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一次《金色琴弦》,才發現執著於自己所珍惜的東西,究竟有多重要… – 動漫的故事


想要自己的位置,就用自己的力量去得到它。

#金色琴弦 #角色設定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化羽而飞一恐龙
整理:冒牌生

我凝望著他,紫色的優雅直發,長垂於背,兩鬢邊似是隨意又那麼恰切的彎著幾縷,連綴起他的思緒與耳側的和風。

頎長的身材,修長的手指。俊秀微長的面龐因為削尖的下頷,有了一個堅硬的輪廓。他的嘴角上掛著淺淡謙和的笑:陰霾盡散,雲淡風輕。

他細長的雙眸優雅而閒適,氤氳著不變的溫柔,仿佛滄海桑田、日升月落的莫測變換都難以步入那雙萬物不縈於心的眼眸。

也不知什麼才可以牽動他,和他的思緒(他是紫色的,猶如他的頭髮)高貴冷豔,遠置雲端,冷冷的色調,原來柚木梓馬的顏色早早就被設定好了。

我不知該如何去形容他的優雅從容,似乎我前面所說的「優雅而閒適」是個累贅的重複:我想優雅大抵是一種由內而外的東西,矯作不出。

所以優雅如影隨形,優雅自然閒適。不論這優雅是家教所賜還是後天習得,這是屬於柚木梓馬的東西,任誰也無法改變,即使你不喜歡他的腹黑。

柚木,著實是一個使人聯想的姓氏。五行之中的木屬東方,五色與之對應的是青色,四季與之相對的是春,這一切 其實都那麼像柚木梓馬吧!

角色設定

東方神秘古老,底蘊深厚;青色雖然新鮮明快卻有有著苦澀哀愁,春,平日裡的柚木學長總能給人以春風般的和煦吧!

我們似乎可以想像他:在日式的庭院裡,芳草萋萋連綴著座座房屋,盤曲虯枝的古松,大片大片花開白色的夾竹桃、還有滿庭的櫻花在翩躚而墜。

在竹簾之後的木質地板上跪坐著身著和服的柚木梓馬,紫色的長髮盤結在腦後,纖長優雅的手指輕巧而沉著的擺弄著疏密有致的花枝。

在釉色瑩瑩有澤的花瓶上映著他的面龐:眼瞼微垂、頷首淺笑。漫不經心的幻化成了和插花茶道一樣悠遠綿長的美好。

可大概沒有人看見過這幅恍若停留在了平安時代的屏風背後吧:不羈、霸道、傲慢、自負、善妒、陰鷙。

很多人說柚木梓馬性格是因為家族原因而扭曲,是雙面人。

我倒覺得他並不扭曲,畢竟人無完人,人性本身就是複雜而矛盾的,一個完美的柚木梓馬大概只是一座屏風又怎麼會是一個真實的存在呢?

至於人前人後的兩種性格,與其說是笑面虎不如說是柚木梓馬的一種真實:誰的思想裡沒有一些或多或少的霸道自負、善妒陰鷙呢。

可是又有多少人敢於去面對自己內心的陰暗呢?柚木瞭解自己的內心,並且很是從容的直面了面具後本真的自己,這樣的勇氣不是人人都有的。

大概是他明白自己一直都是家族的犧牲,所以即使戴著面具也並不可恥,因為在他的心裡有一個更加崇高的信仰,因為這個信仰我相信教主大人……

相信他什麼呢?呵呵 也許僅僅是相信而已吧。況且也許根本沒人願意去看那屏風的背後。

教主常說香穗子是他的消遣。仔細想想這也並非戲言與掩飾。

的確對於他這樣的人來說生活本身太無趣了,他們按照家族需要的既定路線不遺餘力的行走著,沒有彷徨沒有顧忌當然也沒有選擇。

我們看到了柚木教主的不羈傲慢可是卻從沒看過身為三男的他對這份永遠不可改變的壓抑與不公平有過一絲的抱怨與不甘。

面對祖母刻薄的要求他也從未在自己與家族利益間有過一刻的動搖與彷徨,他的選擇永遠堅定的沒有棱角,但是卻又都帶著哀傷。

就似那花開一季再也沒有重回枝頭的櫻花,零落了生命給人們演繹著一場場的落英繽紛,仿佛承擔與接受就是他的一生必須要做的事情。

我為這樣無辜的教主sama深深歎息,完美的面具背後陰暗的刺痛著,被人規劃好的生命仿佛絢爛的盛開著。

不管怎麼看柚木梓馬都和鳳鏡夜是那麼的相似,同樣身為三男,同樣驚才絕豔,同樣壓抑著才華,同樣都是典型的腹黑美少年。

只是柚木梓馬的祖母終究不是鏡夜的父親,腹黑教主的生命裡也沒有走進過須王環,或許這一生他也不會畫出跳脫開框架的絢爛花朵。

至於火原和樹和日野香穗子,從他們的性格來看或許都不是他心靈真正的歸宿。

柚木梓馬對和樹和香穗子的情感都是一種寄託式的喜愛:因為他們身上的熱情真摯。

他們對於自己喜愛事物的明確與信仰般的追逐或許都是他從未有過的自由與放縱。一面是欣賞,一面又是妒忌。

「我好高興啊,香穗子」那低眉含蓄的淺笑裡我看見的更多是憂愁與深深的不舍,沒人這樣祝福過深愛音樂的柚木前輩吧。

他們眼中柚木將來必然是要離開音樂而經商或者研習法律的,音樂終究是過客。

「你是最好的消遣」,教主大概沒有什麼得不到的,只是除了自己與挑戰。

他早就習慣了不去追逐放縱真實的自己,也習慣了克服這些學業生活人際中的困難。

有人會覺得天賦如他其實學好什麼都是簡單輕鬆的,可我實在不能贊同,光鮮的榮耀背後永遠都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比常人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從他的角度,沒有不勤奮與優秀的理由,為了這樣的優秀付出了什麼又會有誰在意呢?

