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眉莊若知道溫實初的真面目還會愛上他嗎?難怪甄嬛怎麼樣都不會選擇他!—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列舉這些事證真的讓人愛不起來…

#甄嬛傳 #溫實初的真面目 #眉莊都不知道

*正文開始

來源:娛氏影音
整理:冒牌生




像後宮這種無風都會三尺浪的地方,即便嬪妃們謹小慎微,都難免被人造謠中傷,更何況是遇到這溫實初卻不知進退,不顧方寸,時不時就跑來甄嬛這裡獻殷勤的人?

他似乎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暗戀甄嬛似的,不分時間地點場合的,對甄嬛表露自己的思念關懷之情。

並且發展到後來的隔窗偷窺……

他對甄嬛的痴心,不但安陵容察覺到了、沈眉莊也察覺到了,就連甄嬛身邊的宮女斐雯都看出來了。

所以,後來斐雯到皇后面前去揭發甄嬛與溫實初有私情,也並非是空穴來風、信口雌黃。

這溫實初,實實地是授人以柄、作繭自縛。

溫實初一旦尋到由頭,就會不失時機地來偷窺甄嬛

以下是原著原文裡的一段情節,我大致概括了一下:

晌午日頭晴暖,甄嬛遂斜倚在西暖閣窗前的榻上看書打發辰光,看了半些書半眯著眼睛就在床上睡了,醒來已是近晚時分。

卻隱約聽得外頭小連子和人說話的聲音,像是溫實初的聲音。

此時閣中無人,窗戶半掩半開,甄嬛懶得起來,依然斜臥在榻上,只是轉身向窗而眠,聽著外頭的說話。

只聽得小允子道:「怠慢大人了,我家娘娘正在午睡,尚未醒來呢。不知大人有什麼事?」

溫實初道:「不妨事,我且在廊下候著就是。本是聽聞娘娘有喜,特意過來請安的。」

小允子道:「那有勞大人在這裡等候,奴才先告退了」。

窗外有片刻的安靜,本來有昏黃天光照耀窗下,忽然聽見有輕微的腳步聲靠近,甄嬛只覺得窗前一暗,不由得微微睜開雙眸,見溫實初的身影掩映窗前,隔著兩重窗紗和紗帳無限傾神注目著自己,默默無言。

甄嬛有些恍惚,雖是醒著,卻依然微合雙目。

他大概也以為甄嬛猶在沈睡之中。

須臾,他的手無聲地伸上窗紗,並未靠近,也未掀起窗紗進一步窺視甄嬛睡中容顏,只是依舊默默站立凝望著甄嬛,目光眷戀——

甄嬛內心十分羞惱,故意打碎一件玉器警醒窗外痴心人

此時的溫實初真的有些猥瑣,有些過分了。

竟站在甄嬛的窗外偷窺甄嬛的身影,還充滿深情地凝視著。

這要被那些居心叵測的嬪妃看見,豈不要造謠生事、誹謗中傷嗎?

瓜田李下的,難道就不懂得「非禮勿視,非禮勿聽」的道理?

眼下,竟然還忘我的站在這裡覬覦皇帝的嬪妃,真的是活夠了?

甄嬛亦覺得不自在,卻又不便起身開口呵斥,總要留下日後相見相處的餘地。

甄嬛想著:素日他待自己確實是很好的。入宮年余來,若無他的悉心照拂,恐怕自己的日子也沒有這樣愜意。

只是,甄嬛不願意於「情」字上欠人良多,他對自己投以木瓜的情意,甄嬛卻不能、也不願報之以瓊瑤。

自然要設法以功名利祿報之,也算不枉費他對自己的效力。

溫實初也應該明白:紅牆內外,雲泥有別,他再如何牽念,終究也是痴心妄想了。

何況,甄嬛的心意是如何,他在甄嬛入宮前就十分清楚了。冷人心肺的話實在無須再說第二遍。

於是,甄嬛重新翻身轉換睡姿,背對著他,裝作無意將枕邊用作安枕的一柄紫玉如意揮手撞落地下。「

哐啷」一聲玉石碎裂的聲音,他似乎是一驚,忙遠遠退下。

聽得槿汐匆忙進入暖閣的聲音,見甄嬛無礙安睡,於是收拾了地上碎玉出去。

正如安陵容後來所說:「溫大人,你這個人,你的這份情誼,早晚會害死人的。」安陵容說的沒錯,這也正是甄嬛昔日的擔心。

無論如何痴情,甄嬛已經嫁作他人婦,溫實初都不應該再心存非分、異想天開了。

如此糾纏下去,不但辜負了自己,也會連累他人。

更何況,甄嬛還是皇帝的女人,如果你真的愛她,就該讓她安心過踏實安穩的日子,而不是因為你的痴情眷戀而讓對方膽戰心驚、頭懸利劍!

