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把影迷的胃口養大了?洛基的大結局看成是全新漫威宇宙前導預告也不為過-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有人看我一樣在等洛基2嗎?
#漫威宇宙 #洛基 #結局挖坑





*正文開始

來源:大聰看電影
整理:冒牌生

《洛基》第一季第6集大結局終於揭開了它神秘的面紗。

大結局,填坑不少,但果然填完後塌了,塌成了一個漫威第四階段的巨坑,可以這麼說,這第六集就是漫威第四階段的超長預告!

我是真沒想到漫威會把這個巨坑交給《洛基》影集來呈現,而不是放在電影上,是我大意了。

既然已經到了《洛基》第6集,在這先聊下整體觀感吧,《洛基》第一季的大結局,確實給我個人有一種打了但不完全打死,勝利了但又不完全勝利的感覺。

特效和大場面的經費,都燒在了第5集,第6集直接就是雙方頭腦風暴罪與罰,善與惡,原罪和本罪,自由與秩序的各種思辨探討,動作戲就只有洛基和希爾維點到為止的互相拉扯,決戰部分明顯玩了一次反高潮的處理。

漫威影視作品在後面都會回歸到戰略性的收尾,讓故事有其完整性,但也會為此開啓一個坑,去加入MCU的主線脈絡。

這次《洛基》第6集玩得更大膽,在功用性為了MCU開啓的新篇章,鋪墊大於影集故事本身的收尾,引出一系列謎團,為漫威影迷帶出無限遐想的可能。

《洛基》全部6集給我呈現的狀態,是兩頭硬中間軟,這裡沒有褒貶之意,只是一個中性詞表達。

《洛基》第1集就對洛基人設進行了顛覆性的解構,把MCU此前已經有著完整弧光的「善惡人」洛基重新歸零,並讓他自己打破第四面牆,讓他自己看到自己的生平,給自己一條全新的冒險之路。

在冒險的過程中,觀眾跟隨洛基的視角,和洛基一樣,一起進入到一個風格詭譎的TVA,在真真假假的猜疑,不斷否定和肯定自己之後,我們迎來了女洛基,也就是希爾維。

之後展開的冒險和逐漸揭露的過程,用了大量的對話戲去推進劇情,讓大家去確定並認可洛基在《洛基》影集徹底從良的人設,並在冒險旅途中慢熱撮合了洛洛和希希兩人的戀情。

到了第6集,故事回收到全面粉絲向,不誇張的說甚至採用了極端的方式,大白話就是用了文藝片的效果,去收尾了結局,並在對話和冷靜平穩的鏡頭語言中,去開啓了漫威接下來無限多元宇宙的大門。

這段對話戲很長,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想看特效大場面的同學可能會因為不過癮看得有些憋屈,但這場兩洛基和征服者康的交流,內容卻來得很硬。

三人的對話模式採用了經典的蘇格拉底式對話,也叫做蘇格拉底式質疑。

這種對話機制的核心是彼此澄清觀念和立場,通常對話的主題是求得結果的進步,進步越多問題越難,問題越難進步則越大,提問者會讓核心問題在自我中矛盾,期間還會穿插輕鬆詼諧的語調,這樣的對話模式在舞台戲劇中經常用到,戲劇張力很大。

在電影《黑客帝國》系列,Neo拜見先知和建築師時的對談,還有《雪國列車》美隊和幕後老大的對話,都採用了這樣的對談結構。

征服者康在這場對話中,他就是代表著蘇格拉底的人,蘇格拉底式對話裡,蘇格拉底承認自己並非產生知識的人,而是一位知識和選擇助推者,以提問的方式揭露對方的命題和矛盾,動搖對方論證的基礎,指出對方的無知,在詰問中,蘇格拉底也不會給出對方答案,而是讓對方做出選擇,在西方哲學史上,這也算是最早的辯證法形式了。

在影片中,征服者康也採用了相似的方式,他先用一張已經寫好的劇本對話,動搖了兩洛基自認為已經衝破自由意志的根基,殊不知他們依然活在宿命論裡。

之後征服者康引出蘇菲式的選擇,給自己套上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的人設,大家想要自由意志,那結果勢必帶來混亂和毀滅,唯有秩序和行之有效的必要殘忍手段(裁剪分支時間線),才能帶來宇宙的安寧。

最後征服者康再拋出「夏娃的誘惑」,告訴兩基兒,TVA的寶座他讓賢,如果他們願意,寶座會是他們的,征服者康從對方內部中撕裂矛盾,在對方心中形成一種高風險的賭局,拋開征服者康的生死,不管對方作何選擇,征服者康都贏了。

