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90年代女生心目中的運動男神?調查結果絕對出乎意料… – 動漫的故事


不管世界怎麼變,都不能忘記自己。

#灌籃高手 #最有魅力的運動角色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Dionysus
整理:冒牌生

浴火重生,三井壽。

高一時的三井壽,是一個明朗自信的少年。連笑容都帶著陽光和睥睨群雄的況味。

所有的自信與陽光,也許都源于那場國中時幾乎被他放棄的比賽。常想,如果沒有那場比賽,他也許只是一個技術比較出眾的少年而已。

「不到比賽結束,不要輕言放棄希望。」那個笑眯眯的白髮老人將他奮力追逐的籃球送到他面前,微笑著說。

眉宇間的慈祥與鼓勵觸動了他心靈深處一直不敢去直視的那個角落。

 

除了他,沒有人知道那個一向驕傲好勝的自己已經隱隱有些動搖的心。

他幽藍的發間滴著汗,曾經明亮的雙眼被汗水遮蔽,澀澀的酸楚。手臂與腿疲累不堪,最重要的是,他一向引以為傲的鬥志已經漸漸消彌。

他已經很累了。累的,不僅僅是他的身體。也許,一切,都將結束了。他想。

可是,那個老人,那個微笑起來慈祥無比卻有如一尊神祗的老人,卻在告訴他,不要放棄。

忽然想像起那一霎那間三井壽那疲倦的面容中如陽光般迸發的燦爛與自傲,那種萬丈光芒,動人心魄的無以倫比的感染力。

那是一個少年被感動的心。

因為那場比賽,他的人生開始了完全嶄新的一幕,就仿佛他的心,宣告勝利永遠在自己掌中的信心。

而那個微笑的白髮老人,從此,成為他心中永遠的神。

湘北。神奈川籃球界一所默默無名的高中。而他是那一年的MVP。與同樣光芒四射的藤真健司,牧紳一同一年,卻獨得MVP的那個少年。

翔陽,陵南,武裡。神奈川很多高中都有出類拔萃的籃球社。更不要提十餘年來始終稱霸神奈川縣的王者海南。
可是,那個微笑起來溫暖無比的白髮老人,安西老師,他在湘北。

謝絕了眾多知名學校的邀請,一個人踏入了這所平淡無奇甚至可以說是平庸的高中。

平凡。是呢。可是,暫時不出色有什麼關係?有安西老師在,有我三井壽在,縱然是湘北,又何懼不能掌控勝利?

他笑。笑容中是絲毫不經掩飾的驕傲與自信。一顆澎湃的少年心。

天上地下舍我其誰的傲然。

然而,這個世界,有時候真的很殘忍。

原以為小小傷痛很快便能過去,很快便能回到自己心愛的球場,很快就能和那個技術粗拙卻猶如一塊璞玉般的大猩猩爭雄打鬥。

很快能和那個常常送些雜誌陪他聊天的戴著眼鏡的文靜少年快意言笑。很快便再能看到那個尊敬的老人的笑容。

整部灌籃高手中,最讓我心痛的,是那個拄著拐杖黯然遠去的孤冷背影。

曾經意氣風發以為一切盡在掌控的少年,曾經是上蒼的眷寵,萬千榮耀於一身,卻陡地由天上狠狠地摔到了地獄,那樣殘酷的現實。

無情的世界。可笑的命運。骨子裡綿綿的陰冷。

曾經的夢想與榮耀,曾經的尊敬和驕傲,從此成為心頭的刺,不敢去觸碰,於是索性墮落。

那個陽光般耀眼的少年,從此棲身於陰暗。淩亂的長髮下,是縱然不甘卻也只能屈服的苦澀的眼眸。

籃球與安西,成為他靈魂的禁語。

好勇鬥狠地打架,卻沒有卓絕的身手。在傷人與受傷之間游離徘徊,血光四濺的肌骨之痛卻遠不及心靈的絕望與孤離傷人之深。

只在夜深人靜之際,輾轉反側之時,魂牽夢縈之中,偶爾,含笑,落淚。卻連淚,也是苦的。

不知他是鼓起怎樣的勇氣再度回到那個闊別兩年的傷心之地。只是這次,是以挑釁者的身份。

當那個溫文秀弱的眼鏡少年怔怔地站在他面前的時候,三井的心裡,該是怎樣的驚濤駭浪?

原以為現在的頹廢與放縱已經不會再有人認出是當年那個曾經星光四射的少年郎,可是那個善良的人,卻原來從來沒有忘記過自己。

當年粗拙的少年已益加壯碩,怒其不爭的兩記兩光狠狠的落在了臉上。可是肌膚之痛又怎及靈魂的激蕩。

放棄,與堅持,同樣是兩件無比艱難的事啊。

當那個曾經照亮他心田的白髮蒼鬱的老人靜靜地站在他面前,那麼熾亮卻溫暖的光芒。

刹那間,所有的自卑自憐,所有的淒傷苦楚,都已遙遙而去,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已微不足道。

單薄的身軀轟然跪下,滿滿的心裡只有一個念頭。

老師,我想打籃球……

歸來的三井,經受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當年,他是萬千寵愛於一身的超級新星,球隊中的絕對靈魂,眾人仰視的焦點。

