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看懂《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了嗎?再看一次,才發現新海城想要傳達的意象這麼美… – 動漫的故事


兩個人在一起久了,就像左手和右手,即使不再相愛也會選擇相守。

#雲之彼端 #約定的地方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仁慈的父
整理:冒牌生

它是一首關於寂寞的詩,如果作為電影必須要用故事來標籤的話,你也可以把它作為一個關於約定的故事來看。

夏日,是最適合浪漫青春故事滋長的溫床季節,而日本南北分立蕭殺的政治背景也同時帶來了冬季的荒涼。

它沒有絢麗壯美的場面,沒有機智詼諧的臺詞,甚至沒有俊男靚女。

作為一部動畫長片,情節緩慢而又略顯乏味;作為一部幻想電影,科幻的部分又枯燥之極;作為青春片來看的話,卻又太過於理性和現實。

估計很少人能耐著性子看完,我也是看完最後一幕才恍然大悟——原本他要表達的就是一首詩而已。

新海誠的作品接觸不多,但從最近所看的《秒速五公分》和本片就可看出他的一些創作特點,對白簡短,場景生活化。

大量的空鏡頭用以雕琢內心,更多時候用畫面中的物體代替該用臺詞來表達的含義,注重細節,音樂哀傷。

一陣穿過原野清風、一片旋轉飄落的櫻花、一個撩動頭髮的小動作、一枝沒有射中紅心卻又不失方向的箭、含羞的欲言又止、眼神中暗含著的寂寞。

明亮耀眼又嗡嗡作響的日光燈、白得過於慘澹的病床、粉紅色溫暖的毛衣、滴著雪水的黑髮、輕微揚起的嘴角、不用言語表達的愛意。

青色的煙柱從口中噴出凝重的心事、被困在殘破塔中的無助少女、夕陽中冷漠色調的世界中唯一一抹暖暖的氣息。

畫面極致精緻的表達著詩意,而不是在講一個關於什麼的故事。

從三年前充滿生機的夏季野景,到三年後繁華的鋼筋水泥森林,色調的轉換、人心的變化,三年前的約定仿佛也在現實的磨礪中漸漸褪色。

人,這種脆弱的感情動物,總是容易在這樣或那樣的追求中,迷失掉自己的初心。

寄居在3000萬人的都市里,說無所謂的話,做無所謂的事,事業和夢想是自己強加給自己的禁錮。

沒有人在乎明天你會怎麼樣,在歡顏笑語中麻木度日,日復一日,試圖忘記自己,忘記過去,忘記成長的傷痕,但那心中空空如也的痛感卻夜夜來襲。

那矗立入雲端高塔也像一個把天空分為兩瓣的傷痕,在時時提醒著人們那些曾經的美好。

但大多數人都已經對那塔熟視無睹,那塔對於他們已經不是什麼符號,更不代表任何含義,就像是一道普通的風景而存在著。

他們的眼中已然失去了年少時的清澈,已經忘記了曾經自己最為珍貴美德,竭盡全力的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中扮演自己的角色。

歷史的天空總是由無數個寂寞的日夜構成的。

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成長都伴隨著某種如身體被撕裂一般的痛,還有自我認知過程中那強烈的孤獨感。

孤獨,是身在人群中卻找不到一個自己想見的,想與之說句話的;孤獨,是愴然獨坐瞧著時間從指縫中悄悄溜走;孤獨,是一個吞噬意志消磨精神的無底洞。

三個性格迥異孤獨寂寞的少男少女,三段不同的寂寞成長,共同約定了一個美麗的夢想。

從這些青春的身上,我們總是能找到自己曾經的身影,無憂無慮、熱血、愛幻想、愛冒險、憧憬未來、信守承諾。

當我們一點點的長大,一點點發現無憂只存在夢中,熱血變成灑狗血,幻想不能換飯吃。

冒險只會到處碰壁,未來光明卻找不到出路,而承諾多數只是一紙空文的時候,開始一點點拋棄原來的自己,成熟起來。

成熟之後的我們讀不懂詩,就像長大後的彼得潘不再會飛翔。

成熟後的人生路上充斥著物欲橫流的爾虞我詐和虛情假意,那雲的彼端遙遠的約定就成為了唯一僅存在腦海中的真心。

有時候我在想,如果沒有佐由理入院後的那一封信,浩紀是不是還能去完成當時的約定?

在研究所實現自己人生價值的拓也質問浩紀:要救佐由理,還是拯救世界。

對於浩紀來說,如何拯救一個道德崩壞的世界永遠是一個邏輯混亂的偽命題,實現與佐由理的約定才是符合他內心的選擇。

雖然夢境中周圍依然的空無一人,但浩紀和佐由理都不再覺的孤單。那永不沉落的夕陽中,佐由理像是站在世界的中心,於是一切問題都有了答案。

青春用孤單和寂寞在漫長的歲月年輪上雕刻出一首絕美的詩歌,詩歌的作者沉沉睡去,等待著那個純潔如冰似水的人來叫醒他。

冒牌生有話說

這是一部關於友情與夢想的片子。

新海城的片每一個場景都可以被最挑剔的使用者作為PC的桌面使用。

溫和的色彩,溫暖的有些 過曝的光,舒緩的音樂和鏡頭的節奏,堆砌出了人在少年時期獨有的夢境。

故事簡介

故事背景設定在以現實世界為基礎所衍生的架空世界,敘述日本在津輕海峽另一側的北海道遭到佔領,形成南北兩側對立的舞台。
1945年,蘇聯背棄日蘇中立條約,於十月攻佔北海道。日本恢復主權後,北海道也被改名為「蝦夷」,歸入蘇聯的體制之下。1965年赫魯曉夫在蘇共第二十屆大會上宣布統合蘇聯、東歐與西亞所有社會主義國家的統一政體「聯邦國」誕生。 1960年代後半,蝦夷內部民族主義運動高漲,為了因應這個情勢,聯邦國於1975年與日本斷交,使日本南北分裂情勢延續至今。
聯邦國在蝦夷上建造有著高度直達雲端、被稱為「聯邦國巨塔」的神秘建築物,該神秘巨塔因此造成美國與聯邦國的軍事衝突點。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