恨,遂引清兵入關,反攻北京,復得陳圓圓。

吳偉業為明朝的榜眼,曾任翰林院編修,他憎恨吳三桂引狼入室(吳三桂勾結清兵攻占北京),於是寫了諷刺吳三桂的《圓圓曲》。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吳梅村效仿白居易的《長恨歌》,以陳圓圓和吳三桂的情愛為主線作了長詩《圓圓曲》,謳歌了陳圓圓的美麗,也感嘆了其可憐的身世和愛情上的悲歡。

陳圓圓身世可憐,而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為了陳圓圓出頭,如懿將這首詩繡成手帕,還在詩旁繡上陳圓圓像,主要的目的是暗示什麼?

主要是以陳圓圓自比,感念弘曆事事為自己出頭,是知心之舉,也令乾隆大為欣賞。

不過,因為在這之前弘曆曾被太后叫去談話,警示他雨露均霑。

所以即便弘曆很高興,但仍去了嘉貴人處。

從這裡也早就在暗示我們,比起如懿看重情份的程度,皇上雖然喜歡如懿,但卻沒有特別看重這份情,這也在暗示著我們如懿將來的悲劇,從這些小事情就能看得出端倪了。

後來,雖然皇上還是有去看望如懿,對如懿說自己想護著她,卻無法自由自主,希望如懿理解。

同時還給如懿帶來了親手寫的「慎贊徽音」四個大字,表明自己的心意,囑咐內務府將其製成匾額掛在延禧宮正殿之上。

「慎贊徽音,何解?」如懿笑著等皇上的解釋。

「詩經上說,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慎的意思是要你謹慎,唯有謹慎,才能得到美譽。」

「那是皇上的好意,臣妾倒覺得無趣。」

「那朕跟你說點有趣的,你與朕的姻緣,源自於音。」

「牆頭馬上」如懿和弘曆異口同聲。

「所以你只要記得朕的心意全在這個音上。」

「那臣妾便十分地喜歡。」

「徽音」出自《詩經·思齊》,這是一首歌頌周初開國人物文王及其母太任、其妻太姒的詩。詩歌的重點是頌揚文王的「聖德」,同時也讚揚了其母太任、其妻太姒。

詩人認為她們是「文王所以聖」的根本。

其中「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句的意思是:太姒繼承太任、太薑的美德,必能多生兒子。

思齊大任,文王之母,思媚週姜,京室之婦。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

惠於宗公,神罔時怨,神罔時恫。刑於寡妻,至於兄弟,以御於家邦。

「徽」是美好,「音」是聲譽,「徽音」就是美好的聲譽、品德,皇帝用這二字意在讚揚如懿美好的德行。

「慎的意思是要你謹慎,唯有謹慎,才能得到美譽。」慎和徽正如如懿所說,的確是皇上對她的「好意」。

此時的如懿,六宮的目光盯著她,景仁宮那位歿了,如懿能依靠的只有皇上,所以不主動惹事,謹慎,的確是皇上對她的好意。

只是自從弘曆成為了皇上,很多事情彷彿已經在悄悄改變了。

兩人互畫對方,皇上心中的青櫻是端正,青櫻心中的皇上是逍遙。那時的青櫻在皇上心裡或許已經就不是青櫻,而是如同她變了的名字一樣,成瞭如懿。

林慮懿德,非禮不處。

這是太后取這名字的出處。

意思是,擁有安靜美好的品德,決不置身不合乎禮儀的地方。此處的「懿」是懿德的「懿」,意為美好安靜。

安靜,合乎禮儀,這對母子真是想到了一起。

一個端正,一個逍遙,正如如懿所說,神情姿態都不同,又怎能入畫呢?即便後期強行入畫,結局也不過是被一把剪刀撕碎罷了。

後來高貴妃從皇后那裡得知了皇上賜字的事情,於是吃醋也去和皇上討字。

皇上拗不過,只好答應了,但是卻沒有依照高貴妃所說給她和皇后寫,而是「恩澤六宮」,足足寫了十一幅字。

他給皇后的長春宮是「敬修內則」。

敬修內則的意思,是記住時刻規範自己的言行,注意自己的舉止,按照祖宗的規則行事。

這四個字的意思就是在告誡后妃們規範言行,恪守本分,不得干預國政。

同時也表現了皇上不想受后宮束縛的心思。

高貴妃的咸福宮是「滋德合嘉」。

執事太監高興,說了許多錦上添花的話,「皇上說了,咸福宮這塊匾額是滋德合嘉,許慧貴妃娘娘福德雙修的意頭。這層意思,聽說是皇上斟酌了好久才定的呢。說是給咸福宮的東西,不能輕易下筆了,必得是最好的。」