不得不說,這一刻的溫實初真的很猥瑣。

溫實初助紂為虐、殘害無辜

溫實初暗戀甄嬛多年,卻求之不得,越難以放下。

正應了那句話,「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即便甄嬛進宮成了皇帝的寵妃,溫實初也依舊賊心不死,唯甄嬛馬首是瞻。

可以說,只要甄嬛勾勾手指,溫實初便可為其舉刀殺人。

事實上,他也真是這麼做的。

原著中,甄嬛除掉華妃以後,唯恐曹琴默會把自己與她聯手算計華妃的事說出來,便想趕緊殺人滅口、永絕後患。

於是,暗暗授意溫實初給曹琴默的湯藥中下毒,讓曹琴默不留痕跡地一命嗚呼。

然後又把曹琴默的女兒溫宜公主當禮物一樣,送給了樹大根深的端妃——借此收買拉攏端妃成為自己的盟黨。

溫實初與曹琴默無冤無仇,曹琴默也並未對溫實初有過任何的中傷或不利。

溫實初根本沒有害死曹琴默的動機和理由。

唯一的理由就是「甄嬛要她死」,甄嬛要讓她從這個世界上永遠消失,這就是最大的動機和理由。

溫實初是個太醫,本該醫者仁心,而且曹琴默本身也算無辜,後宮女人間的爭鬥本來就是成王敗寇,你死我活,都是為了自保,不存在誰對誰錯。

即便曹琴默真的十惡不赦,溫實初作為醫者的天職,也只能是治病救人,而不是利用職務之便去殘害自己的患者。

曹琴默肯喝他配的藥物,那是基於對一個醫者的信任,而溫實初卻利用患者的信任對自己的患者舉起屠刀。這是什麼行為?

還有甄嬛懷孕回宮這件事,溫實初做得也極不厚道。

他明知道甄嬛已懷孕三個月,卻對皇帝謊稱是兩個月,這不是瀆職麼?

如果說甄嬛為皇帝準備了一頂綠帽子,卻不知該怎樣給皇帝戴上的話,那麼,溫實初就是那個把綠帽子親手遞給皇帝的人。

這種欺君大罪,即便把他砍頭腰斬也不為過。

溫實初顛倒黑白,蓄意嫁禍他人

雖然皇后對甄嬛頗多忌憚、百般陷害,但對溫實初和不得聖寵的沈眉莊,卻從未有過實際迫害,即便滴血驗親時溫實初牽扯其中,也是因為他自露端倪,被宮女「緋聞」和祺嬪揭發後的公事公辦。

但溫實初為了幫甄嬛,竟昧著良心說瞎話,嫁禍皇后謀害了甄嬛的龍胎。

甄嬛最後一胎是溫實初給診的脈,他明知道這孩子根本保不住,也明知道甄嬛讓他謊報胎像穩固是想嫁禍他人,卻依然幫甄嬛誣陷皇后。

甄嬛懷孕後,被皇帝賞賜了一株體型巨大的珊瑚,甄嬛便以此名目邀請各宮嬪妃前來觀賞,其中包括皇后宜修。

甄嬛設宴款待各宮嬪妃,並因此「醉酒滑胎」。

滑胎之後,溫實初卻對皇帝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溫實初靜靜負手而立:「娘娘,那一盅酒並不能傷了胎氣,那晚的宴飲也不會傷害娘娘的玉體。娘娘忘了腹中孩子的胎動嗎?胎氣正常,孩子也十分壯健,怎會經不起一杯酒一場宴飲?娘娘當時腹痛只是正常的胎動,胎氣激蕩才會有些疼痛,很快就會過去,娘娘怎可痛昏了頭大力捶擊腹部,以致胎氣大動,孩子滑胎而死。」

甄嬛倏然抬起頭來,死死盯著溫實初道:「怎會?當時本宮只是一時難耐痛楚,爾後暈厥過去,醒來後就已沒有了孩子。皇上,臣妾的孩子怎麼會是被吹落地!」

溫實初大驚失色:「皇上,微臣不敢妄言,娘娘的腹部的確有遭重擊的跡象,太醫院太醫皆可查證。而且娘娘腹中的孩子一向健康,皇上也經常聽見孩子胎動,若非遭受重擊,孩子怎會滑胎?」

溫實初這不是昧著良心說瞎話嗎?他明知甄嬛的胎兒並不健康,只能保五個月,也明知甄嬛留這孩子是想嫁禍他人,卻依然說出這番顛倒黑白的話來。

醫德何在,操守何在?他這番言論何異於為虎作倀、助紂為虐?

#冒牌生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 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 https : //bit.ly/2Y27JSW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