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招牌不保?即將痛失米老鼠版權的迪士尼會變成怎樣?-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原來小熊維尼的版權也過期了!米老鼠條款是否再度延長呢?





#迪士尼 #米老鼠 #版權已經延長到95年了

*正文開始

來源:iWeekly
整理:冒牌生

由於美國版權法的影響,娛樂巨頭迪士尼可能很快失去一些對該品牌的全球認知度至關重要的角色的獨家版權,包括作為其吉祥物的米老鼠。

2024年1月1日開始,這一王牌IP的版權就不再是迪士尼獨有。

這一消息一經報道,不禁讓大家疑問,當迪士尼在2024年失去米老鼠的獨家版權時,會發生什麼?

不斷延長的版權期限

據悉,從2024年開始,米老鼠形象將自動進入公共領域。

在此之後,任何想要使用米老鼠形象的人不用申請,也無需支付版權費用,就可以對其隨意使用。

截至目前,迪士尼公司未對是否會採取額外行動延長版權保護期發表評論。

迪士尼公司的創始人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於1928年創造出「米老鼠」,並讓其在同年的《汽船威利》電影中首次亮相。

長久以來,米老鼠已成為迪士尼公司的象徵。它每年可以為迪士尼公司帶來幾十億美元的收入——2021年,據統計,IP米老鼠和他的朋友們在全球最賺錢的50個IP中佔第四名,總收入達803億美元。

米奇米妮。

這不是迪士尼第一次遇到失去版權的危機。

在美國原有的版權制度中,其IP版權只能維持56年,米奇版權在1984年就該過期。但迪士尼在即將到期之前,遊說國會通過1976年的版稅立法,將已發表作品版權的最長期限從56年延長到75年。

1998年,距離75年的期限還有5年時,迪士尼在華盛頓開設辦事處、捐款、雇用說客,在當時膠著的政治競選中捐贈80萬美元,促使美國總統克林頓簽署了《桑尼·波諾版權期限延長法案》,將版權期限延長了 20 年至95年,因此該法案也被戲稱為「米老鼠條款」。

外界怎麼看?

迪士尼近百年來對版權的控制或許已經走到頭了。

紐約大學法律學者克里斯·斯普里格曼(Chris Sprigman)說:「沒有證據表明,一個更長的版權期限會產生更多的藝術和文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院紀錄片法律診所副主任丹尼爾·美耶達(Daniel Mayeda)更是認為:「迪士尼一直非常積極地試圖延長版權條款,但我認為這次他們很難能再成功。」

值得注意的是,2024年迪士尼即將失去的只是1928年《汽船威利》(Steamboat Willie)版本的米奇,迪士尼在之後創作加工的幾個版本米奇不受影響,依然享有95年版權保護期,比如我們最熟悉的戴白手套、穿紅衣服的米奇,或者帶草帽的米奇。對此,美耶達表示:「你可以用最初版本的米老鼠,用在哪裡都行,但如果你使用的形象和迪士尼的米老鼠版本太像,迪士尼也有可能會追責。如果你讓公眾誤以為某件作品與迪士尼有關聯,可能會產生重大的法律後果。」

《汽船威利》中的米奇。

華特迪士尼公司與美國版權法有著悠久的淵源。蘇珊娜·威爾遜(Suzanne Wilson)曾擔任華特迪士尼公司的副總法律顧問近10年,如今擔任美國版權局局長。

2022年5月,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喬希·霍利(Josh Hawley)因威脅迪士尼公司龐大的版權清單而登上頭條,霍利說:「共和黨向大企業施捨的時代已經結束。由於國會對版權的特殊保護,像迪士尼這樣的巨型公司賺了數十億美元。是時候取消迪士尼的特權,開啓一個創造和創新的新時代了。」

對此,美耶達稱霍利的反應是「純粹的政治」。美耶達在談到霍利的版權條款恢復法案時說:「它沒有通過的機會。」該法案尋求「將新的版權保護期限限制在56年,並使像迪士尼這樣被授予不必要的長期版權壟斷的大型公司具有追溯力。」

《Ars Technica》認為,過去 20 年裡,版權立法的政治氣候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互聯網興起意味著許多人,乃至谷歌、維基百科這樣的組織能從不斷增長的公共領域中獲益,迪士尼再想故技重施的可能性直線下降。

如果米老鼠回歸公共領域會發生什麼?