如今,他喘著氣疲倦地坐在場外,汗如雨下,看著場中的隊友在奮力拼搏,他卻連握拳的力氣也已沒有。

悔恨

心裡強烈的悔恨使他不斷地回憶自己的過去,在回憶的同時漸漸將記憶神化。曾經的無限榮光如今已化作巨大的壓力沉沉地壓在他的心頭。

他想彌補,想超越,卻再也沒有當年的那種自信。

身邊,黑髮的冷淡小孩與紅頭的毛躁小子你一言我一語的火爆,卻擋不住他們一日千里的進境的事實;曾經技術無比粗糙的赤木早已成為球隊的中流砥柱。

與他打架的學弟宮城雖則不甚搶眼卻已是球隊裡絕對不可惑缺的人物。連當年那個自己從來無視的長谷川一志都敢對自己大放厥詞。

只有自己。背棄了曾經的理想,浪費了那樣寶貴兩年的時光,這樣不爭氣的體質。

如果說傷前的三井內心依然是個孩子般單純好勝,那飽經世事挫折而歸的他,則有著在灌籃高手眾少年中罕有的落拓氣質。

也許是經歷的關係,他不再驕傲獨行。剪了頭俐落的短髮,與不堪的過去進行徹底的告別,開始融入人群詼諧笑駡,也開始對自己前所未有的懷疑。

在所有三年級生中,似乎只有他沒有個學長的端重樣子。

被一個一年級小孩喊小三;揭了赤木的瘡疤被痛駡時趴在宮城的肩上嗚嗚地哭訴說真是太過分了;

與流川ONE ON ONE卻耍賴偷投三分球旋即被那個冷淡的孩子說踩線;

甚至在對三王一役面對防守專家一之倉時,筋疲力盡卻仍詭笑著騙人。

行為如孩子般的三井壽,心裡有著看破世情的滄桑與苦澀,卻不高高在上,不自怨自憐,只在嬉笑怒駡之餘,掩藏起自己深深的心事。

兩年的時光成為三井心中新的陰影。

他開始迷失。開始不相信自己。忘記了回頭何嘗不是一種莫大的勇敢。

在自責與悔恨中,以漫不經心為表相,他開始懷疑自己不適合做個榜樣,開始懷疑自己在球隊中的地位以及所能做的貢獻。

然而,即使在這樣的懷疑與悔恨中,他也從未曾動搖過努力的信念。

一邊筋疲力盡,一邊奮力投球。一邊懷疑,一邊誓不放棄。

這種懷疑與誓不放棄,在山王之戰時達到了最高峰。

赤木被魚住點醒,開始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在湘北中的位置。

而心靈同樣受到強烈衝擊的三井搖搖欲墜,沙啞著嗓子問一直緊迫著他的一之倉聰:「河田是河田,赤木是赤木,我是誰?我是誰?告訴我,我是誰?」

我是誰?

一之倉驚慌地望著他。被稱為防守專家的他望著這個似乎已經到了極限的少年心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

他明明已經連路都走不穩了啊,為什麼,為什麼他還在堅持?

我是誰?三井問自己。

他拼著命一步一步地跑著,在赤木的掩護下又投下了一個經典的三分球。

「對了,我是三井壽,是個永不放棄的男人。」

那一刻,他的身體搖搖欲墜,他的聲音沙啞無力,他的手足疲倦怠軟,可是他的眼睛,卻是前所未有的清亮。

在心靈戰場毫不留情的撕搏中,曾經迷失的少年終於找回自己。儘管他的懷疑其實更多的是來自於對自己的不確信。

正如安西所言,所謂退步,那樣想的,其實只有他一個吧?在不斷的悔恨中美化自己的過去,進而無法正視自己的現在。

而實際上,在無盡的拼搏與努力中,他早已超越了過去的自己,只是未曾認知而已。

他的天資毋庸置疑。他的姿勢完美如示範。他的能力足可依託。他差的,只是對自己的相信而已。

記得安西讓他去挫折一下櫻木時,只在霎那之間他便看出了櫻木的弱點,那樣張揚的櫻木竟為之縛手縛腳,被他戲弄於手掌之間,而縱然強如赤木與流川,也在心頭凜然。

三井壽。當他重新找回真正的自己,便如鳳凰之浴火重生。
從此飛揚豁達,不可扼抑的人生。

我是誰?我是三井壽。永不放棄的男人。

灌籃高手裡,三井壽留給了人們太多值得紀念的片段。與他的悲情,他的淚水,同樣打動人心的,還有他的經典手勢。

三分線。完美無瑕的姿勢。投球。他驕傲地高擎起自己投球的右手,握拳一振,震撼人心的笑容。

瞬間,球擦網而入。

而他振臂微笑的畫面,幽藍的短髮下,眉宇間那般勃然的驕傲與自信,飽經摧折卻仍傲然挺立的身姿,臺上台下,卷中書前,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忘記。

冒牌生有話說

這部動漫的意義已經超出了動漫本身,他的力量讓還是孩子的我們懂得了什麼叫做夢想、什麼叫做熱血、什麼叫做青春。

他讓我們走向了籃球場,他對於亞洲孩子在籃球方面的帶動甚至大於他人物的原型NBA。這裡有數不清的臺詞是那麼經典,數不清的畫面讓我們會看的時候渾身熱血,甚至流淚。

故事簡介

為討好同級暗戀對象赤木晴子的歡心,原來毫無籃球基礎的櫻木花道未仔細考慮就加入了籃球隊,然而晴子卻喜歡從初中起就一直是明星球員的流川楓。櫻木的潛質加上不服輸精神,飛速進步,漸成湘北球隊不可缺的主力球員。同一時期,初中就已是明星球員的流川楓,也加入湘北高中籃球隊,原屬意要出國打球,但在安西教練引導下決定要先成為國內頂尖的籃球手。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