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虎藏龍》:我用了19年,終於讀懂玉嬌龍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我們大概也都從玉嬌龍活成了俞秀蓮吧





*正文開始

作者:何以雜誌
整理:冒牌生

關於影片李安導演曾經這樣說:我想拍武俠片,除了一償兒時的夢想外,其實是對‘古典中國’的一種神往。武俠世界對我最大的吸引力,在於它是一個抽象的世界,我可以將內心許多感情戲加以表相化、具體化,動作場面有如舞蹈設計,是一個很自由奔放的電影表現形式。一心嚮往的是儒俠、美人的俠義世界,一個中國人曾經寄託情感及夢想的世界。

秀蓮與慕白的結局

「劉師傅,劍就托你送還貝勒府。」

「去武當山,小虎在那裡等著你 ,答應我,不論你對此生的決定為何…一定要真誠的對待自己。」

秀蓮的類型是注重當下的,對於客觀現實,更是表現出絕對的順從,並徹底地融入到環境當中。這種以壓抑自身情感為代價的模式,通常會迫使秀蓮,站到旁觀者的角度來看待自己。也正是如此,ST, 很懂得處理現實問題的, 她是鏢局里男人堆里的大姐頭,還能把身邊的任何人照顧得很好。不過,至於她自己,卻未必在其中。

不同性格的人會有不同的智力,不同的智力會產生不同的能力和行為,在六十四型MBTI性格測試中,你的主導性格是SF(隨和)、次級性格是ST(穩重)、抗壓性格是NT(強勢),你主導性格SF(隨和)內含人際關係智力、社會和諧智力。人際關係智力是指能覺察他人的情緒、體會他人的感受,辨別不同關係的暗示;社會和諧智力是指能滿足他人的需求、協調矛盾、追求社會和諧。

智力形成能力,貫穿著既包含又超越的宇宙法則,優先和重點發展你主導性格中的人際關係智力的潛能,切換到你次級性格ST(穩重)時,你ST(穩重)所具有的生產性智力,可成為你主導性格人際智力的加分和補充。你次級性格ST(穩重)內含文字語言智力、數理智力。

文字語言智力是指你相對能掌握語法和語義,具有借助語言符號識別具體事物的能力;數理智力是指你相對能通過對概念的掌握,把握概念對象之間的聯繫和有用性;比如,茶杯是一個概念,能喝水的杯子是這個概念所指的對象,杯子里放茶葉,倒入開水,茶杯、茶葉、開水就建立了聯繫,它的有用性在於喝茶可解渴。

都說旁觀者清,但對於生活,我們卻無法選擇旁觀,更不要說旁觀自己的生活。而秀蓮卻是這樣的一個人,對於自己的主觀感受,秀蓮選擇了無視。她甚至不允許在任何人面前,暴露出自己的情感,因為在她看來,客觀現實,是不能包含任何主觀成分的。

秀蓮進京的一幕,視覺的焦點在秀蓮與賣藝女孩之間來回切換,可見眼前的場景令秀蓮產生了某種共鳴。隨後,秀蓮與嬌龍分別的場景,對此做出了 回應,看到了,秀蓮望著嬌龍離開的背影,露出了怎樣的神情,這才是秀蓮不為人知的一面,一個更真實的秀蓮。

而同樣的眼神,另一次則發生在貝勒府,這次秀蓮看向的是練劍的慕白,只可惜秀蓮真實的一面,只有作為觀眾的我們看到了。更為可惜的是,至於另一次,則是坦與慕白此生的最後一面,我們無法得知,當秀蓮對嬌龍說出【一定要真誠地對待自己】的時候,是否想起的就是這個場景。若上天再給她一次機會,秀蓮會怎樣選擇?

《臥虎藏龍》在人物的刻畫上,運用了十分工整的明暗對比,每個人物都展現出內外兩個層面。就如慕白從頭至衣著樸素,一套無欲無求的人設,但真正屬於慕白的,卻是他與劍合一的時刻,那才是最真實的慕白,一個只存在於抽象信念中的慕白。這樣看來,慕白一生所追求的,其實正是【虛名】,所謂真誠地對待自己,不僅秀蓮沒有做到,恐怕慕白也是。

與ST不同,對於當下,NF選擇了抽離,他的關注點不是在過去,就是在未來,就是沒有現在進行時。對於生活中的瑣碎,NF更是能躲多遠就躲多遠。就是這樣的慕白,他在最後的時刻,寧願放棄修道,也要給眼前的這個女人一個清楚的交代。從類型的意義上講,這正是人格趨於完整的象徵。