香穗子的出現成了一個例外,她的倔強讓柚木羡慕又嫉妒,打壓香穗子似乎是無聊的生活中一個有趣的插曲和消遣,你越是堅強我越是喜歡打擊你。

這種矛盾微妙的心理其實很可愛呢。

感情戲

很多人喜歡「香柚配」倒不如說是喜歡教主大人本身(況且這部動漫是在後宮的典型,讓柚木不喜歡香穗子的所有理由因為這是後宮全部變得不是理由了。)。

我並不討厭香穗子,只是覺得這樣單純執著、正直浪漫的女子終究沒法為柚木支撐其他複雜的內心與未來。

終究不是適合與腹黑教主柚木大人組建家庭相濡以沫的妻子。慰藉一下自己的心境吧

我原以為他真的退賽了呢,可是他還是回來了,骨子裡終究還是有著對於自己天賦的傲慢,靜靜的欣賞本少爺的演奏吧。

傲然的如此淩厲,上天還是為他安排了一個完美綻放的舞臺,讓他那被磨圓的生命有了真正傲然峭立枝頭的盛開,當他回來的那一刻,笑容是否依舊淺淡?

這樣的笑容不再是拒人千里的優雅高華而是心靈明澈如斯的映照。

按照他所選擇的有關責任的路線一路前行,雖然沒有驚心動魄 但也沒有彷徨 終點也許不是柚木梓馬想要的,但我希望那是他無悔的。

祝福柚木,願他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我依舊凝望著他,紫色的優雅直發,長垂於背,兩鬢邊似是隨意又那麼恰切的彎著幾縷,連綴起他的思緒與耳側的和風。

頎長的身材,修長的手指。俊秀微長的面龐因為削尖的下頷,有了一個堅硬的輪廓。他的嘴角上掛著淺淡謙和的笑:陰霾盡散,雲淡風輕。

他細長的雙眸優雅而閒適,氤氳著不變的溫柔,仿佛滄海桑田、日升月落的莫測變換都難以步入那雙萬物不縈於心的眼眸。

也不知什麼才可以牽動他,和他的思緒,高貴冷豔,遠置雲端,冷冷的色調,原來柚木梓馬的顏色早早就被設定好了。

冒牌生有話說

情節簡單,一個童話。普通科學生日野香惠子遭遇音樂精靈,邂逅魔法小提琴而得到參加演奏會的機會。

對音樂除了感知能力什麼技巧都不懂的日野隨著演奏會的縱深愛上了小提琴,卻越來越為自己的欺騙行為而焦躁。心情狂躁至極,琴弦斷,魔法消失,日野在迷失一陣子之後,決定憑藉自身能力苦練參加最後一次演奏會。

故事簡介

故事以現代學園為背景,星奏學院是一所分有普通科和音樂科的高中。兩個學部有著極大的分別,無論校舍、校服、課程都各自為政。修讀普通科的日野香穗子是個平凡的女孩子,充滿陽光氣息,無論遇到事情也會率直面對。一日她意外的看見音樂精靈利利,任性的利利便趁香穗子迷迷糊糊時把魔法小提琴強行送予她,並軟硬兼施逼使她參加學校的音樂演奏會。這個小提琴的特點是使用者不需任何技術都可以演奏出美妙的音樂,但使用者的心情需與小提琴共鳴才能彈奏。而一起參加比賽的其他五位成員都是來自音樂科的精英,其他無法參賽的音樂科學生對於香穗子這個普通科學生的加入也大感不忿。而同時要保守魔法小提琴的秘密對坦率的香穗子亦十分困擾煩惱。
漫畫版的劇情中,在只學了小提琴七天的情況下,香穗子意外揭穿臨時的鋼琴伴奏想要蓄意失蹤的計謀,香穗子只好硬著頭皮沒有伴奏的情況下表演,最後幸運地得到土浦的幫助才沒有失禮於人前,但因為只是臨時組合表演水準差強人意。不過可幸的是音樂科的同學開始接受她,也使得土浦成為第七位參賽者。
遊戲初代的主要過程是要玩家在每回比賽前的期間,限時內於校園中找尋樂譜跟詮釋方法的音樂精靈,並加強練習以增進自己的小提琴能力,渡過為期共四輪的音樂比賽。在這段期間,玩家過程中可以跟參加比賽的成員等角色萌生戀愛和友情的種子。練習過程、角色之間的相處互動、比賽結果等都是影響親密度與對手值的極大要素。
到了二代,遊戲則進化成要與過去的比賽敵手一同合奏讓演奏會成功。故事舞台是在一代比賽結束後的秋~冬天,玩家要與原本是敵手的男性角色一同練曲,以完成各項演奏會的目標。比起前作,二代加入了更多日常校園生活之描述,以及友情戀愛方面的要素。除了要提升自身的熟習度外,與合奏夥伴的練習在二代成為非常重要的關鍵。二代也加入了兩個新角色:轉學生加地葵&理事長吉羅曉彥。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