版權和商標的不同之處在於商標不受時間的約束。這意味著迪士尼仍將對米老鼠的某些方面擁有控制權。

一個類似的例子是今年1月《小熊維尼》的版權過期。雖然這個角色的某些方面,比如他的紅色襯衫,仍然是商標,但這個角色本身卻不是。小熊維尼將在《小熊維尼:血與蜜》中回歸銀幕,這是一部關於小熊維尼的恐怖電影。

這部電影由Rhys Frake-Waterfield編劇和導演,講述了男主人公Christopher Robin.去上大學,被迫和維尼這些小夥伴分開,然後維尼和皮傑因為吃不飽,體內的動物本性被釋放,於是變成了獵食人類的怪物殺人狂的故事。

《小熊維尼:血與蜜》劇照。

在接受《綜藝》雜誌採訪時,沃特菲爾德說:「我們一直非常小心。我們知道這兩者之間有一條分界線,我們知道他們的版權是什麼,他們做了什麼。所以我們盡了最大努力確保這部電影只是基於1926年的版本。沒人會誤以為這是(迪士尼)。當你看到它的封面、預告片和劇照時,沒有人會認為這是一個給孩子看的版本。」美耶達也表示,像沃特菲爾德這樣的藝術家在根據舊角色創作新作品時,不要越界,這一點很重要。

雖然不受美國版權法約束,但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福爾摩斯這個IP身上。

阿瑟·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的許多小說由於發行日期的關係,在美國仍享有版權,但在英國已經失效(英國的版權法有效期為70年)。自1980年底以來,這位偵探一直在英國的公共領域中。

這也導致了一些不太成功的角色改編,包括失敗的作品,如《吉諾密歐與朱麗葉2:夏洛克·糯爾摩斯》和威爾·法瑞爾(Will Ferrell)的喜劇《福爾摩斯與華生》。

據此,外媒表示,這個結果可能意味著我們所熟知的米老鼠的終結,並為創作者打開了一扇門,讓這個角色走向奇異而有趣的方向。

事實上,小熊維尼進入公共領域只是個開始,如果迪士尼無法像以前一樣給IP續命,旗下的知名IP版權——《高飛》在2027年過期,《唐老鴨》會在2029年過期,《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在2032年過期,《木偶奇遇記》在2035年過期——也將在不久的將來和它一一告別。

迪士尼除了米老鼠這個招牌,這幾年也誕生很多靈魂角色

在2019年迪士尼全球票房破10億美元的6部電影中,《阿拉丁》可以說是最出乎意料的一部,畢竟它一沒有漫威這種品牌加成,二又不像《玩具總動員4》那樣有系列基礎的續作。

《阿拉丁》票房破10億美元

事實上,作為近年迪士尼旗下動畫真人電影化的其中一員,僅以本身的質量而論,《阿拉丁》的亮點還是很多的。

從動畫轉真人的角度來看,它最大的優點是在各方面的處理都恰到好處,因為有自己的創新,所以不能算是單純的復刻,然而原作動畫的精髓卻都有保留下來,這些都是它成功的關鍵。

  • 動畫改編真人電影的難點

《阿拉丁》取材於阿拉伯民間傳說集《一千零一夜》其中的故事,並早在1992年就被迪士尼製作成動畫推出,並風靡一時。

一般來說,動畫搬到大銀幕上拍成真人電影,其難點是不少的,但整體來說主要是兩個,也是上面提到過的。

第一,如何保留原作的精髓,這裡指的精髓又分為兩個要點,分別是主題內涵與表現方式。

說到這裡,可能會有人不以為然,都有原作動畫作為基礎,直接把主題跟表現方式搬過去真人電影不就行了嗎?

然而,這也是有所謂的適用範圍的。

在之前上映的另一部動畫真人化的電影《小飛象》,基本就是將動畫完全照搬,結果失敗得相當慘。

究其根本,是因為《小飛象》本身是60年代的動畫,所闡述的主題道理以及表現方式都相當簡單,或者說是過於低齡化。

事實上,但凡是動畫,其中或多或少都肯定會有一些簡單或較為低齡的點,這些點倘若原封不動地搬到大銀幕的話,是很容易成為槽點的,畢竟主要支撐起票房的是青少年而不是孩子。

因此,將原作的精華放到銀幕上,哪些該刪,哪些該改,哪些該保留,哪些可以沿用動畫的表現方式,哪些需要重新設計符合真人影片的方式,這些都是製作方需要考量的事情。

  • 第二,則是創新。

時代一直在進步,也一直在變化,而由於舊時代的動畫絕大多數製作得都比較簡單,因此本身就擁有很大的二次創新自由。

另外,由於老動畫故事基本都耳熟能詳,因此倘若能有所創新的話,顯然能給觀眾帶來全新的驚喜。

但這一步的操作難度同樣不低,首先要確定動畫哪些地方屬於可二次創新的點,哪些地方不能有所改動,同時還要顧慮到一旦對某個點進行二次創新後帶來的連鎖反應,會否直接影響到故事的進展?影響到角色的人設?這些都是要考慮的。

