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回每一個不完美的自己《擁抱不完美》 – 每天為你推薦一篇好文章


不要背叛你的孩子

 

當我們把冷靜自持和控制,看得比容許自己釋放熱情、耍寶搞笑、流露真心、表達真實的自己還重要時,就等於背叛了自己。

 

當我們一再背叛自己,我們也會背叛所愛的人。──布芮尼.布朗

 

母親節過後,一位新個案小玉(化名)來找我諮商。

 

她會找到我是因為看到我部落格寫的文章〈認回不完美的母親〉。她很有共鳴,同時也被裡面的故事給震撼到,因為她也有一個不完美的母親。

 

第一次晤談裡,她跟我說了許多故事,關於她從小被母親忽略、打罵、羞辱等精神虐待的故事。回顧傷心往事,讓她很傷心,邊說邊哭。

 

那次晤談結束,除了我的書外,我還介紹她看一本四月剛出版的新書《不完美的禮物》給她參考。接納自己的不完美、並接納自己有一個不完美的母親,是療癒的第一步。

 

下週當小玉再度出現時,她一坐下來馬上就迫不及待想跟我分享閱讀的心得。

 

她告訴我,那天回去她就買書了。上個禮拜,兩本書讓她邊看邊哭,裡面很多故事都很觸動她。「尤其當我看到《不完美的禮物》作者講的最後一個故事時,我當場就放聲大哭了。」她說。

 

我很好奇是什麼故事觸動到她,便請她詳細說明。

 

「就是作者布朗寫說,有一天她帶著八歲的女兒逛百貨公司買鞋子,結果當時賣鞋子的專櫃正放了一首流行歌曲,她的女兒竟然當場跳起舞來(她女兒是一個肢體很自由的孩子)。就在那時,專櫃旁邊剛好有三個貴婦同時也帶著孩子來買鞋子,大家全盯著她女兒跳奇怪的機器舞。作者注意到旁邊人的表情,不是欣賞,反而是為她的女兒感到難為情。當時她也超尷尬的。

 

當貴婦旁邊的小女生正交頭接耳,可能在說些取笑她女兒的話時,她女兒頓時不知所措,

 

身體僵住,突然停了下來,看著作者,眼神彷彿在問:『媽咪,我接下來怎麼辦?』

 

沒想到,作者看著女兒說:『妳可以把稻草人的動作加進去呀!』於是,女兒繼續開心地跳她的舞,從那一刻起,作者的視線就不曾離開女兒身上,她在一旁欣賞著女兒的即興表演。

 

作者說,她不想『背叛』她的女兒,她選擇站在女兒這邊。當我看到這裡時,就放聲大哭了。」

 

嗯,是有這個故事,我記起來了。

 

書上還寫著:在第一時間,看到別人對自己的女兒指指點點、議論紛紛時,作者布朗也超尷尬的,她說,要是在以前,她絕對會用力瞪女兒一眼,說:「拜託妳,別那麼誇張好嗎?」但她知道,如果她這麼做,等於是「背叛女兒、拯救自己」。她在書上說:「感謝上帝,當時我不是如此反應。」

 

因為布朗這幾年專注於「羞愧」議題研究,所以她深知羞愧會在什麼情況出現,打擊自己與他人。羞愧源自於「不完美」。我們的文化是要我們完美的,當我們無法符合這個標準、當我們不完美時,羞愧立即上身。

 

為了要完美,我們把自己「限制」在一個框框裡,冷靜、自我控制、怕出錯。作者在書上說:「當我們把冷靜自持和控制,看得比容許自己釋放熱情、耍寶搞笑、流露真心、表達真實的自己還重要時,就等於背叛了自己。當我們一再背叛自己,我們也會背叛所愛的人。」唉,說得真好。

 

回到小玉身上,我感謝她分享這個好故事給我,接著,我問她:「我可以知道為什麼這個故事那麼觸動妳,讓妳大哭嗎?」

 

小玉告訴我,從小到大,她很少經驗到父母是「站在她這一邊」、支持她的,甚至,她經驗到的,幾乎都是父母的「背叛」。

 

她舉例:小學有一次她跟同學在教室裡吵架,被老師看見了,老師把她叫到辦公室,二話不說就指責她,說她態度不好,不該那麼大聲,要她跟同學道歉。其實當時是同學先欺負她、偷拿她的鉛筆,老師的指責讓她覺得很委屈。回家後,她跟爸爸訴說心裡的委屈,沒想到爸爸卻說:「跟同學吵架、被老師罵這麼丟臉的事,妳還敢說!」當場,她感覺好像被重重甩了一個耳光。心,很痛。

 

「父親背叛了我,」她說:「父親的背叛遠比起被同學欺負、被老師冤枉的痛還要痛,還要叫人傷心。」

 

