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做,生命就能改變《為什麼你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 – 每天為你推薦一篇好文章


從愛自己開始

自我價值不能由別人來認定:你是有價值的,因為你認定自己有價值;如果靠別人來認定你的價值,那是別人的價值。





 

你很可能罹患了一種社會通病,這種病稱為「自卑敗血症」,光靠打一針無法改善,現有唯一的治療方式是大量施予「愛自己」的藥劑。但也許正如社會上許多人一樣,你從小就認為愛自己是不對的。社會告訴我們要為別人著想,教會告誡我們要愛鄰居,似乎沒有人記得要愛自己。但如果你要獲得當下的快樂,首先必須學習愛自己。

 

小時候愛自己是件很自然的事,但你也是從小就開始學習,愛自己是件自私或自負的事。

你學會把其他人擺在自己前面,凡事先想到別人,因為這樣才顯示你是「好人」。你學會避免出風頭,接受「好東西應該與人分享」等訓示,不管那些是你的寶物、珍品,或者父母親可能不會與別人分享的大人玩具。人們甚至教導你要「有耳無嘴」,以及「應該知道分寸」。

 

小孩會很自然地認為自己既漂亮又很重要,但是到了青少年期,社會的訓示已經生根,他們開始極度自我懷疑,隨著年紀增長,自我懷疑的程度有增無減。畢竟,你不應只愛你自己,這麼做的話,其他人會怎麼看你!

 

這種暗示很微妙而且沒有惡意,但確實控制了人們,使人們規規矩矩。從父母、直系親屬,一直到學校、教會和朋友那裡,小孩子學習一切高雅的社交禮儀,這些社交禮儀是成人世界的標記。但小孩彼此之間絕不會那樣做,除非是為了討好大人。小孩被要求一定要說「請」和「謝謝」、要鞠躬、大人進來時要起立、離開飯桌前要徵求許可,另外還要忍受大人捏他們臉頰,拍他們腦袋。這其中的訊息很明顯:大人是重要的,小孩子不算什麼;其他人重要,你無足輕重。「不要相信自己的判斷」,是第一個必然產生的結果,許多以「禮貌」為名的規範則強化了這項結果。這些躲藏在「禮貌」背後的規範,讓你把別人的判斷當作自己的判斷,代價卻是犧牲自己的價值。毫不意外地,這些懷疑與自我否定會一直持續到成年期。自我懷疑會如何妨礙我們?就是在「愛別人」的重要領域中,你可能會碰到困難。其實,愛別人與愛自己的程度有直接的關係。

 

◎愛,建議的定義

「愛」這個字有很多定義,很多人都曾詮釋過。看看下面這個定義合不合適:愛是種能力和意願,能讓你關心的人去做他們選擇要做的事,且不要求他們必須令你滿意。這或許是可行的定義,但實際上很少被採用。你要如何才能夠達到這個地步--讓別人做他們自己選擇的事,而不要求他們符合你的期望呢?很簡單,那就是:愛你自己,覺得自己是重要、有價值,而且美好的。一旦你認定自己很好,就不必藉由要求別人的行為符合你的意思,來加強自我價值。如果你有自信,就不會想要或需要別人跟你一樣,因為你是獨一無二的,其次,那樣做會剝奪那些人具有的獨特性,你對他們的喜愛,就在於那些令他們與眾不同的特性。等這種想法開始融入你的心裡,你就會懂得愛自己,先對自己付出及為自己效力,就能夠愛別人,對別人付出,為別人效力。到那時,你的付出並沒有自私的目的。你這麼做,不是為了獲得感謝或回報,而是因為你從身為助人者或愛人者得到真正的快樂。

 

如果你缺乏自我價值感,或者不愛自己,就不可能愛人。如果你認為自己毫無價值,又怎能付出愛?你的愛有什麼價值?如果你不能付出愛,就無法接受愛。畢竟,如果把愛給一個毫無價值的人,這種愛有什麼價值?一個人想沈浸在愛中,包括給予愛和獲得愛,都要從充份被愛的自我開始。

 

以諾亞為例,諾亞是個中年男子,自認為很愛妻兒。為了表示愛意,他買貴重禮物給妻兒,帶他們去度豪華的假期,出差時也總是寫信回家,並在信上仔細寫下「愛」字。但是,諾亞從未親口跟妻子或孩子說他愛他們。他和自己深愛的雙親一樣,都有同樣的問題。諾亞很想說這幾個字,這幾個字一直在腦中盤旋,但每當他想說「我愛你」時,總是說不出話來。

 