「這碧眼狐狸是公的還是母的?」

「母的!」

「母的就交給我了。蔡爺,你就別操心了。」

「得罪了,劉爺,您真的拿不住她。我內人也是武行中有名有姓的,都被她害了。劉爺,您歇著,於公於私,這都是我的事。」

「丸子熟了。」

「該熟的都熟了。」

「不行!爹先!」

夜晚大戰,蔡九評估了劉泰保的武功,並將其綁在原地,這樣做既是對同伴的一種保護,同時也是為達成目標掃清障礙。這便是蔡九所說【於公於私,這都是我的事】,同樣,在一旁的女兒也在認真地遵循著【爹先】的原則,時刻不離自己的父親。可見,每個人都有自己行事的排序,這個排序決定我們面對不同事物,如何選擇與行動。

「徒弟,來,該殺的都在這兒了!」

「快走!」

「狐狸還有徒弟?」

「不行!我得除掉那老蔡狗!」

「走!」

在嬌龍出現的前後,慕白的順序有著明顯的變化,起初是要報仇,而嬌龍出現之後,慕白滿腦子想的全都是關於門派的未來。以至於就連大俠忘記了 ,避免狐狸在當下造成傷害,才是他應盡的首要義務。

「碧眼狐狸絕對不是你的師傅,你的【玄牝劍法】從哪裡學來的?」

「隨便玩玩。」

回到影片結尾,顯然導演有意要延長我們,在這種緊張情境下的焦慮體驗,我相信很多觀眾,在此刻與秀蓮有著同樣的期盼。觀眾的預期在不斷提高,但導演就是遲遲不交出答案,還安排嬌龍去尋找解藥。

此時,慕白要如何排序?成為當時最大的懸念,留住一口氣,無論道是否真的存在,至少小命可保。片中也暗示慕白的武功,早在他師傅之上,慕白要活下來,不是不可能。而慕白卻選擇了一個必死的結局。

「我知道解方,是從師娘那兒知道的。其實藥方並不難,只是很不容易配,需要時間。相信我,你們救了我,讓我救他吧!」

「好吧,你快去!以我的內力,頂多只有一個對時。」

「騎我的馬去,鏢局里藥材不少,給吳媽看這個,她會幫你,快去!」

「守住真氣,我一定回來。」

「……」

「秀蓮。」

「別動氣。」

「生命已經到了盡頭,我只有一息尚存。」

「用這口氣,練神還虛吧!解脫得道、圓寂永恆,一直是武當修煉的願望。提升這一口氣,到達你這一生追求的境地。別放下,浪費在我身上。」

「我已經浪費了這一生,我要用這口氣對你說…我一直深愛著你!」

極致的情感是排他的,這裡二人都將其指向了自己,他們選擇了成全對方。戲劇的效果出來了,影片也迎來了高潮。他們第一次親吻,第一次沒有壓抑情感,肆意宣洩著對對方的愛意,可惜再也沒有時間可以過想要的生活了。

嬌龍與狐狸的結局

嬌龍曾經多次語出驚人,什麼【從今以後,我任劍不認人】,【武當山都是酒館娼寮】,我幾乎可以確定,武當門人她只見過慕白,可見【強者認同】對她的影響有多大?】【大聖】有72般變化,不過嬌龍的數量也不少,她是九門提督之女,名副其實的千金小姐,她是江洋大盜碧眼狐狸的關門弟子,還是酒樓製造混亂的神秘俠客,沒有意外的話,嬌龍還可能是半天雲的壓寨夫人。

當朝翰林的夫人或是武當門人,至於哪個才是嬌龍真實的一面?這話題還要從狐狸說起。當兩個思維相遇,雙方總會以爭奪客觀事實的高地為目標,若這個目標具有唯一性,互動就很容易陷入【零和博弈】。

「不許摸!」

「那是李慕白的劍!」

「有本事來拿!」

「有本事也就別用寶劍。」

「哼!打不贏還要怪兵器不好!」

「……」

「該說你回來早呢,還是說你回來晚了。」

「你怎麼還在這兒?你殺了狗官差,不能再待在這了。我跟你說過了,你會連累我們全家的。」

「要不是你盜走了青冥劍,別人怎麼會發現我在這兒?你不小了,你以為拿走青冥劍是好玩的?我有份,你就有份,咱倆一起走,要是你真成了朝廷命官的夫人,你會憋死的。天份也埋沒了,來,我們師徒兩人…」