這是原著裡有關這詞的描述。

就連未曾住人的翊坤宮,皇上也擬了四字「懿恭婉順」。

此懿字也是「如懿」的「懿」字,正如李玉所說,皇上曾屬意如懿入住翊坤宮。

一語成讖,如懿從冷宮裡回來後住的的確是翊坤宮。

就連景仁宮都有,為「贊德宮闈」。

(如懿姑母歿後景仁宮不再住人)應該是為了撫慰如懿。

除了這幾個當時提到的,在後來如懿隨玫答應回宮,提到她宮中掛著的皇帝賜予的匾額,上面寫著「儀昭淑慎」四字,玫答應不知其為何意。

如懿向她解釋,「《儀禮》中說『敬爾威儀,淑慎爾德』,意思是要求女子和善謹慎,以保儀德。」

這是皇上在提點她,可白蕊姬本來就不懂,看到了自然也沒有什麼感覺,她從未被這四個字束縛住,也因為違背了這四個字一路上過得並不順心。

如懿看著白蕊姬,她什麼也不懂,不懂這四個字,這四個字也不襯她。

她問如懿,自己配不配得上這四個字,如懿甚至違心道,「皇上既然將它賜你,那你便配得上。」

但認不認得這四個字,如懿何嘗不是和白蕊姬一樣,看著「慎贊徽音」卻未完全「慎」,注定了和白蕊姬一樣,一路不順心,事事難關。

皇上如何用「 4 個耳光」打醒如懿,告訴他年少情深只是一場笑話…..

寒香見入宮,皇帝痴迷沉溺,六宮怨氣橫生。

最清醒的海蘭勸說如懿:「恕我說句大不敬的話,姐姐以為皇后和嬪妃有什麼區別嗎?在我來看,雖然名分有別,但都是仰皇上鼻息,看他喜怒做人……」

她是要她的如懿姐姐別在這風口浪尖上做什麼,因為她知道,旁人再不滿,也不會真作聲的。

然而,如懿只顧傷感,始終不明白她的少年郎一生雄才大略,為何人到中年,才會老夫聊發少年狂,對一個初見的女子這般狂熱癡愛?不顧臣民議論,連聲名也不要了!

在新建成的寶月樓上,如懿親耳聽到皇帝對寒香見表白——「可是朕從來沒有這麼喜歡過一個女人。朕有過那麼多女人,寵過那麼多女人。曾經喜歡的一個,朕扶著她坐上了皇后之位。」

「可是朕直到見到你,才發覺原來男人對女人的喜愛不只是可以細水長流的,它可以像地底的火山一樣,埋了上千年,轟然全噴了出來。朕對你,就是這樣的。」

當時的如懿感覺眼前的世界是粉碎的雪片,感覺自己每一個呼吸都有挫磨的痛。

但在之前的許多事件中,如懿就應該清醒了!

早在被金玉妍誣陷與大師私通之時,皇帝的不信任就已經讓如懿懂得所謂少年郎的不可依靠了!

早在鹿血酒事件中,就明白即使成為后宮至尊,也不過是任由皇帝隨意叱責羞辱罷了!

早在永璟被田嬤嬤活活捂死,而皇帝聽信讒言認為是她命硬克死兒子之時,她就知道夫妻情分不過涼薄幾縷!