諾亞認為,說「我愛你」這幾個字,會讓他自己面臨風險。如果他說「我愛你」,對方必須回答:「諾亞,我也愛你。」他這項愛的宣言,必須符合他對自我價值的肯定。對諾亞來說,說那幾個字是相當冒險的,因為他可能得不到回應,這樣一來,他的整體價值會出現疑問。另一方面,如果諾亞能夠以「自己受人喜愛」的這個前提出發,他就不會說不出「我愛你」;是否得到期待的那句「諾亞,我也愛你」,和他的自我價值也沒有關係,因為在他還沒開口之前,他的自我價值是完整無缺的。至於他說了「我愛你」之後,是否會獲得愛的回報,那就是他妻子或他所愛的人的問題。他可以想要別人愛他,但這不是自我價值的必要條件。

 

你可以根據愛自己的能力,向你所有的自我感覺挑戰。記住,無論在什麼時候、任何情形下,愛自己都比恨自己的心態健康。即使你以自己不喜歡的方式行事,憎惡自己只會導致停滯不前與破壞。別憎惡自己,應該要培養正向情緒,從錯誤中學習,下決心不重蹈覆轍,但不要把犯錯與你的自我價值連結在一起。

 

關於愛自己與愛他人,最重要的部分是:千萬不要把你的自我價值,與你的行為或別人對你的行為混為一談。同樣地,這並不容易做到。社會的訊息極為強大,難以抵擋。人們說「你是壞孩子」,而不說「你的行為不對」;會說「你這樣做,媽媽就不喜歡你」,而不說「媽媽不喜歡你這樣做」。你從這些話得到的結論可能是「她不喜歡我,我一定是壞孩子」,而不是「她不喜歡我,那是她的決定,雖然我不喜歡這樣,但我還是很重要。」在《心有千千結》(Knots)一書中,朗納.連恩(R.D.Laing)總結了把別人的想法變成自己的想法,並將它們與自我價值相提並論的過程。

 

我媽媽愛我,我感覺很好。

我感覺很好,因為她愛我。

我媽媽不愛我,我感覺很差;

我感覺很差,因為她不愛我。

我是壞蛋,因為我感覺很差;

我感覺很差,因為我是壞蛋。

我是壞蛋,因為她不愛我;

她不愛我,因為我是壞蛋。

童年時期的思考習慣不容易因為長大了就戒除,你的自我印象可能仍然建立在別人對你的看法上。雖說你最初的自我形象確實是從大人那裡聽來的,但你不一定得永遠保有這些看法。

 

沒錯,要擺脫那些舊枷鎖,清除尚未癒合的疤痕,是件相當困難的事,但如果你考慮後果,就會發現堅持舊看法只會更糟。藉由練習心志,你可以採取一些愛自己的選擇,這些選擇將令你感到驚喜。

哪種人懂得愛?是那些有自毀行為的人嗎?絕對不是。他們會壓抑自己、躲在角落嗎?不會。要學會愛人和被愛,要先從家庭做起,欠缺自信的行為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方式,你一定要停止這種行為。

 

不需要別人認可

需要別人認可等於是說:「你對我的看法,比我對自己的看法更重要。」

 

或許,你現在把太多時間用來爭取別人的認可,或是擔心可能碰到什麼非難。如果別人的認可變成你生活中的一種需要,你就有必要採取一些行動。第一步,你要了解尋求別人認可是一種意願,而非一種需要。我們都喜歡掌聲、恭維和讚揚,心理受到撫慰時覺得很舒服,誰願意放棄這些?確實沒有必要放棄。認可本身並非不健康,事實上,受到奉承是一大樂事。但若是尋求認可成為一種「需要」,而非「想要」時,它就是一個誤區。

 

如果你是想要獲得認可,你只是樂於擁有別人的支持。但如果你是需要獲得認可,那麼得不到的時候就會讓你感覺崩潰,此時也是自毀力量進駐的時刻。同樣地,當尋求認可變成一種需要時,你就會把一大部分的自我交給「外人」,你需要這些外人的支持,如果他們不認可,你就會停滯不前(即使幅度很小)。在這種情況中,你就是將自我價值的評估權交給別人,只有當他們決定給你一些稱讚時,你才覺得舒服。

 

需要別人的認可已經夠糟了,但真正的麻煩在於,你事事都需要每個人的贊同。如果你隨時都有這種需要,你的生活中必然會遭遇許多苦惱與挫折。此外,你將形成優柔寡斷、沒有地位的自我形象,最後造成前一章討論的那種自我排斥。

