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籃高手》裡面,最厲害的不是流川、不是櫻木,而是他!一部讓我們堅持夢想的動漫 – 動漫的故事


不是因為你才有了這個籃球隊,而是因為有這個籃球隊才有你。

#灌籃高手 #最厲害的角色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本来老六
整理:冒牌生

第一眼看到牧紳一,我感覺他就是一個標準的日本軍曹。

帶領一支連續十七年稱霸神奈川縣的隊伍,勝利不是榮譽,也不算負擔,而是責任,更是習慣。

他不斷地訓練自己,訓練隊友,訓練一切可以訓練的,目標簡單而明確:勝利。一次又一次的勝利。

那麼牧紳一身邊是否還有一個牧紳一呢?清田信長?他也許是和櫻木花道同樣的臭屁的人,如果說不是更臭屁的話(其實這部戲裡每個籃球手都有些臭屁)。

可是這種臭屁下的自信不如說是在臭屁下自我催眠。但也正是這種自我催眠把他的潛能一點點挖掘出來。

可他畢竟不是牧紳一,因為他沒有那種領袖氣質,那種先天就具有類似狂人。

獨裁者什麼的領袖氣質,那雖然可以獨立享受什麼,但更多的是必須承擔什麼的獨行。

海南之所以成為王者更多地並不是隊員的天賦或者教練的運籌帷幄,其實陵南是這兩方面做的更好的,山王之後的湘北,該無法與之抗衡了吧?

要知道,本來他們就有仙道!而是體制化的咄咄逼人,他們更多地像一支軍隊而不是球隊。

也源於此,這是所有球隊中我最不喜歡的一隻隊伍,雖然能夠一次次獲勝,那,還是夢想的勝利嗎?

如同翔陽的藤真

藤真比較出彩的有兩場比賽,其一是翔陽對湘北;其二是翔·陵對湘北。

相對於其他人炫目的技術,他的威力在於融化,在於協調,在於使得一加一加一加一加一遠遠大於五。

他的存在,會使事物發生質變,當然質變以前是什麼呢?是量變,是花形和長谷川。

翔陽是所謂的長人兵團,也就是體能更顯於意志力的那種,但在碎了的鏡片後面何嘗沒有花形堅韌的目光,在三井的壓力下未嘗不見長穀川那倔強的背影。

可惜就是這麼一個隊伍,有一個致命的地方,至少是我認為致命的地方:藤真永遠知道自己要追趕什麼(早期的流川也同樣如此)。

可巔峰從來不是在追趕中崛起的,他沒有意識到該停留下來等那些無意識的芝麻綠豆,所以他永遠地在追,而追不到。

接下來我的確要說兩個教練。陵南的田岡和湘北的安西。也正是這兩個人的存在,《灌藍》後面才真正有資格加兩個字:高手。

湘北總讓我想起白富士高中(《排球女將》),就像安西總讓我想起那位老教練。

同樣有校園暴力,同樣有社團,曾經在校園裡的你我,從這一刻起,重新開始追女孩子,重新開始翹課,重新想讓很多的事情重來一次。

而安西這樣的教練就是第一個溫暖的理由。不過,相對於把籃球看作是「道」的安西,其實另一個教練則更像動物版兇猛,或者像那兇猛的動物:陵南田崗。

如果說陵南對海南還是仙道和牧紳一的對決,那麼安西因病缺席之後,陵南和湘北的比賽就是田崗的個人秀了,而且還是一場差一點就成功的個人秀。

出於劇情的考慮,海南終於還是以小組第一的身份出現,於是湘北和陵南之爭就成了生死之戰(很多高三的老大不想留級的話這可是最後的機會了)。

在湘北開場就火力大開的情況下,田岡茂一透過滿場的大汗裡尖銳地把湘北繁花下的殘花敗柳一根根地剔出來。

三井的體力、犯規太多、上檯面的隊員太少、昏招堅持不懈的櫻木花道……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安西教練因病缺席。

