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宜修恨透純元容不下她,看純元的嫉妒心和佔有欲有多強!—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親姐妹間到底有多少仇恨?
#甄嬛傳 #宜修皇后 #純元皇后





*正文開始

來源:娛氏影視
整理:冒牌生

也難怪宜修容不下自己的姐姐純元皇后,純元做的事,換誰都容不下。

且不說她進宮的節點正是宜修懷孕期間,是最需要親人和老公關愛的時候,也不說原本屬於她的嫡妻之位被姐姐奪走,就單說純元那潛藏的心機以及極強的佔有欲和嫉妒心,就足以令宜修痛下殺手了。

那麼,純元到底怎麼做了什麼?以至於令宜修不顧姐妹之情?

貌似純元什麼也沒做啊,並且,在臨死之前,還勸皇帝善待宜修,永遠不要廢掉她。

這樣的純元,怎麼能與腹黑二字聯繫在一起呢?

1、純元的無奈與情難自禁

其實,純元也不過是太后制衡宜修的一枚棋子而已。

原本太后讓宜修先進宮,也是有意扶持她做皇后。可是,懷孕後的宜修有些恃寵而嬌了。

竟不似太后想象的那樣「好擺布」,甚至還有些扎手。宜修時不時顯示出忤逆不遜的態度。

甚至想與太后比肩,一副陽奉陰違的態度。好像她篤定了皇后之位非他莫屬。

所以,認為太后應該退居二線,頤養天年了。

太后見宜修還沒正式登上皇后寶座,就已經有跟她搶班奪權的勢頭,哪裡容得下?於是,太后就想到了她的另一個姪女朱柔澤,也就是後來的純元。

儘管當時的朱柔澤已經與撫遠將軍的兒子定親。但還是被太后一句話給拆散了。

撫遠將軍在幫太后「定乾坤」的事件中,起到了關鍵作用。當時的太后為收買人心,把芳名動天下的朱柔澤許配給撫遠將軍的兒子為妻。

然而,當局勢穩定以後,太后卻出爾反爾,找了個藉口退掉了這門親事。

並讓尚在閨閣之中的朱柔澤進宮照顧懷孕的宜修。

這明擺著就是太后的陰謀,朱柔澤是一個未婚的女子,怎會照顧懷孕的宜修?

太后的目的就是為朱柔澤與皇帝製造見面的機會,只要皇帝見了朱柔澤,那就不用自己做什麼了,計劃一定會成功。

因為太后很清楚朱柔則的魅力,皇帝見到她後,一定會被深深迷住,難以自拔的。

彼時,讓朱柔澤做皇后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

她要借此教訓一下不識時務的朱宜修,哀家能抬舉你,也能打壓你。

別以為除了扶持你,哀家就找不到別人了。你終究沒有你姐姐乖巧聽話啊……

其實,對於純元來說,這次被安排進宮,也未必是她心甘情願的。

因為之前她已與將軍之子定親,早已把自己當成將軍府的兒媳婦。

乍然生變,她未必適應。可是旨意難違,她只好奉命進宮陪伴妹妹。

令她自己也沒想到的是,她與皇帝初次見面,就碰出火花,一見鍾情了。

並就此沈迷下去,以至於完全忽略了身懷六甲的妹妹。

​2、宜修的痛與淚

起初,宜修為認為這一切只是太后的陰謀,姐姐朱柔澤不過是太后的一枚棋子,所以她並不十分怨恨姐姐。

而是順水推舟的成全了姐姐,讓姐姐成了嫡妻。

她以為姐妹之間以後一定會相互照應,肝膽相照。至少姐姐會顧及到她腹中的孩子,善待她,憐惜她,勸皇帝能兼顧些。

可令宜修沒想到的是,陷入情網的姐姐,似乎變了一個人,再也不見了先在娘家時的賢良淑德,謙和禮讓。

而是一味沈醉在二人世界裡難以自拔,似乎完全忘記了她這妹妹。

即便宜修的兒子夭折,也沒能撼動純元與皇帝的「親密無間,專寵之勢」。

如果說,這只是皇帝單方面的任性,宜修或許還可以理解,但令宜修難以接受的是,這根本不是皇帝單方面的沈淪。

而是純元的嫉妒心與佔有欲在作祟。

純元在短短的三年時間裡,竟給皇帝做了十幾件寢衣,她要皇帝只穿她做的寢衣,無論去哪個嬪妃宮裡過夜,都要穿著她親手做的寢衣。

這多膈應人啊,皇帝穿著她做的寢衣跟別的嬪妃過夜,中間似乎永遠隔著一個純元,皇帝對別人還能有心思「入戲」嗎?

