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獲得獎牌的運動員之外,東京奧運賽場的一些「小事」!每位運動員的背後都有屬於他們的故事讓人更為之動容!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比起說yes,說no更需要勇氣。
#東京奧運 #奧運一些小事 #每位運動員都值得被關注

*正文開始

作者:人物
整理:冒牌生





延期一年的東京奧運會正在進行中。

奧運會的領獎台是眾人目光匯聚之地,但在領獎台之外,還發生著一些小事。

它們或幽默,或動人,或溫情;它們在以另一種方式詮釋著奧林匹克精神。

能在如此舞台上再次游泳,當真感到歡欣

日本水上女王重回她的舞台

保持著日本乃至亞洲多項紀錄的日本水上女王池江璃花子沒想到自己還能來到東京奧運會的賽場上。

池江在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上成為第一個同時摘得6枚金牌的游泳選手,第二年,19歲的她被查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

她暫停了一切訓練和比賽,住院治療。化療和幹細胞移植讓她掉髮,失去食慾。她無法下床,每天嘔吐數次,只能通過靜脈注射盡量攝取營養,保護運動員的軀體。

身高170公分、體重57公斤的她還是失去了超過四分之一的體重,手臂變得幼細無力,她甚至無法再做一次年幼時便熟練的引體向上。她對陪伴在床邊的媽媽說,第一次覺得活著好辛苦啊。

出院後的池江把2024巴黎奧運會定為自己的目標。

她開始復健,除了每天的物理治療、體能訓練和健身之外,她還有飲食訓練,要求額外進餐,把體重增回,吃到想吐也要吃。曾經只想著一次次打破紀錄的池江,連簡單的仰臥起坐、臂力訓練都承受不了,不行、做不到變成她的口頭禪。

與無力的共處與抗爭讓池江恢復的速度超過了她的預期,2020年8月,她即重返賽場,半年之後的全日本奧運選拔賽上,她獲得代表日本出戰東京奧運會接力賽的資格。

7月24日,池江和三位隊友參加奧運會女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初賽。

雖然最終因0.27秒之差未能晉級決賽,但對池江來說,這已經是重大勝利。

賽後池江感嘆:能在如此舞台上再次游泳,當真感到歡欣。

池江璃花子

 

我們一起努力,讓夢想成真了

最好的朋友共享金牌

8月1日夜,東京奧運會男子跳高決賽,裁判拿著記分板來到卡塔爾選手穆塔茲·巴爾希姆和意大利選手詹馬科·坦貝利面前,告訴他們兩人分數相同。此前兩人都是一次跳過2.37米且三次試跳2.39米失敗。

我們可以擁有兩塊金牌嗎?巴爾希姆問。得到裁判肯定的回復後,兩位選手的激動簡直無法描述:他們看向彼此,交掌握住、甩開,然後坦貝利抱住巴爾希姆的脖子,整個人跳到了他的身上。

接著,坦貝利開始狂奔,撲倒在地,雙手捂臉,滾來滾去。巴爾希姆揮舞著手臂走向了自己的教練。

坦貝利終於起身,走了幾步又雙膝跪地,雙手抱頭掩面繼續翻滾。巴爾希姆靠在教練的肩頭,戴著墨鏡哭泣。

在之後的採訪裡,巴爾希姆說,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不管是賽場上,還是賽場外。我們一起努力,讓夢想成真了。這是真正的體育精神。

接受採訪的時候,坦貝利一直抱著一個腳部固定石膏,說要把這枚金牌掛在上面。

2016年里約奧運會前20天,坦貝利腳踝意外受傷,被迫放棄比賽。這是他當年打的石膏。從2016年的受傷和挫敗中走向東京奧運會,坦貝利一直不忘記巴爾希姆的鼓勵,他說,巴爾希姆教會他最重要的事情,是要為自己而跳,而不是為了任何其他人。

共享奧運金牌後,兩人披著各自國家的國旗接受採訪,坦貝利說這個經歷是一個絕佳的電影故事,他要講給自己的兒子聽。

下一刻他突然意識到,自己還沒有兒子。巴爾希姆倒是有一個——巴爾希姆說,你可以講給我兒子聽。

 