而《阿拉丁》在改編成真人電影這方面,可以說是有先天的優勢。

保留

首先,《阿拉丁》的故事內核是講述人性的慾望,這個主題本身就是全年齡適向的,換句話說,真人版《阿拉丁》依然可以將主題保留。

不要小看這點的優勢,因為倘若主題要進行改變的話,整部電影基本是要重拍的。

典型的例子是《沈睡魔咒》,雖然取材於《睡美人》的故事,但一個從來沒見過面的王子吻醒了一個公主,然後兩人快樂地生活這種故事放在如今這個時代顯然早就過時了,因此迪士尼不得不將主題從「一見鍾情的男女之愛」改成「日朝相處的母女之愛」。

電影的主視角也從原作裡的公主變成女巫,最後吻醒公主的也不是王子而是女巫,基本相當於是全新的電影。

因此,《阿拉丁》因為主題的優勢,可以使得真人電影里最大限度保留原作的框架以及走向,且其要闡述的道理與表現的內涵也不會使得觀眾覺得尷尬或過時,這本身就是非常巨大的優勢。

在表現方式方面,真人版《阿拉丁》採取的做法相當簡單,就是照搬,事實證明,這也是非常明智的選擇。

首先,原作中有不少膾炙人口的歌曲,比如神燈精靈自我介紹的Friend Like Me,阿拉丁與茉莉公主夜遊星空時的A Whole New World,尤其是後者還是第65屆奧斯卡最佳歌曲/音樂,這些都是必須保留的。

而在原作中,這些歌曲主要是搭配各種有意思的場景去展現角色的魅力或營造出高潮感,換句話說,這些優秀的歌曲跟情節是相輔相成,兩者缺一不可。

當然,二次元的動畫風格要保留到三次元,本身難度就不小,這裡對演員本身的要求極高,不過,幸好的是製作方早就為此打了預防針。

飾演神燈精靈的威爾·史密斯,本身就是說唱歌手出道,要唱要跳都沒有任何問題。

茉莉公主的飾演者娜奧米·斯科特本身也是歌手,並且為了電影接受了舞蹈訓練。

至於主角阿拉丁的演員梅納·瑪索德,本身既沒有歌唱也沒有舞蹈基礎,因此片方對其進行了一連串的聲樂訓練。

最後在電影上表現出來的效果,基本無可挑剔,不但保持了原作那種詼諧風格,由演員的表演搭配特效成像出來的畫面給予了觀眾相當美妙的視聽感受。

這也是《阿拉丁》成功的一大關鍵。

創新

除此之外,《阿拉丁》對於真人化的第二個難點,也就是創新,採取的方式是將這個任務交給人物本身。

交給角色本身吧~

在《阿拉丁》原作裡,屬於「改無可改」,形象已經很鮮明又或者因為涉及到故事主體不能改動的角色只有阿拉丁與神燈精靈兩人而已,其餘的人物都只是套了個框架,其留白空間非常大。

留白空間大,代表什麼?代表這些角色真人電影化之後,可以對他們進行二次設定來讓形象更加豐滿,且只要不強行往主線上湊,那就還不會對電影整體有任何影響。

換句話說,創新點,就在這些角色身上,而電影裡肩負這個責任的,主要是女主角茉莉公主。

茉莉公主在原作裡已經是一位很有個性的公主,但限於年代,對這個人物挖掘得依然不夠深刻,電影則為她設計了相當多的原創情節,比如一直為了接任父親的蘇丹(即國王)位置而努力學習,但卻因為國家規矩、或時代的禁錮使得自己不被看好。

為此,製作方還特地請《阿拉丁》原作的歌曲製作人艾倫·曼肯為這名角色製作了一首全新的歌曲Speechless。

茉莉公主在電影裡不甘被時代所禁錮,勇於為自己發聲的情節搭配這首激昂的歌曲,再加上演員娜奧米·斯科特本身的歌唱功底,使得這一段成為真人電影里的最佳原創情節,其表現力相當震撼,絕對不亞於原作任何場景。

出色的原創,給《阿拉丁》增加了很多新時代的優秀元素,同樣是這部電影成功的關鍵之一。

保留與創新,其實不僅僅是動畫真人化電影的難點,從改編角度來說,對於任何一個舊時代的老IP翻拍影片都同樣適用。

至於如何把控好其中的度,做出正確的取捨,則要看製作方本身的態度以及功力了。

原本在好萊塢形象不錯的威爾史密斯,由於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的掌摑風波,讓自己成了歐美各大媒體討伐的目標。他手上好幾部新片不是被叫停就是延後,而最讓他擔憂的是演藝事業因此可能就此中斷。