所以必須排除對「別人給予認可」的需要!這是毫無疑問的。你如果想達到自我實現,就必須從生活中根除它。這種需要是心理上的死胡同,對你絕對沒有好處。

 

人生路上,免不了會遭遇許多不被認可的事。這是人性使然,是「活著」都要繳交的學費,根本無法避免。我曾有一位名叫歐濟的中年男性病患,他很符合典型的需要認可心理。對於所有具爭議性的主題,例如墮胎、節育、中東戰爭、水門案、政治等等,歐濟本來有自己一套看法,但每次遭到奚落就馬上破功。他花費大量精力,要使每個人都認可他所說和所做的每一件事。有一次他跟岳父講述一件事,過程中提到他堅決主張安樂死,但他一注意到岳父不以為然地皺起眉頭,就立刻修改立場:「我的意思是,如果那個人意識清醒,而且確實一心求死,就可以採用安樂死。」

 

歐濟注意到岳父有同感,才鬆了一口氣。

 

歐濟也對上司表示主張安樂死,但是上司大聲反對:「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你不知道那是玩弄上帝嗎?」歐濟無法承受這種反駁的言語,就立即改變立場:「我的意思是,只有在極端狀況下,也就是當病人已被宣布合法死亡時,就可以拔去插頭。」上司終於勉強同意,歐濟才再次擺脫窘境。

歐濟又對哥哥聲明他對安樂死的看法,哥哥立刻表示贊同……歐濟鬆了一口氣,這次他很容易就過關,甚至不必改變立場以爭取哥哥的認可。

 

歐濟講述自己平常與人互動的方法時,提到了這些例子,他在社交圈中沒有自己的想法,極需要別人的贊同,所以不斷改變自己的立場,以討好別人。歐濟不存在,存在的只有別人對事情的偶然反應,這些反應不只決定歐濟的感覺,也決定他的想法和說法。別人要歐濟成為什麼樣子,他就是什麼樣子。

當尋求認可成為一種需要時,會將真實的可能性抹殺殆盡。如果你需要受到讚美,而且也發出那種信號,就沒有人會直率地對待你,你也無法隨時充滿信心地說出你的想法和感覺,你的自我將成為他人看法和偏好的祭品。

 

政客這類人通常不受信任,他們極需要獲得認可,若得不到認可,就會失業。因此,他們通常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如果發言者說話變來變去,為了討好每個人,以某種巧妙操縱的方式繞著問題說話,就不會有真實性可言。這種行為,在政客身上很容易察覺,但要是出現在自己身上,就很難自我省察了。也許你保留自己的想法是為了安撫某個人,或者,你贊同某個人的意見是怕引起對方的不滿。你知道如果自己受責難就會不快樂,所以就修正行為來避免別人批評。

 

要應付別人的反駁很困難,選擇別人贊同的行為比較容易。但是採取這種容易的方式,等於把別人的意見看得比你的自我評價更重要。這是一種惡性的陷阱,也是在社會中很難避開的陷阱。

為了不讓別人的意見控制你,避開「尋求認可」陷阱,我們有必要檢視助長「尋求認可」這種需求的因素。下面我們就簡略瀏覽導致許多「尋求認可」行為的發展途徑。

 

◎尋求認可的軌跡

對認可的需求,是根據一個簡單的假設:「不要相信自己,先聽聽別人的說法。」我們的文化強調尋求認可的行為是一種生活標準,獨立思考不僅不符合傳統,也是社會堡壘制度的敵人。如果你在這樣的社會中成長,就會感染這種特性。「不以自己的名起誓(不要對自己深信不疑)」就是這種需求的本質,我們的文化不斷地強化這樣的觀點,把別人的意見看得比自己的意見重要,如果得不到別人的贊同,你就有各種理由覺得沮喪、沒價值或內疚,因為別人比你更重要。

 

給予認可,可以成為一大操縱因素。你的價值存在於別人身上,如果他們不提供認可,你就一無所有,變得沒有價值。就這樣,你愈需要奉承,就愈會被人操縱。任何朝「自我認可且不倚賴別人意見」這個方向前進的腳步,都是遠離別人控制之舉。然而,這種確保擺脫他人的健全行為卻被貼上自私、冷漠、輕率等標籤。想了解這種惡性的操縱循環,可以從「尋求認可」的文化訊息著手。從你小時候起,這些訊息便開始大量地向你轟炸,至今仍持續不輟。

 

◎典型尋求認可行為的一些例子

就如同自我排斥一樣,尋求認可也包括了許多對自己不利的行為。最常見的尋求認可行為如下:

 