不只如此,母親也是。小玉又舉例。

 

國中時有一次在餐廳吃飯,那次聚餐是跟姑媽、姑丈、堂哥、堂姊一堆親戚朋友吃飯,大家開心地邊吃邊聊天,吃到一半,聊到孩子的功課,媽媽突然在眾人面前對著小玉說:「妳看堂哥、堂姊多厲害,他們都考上建中、北一女,哪像妳這麼笨又不用功,我看妳能考上景美女中就偷笑了。」

 

小玉說她當場恨不得有個地洞可以馬上鑽進去,當下她羞愧到臉紅,飯也吃不下了。這就是母親的背叛。

 

小玉繼續補充:「從小到大,不管我做什麼、說什麼都不對,母親很少肯定我。以前我最常經驗到的是:在餐桌上,我講話講到一半,媽媽就會從餐桌底下,狠狠地踢我一腳制止我,要我別說了。每次被踢,我都很受驚嚇,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一直害怕犯錯、一直沒有安全感的原因了。」

 

呀,多麼痛的領悟啊。

 

很多父母可能都不知道:孩子的心很脆弱,孩子的心是玻璃做的,很容易碎的。所有的孩子都對父母有一個理想的期待(我們會過度美化父母),期待被呵護、被接納。於是,只要經驗到父母惡意、不友善的對待,孩子就立刻感到受傷、感覺被背叛。這是很真實的感受。而且,更要命的是,這個受傷的感覺,會一直「過不去」,停留在記憶裡,一輩子不散,除非你回頭,把當時羞愧的自己給解救出來。

 

說這些故事,是因為很多的父母可能會「無心」地傷了自己的孩子而不自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父母的一句話、一個動作,在孩子眼裡,都會被放大解讀。孩子很敏感的,請小心你的語言,我常跟很多父母這麼說。

 

其實,我們都不完美。如果你有不小心傷過孩子,讓他們受傷、流淚、感覺被背叛,請二話不說地,立刻向他們道歉吧。一聲「對不起、請原諒我」,孩子身上的傷,馬上獲得撫平。

 

如果,你還是說不出口(愛面子),也沒關係,那麼,起碼在心裡默唸《零極限》這四句話吧:「我愛你、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

 

小小的道歉或補償,對孩子意義非凡,因為裡面是愛,愛就是療癒。

 

畢竟,孩子比面子還要重要,不是嗎?

 

 

超渡童年的傷痛

 

被背叛的撕裂與受傷的心靈,

 

需要一種超渡的歷程,才得以漸漸撫平傷痛,

 

這是一種「非頭腦」的靈性柔性療癒。

 

上一篇文章〈不要背叛你的孩子〉,一放在臉書與部落格裡,果然又被瘋狂轉載分享。這幾天回應如雪花一般,叫我十分訝異。為什麼大家對這個故事如此有共鳴?難道,我們都有曾被父母背叛過的經驗?是的,沒錯。

 

當晚,一位朋友寫信告訴我,看完這篇故事以後,她才更加明瞭:原來父母對她的傷害,不只是被忽略,而是自己被父母「背叛」了。有了這個明白,不知道為什麼,反而讓她鬆一口氣。

 

此外,還有人跟我分享更深的背叛故事,叫我看得心驚又心疼。

 

一位參加私塾的朋友說:從小她的身心就不斷遭受暴力的攻擊,讓她有一個灰色的童年(不,黑色的,後來她更正),那段不堪的歲月,叫她痛不欲生,甚至曾經想自殺。

 

她的故事是你在電視連續劇裡,才會看到的。從小,她有一個酗酒的父親,每次父親喝完酒,就開始發脾氣、亂罵人,甚至經常半夜把所有的孩子都叫起床,到客廳罰跪。如果不從,就是一頓毒打。到現在,她依然經常半夜作惡夢、驚醒,小時候的驚恐蔓延到身體每個細胞,讓她至今無法安穩度日。

 

父親沒工作,母親必須擔負起養家的重任,兼好幾份差,每天像陀螺一樣轉不停。母親經常不在家,她必須把時間與精力都耗在賺錢養家上,跟本就無暇照顧她與弟妹。因此,她不但得不到父母的照顧,反而被迫扮演弟妹的「父母」,去照顧弟妹。每次弟妹要是出了差錯,或家事沒做好,她不是被罵就是被打。雙重的家暴,讓她痛苦萬分。

 

這還不打緊,更慘的是:她被強暴了。

 

上高中那一年,有一天父親跟一位朋友在家喝酒喝到很晚,最後父親喝得爛醉如泥、不省人事,那個叔叔就趁機跑到房間非禮她,事後還警告她不能說。於是,那一年她的人生從灰色變黑色。她整個人突然「當機」,每天過得渾渾噩噩、完全失去動力。

 

那段期間她不但功課退步,做家事也經常出錯,一天到晚被母親痛罵。有一天,她受不了、情緒崩潰,對著母親大吼:「妳一天到晚不在家,我被欺負了妳都不知道!」然後,她放聲大哭,把自己被強暴的事說出來。

 

母親的反應呢?