試想一下,希爾維沒刺那一刀,兩人坐擁TVA的輪值CEO,他們最初的創業理念釋放自由意志,打破桎梏的枷鎖骨感理想就會化為泡影。

但如果向影集中發生的那樣,希爾維一刀乾掉了征服者康,多元宇宙開啓,其他更為邪惡的征服者康會襲來,罪惡之源重新席捲,就如結局中的征服者康的TVA,混亂已經開始。

所以怎麼選都是一場雙輸的結局,但對於MCU來說,那可是後薩諾斯時代全新的篇章~

當然接下來還有更深的過度解讀,我再次重申一下,我所說的過度解讀,沒有雙引號沒有任何褒義的意思,是真.純.過度解讀。

能平衡中西故事,在全球很吃得開的李安導演就曾經說過,想要講好西方故事,起碼要先看過聖經。

這句話雖然有些開玩笑的意思,但其實也並不是不無道理。

《洛基》影集中的角色動機始末和故事更深層次的構建,就有種亞當夏娃進入伊甸園的框架。

亞當自然是洛基,聖經裡夏娃是從亞當伊根肋骨中誕生的,和希爾維是洛基的變體也十分相近。

當然這只是一個比喻,因為這裡的洛基也是一個變體。

那麼征服者康就是上帝嗎,當然不是,他是代表了聖經中那條誘惑夏娃的蛇。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在第6集中,征服者康吃著一顆蘋果,蘋果在聖經中就是禁果(你也可以理解為是字面意思),代表著原罪。

夏娃吃了禁果,全新的世界和感知就此開啓。

這蘋果也和奇異博士中練習時間寶石聯動起來。

當然了,你也可以理解為蘋果是說話或唱歌潤嗓子用的。

有人會說,征服者康沒讓他們殺掉自己,而是想讓他們繼續繼承他的統治,但我並不太這麼認為,征服者康雖然後面無法預判洛基們的選擇,但他獨自面對希爾維時,沒有絲毫感到意外也沒有逃離,側面說明這一切依然還是在他的計劃範圍裡。

這也回到了前面說的,不管洛基他們怎麼選,征服者康都是贏家,更何況最後征服者康那句:回頭見。已經說明一切。

那麼這位征服者康是否是好人呢,我個人覺得不是,他就是一位和薩諾斯一樣,背負著一個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人設反派而已。

更具體點,可以參考《雪國列車》的結局對話戲,同樣也是為了一切的平衡,只能讓列車永遠在地球上循環而動,人類階層架構不可動搖,然後最終boss說我老了累了,美隊你更強壯,你來吧我退休。

同時,《雪國列車》也是一部有著聖經故事隱喻,反烏托邦思想,講述秩序與平衡的人類存亡的冒險故事。

接下來再來聊聊《洛基》的結尾畫面,真沒想到續訂洛基第二季會成為官宣的彩蛋,玩彩蛋還是漫威熟,要不要續訂第二季都成了彩蛋。

結尾洛基去到了一個只屬於康的TVA,因為在那之前征服者康已經說多元化宇宙打開了,所以希爾維推洛基去到的TVA,自然也不是此前的TVA,而巨型雕像也換成了征服者康。

征服者康死了嗎,或許走在時間盡頭的征服者康死了,但他可能是為了獲得某段時間的成果才要這麼做。

如果說希爾維在用征服者康的裝置之前,征服者康已經設置好洛基要去的那個TVA,那麼征服者康所說的see you soon,這是洛基去到的那個宇宙。

關鍵彩蛋和細節分析

接下來再聊聊一些我覺得值得注意的彩蛋和細節。

漫威logo出碎碎念那段,除了各種MCU作品的對話融會貫通外,出現了一艘一閃而過的飛船,這或許就是征服者康能跨越時空的虛空飛船。

接著畫面的星系不斷萎縮坍塌,變成一個點,然後宇宙重新大爆炸,同時也能大概看到類似於無限寶石的散落,此時出現兩個類似於黑洞的星系,你可以理解為此時的畫面正處在多元宇宙中,之後鏡頭縮進其中一個宇宙,配合著特效和對白,畫面變成了類似彩虹橋的時間流,匯聚成了一條循環的單一時間光帶。

除了漫威作品的旁白,還有第一次人類登月的話,還有環保女孩那句經典的「how dare they」,還有曼德拉「我們為和平權利而戰,還有爭取女性權益,拿到諾貝爾獎的馬拉拉的」我的夢想等等的吧。

