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忍者龜》中有隱藏的角色嗎?再看一次,才發現多那太羅與「他」的關係非比尋常… – 動漫的故事


事先策劃禦敵之術是不能確保勝利的,能夠隨機應變才是真正的制勝之道。
#忍者龜 #被隱藏的角色 #動漫的故事

*正文開始

來源:豆瓣
作者:张佳玮
整理:冒牌生

美國人臨摹塗鴉他國的東西,一如上海人做回鍋肉:粗有其形,神韻就別太琢磨了。

譬如,第一次知道義大利披薩就是在個美國動畫片裡:四頭掛日本忍者眼影、操李小龍功夫腔調、吃義大利餡餅的綠色小東西。

和一群自作聰明、沒事打算顛覆地球,雖然許多時候我懷疑他們連個居民社區都顛覆不了的壞蛋們鬥智鬥勇,世界叫做忍者神龜。

美國人的調侃意味是這樣表達的:四隻龜公子在動畫片裡頭,分別叫做達芬奇、米開朗基羅、拉斐爾——和愛因斯坦。

我一直相信著那頭戴紫巾的持棍神龜叫愛因斯坦,直到有一天,讀了原著,知道他本叫多納泰羅。

話說,達芬奇們在文藝復興時排山倒海出產偉大作品的年份裡,義大利也確實有多納泰羅這麼位雕塑家先生;這樣的情況可能更接近于作者的原意。

當然,相比于達、米、拉、喬托、提香等諸位先生,名聲多少遜色些,於是只好找另一位頂缸——若從這個角度出發,這頭紫巾龜叫什麼都沒關係。

牛頓、笛卡兒、加利略(如果考慮到和披薩餅的淵源)。

問題是這樣的,動畫片裡一頭生活在紐約下水道裡的龜,名字符號究竟叫什麼,本來無關緊要;只是,這類情況出現一多,就顯得有趣了。

比如,在某張多半是盜版碟的《男人四十》裡,張學友對某語文老師吐著字幕:「上次高行健來我們學校的時候……」

而我聽見的卻是「上次餘秋雨來我們學校的時候……」又比如,另一張我忘卻名字的電影裡,一位先生說他喜歡金·凱利,而中文字幕則赫然打出「周星馳」。

這種情況,很像一個老笑話裡的段子:某位大師在講堂中以一個漫長的笑話為開場白,靜待翻譯逐字逐句去對付它。

結果該翻譯只說了兩句:「大師說了個笑話,大家一起笑一笑吧。」

時代遞升的趨勢猶如斑馬線上密林般的腿,午後紅茶、甜點心、一縷繾綣的微笑和細心照拂的花束,那是廣告精心設置的理想。

世界容不下對報紙內文逐行掃描、精雕細琢的人們,你只來得及走馬觀花,在飛閃過程中咀嚼一兩個標題與詞彙。

語言像通向蜘蛛巢穴的小路,交錯縱橫,最後人們會被絲絡裹住,被概念、詞彙、意象和解釋們縛成一團——所以在另一端,世界在逃避著。

順口溜般的彩鈴在地鐵車廂裡盛開,周傑倫開始改用黃俊朗暢曉的歌詞,某一兩個方言詞在每年的春節晚會尋到生機,被人民不斷打進鍵盤舉世傳遞。

多納泰羅?那是誰?愛因斯坦!YES,收到。啪一聲擊掌,資訊接通,彼此離去。

許多年前的埃及,有些人相信,無論一個人中了什麼巫術,只要念他的名字,就會恢復本來面目。

他們的天真在於,幻想自己會永遠生活在一個單名的世界裡。

就像《西遊記》裡的金角大王,拿著葫蘆對孫悟空一一喊「行者孫」、「孫行者」、「者行孫」,大玩文字遊戲一樣。

因為在那個妖仙單純混居的世界,人人坐不更名,行不改姓,而如今,這些方略未必有用。

你可以有無限的身份,或者是證件上的一系列數字,或者是一兩個朋友間的昵稱,在櫃檯前被叫到的號碼。

在家鄉被父母叫到的小名,在寫電子郵件時署下的簽字,在某個遊戲裡的帳號。

世界無限,上窮碧落下黃泉。你像生活在無限多層紙面上的螞蟻,每一張紙上都有一個名字的倒影。

但卻越來越少被完整、清晰的道出了,是嗎?

對於瀟灑的人,譬如莊子,這從來不是問題。如果可以瞭解一封信的意義,記住其中的語言又有什麼。

記住一個人的本質,忘記他的姓名又有何關係。多納泰羅不會在意世界對他的忘記和背叛,因為那無非和一隻虛構的忍者龜略有一些玩笑般的交接而已。

只是,某天午後在醫院中,當護士叫到我的名字時,我想我當時吃了一驚——就像中咒的野獸被美女叫出了名字、恢復本相的情景。

而那應當也是在相當長的時間中,我聽到自己的名字被人從口中完整複述。

這只能說明我過於敏感,因為真名實姓在這個時代,只能代表我們的無數身份之一。

多納泰羅、金·凱利、繁瑣冗長的笑話會消失在時間的轉角,而能夠輕易撩動時代肌膚的詞彙,會繼續流傳。

冒牌生有話說

在現實汪洋中航行,無情海浪會不停嘗試擊垮我們。沒有信念的船艦注定未戰先衰,失去熱情的生命唯有隨波逐流。唯有保持信念,對心中價值深信不疑,方能到達夢想彼岸。贏家永遠未必是能力最強的那一個,但一定是最相信自己的那一個!

故事簡介

忍者龜的英文名「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直譯是「少年變種忍者-烏龜」。因為它們原本為寵物龜,後被遺棄而被沖到下水道,並受到變異源輻射污染的影響而產生異變成為人型。四隻忍者龜都以文藝復興時期的著名藝術家姓名命名,即李奧納多、米開朗基羅、多納太羅、拉斐爾。他們在異變成人之後,由於得到一位同樣受到輻射污染變成老鼠的史林特傳授東方武術,使他們習得一身好武功,並藉此在紐約市內除暴安良。而在平時,他們住在下水道。 披薩是他們最愛吃的食物。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這都是對我分享最大的鼓勵。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