直到純元死後多年,皇帝去宜修宮里過夜還依然穿著純元做的寢衣。

這純元是有多深的心機和多強的佔有欲,才能做到如此啊?像這樣一個純元,宜修怎麼能容得下她?

​所以,宜修找個合適的機會「把她送走」也在情理之中了。

即便如此,宜修依然在純元的「寢衣陰影」下生活了幾十年。純元的心機之深可見一斑!

 

宜修一直以為自己害死純元的事做得天衣無縫,無懈可擊。

就算當事人純元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她以為純元到死都是一個糊塗鬼,即便陰魂不散,追魂索命,也找不到她的頭上。

所以,這些年來,宜修一直在為自己的聰明果決沾沾自喜。

後來掌控後宮更是運籌帷幄、信心百倍,甚至忍不住在安陵容面前流露出得意之色。

事實上,純元早就看透了宜修的陰謀詭計,儘管是在生命的最後關頭才徹底看清,但總算沒成為一個糊塗鬼。

因此,她在彌留之際對皇帝說了一番話,一語道破自己的死因與宜修的結局。

可惜,皇帝當時太悲痛,居然沒聽懂話中的玄機。

而朱宜修做夢也沒想到,姐姐臨死之前的那句話竟一語成讖。

1、宜修東窗事發,太后竭力保全

宜修謀害純元的事終於暴露,她的心腹婢女繪春已經招供,當年純元皇后的確是被宜修設計害死的。

宜修坦然承認,自己是因為嫉妒,因為心理不平衡,更是因愛生恨——她愛皇帝情令智昏,所以不願跟別的女人分享自己的愛人。

此時的皇帝哪裡還會顧念與宜修的舊情?

立刻吩咐甄嬛寫一道廢後詔書來。他要當場廢後,刻不容緩。

甄嬛自然是樂不可支的,忙刷刷點點代替皇帝擬好了廢後詔書,就等著皇帝蓋章了。

皇后已經心如死灰,面如白紙,細聽發落,不再做任何無謂的掙扎了。

正在此時,太后卻不約而至,當即攔下了皇帝的廢後詔書。

在原著中,此時的太后並沒有死,而是活得好好的。她聽說皇帝要廢後,忙不迭地趕來阻止。

原著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中的人稱與人名改成電視劇中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太后首先肯定了宜修的罪過不可饒恕,而後又引咎自責道:「是哀家錯了,哀家太看重你們的姐妹之情。」

「姐妹之情?」皇后微微冷笑,那笑帶著一絲窒悶的淒厲,「連肌膚之親的人都可以下手,姐妹之情也未必有多深厚!何況論起如何對待姐妹,我對母后的手段心悅誠服!」

宜修膽敢這樣頂撞太后,很顯然是拿住了太后的把柄。

或許太后當年侍奉先帝時,也曾姐妹倆同侍一夫,後來太后把自己的姐妹乾掉,讓自己的兒子做了皇帝。

又或許,宜修指的是太后與果郡王之母舒太妃,她們昔日也曾情同姐妹,後來太后卻驅母奪子,將舒太妃囚禁在安棲觀,終身不得自由。

總之,當年太后的雙手也必定是沾滿鮮血的。

只是,太后再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過去,也不該由宜修來指指點點,譴責審判。

然而,此時的宜修,已經無所畏懼了,她恨太后當年私心太重,只把自己當傀儡,見自己不容易掌控,便又讓純元進宮來勾引皇帝,然後她倒假裝一臉無辜,把責任全推到皇帝頭上去了。

今天這樣的悲劇,何嘗不是太后一手造成的?