「我不會跟你去做江洋大盜!」

「你已經是人人捉拿的江洋大盜了!」

「我只是想玩玩,我乾嘛走我走,走哪去?」

「哪兒都行!想幹什麼,就幹什麼!誰想攔我們,就殺他個痛快,就連你爹也一樣。」

「你給我閉嘴!」

「這就是江湖,恩恩怨怨,你死我活,很嚇人,也很刺激,是吧?」

「對你,我已仁至義盡了。」

若要狐狸來定義什麼是犯罪,那一定是被抓住了叫犯罪,如果沒有被抓住呢,那就不叫犯罪,狐狸以自我為中心,來定義什麼是現實。在她的邏輯中,是否構成犯罪與她的行為沒有任何關係,可見狐狸的客觀事實是,由主觀改造過的結果,在那裡,並不總是包含著他人的客觀事實,而嬌龍卻活在狐狸的客觀世界中。不過在狐狸的世界里,只有當嬌龍從屬於她的時候,她們的關係才成立。

由此,我們可以大體推測出,狐狸的核心命題。即【我比你強,所以你應該愛我】,這一命題有著很多種變型。最常見的莫過於【因為我是你爸,所以我是對的】,我想這也是很多處於叛逆期的少男少女,都曾面臨過的困境,嬌龍自然也不例外。

被神話的父母不在了,青年的認知水平,在短時期大幅提升,但他們卻未能完全融入到社會秩序之中。於是直覺與感覺之間,出現了難以調和的矛盾,他們看到了客觀現實中存在的種種可能性,想要去改變,卻不知道要如何開始。我們就是這樣一點一點的,終於把自己變成了我們曾經討厭的那種人。嬌龍的反擊一針見血,但本質上,她只是在模仿狐狸的思維功能,其行為的背後,依然是認同。

嬌龍被死死地困在狐狸的模式之中,她越是掙扎,與狐狸重合的部分就越多。

「他在哪裡?」

「李慕白已經安排了。」

「李慕白?」

「李慕白讓他去武當山了。」

「你們都是一起的,給我下套 … 給我走。」

「嬌龍,閉嘴,你憑什麼罵人,從一開始 … 我就知道是你拿了青冥劍,我一路替你隱瞞,護著你和你的家人。你除了蔑視我,你拿什麼來蔑視報答?李慕白沒有懲罰你,你反而一再而言挑釁,我們祈求的一點平靜 … 都叫你給毀了,你還不甘心?這樣的姊妹,不要也罷!」

「我不在乎!朋友本來就是假的。只不過我懷疑 … 做我的敵人,你能撐多久?」

當狐狸得知嬌龍一直對她有所隱瞞的時候,作為一名ST,狐狸的情緒當場失控。嬌龍放下了戒備,說出了她心中所想。但事態的發展,卻遠遠超出了她的預期。

仁至義盡的是我,收你為徒,是我這輩子最得意的一件事。」

「你以為這幾年是你…在教叫我《武當劍法心決》嗎?幸虧你識字不多!」

「我依圖,你依字…原來你留了一手。」

「那些字就算你知道也不能體會,你心裡明白,你的功夫就只能練到這裡了。我藏而不露,也只是怕你傷心。」

「要不是李慕白那天試出了你的功力,我還真不知道你瞞了我這麼多!」

「師娘,徒弟十歲起就隨你秘密練功,你給了我一個江湖的夢。可是有一天,我發現我可以擊敗你,你不知道我心裡有多害怕。我看不到天地的邊,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我又能跟隨誰?」

「你走上了這條道,怕的還在後邊呢!」

《論死亡與臨終》的作者 —— 庫布勒· 羅斯,從多年臨終關懷的實際經驗中總結出,人在接受死亡的心理過程,可以分為五個階段。——【否認】【憤怒】【掙扎】【抑鬱】【接受】。我們每個人都明瞭,自從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們便逐漸的接近死亡,但即使是當這樣一個巨大的、無法抗爭的事實來臨的時候,我們依然是抗拒。

當人得知自己得了不治之症,通常的反應先是【否認】,然後是【憤怒】,在痛苦中【掙扎】,有的一蹶不振。甚至有的人在死亡來臨的最後一刻,依然無法接受自己將死的事實,但最終,我們只有【接受】這一個選項。