他通過他職業生涯下熬煉出的敏感,如一個獵人一樣發現了所有的破綻,反過來對自己手裡的每一張牌。

用提前下場煎熬魚住,用櫻木花道的出色逼迫福田,更在最恰當的時刻打出了他最強的王牌——仙道。

就像兩個掰腕子的高手一樣,不論深陷什麼樣的僵局,一寸一寸地就這麼力挽狂瀾。

這裡插敘一下我覺得在整個井上世界最強的人(當然是動漫版):仙道。

很多人也許會想起流川楓,但他和仙道的區別恰似樊噲之于韓信,前者再怎麼最多是一名猛將,而仙道則能引領全軍,甚至引領一個時代。

仙道首先是仙,如閑雲野鶴,不為形拘,他平時不過是一杆釣往碧波萬頃;哪怕上場的時候也是懶洋洋地把衣服塞進褲腳。但是千萬不能讓他拿到籃球。

拿到籃球的仙道就像一刀在手的劍心,他可以是牧紳一那樣的全球攻擊中心,他也可以是藤真那樣的協調樞紐。

他能像阿神那樣投三分球,也能像赤木那樣蓋火鍋,甚至像櫻木花道那樣搶籃板,當然,最關鍵的是他可以像自己那樣,像仙道那樣讓對手聞風喪膽。

然後,勝敗不過是下一次釣魚時的一個回眸。

在所有臭屁的籃球手中,他是唯一一個隻在賽場上對勝敗耿耿于懷的男人,就像那個抱著大波妹過河的和尚,過了河,放下就是。

有如《白麵包龍興》裡蔡少芬所說:他不是很臭啦。

那麼在這樣厲害的田岡和仙道面前,為什麼湘北還能取勝呢?這同樣就是我剛才所說翔陽的那個致命缺陷。

湘北有兩個人,一個是安西,一個是櫻木花道(在中文配音裡,奇妙的是同一個人為他們配的音)。

前者與其說是技術上的巨匠(這點田岡總會後來居上的),不如說有巨大的精神感召力。

 

譬如當年田岡一心要招致麾下的三井和宮城都是為了他才投奔湘北的(雖然後者後來是為了彩子,誰叫彩子的肚子怎麼都比安西的漂亮吧?)

他要籃球隊打開裡面早已血肉橫飛的籃球館,他要湘北在全國大賽前夕面對可能導致隊伍信心全毀的翔·陵聯隊。

雖然這種用兩個公司的精英去訓練另外一個公司的做法實在太浪漫了,緩慢的「呵呵」下面是緩慢的信心,不疾不徐,卻像一把不斷旋轉的螺絲鑿。

不過,今年的湘北關鍵還是有了櫻木花道。年輕人的可怕本就是意外,而櫻木就是這種不折不扣的意外。

這也是翔·陵乃至最後的聯隊都最缺少的東西,那個我認為他們最致命的地方:他們沒有櫻木花道這樣的天才。搞怪的天才。

曾經看過一個專訪,問NBA的人為什麼要用那麼囂張和繁複的投籃技巧,答曰:這樣能夠點燃觀眾和隊員本身的激情,而激情,有時甚至意味著一切。

那種近似雜耍一樣的投籃和分球是令人恐懼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

櫻木花道的厲害往往有這麼兩句臺詞:

他為什麼會在那裡?他為什麼能夠做到?

哪裡來那麼多為什麼,這個用一碗面的力氣就擺平三個高三黑道的傢伙,他那近似無窮的體力和近似「無恥」的精神力像水一樣無形,像火一樣無聲。

水火相逼之下,正常的強隊翔陽、陵南不正常地輸得淅瀝嘩啦也正常啦

灌籃高手的核心

不過,打碎的籃框背後究竟有什麼呢?熱血。

《灌藍高手》前後大小戰役,最後唯有山王一戰。一戰之後,不可戰勝的山王被湘北打敗,湘北也由於拼得過狠最終沒有全國制霸。

只說兩個人,一個是全場八個三分的三井,一個是背部受到嚴重撞擊並最終結束籃球生命的櫻木。

三井第一次出場是要毀滅籃球,也就是要通過砸館造成湘北籃球隊解散。

他由於是那麼熱愛籃球,所以知道如何能夠侮辱籃球到點子上:譬如吐痰到籃球上面,譬如反復毆打隊員希望陷害對方到歐鬥的地步,是那麼得張牙舞爪。

但最後,當看見那個曾在國中期間就鼓勵自己不要放棄的安西教練,櫻木的鐵拳都無法摧毀的三井跪了下來。

血和淚水一起沖刷著那倔強著蘇醒的過往:我要打籃球!

三井由於參加黑道的關係,一直有體力不支的隱患,哪怕是面對翔陽他也有摔倒在球場上的下場。

不過在下場之前,他的每一分力氣都會用在投射三分上面,一個,再一個,再一個!再一個!

除非每一塊肌肉都被榨幹了力量,除非每一滴血都已經被燃燒過

「河田是河田,赤木是赤木.我是誰…說出來聽聽,我到底是誰…?把我的名字說出來吧,我到底是誰?!…….對,我是三井壽,永不放棄的男人!」

無論如何,我空有熱血,但熱血就是我的全部。

櫻木加入籃球的目的非常單純,為了博得同樣喜歡籃球的晴子。可是當柔道男拿著晴子照片蠱惑的時候,他一揚衣襟:我要打籃球!

籃球之於他,等於他櫻木為櫻木的一個標誌,哪怕千人萬人,你不會忽視他,你不會忘記他,你會看到他,甚至只看到他。

當他氣喘吁吁地渾身是汗,當刺骨的疼痛折磨著他的時候:難道,這就是我的比賽嗎?!

「而我呢…….就是現在了!」籃球對於他是什麼,是滾燙滾燙的熱血,只是熱血。

他燃燒已經不是為了任何人,甚至不是為了自己,因為熱血一旦沸騰起來,不燒幹,不熬幹,是不會停下來的。

體育的目的是什麼?是讓你知道,你認為你不能的,你認為你能的,只要你燃燒了自己的熱血。

只要你真正知道自己燃燒,就會有那一刻的璀璨,就會有那一刻的灼目,哪怕沒有掌聲,哪怕沒有錦標,哪怕你粉身碎骨,魂神俱滅。

所以當只要有熱血,足以代表一切!代表相信熱血的人所相信的一切!