所以,她不甘心就這樣被太后操縱到最後,自己卻連齜牙反撲的膽子都沒有。

太后衰老的面頰蒼白如太液池凋盡的殘荷,皇帝一眼瞧見,厲聲喝道:「你怎可對母后放肆!」

太后置若罔聞,只平心靜氣看向皇帝:「皇帝,差一枚朱印,那就是還沒有廢後。」

2、皇帝回憶的一番話,揭示出純元早已看透宜修的陰謀

太后這樣問,皇帝便立刻知道了母親的來意,這是要讓自己赦免了宜修的罪孽,要保留她的后位呢。

皇帝面色一沈,態度卻愈加恭順:「母后,朱氏之罪無可饒恕,兒臣不能不廢了她以慰莞莞九泉之靈。還望母后不要勸阻。」

太后微微一笑:「你的話倒是說在了前頭。哀家漏夜前來見皇上,只是夢到了莞莞昔年之事,想來說給皇帝聽。你對阿柔的心,哀家一清二楚,想必她說過的話,你都還記得的。所以,哀家只是提醒你,阿柔臨死之前,伏在你的膝上告訴你的話,你還記得麼?」

皇帝身子一震,面色很快平靜下來,清晰道:「兒臣無有一日敢忘,只是朱氏罪大惡極。」太后淡淡道:「哀家只是問你。」

皇帝沈聲道:「當時莞莞氣息奄奄,伏在朕膝頭請求。我命薄,無法與四郎白首偕老,連咱們的孩子也不能保住。我唯有宜修一個妹妹,請四郎日後無論如何善待於她,不要廢棄她!」

純元這番話的關鍵詞是”不要廢棄她。”這不是很奇怪嗎?

當時的宜修對純元和皇帝表現的十分恭敬謙讓,溫和順服,皇帝無緣無故為何要”廢棄她?”

如果不是犯了彌天大罪,就算看在太后的面上,皇帝也不會輕易廢棄宜修的。

可純元為何卻會聯想到將來的宜修會被廢棄、以至於在臨死之前就要為宜修求情呢?

純元之所以能說出這番話,很顯然是知道了自己的「死因」,自己是葬送在誰的手裡!

——宜修做的這件事,遲早有一天會東窗事發。彼時的宜修一定會被皇帝廢棄的。

純元為保全家門的榮耀,所以才強忍著回避個人的恩怨,替宜修講情。

可笑的是,宜修居然還以為自己所做的一切罪孽都已經瞞天過海。

卻不知竟是自己的姐姐最終給她留了一條生路。

朱宜修聽罷此話該作何感想,會不會痛心疾首、追悔莫及呢?

 

 

純元在宜修身邊早布下了線

雍正對整個後宮的妃子都是涼薄無情的,唯獨對純元。

在雍正看來,純元皇后就是完美無缺的女子。

可皇后最後揭露純元接近雍正的目的不純就看出純元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了。

其實宜修在大阿哥死後就不曾懷孕也是和純元有很大關係的。

一、純元皇后善於偽裝

純元皇后在全劇中都沒有出現過,不過大家對她的口碑都是很好的。就連華妃也覺得她是一個完美的人。

就拿雍正來說了,純元在他心裡簡直就是仙女一般的存在。

華妃罰甄嬛她跪而導致甄嬛流產後,雍正更氣的是華妃純元皇后。

純元皇后和華妃做了同樣的事情導致了同樣的後果,但華妃是心思不純,而純元卻是無心之失。

要是純元真的那麼善良,就不會讓人在太陽底下跪那麼久了。

何況能在那麼多難搞的女人裡獨佔雍正的心,而且能得到那麼多女人的肯定,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

二、純元皇后不動聲色和宜修搶雍正

純元搶了宜修的一切。

首先就是雍正正妻的位置了,當時候宜修已經懷了孩子,雍正承諾她生了孩子之後就讓她做正妻,可純元一來就成了正妻了,純元要是真的是沒有心思,她又怎麼會答應做正妻呢?

她是宜修的姐姐,又愛著雍正,要是真的不想搶,又怎麼忍心雍正為了她而失信於宜修?又怎麼忍心看到妹妹傷心?

在一阿哥生病之後,又怎麼會讓雍正一直陪著她而沒有理過宜修兩母子?