這裡穿插羅斯的觀點,是因為她提出的五個階段,具有十分廣泛的適用性,我們可以從中理解,我們自身從接受某一事實,到自發產生改變的整個過程。嬌龍的背叛已無法輓回,狐狸卻試圖重新佔領客觀世事的高地,但這一舉動,又被徒弟超越這一事實,出現了自相矛盾。三個條件在狐狸的邏輯中,無法同時成立。在這些事實面前,她無法繼續與嬌龍相處,於是,她選擇了離開。

緊接著鏡頭一轉,自己卻孤零零的捨不得離開。這個場景是不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ST,總是通過向外部環境施壓,來掩蓋自己的真實情緒。他們天真的認為,佔領客觀事實的高低,便可以贏得一切。

「劍回來了,高興嗎?」

「失而復得,才知道對它還是有依戀。」

「已經不是你的劍了,你不是說要送給貝勒爺嗎?」

「……」

「小心!!!」

在山洞里,李慕白與秀蓮再給嬌龍療傷修養,狐狸卻突然射出根根毒鏢,意欲取嬌龍的命。狐狸是孤獨的,她需要將嬌龍從她的客觀現實中抹除,才能維持自身存在的東西。她將毒鏢射向嬌龍,強烈的情感在這裡體現的卻是狐狸的恨,就在她倒下的那一刻,思維在那些觸及生命事實的世界面前,變得目瞪口呆。她們的理性在這一刻,沒有絲毫的用處。

嬌龍大喊【師娘】,僅有兩個字,卻為她與狐狸的關係畫上了完整的句號。狐狸終於在她死前,認清了她心中的【臥虎藏龍】,【唯一的親,唯一的仇】這就是狐狸總結。

「雖然你死也不冤,徒兒不孝… 我要的是玉嬌龍的命。十年苦心,就是因為你一肚子的壞水,隱藏心訣,讓我苦練不成,而你…卻是劍藝精進,什麼是毒?一個八歲的孩子就有這種心機…這就是毒…」

「嬌龍…我唯一的親… 唯一的仇!」

整部電影以嬌龍展開敘事,這一標準換做遊戲,那電影中除了嬌龍以外的角色,充其量只能算NPC。而促使嬌龍發生變化的正是狐狸,這一點,小虎沒有做到,慕白也沒有,秀蓮更沒有。嬌龍與他們之間的互動,只是在重復她固有的模式。而狐狸的死,卻使得嬌龍從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也終於意識到,原來思維,本就是恐懼的產物。

心誠則靈

「小龍!」

「還記得你說的那個故事嗎?」

「心誠則靈!」

「許個願吧,小虎!」

「一起回新疆!」

秀蓮、嬌龍與慕白分別對應著【儒、釋、道】,其中秀蓮對應著【儒家思想】,嬌龍則對應著【佛教中的禪宗】,慕白則對應著【道家】。而【禪宗】所追求的正是【修心】,那麼這這一段的隱喻,自然是關於成長,嬌龍找回了信仰。在類型上,她在思維與情感之間找到了新的平衡。

榮格理論

《臥虎藏龍》的話題告一段落,咱們再來聊聊老頭,如果你要問【榮格理論】靠不靠譜?咱們不如聊聊【榮格理論】的優勢在哪?

父母欠債,少女賣身洗浴中心,你認為這是哪部電影?可不可以是《千與千尋》,在缺少足夠敘事的條件下,我們無法與信息之間架起理解的橋梁。如果我們將自身比做一本書或是一部電影,那【榮格理論】所提供的就是分析趨勢敘事的工具,完整的敘事自然來自我們自身,這可能也是精神分析的治療,十分依賴【移情】的原因。

【精分】很注重人在壓力一狀態下的反應,通常在這種情況下,問題才更容易暴露。所以咱們聊的話題,似乎總是圍繞著那些不太開心的內容,雖然話題借助了電影中的人物,在事實上,咱們聊的並不是某個具體的人,某個類型、甚至都不是人格類型,而是榮格所說的【經驗材料】。他所說的心理類型指的是【意識的類型】,並非人格的類型。

「看不到的,便無法生長」在精神分析的核心假設中,【冰棒】從未消失,而是與我們共存。然而並不是所有潛藏在意識之下的內容,都像【冰棒】那麼可愛,他們既然可與我們共存,就會以某種方式影響我們的選擇。在一些特定的選擇中,我們必定會被特定的困境所困。

所以,遇到問題,記得轉動你的角度,因為類型本身即是困境。《臥虎藏龍》為我們展現了一個複雜的內部世界,所謂的江湖不過是人情世界的一個分支,而人人稱贊的自由不過是用更大的不自由所換取而來。

#冒牌生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 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 https : //bit.ly/2Y27JSW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