她在空中迷失了

美國體操名將棄賽

美國體操名將西蒙娜·拜爾斯在上週二的女子團體賽上搖搖晃晃地完成了一個試跳,落地時沒有站穩。

之後,她決定退出團體比賽和所有的個人決賽。拜爾斯說,她在空中迷失了。

作為19個世界冠軍和4枚奧運會金牌的獲得者,拜爾斯被期待在東京奧運會上衛冕自己在2016年里約奧運會上獲得的全能冠軍,並為美國隊獲得至少三枚金牌。她也被認為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體操運動員,一個完美的、總是能夠提供令人難以置信的複雜和獨特動作的人——但期待對她來說成了重負。來到這裡參加奧運會並成為領軍人物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在記者會上說。

團體賽之前,拜爾斯已經感到自己在發抖,無法像往常一樣小憩。比賽之前,她和隊友們在酒店的走廊裡閒逛,八卦,玩棋盤遊戲,她還試圖通過在圖畫書中著色尋求平靜。

比賽這天,拜爾斯在房間的門上貼了標語提醒自己微笑,但到了賽場,努力還是失效了。拜爾斯沒能從肩上那些沈甸甸的期待中脫身。她感到焦慮,也不如以前自信了。

為了適應危險而複雜的動作,體操是一項必須身心合一的運動,但她很難做到了,她時刻需要與惡魔戰鬥。她也不再能感受到很多樂趣了,她感到所愛的事情被剝奪了,自己努力地在取悅別人。

最終她作出退賽的決定,她說,我們必須關注自己……我們要保護自己的身體和精神健康,而不只是去做外界希望我們做的事情。

最新的消息是,拜爾斯恢復參賽,參加東京奧運會女子體操平衡木單項決賽。

西蒙娜·拜爾斯退賽

 

業餘的勝利

數學博士孤軍作戰並奪冠

孤軍作戰的安娜·基森霍夫獲得了東京奧運會女子自行車公路賽冠軍。

經過147公里與風、酷暑和潮濕的鬥爭,她最先衝過了終點線。

安娜擁有劍橋大學數學碩士學位和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理工大學應用數學博士學位,作為一名數學研究者,她習慣自己解決問題,這也是她對待自行車比賽的方式。

她從未加入任何職業自行車隊,她自己規劃自己的營養和訓練,賽前自己研究東京的風向和濕度。她很少在國際大賽中露臉,此次被她戰勝的實力強勁的荷蘭隊從未把她放進研究的名單裡。但安娜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來湊數的,她的心裡總是有一個小小的期待:或許,我會贏呢——儘管她也知道,在現實層面上,我好像不該在這裡獲勝。畢竟這裡高手如雲。

安娜的成功有自己的功勞,但也有運氣相助——荷蘭隊求勝心切,反而造成了一系列致命的失誤。

甚至還出現了一個烏龍,荷蘭隊的範·弗魯騰沒有意識到她的前面還有一個人,當她衝過終點線時,高舉雙臂,慶祝自己得了冠軍。

一枚奧運獎牌懸掛在一位業餘人士的脖子上,這個結果倒是十分契合奧運會的初心。

獲得冠軍的安娜正期待著搭乘飛機回到奧地利和朋友、家人慶祝。之後,她會繼續研究她的數學,也會繼續公路自行車的訓練。一枚奧運金牌不會改變她的命運,生活將一如往常。

安娜·基森霍夫

 

參賽即是奇跡

12歲女孩舉起敘利亞國旗,讓她的國家被世界看到

12歲的亨德·扎扎來自敘利亞,是該國唯二參加東京奧運會的運動員之一,也是本屆奧運會年紀最小的參賽選手。在7月23日舉辦的開幕式上,她舉起敘利亞國旗,向世界宣佈——我們來了。