三、宜修失子後再無法懷孕和純元有關

宜修後來是乾掉了純元皇后。可是她的一阿哥死了之後,宜修就沒有再懷孕了。

其實不是她不想懷,而是她懷不了。

一是因為心病,宜修在一阿哥死後,就一直對這個孩子的死耿耿於懷,她時常會在深夜裡頭疼難忍,就是因為她太想她的孩子了。

二是因為對雍正有隔閡,當年雍正失信她,又因為她姐姐而拋棄她母子,不管不顧,最後導致她的孩子死了。

她恨純元,她也恨雍正啊,心裡的隔閡是永遠都不可能散去的了。

整天活得那麼壓抑,懷不上也很正常。

因愛生恨有時候真的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要是可以,誰不願意快快樂樂地愛一個人呢?

《甄嬛傳》有很多劇情的設計非常令人回味,劇中的很多人物身份多樣,不仔細辨別真有可能被劇情和人物的話語帶到溝裡。

就比如說崔槿汐,她原本是端妃身邊的婢女,端妃鬥不過皇后和華妃,怕華妃報復自己,於是稱病不參與宮鬥。

但她是非常痛恨華妃的,於是讓崔槿汐來到皇帝的寵妃甄嬛面前,借甄嬛之手除掉華妃。

這個劇情小說和電視劇中都沒有明說,但有心的觀眾肯定能推算出來。

宜修皇后不能再孕,原來剪秋是此人安排在她身邊的無形殺手!

不過今天我們要說的並不是端妃和崔槿汐之間的關係,而是宜修、純元和剪秋之間的關係。

很多觀眾可能不知道純元和剪秋有什麼聯繫,看過小說的都知道,剪秋一開始是跟著純元皇后的,當時玄凌不是皇上,純元也不是皇后。

身為一個普通的王爺,卻愛上了同父異母的兩姐妹純元和宜修。

宜修是先進王爺府的,但被後來的純元搶去了福晉的位置,讓宜修懷恨在心,用計使純元早逝。

剪秋就是在純元的時候被安排到宜修身邊的,可以說純元是十分有心機的,並不像書中所寫的那樣單純。

純元知道自己是被宜修陷害的,表面上讓雍正對宜修好,其實是讓雍正看到宜修就想起自己,這樣雍正以後即使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封宜修為皇后,那麼他也不會再和回到從前了,這種手段真是不簡單。

從另一件事我們也可以看出來,在雍正還沒有登基的時候,純元就給他做了一件有四爪盤龍圖的睡衣,要知道四爪盤龍可是皇帝才有的待遇,雍正穿這件衣服是大逆不道的。

這也就是意味著純元希望雍正能夠早日繼承大寶,自己都能順利成為母儀天下的皇后,心機確實不簡單。

那麼這樣想來,剪秋被安排到宜修身邊純元肯定沒有打什麼好主意。

在純元皇后逝世以後,看在純元的情分上,成為皇后的不是最受寵的華妃,也不是跟隨雍正最早的端妃,而是純元的妹妹宜修。

那麼問題來了,宜修的大皇子早逝以後宜修為什麼再也不能懷孕了呢?

有觀眾說雍正去皇后房裡就寢總是雍正先睡,兩人沒有機會同房。

但本人覺得是不可能的,雍正也知道宜修因為大皇子的早逝而傷心,他能不幫助宜修實現再生皇子的願望嗎?

當然不會,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此時的皇后根本不具備生育功能了。

那這件事就能把皇后和剪秋聯繫到一起了,剪秋總是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本來年齡不算大,卻每天都是一樣的打扮,而且發髻梳的很厚,一副令人不注意的樣子。

其實這樣的打扮就是為了顯得低調,這麼多年剪秋總是形影不離的跟在皇后身邊,就是為了便於在發髻中藏麝香,而且皇后懂得香料,剪秋就用其他的香料掩蓋住麝香的味道,這和安陵容用麝香但皇帝聞不出來的道理是一樣的。

因此可以推斷,剪秋是純元安排在宜修身邊的無形殺手,她的存在還是宜修不能再生育的真正原因。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https : //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