是為灌籃:我的夢想,我只想能堅持我的夢想

冒牌生有話說

關於最厲害的高手這件事,我有點不同的想法。

日本漫畫的主角似乎總在年紀輕輕就功成名就,可是現實生活卻很難如此。尤其奮鬥一陣子後,總會發現有比你強的角色壓制著。

我的朋友木暮是個《灌籃高手》迷,他就像漫畫中的木暮公延那樣平凡,為了自己的前途努力拼搏。

前陣子他為了公司的升職機會拼了好一陣子,沒想到結果出爐,職缺由一位由外頭請來的資深經理人空降擔綱。

即便木暮的努力同儕都看在眼裏,老闆也很清楚他的貢獻,卻還是沒有選擇替他升遷。

那位空降的主管學經歷都比木暮好,雙方相處一段時間後,木暮總是在默默比較到底自身有何不足,但幾個月過後心服口服,那位新來的主管除了學、經歷比他強之外,就連做人也挑不出毛病。

木暮服氣了,但內心難免有些怨歎。為何世界總有比他強的人,他既不甘心又無奈。

有一次聚會,鬱鬱寡歡的他自嘲道,原本以為自己就像龜兔賽跑的烏龜,就算走得慢,但兔子總有偷懶的時候,偏偏現實生活中兔子也很勤奮,這讓烏龜該怎麼生存!

你是不是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心情?努力付出過,卻發現付出永遠不夠,世上總有比更強大的強者存在,你覺得不管再怎麼努力卻看不到前景?

還記得《灌籃高手》的櫻木花道結束兩萬次投籃的那次特訓嗎?

%e8%9e%a2%e5%b9%95%e6%88%aa%e5%9c%96-2016-11-30-00-35-08

某次比賽,櫻木觀察到流川楓的跳投姿勢,竟是他訓練時最完美、最標準的跳投姿勢。他緊握拳頭,生氣又不甘心,問安西教練:「狐狸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打籃球的!」

「你應該好好看著流川的姿勢,盡可能的模仿他,然後用3倍的訓練量練習,這樣才有可能在高中階段超越他。」安西教練說。

櫻木完成了特訓才明確感受到流川楓的強大。流川就像是龜兔賽跑中的兔子,身為天才的櫻木花道尚且需要苦練,那麼我們可能都只是平凡的木暮,不笨,但可能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精力去苦練。

%e8%9e%a2%e5%b9%95%e6%88%aa%e5%9c%96-2016-11-30-00-35-18

安西教練口中的道理很簡單:學習沒有捷徑,如果起點比人家低,就更應該用眼睛盯著兔子的動作,再以三倍甚至更多的訓練量來努力。

有些事情「做」了才知道,也有些事「錯」了才知道,但最怕有些事「錯」了還是不知道。

也許我們的起點沒有流川來得高,也許我們不像櫻木那樣擁有驚人的籃球天賦,但我們可以像安西教練所說的那樣,平凡卻又深刻的努力。

%e8%9e%a2%e5%b9%95%e6%88%aa%e5%9c%96-2016-11-30-00-35-49

若要拉近夢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唯有努力和堅持。當你的起點比別人低的時候,不代表你的終點註定失敗。因為在努力和堅持的過程中,別把生活當作一場賽跑,這樣只會讓自己活得太累,失去欣賞周遭的美的能力。

真正的生活,不求和人相比,但求自我每日成長。

如果跑不過兔子,那麼你可以每天跑得比昨天快一點。

如果不喜歡某件事,就改變它;如果無力改變它,就只能停止抱怨,改變態度,做好自己該做的事。

還記得木暮後來的故事嗎?

相較於天才櫻木、強人流川,木暮沒有成為天才,他始終維持著自己的步調,默默地努力。

最後在「湘北」對上「陵南」爭取日本全國高中聯賽最後一個席次時,以一記關鍵三分球得分,確保湘北的領先優勢,也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 - 你不需要成為天才,你只需要成為一個在關鍵時刻得以依仗的好隊友!就像木暮一樣!

%e8%9e%a2%e5%b9%95%e6%88%aa%e5%9c%96-2016-11-30-00-35-37

#冒牌生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和【分享】,這都是對我寫作最大的鼓勵。

——————————————————————
歡迎追蹤

冒牌生📚作家(@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新書 《成年禮:給不再是孩子卻還不是大人的你》

博客來:http://goo.gl/56BWvM

1002520023509_l1

內容簡介:

長大後,沒有一件事是輕鬆的,
你會徬徨,會對旁人失望,甚至對自己失望。
但每一滴淚水、每一次自我懷疑,
都是成長的印記,是歲月給我們的禮物。

勇敢的受傷,再勇敢的站起來去拚吧。
因為跌倒過後,勇敢站起來的過程就叫做長大。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