開幕的熱鬧持續到深夜。長時間的站立候場,加上六小時的時差困擾,那晚扎扎沒怎麼休息好。

第二天一早,就是女乒單打預賽,扎扎對陣39歲的奧地利華裔運動員劉佳。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比賽,不出意外,扎扎四局皆輸。這個12歲的女孩當場流下眼淚。這次是個教訓,下屆我還來,要打進後續輪。我的目標是,奧運冠軍。她說。

扎扎出現在東京奧運會的賽場,已經是個奇跡。她每年只能參加兩到三場國際賽事。有時候簽證好不容易獲批,國內新一輪戰爭再次打響,出國計劃就這樣被屢屢擱置。

在戰火紛飛的敘利亞,找到一個安全、穩定的練習室都是奢侈的事情。扎扎日常是在一張破舊的球桌上練習的,屋內經常停電,因此很多時候她只能依賴自然光照明,訓練時間十分有限。她堅持每天練習三小時,每周練六天。

她懷著全部的熱情在打球。體育之於她,是避風港。敘利亞內戰十年,數十萬人失去生命,數百萬人流離失所,傷痛成為日常。將注意力集中在一顆小球的起起落落上,扎扎感到治癒。

她也意識到,自己可以通過這枚小球,讓她的國家被世界看到,也給困境中的人們一些希望與信心。她是敘利亞歷史上首位參加奧運會乒乓球比賽的運動員,她說,到東京參賽,是她給敘利亞、父母和朋友的禮物。

亨德·扎扎

 

我們會克服的

搭運海鮮的貨機參賽

7月8日深夜,一輛載滿了冷凍海鮮產品的貨機從斐濟楠迪國際機場飛往東京。

與它們一起同行的,還有斐濟七人制橄欖球隊的球員,他們的目的地正好也是東京,他們是要參加第32屆夏季奧運會。

斐濟是一個漂在南太平洋上的群島之國,一個對橄欖球有狂熱迷戀的國家,不到90萬的人口有8萬註冊橄欖球員。

奧運代表隊中有軍人、獄警、服務生、漁民、農民和無業者。

6月,奧運會開幕式在即,斐濟爆發了全國性的疫情,進出斐濟的商業航班停飛了。最終,這支機智的球隊選擇以搭順風機的方式出發。

五年前的里約奧運會,斐濟七人制橄欖球拿了金牌,這也是斐濟歷史上獲得的第一枚奧運獎牌。

這一次,斐濟隊以27:12擊敗新西蘭隊,成功衛冕該項目冠軍。頒獎典禮上,斐濟運動員們唱起了一首傳統歌曲,告訴斐濟人民——我們會克服的。

斐濟七人制橄欖球隊

 

反對性別化體操運動員

德國女子體操隊選手穿上長款體操服

這次的奧運賽場上,德國體操隊的女隊員們穿上了玫紅色的長款連體衣,她們的隊服不再是傳統的緊身無袖或半袖的連體高叉褲。新隊服首次亮相是在4月的歐洲錦標賽上,當時德國體操協會表示,這個隊服是為了反對性別化體操運動員。

在體育比賽中,決定運動員穿著的是各項目的國際體育聯合會,在對男女運動員的著裝要求上有著雙重標準,出於被觀賞的目的,女性著裝往往受到更加嚴格的要求。德國女子體操隊此舉是希望讓運動員們用自己舒服的方式展現美感。

我們想表明,每個女人,每個人,都有決定自己要穿什麼的權利。當然,這並不代表她們不再穿普通的高叉緊身衣了。她們打算基於每天的感受決定穿什麼樣的隊服,運動員伊麗莎白·塞茨說,一切看心情。

 

保護兒子

戴著口罩打排球

身穿16號球衣的巴西男排副攻盧卡斯·薩特坎普比賽全程戴著黑色口罩。當比賽暫停的時候,他會走開一點,把口罩壓低,順暢呼吸一會兒。盧卡斯因此被網友稱為奧運防疫第一人。他這麼做,是因為擔心兒子泰奧的安全。四歲的泰奧有呼吸方面的疾病,每隔15到20天就有發燒的症狀,此外還患有支氣管炎,任何感染對他來說都是極大的危險。頻繁在外訓練和比賽的盧卡斯選擇以這樣的方式來保護兒子。

比賽全程戴口罩的盧卡斯·薩特坎普

 

不可靠的退役講述者

這將是她最後一次宣佈退役嗎?