.改變立場或改變原來相信的事,因為有人表現出不贊同的跡象。

.刻意修飾說詞,以免對方有不悅的反應。

.逢迎拍馬,讓別人喜歡你。

.有人不同意你的想法時,你便覺得沮喪或焦慮。

.有人與你意見相左時,你便覺得被侮辱或被看低。

.對別人貼上「勢利小人」或「狂妄自大」等標籤,這等於是說:「請多注意我。」

.即使根本不認可別人所說的,還是表示同意或點頭。

.人云亦云,對於「不能說不」感到氣憤。

.被精明的售貨員唬住,買下你並不想買的東西;或是害怕拿回家,因為另一半不喜歡你這樣。

.在餐廳裡勉強吃下一客不是按你指定的方式烹調的牛排,因為擔心退回去,侍者會不高興。

.說些言不由衷的話,以免惹人討厭。

.傳播有關死訊、離婚、搶劫等壞消息,享受被人注意的快感。

.徵得生活中某個重要人士的同意才說話、買東西或做任何事,因為你怕那個人不高興。

.動不動就說抱歉,常說「對不起」,想要讓別人原諒你,並隨時認可你。

.故意標新立異以引起注意,這與為了讓人認可而盲從一樣神經質。因此,穿著晚禮服時腳套網球鞋,或是只吃一小撮馬鈴薯泥,想要別人注意你,都是在尋求認可。

.在所有場合都以生病為由遲到。遲到就一定會被人看到,那是一種尋求認可的方法,可使每個人注意你。你這樣做可能是想要突顯自己,但如此一來,你就被注意你的人所控制。

.「假裝」對某件你一無所知的事情很了解,藉此讓人對你印象深刻。

.讓自己處在受人認可的狀態,藉此博取稱讚,如果沒有獲得稱讚,就感到難過。

.你尊重的某個人和你觀點不同,並且向你表達他的想法,你因此感到不開心。

 

顯然,這張清單可以不斷地列下去。尋求認可是世界每個角落都可以看到的文化現象,只有當它成為一種需要,才會令人厭煩。當然,尋求認可若成為一種需要,就等於放棄自己,並將你如何感覺的責任,交到你尋求認可的人手中。

 

◎尋求認可的心理效益

檢視這種對自己不利行為的起因,有助於提出一些策略來排除「尋求認可」的需求。以下這些比較常見的原因,本質上大多是出於神經質。將「尋求認可」視為需求可能帶來的效益包括:

 

.要別人為你的感覺負責。如果你有卑微、受傷、沮喪等感覺,是因為別人不認可你,該為你的感覺負責的是他們,而不是你。

.如果因為他們不認可你而必須為你的感覺負責,那麼要你做任何改變都是不可能的,因為你會這樣感覺都是他們的錯,所以他們也應該為你的一成不變負責。因此,尋求認可的行為可以讓你避免改變。

.只要有他們負責,而你又不求改變,你就不必冒任何險。同時,若尋求認可成為你的生活方式,你在生活中自然會避免任何有風險的活動。

.加強可憐的自我印象,因而越來越自憐與無所作為。如果你不需要認可,當你得不到認可時,就不會自憐。

.加強別人必須照顧你的想法,這樣你就可以回到兒時,受到寵溺、保護,以及控制。

.把你的感覺歸咎別人,這樣就可以對生活中你不喜歡的任何事創造代罪羔羊。

.自我欺騙。認為自己被你感覺比自己更重要的人喜歡,所以即使你內心很不滿,外表卻顯得很愉快。只要認為別人更重要,外在表現也就更為重要。

.因別人注意你而獲得安慰。別人注意你,讓你可以對其他同樣尋求認可的朋友吹噓。

.融入讚賞這種行為的文化,可以為你贏得許多人的好感。

 

這些神經質行為的效益,顯然與自我憎惡的效益類似。

事實上,「逃避責任、改變與冒險」這項主題,是本書提到的一切自毀思想和行為的核心。如果沒有這一切奇怪的診斷用語,堅持神經質行為就會更容易,更為人所熟悉,而且風險更少,尋求認可的需要顯然也不例外。

 

摘自《為什麼你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 作者:偉恩.戴爾

書籍特色

個人成長的經歷、社會集體制約的力量、對價值觀的認知,甚至大腦的獎勵機制,都能提供你無窮盡的藉口,讓你停滯不前,不敢為自己踏出勇敢的一步。

書中以具體的案例一一破解讓你原地踏步的行為,更進一步提供你具體可行的簡單方案,只需一轉念,改變自己,從當下開始。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