威爾·史密斯近日現身印度孟買,這是他奧斯卡打人風波之後的首次公開露面。

威爾·史密斯這次出行是和瑜伽大師薩古魯學習瑜伽和冥想,外界猜測他可能是為了躲避塵囂、修身養性。

《美國周刊》報導稱:「威爾·史密斯的印度之行是早在頒獎典禮之前就計劃好的,妻子賈達與一對兒女也一起同行。」

從照片上看,威爾的狀態不錯,心情很好,還面帶笑容地與路人合影,似乎事件對他本人並沒有造成太大影響。

據悉,薩古魯·加吉·瓦殊戴夫是當代瑜珈士、詩人,著有《幸福的三個真相》一書,該書通過薩古魯的人生經歷和生活感悟,從身體、頭腦、能量、自我這幾個基本層面入手,為讀者呈現認知自我的基本概念,探索尚未知曉的「自我地圖」。

威爾·史密斯兩年前與薩古魯相識,被其著作深深吸引,他說:「我希望我的家人也能遇見充滿靈性的人,能夠與不著迷物質世界的人互動。」

經過奧斯卡頒獎典禮的掌摑事件後,威爾·史密斯的演藝事業陷入了重重危機。最近更是有令他不開心的傳聞,迪士尼有可能考慮在真人版電影《阿拉丁》的續集里把他換掉,改找其他的演員接手他在第一部中扮演的精靈燈神,目前傳出呼聲最高的是巨石強森。

好萊塢過去也有不少的藝人鬧出醜聞後被影片換角的事件,像是強尼德普丟掉《怪獸與他們的產地:鄧不利多的秘密》演出機會。凱文史派西在《金錢世界》電影中拍完的畫面全部被作廢不用,改由克里斯托弗普盧默重演等。

左為強尼德普,右凱文史派西

各大電影公司對於藝人的形象反應最敏感的,就是迪士尼與華納。強尼戴普本來已答應2250萬美元出演《神鬼奇航6》,不過在他的前妻安柏控訴他是「家暴男」後,《神鬼奇航6》也沒有了下文。

至於《阿拉丁2》則是迪士尼早就有計劃會拍攝的影片,按照過去的原則,即使威爾史密斯的燈神就算是首部賣座的大功臣。

續集中恐怕也很難再有他的位置。對於更換角色的謠言,雖然沒有任何官方的聲明,但是也不是沒有可能的,況且巨石強森去年跟迪士尼合作過《叢林奇航》,拿巨石強森來換掉威爾史密斯,還是有可能的。

威爾史密斯現在想要平安度過這場被換角的危機,只能期待《阿拉丁2》籌備時間能夠拉長些。等他的負面消息隨著時間逐漸被人淡忘,觀眾和業界又能接受他之後,迪士尼就沒有換角的必要了。

就怕這次奧斯卡事件的影響過於持久,到《阿拉丁2》籌拍時還沒有完全落幕的話,威爾史密斯可能就真的要跟燈神一角說再見了。

威爾史密斯其他影片的影響

除此之外,根據THR的報道,在奧斯卡頒獎禮中斯密斯掌摑克里斯事件之後,威爾史密斯的新片《極速放縱》被片方Netflix擱置喊卡。

本片原本定好的導演大衛·雷奇(《玩命關頭:特別行動》《疾速追殺》《死侍2》的導演)也因檔期衝突而退出,讓這個項目的進行進一步「雪上加霜」。

本片此前就已確認由史密斯主演,而如導演沒找到合適的人選,也不清楚出品方是否會更換主演。

《極速放縱》講述了一個犯罪頭目在襲擊後失去記憶的故事。通過把線索拼湊起來,他發現自己有雙重身份,一個是富有的頭目,一個是身無分文的CIA特工。

史皇曾和網飛Netflix合作《光靈》恐喊卡

打人一事負面效應在擴大,外媒「好萊塢報道者」報道,由史皇和馬丁·勞倫斯合作 《絕地戰警4》的籌備工作暫停,

《絕地戰警4》原本在索尼的開發工作在積極進行,史密斯在奧斯卡頒獎典禮前收到了克里斯·佈雷姆納寫的40頁的劇本,知情人士透露,現在將暫停。

史皇目前手裡還有和安東尼福奎阿合作的 《解放黑奴》,正在後期製作,今年在蘋果流媒體上線,片方暫時未宣佈檔期。此外他和凱文·哈特也曾宣佈主演重拍版《飛機、火車和汽車》(落難見真情)。

史皇辭掉自己奧斯卡會員時曾表示:「改變需要時間,我將做一些事情,以確保我再也不會讓暴力替代理智。」

甚至包括在奧斯卡頒獎前3周宣布的「我是傳奇」續集,本來要由威爾史密斯和「金牌拳手」、「黑豹」麥可B喬丹聯手主演,只怕也將受到影響。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APPLE:https://apple.co/31BIh7K

✓Spotify:https://spoti.fi/2XRYzbK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