城堡頂上的大煙囪,其實就是裁剪棍的形狀,或許正是這顆巨大的裁剪棍發散著能量,檢測著整條時間線。

在洛基剛進入城堡和時間小姐聊天時,有一扇門是被破壞的石頭擋住,證明瞭這裡曾經發生過打鬥。

當洛基他們進到更裡面時,大堂內其實是有四尊雕像,而不是TVA中所宣揚的三尊。

結合征服者康在片中有說到,有嘗試過找其他的替代者,但都沒有合適的,或許這裡的打鬥,就是此前的替代者和征服者康在爭鬥中給破壞的。

關於被搗毀的那尊雕像,在漫畫中,其實時間守護者最最開始是有四位,其中一位名字叫錫瓦,他是被流放到古埃及的時間守護者,當然他也可以成為征服者康的一個變體解釋。

當時間小姐向洛基闡明他能回到自己的時間線,並能幹掉薩諾斯拿到無限手套,還能坐上阿斯加德王位時,洛基眼睛泛起淚光。

這個細節讓我聯想到,此時的洛基是否更多想起了自己的養母弗麗嘉,如果這時多加一句洛基的台詞:是不是我的母親也能復活。時間小姐說,當然也不成問題。

這樣設置的話,或許這種誘惑力和選擇的張力就會更大。

順便說一下,預告騙真的很騙,直接洛基王就沒出現,好樣的。

在洛基和希爾維對話征服者康時,有一塊黑板寫著一些數學公式,這對應了征服者康在漫畫中,是有著物理知識的科學家。

城堡窗戶的設計,模仿的是哥特式教堂三位一體,也稱為三曲腿圖的設計,三曲腿圖在西方有著複雜的含義,其中就包括了生-死-重生,還有靈-心-身,母-父-子,過去-現在-未來,權力-智力-創造等等意思。

征服者康在演示自己過往時,有多位康在一起研制時間重置器的畫面,那個時候是康們的和平時期,集體的智慧創造了TVA科技的雛形,但和平很快被打破,股東康們開始利益分割不均,之後造成互相混戰。

這裡能看到康們用時間棍棒互相干架,我好奇的是如果是這樣,那麼乾架中被裁剪掉的康,是不是就去了虛無之地?還是被封印起來,等多元宇宙再爆發時才蘇醒。

女法官這邊,正在獲取時間小姐傳送給她的資料,這時一直都由征服者康控制著的時間小姐出現。

女法官看了文件並不是她此前需要的時間初始,TVA建立的資料,而是另一個神秘的文檔,或者說(裡麵包含)一個地址,因為之後女法官就去了那裡。

而從對話中,女法官應該是不認識征服者康的,從漫畫女法官和征服者康是情人的關係看,後面女法官可能會去和征服者康見面,至於是哪一個宇宙的康,就不得而知了。

但更神秘的是女法官的身世,雖然我們知道了女法官是2018年俄亥俄州,富蘭克林高中的女教師或校長,B-15已經去到那,學校牆上還有富蘭克林的照片,下面寫著」HOMECOMING」,莫非是聯動蜘蛛…沒有了HOMECOMING只是美國學校高中的返校節。

當B-15帶著D-90去到女法官辦公室時,後面的履歷我們得知女法官的真名,叫麗貝卡·托米內特,是一個全新的名字,在漫畫中沒有提及,漫畫中征服者康情人拉芙娜的名字,是到了TVA才改的。

之後片段戛然而止,留給第二季。

這裡只能大概遵循得出,2018年女法官做了不應該做的事,產生了NEXUS事件,導致變成了時間犯抓到了TVA,但一路官銜高昇。

匯總和展望

雖然我是很期待在MCU中打開多元宇宙,但真正開啓那一刻,卻有著更為複雜的情緒。

《洛基》最後一集多元宇宙的確立,和第一集中看到那一抽屜的無限寶石時心情一樣,MCU真的有夠狠心拋下此前眾英雄為保護宇宙所付出的一切,這一切都在一位叫征服者康的原罪之人身上被觀察著,操控著,按照他想要發展的方向進行著。

那他們此前所做的一切,值得嗎,是宿命嗎。

但這也是MCU不得不突破的故事屏障,不能只在一個循環中,反反復復拯救世界和宇宙,危機的設置只能越來越大,而不能倒退縮小。

所以接下來眾英雄要面對的方向主線就很明確了,就是治理多元宇宙的混亂,維護多元宇宙的秩序。

這樣也很好的把漫威準備要回歸的超級英雄,能真正搬上大螢幕,也讓此前拯救宇宙時一些超級英雄沒有出現得到一個合理解釋,可謂兩全其美。

還有鋼鐵人,美國隊長,雖然演員或許不會再出演了,但在並不妨礙這兩位C位MCU超級英雄在另一個宇宙,有其他長相的鋼鐵人和美國隊長重新集結。

多元宇宙的大背景設定到底好不好,到底會走多遠,時間和MCU接下來的作品會得到考驗和驗證。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