現在,皇帝不過是又喜歡了另一個女人而已,都不知道她的痛個什麼勁。

第一個耳光

海蘭勸她在這個風口浪尖上什麼都別說別做,如懿偏偏控制不住,要在皇帝面前表現她的傷心不滿,於是皇帝嫌她醋妒,反而命她去勸說寒香見從了自己。

寒香見不得不從之後,太后又命皇后送去一碗絕育湯藥。

根本不願為皇帝生孩子的寒香見心甘情願喝下,不久腹痛,血崩。

皇帝來得很快,心痛之極,給了「年少情深」的如懿一記響亮的耳光,還厲聲罵她「毒婦」。

哪怕太后聲明「藥是哀家給皇后的,喝下去是寒氏自己的主意……」

皇帝還是下旨——容貴人晉容嬪,令妃晉令貴妃,穎嬪晉穎妃,慶嬪為慶妃。皇后倦乏,力有不逮。后宮諸事,交由令貴妃權宜協理。

不過片刻,皇后既失顏面,又失權柄。

當年她見景仁宮皇后最後一面時,姑母說,寵愛是面子,權勢是裡子,問她要哪個?當時的青櫻兩個都想要,可混到如今,她是輸得乾乾淨淨!

據說夫妻間的暴力,有了第一次就有無數次,這對帝后夫妻亦不例外。

第二個耳光

為著宮中流傳的關於皇后和侍衛的香艷故事,皇帝召了皇后去「說說話」。

如懿挑眉迎著皇帝的怒氣道,「到底是皇上心虛,還是臣妾心虛?一切情由,不過是因為恂嬪與阿諾達行刺之時是凌雲徹捨身救臣妾母子……為給自己幾分台階,卻先扯了臣妾的不貞,來掩飾皇上不恤!」

皇帝額頭青筋暴跳,反手一記耳光重重打下:「你放肆!」

第三次,是在遊船之上。

這個時候的如懿既無恩寵,也失了治理后宮的權力,同皇帝幾近陌路。

就是這樣一個全無份量的皇后,聽說皇帝在船上召伎作樂,也不知她是怎樣清奇的腦迴路,居然巴巴地趕去「勸諫」。

一個煙花女子說:「皇后娘娘這樣子,像不像咱們閣子裡來捉拿官人的大婦。除了凶悍,別無用處!」

另一個道:「可別這麼說,人家是皇后娘娘呢。」

這些女子笑得暖昧,皇帝只饒有趣味地聽著,並無阻止之意。

看到這裡,真替這個皇后悲哀,說話行事之前,能不能先掂掂自己的份量?

在皇帝眼裡,她已是皇后不像皇后,妻子不像妻子,奴才也不像奴才,擱在哪裡都不合宜。偏偏她還不自量力,上趕著討打。

最後一次,是在榮親王府。

臨死前的永琪倚在如懿懷裡,他跟疼愛他的皇額娘懺悔,說他並不是有心疏遠皇額娘和永璂,只是不敢完全相信。宮裡有太過詭異的事,孝賢皇后的永璉與永琮死得不明不白,永璋無緣無故便不得皇阿瑪寵愛,永珹的出嗣,九弟十弟的早夭,還有璟兕……

皇帝只聽了後幾句,他認為他寄予厚望的永琪死於如懿的險噁心思,這個女人嘴上保舉永琪,暗地裡卻陰謀詭害!逼得永琪連江與彬都不敢用!

皇帝揚起手中的湘妃竹灑金折扇,狠狠從她的耳畔直劈到了顴上,「這是朕最後一次打你。」

這確實是皇帝最後一次打如懿,也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

我們現代女性遭遇丈夫暴力,會怎麼辦?要嘛娘家人出面揍他個稀巴爛,要嘛尋求法律保護,很明顯這兩條如懿皇后都指望不上。

身為「臣妾」,如懿能做的,是怎樣使自己避免挨打(不是避免失寵,是避免挨打,看著都覺得可憐)。

比如海蘭一直在勸她的:皇后和嬪妃並沒有什麼區別,都是仰皇上鼻息,看他喜怒做人……

比如早在立後之初,太后就指點過她:你不僅是皇帝的妻子、盟友,也是他的臣子、奴才。即使皇后,也是一樣。

歸根結底,不過六個字:先君臣,後夫妻。

#冒牌生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 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 https : //bit.ly/2Y27JSW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