 

好,這才是重點。母親不但沒有安慰她,還跟她說這種事絕對不能說出去,不然很丟臉。

 

崩潰!這就是母親的背叛。

 

然後,當天晚上,她在房門外偷聽見母親跟父親說自己被強暴的事,結果,她竟然聽到父親說:「既然都這樣了,要不要就叫她不要唸書了,去酒店上班,賺的錢比較多。」世紀大崩潰!父親的背叛,就像一把利刃,深深刺進她的心。

 

絕望!在父母雙重的背叛下,她深受打擊。

 

我想要是一般人一定活不下去了(怪不得她一直想自殺),但她還是讓自己活下來了。真不容易啊!

 

還好父母親算有良知,沒有真的逼她去酒店上班。但她心裡十分清楚地知道:這個家,沒有人可以保護她,也沒有人是真心愛她的,不值得眷戀。她必須走。

 

於是,高中一畢業,她就以幫忙家裡賺錢為理由,一個人跑到台北工作,其實她心裡知道,真正的目的,是想逃離這個讓她傷心欲絕的家。

 

離家,一晃三十年過去,如今她事業有成,也已經成為別人的母親,但她從來沒有一天快樂過。那個傷,還很痛。

 

童年那段記憶,是她一輩子的傷痛。現在的她,想要為自己「挺身而出」,她說:父母背叛了她,但她不想背叛自己。

 

為了療癒自己,認回過去那個被家暴、被強暴的受傷小女孩,這幾年她開始尋求心理諮商。去年,逛到我的部落格看到我舉辦的「內在小孩」敘事靈性療癒工作坊訊息,她毫不考慮立刻報名參加,後來又加入私塾繼續說故事。她下定了決心,就是要把那個傷痕累累的內在小孩給拯救回來。

 

哇,我好佩服她的生命韌性與力量,我想要是一般人早放棄了,但是她始終都沒放棄過自己。有一次我問她:「妳知道嗎?我見過很多跟妳有同樣經驗的人,童年不是被家暴、就是被性侵,後來有些人會覺得自己的生命很沒價值,於是放棄自己的人生,不是跑去跟亂七八糟的男人鬼混,不然就是真的去賣淫,但是妳卻跑去做女工、踏踏實實地過生活、到現在自己開一間公司,妳是怎麼辦到的?」

 

被我這麼一問,她淚水直流。我知道,那是一種自我疼惜的眼淚。

 

不久後,她緩緩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不斷地告訴自己,別人看不起我沒關係,但我不能看不起自己。」此話一出,我的眼眶也紅了。

 

這一年來,在私塾裡,她不斷地說故事,把自己不堪的童年通通給認回來。「妳真是他媽的勇敢!」我心裡真想這樣告訴她。還記得布朗博士在《不完美的禮物》書裡的那段話嗎?「揭露自己的故事,並且在過程中愛自己,會是我們所行之事中,最勇敢的一件事。」是的,沒錯。

 

這幾年帶工作坊或私塾,很多女性朋友都告訴我,生命中經歷過最大的不堪與背叛就是:在小時候曾經被長輩或陌生人性侵或性騷擾後,父母的反應不是否認(「妳不要亂講」),不然就是反過來斥責子女(「一定是妳自己不撿點,先去勾引男人」),就算是不否認、也不指責,很多父母為了愛面子,也會要女兒閉嘴,千萬別張揚出去。不管是以上哪一種情況,對當事人而言,都是一種背叛、都是深深的傷害。

 

 

我通常會邀請人們說故事,讓故事以一種溫柔的方式被聆聽、被接納、被同理。在大家的故事裡,我們得到共鳴與支持:「原來我不是唯一有這種經驗的人。」這樣的共鳴,讓生命因此不再孤單,也不再視自己為一個大怪物。

 

接著,我們會寫信給父母或給曾經傷害過我們的人,把過去沒有機會說出或來不及訴說、關於我們所遭受的傷痛委屈,通通寫出來,認了它。

 

寫完後,還要唸出來(朗讀),然後,再把信當場燒掉。這是一個充滿靈性療癒歷程。

 

很多人經驗了這個療癒歷程以後,那張臉,馬上變得柔和、身體馬上變得輕盈,過去在心裡緊緊抓住的東西,鬆了、也消融了。

 

摘自《擁抱不完美》作者:周志建

書籍特色

一位心理治療師真實面對自我、療癒自我的精采感人故事!
透過說故事,把過去的自己認回來,去成就一個不完美但真實的自己。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