2021年7月25日,46歲的丘索維金娜出現在東京奧運會的跳馬賽台上。她的年齡幾乎是對手們的三倍。第一跳落地時,她的右腳踩出界外,第二跳依然落地失誤,最終排名11,止步資格賽。

體操館裡沒有觀眾,但在場的裁判、志願者、媒體記者都紛紛起立鼓掌。如果丘索維金娜這次的講述可靠的話,這將是這位傳奇體操運動員的最後一躍。

丘索維金娜的奧運生涯跨越近三十年,經歷了三支國家隊:蘇聯解體後的1992年聯合隊,烏茲別克斯坦和德國隊。這已經是她第八次出戰奧運會,這次她代表的是國家烏茲別克斯坦。丘索維金娜曾被媒體開玩笑地稱為不可靠的退役講述者,她此前多次宣佈退役,但都一次次重回賽場。

第一次宣佈退役是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後。當時,她的跟腱撕裂,有一個半賽季無法參賽,她決定利用空窗期生育。兒子阿里捨爾出生後,她決定退役。

但她習慣了緊致、苗條的自己,鏡子裡的樣子令她羞愧。她不知不覺回到了賽場。2002年,她為烏茲別克斯坦隊贏得了兩塊金牌。

這一年,兒子被檢查出了白血病,從此,母親的身份開始伴隨著她的職業生涯。為了賺取治療費用,她繼續訓練參加各類比賽。要是退役,我就會坐在掛在拖把頭上的輸液瓶下面,看著兒子死去……為了更好的醫療條件和更高的比賽費用,2003年,丘索維金娜轉籍德國,代表德國出賽。2008年北京奧運會,33歲的丘索維金娜奪得女子跳馬銀牌,這是德國62年來首次獲得體操銀牌。

後來她又曾計劃在2009年世界錦標賽後退役、2012年倫敦奧運會退役,但之後每一年的國際比賽上,她都又出現了。2014年,兒子的病痊癒了。兒子痊癒之後,她依然沒有退役,不過現在不退役的決定是為了自己。

母親的身份不能掩蓋她對體操的熱愛。她曾說:沒有秘密。我就是喜歡體操,從來沒有人強迫我參加比賽。這麼多年我一直聽從內心,堅持運動。我喜歡體育,我知道它是什麼,我想成為一個快樂的人。

我正在一步一步地看看我的身體能帶我走多遠。在東京奧運會的賽場上,她的手指上塗滿代表烏茲別克斯坦國旗的藍白綠指甲油,耳朵上有閃亮的耳釘。離開賽場時,她擦乾了眼淚。

丘索維金娜

 

奧運體驗派

他參加的奧運項目包括跆拳道、越野滑雪、皮划艇……

光著上身塗上油的湯加旗手又出現在了東京奧運會的開幕式上,他叫皮塔·塔烏法托法。這位37歲的湯加選手已經連續三次參加奧運大賽,也連續第三次成為湯加的奧運開幕式旗手。

他是一個奧運體驗派,挑戰、克服逆境就是他參加奧運會的意義所在。他最初是個跆拳道運動員,後來為了參加沒有跆拳道項目的平昌冬奧會,自個兒依靠視頻網站和輪滑課程開始自學越野滑雪——此前他只見過一次雪。後來他順利站在平昌冬奧會的開幕式上,在一群穿著羽絨服的運動員裡赤膊抹著椰子油。

這次備戰東京奧運會,他本打算換個項目,挑戰皮划艇——第一次比賽時,他甚至穩不住自己的皮划艇——後來肋骨受傷,他錯過了皮划艇資格賽。最終,他為了能夠來到東京奧運會的賽場,退而求其次,回歸到最初的跆拳道運動員身份。

皮塔·塔烏法托法在東京奧運會開幕式上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APPLE:https://apple.co/31BIh7K

✓Spotify:https://spoti.fi/2XRYzbK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