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難怪端妃後來不敢親近甄嬛了!在原著中:從蘇培盛的反應就能窺探出原因!-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越強大的人是不是會越孤單?





#甄嬛傳 #後期的甄嬛 #身邊還剩下誰

*正文開始

來源:娛氏影視
整理:冒牌生

隨著果郡王的猝然離世,又被皇帝多次拷問折磨,甄嬛竟逐漸變成了一個喜怒無常,心思詭異莫測的女子。

彼時,她已是後宮中位分最高的皇貴妃,形同皇后。

該除掉的她都除掉了,甚至連刁蠻狡詐的胡蘊蓉都死在她精心策劃的「哮喘病」中。

然而,越是強大越是孤單,甄嬛慢慢覺得,身邊的每一個人都開始畏懼她疏遠她,甚至有些孤立她了。

雖然後宮裡已經沒有對手,但這並不意味著她就可以高枕無憂,還有一個更大的威脅正悄悄來襲……

1、甄嬛囂張跋扈,形同當年的華妃

實際上,後期的甄嬛性情大變。此時的她,已逐漸年老珠黃,不被皇帝寵愛。後宮每間隔三年就選一次秀,新進的秀女們個個青春貌美、艷麗如花,甄嬛再怎麼聰明智慧,也不得不面對「色衰而愛弛」的現實。

一個女人越是缺愛,心就會變得越冷,心思和個性也就會變得越來越古怪詭異,難以琢磨。

自從甄嬛掌握六宮大權後,端妃很少再與甄嬛親密往來,促膝聊天。

她們共同的對手都沒了,也就沒有了共同的話題和為之奮鬥的目標,所以,感情上也便漸行漸遠起來。

再者,端妃見甄嬛變得如此跋扈而犀利,心裡逐漸對甄嬛起了芥蒂之心,更加不願意與之親近了。

至於敬妃,因為朧月這條紐帶,還勉強能與甄嬛保持正常交集,但也是心存警惕與敬畏,不再如以前那般傾心吐膽、心無旁騖。

況且,近年來甄嬛把持朝政,獨斷專行,很多朝臣和嬪妃們都敢怒不敢言,越發對甄嬛畏懼如虎了。

這讓甄嬛有種微微刺痛的落寞與淒涼感,但她卻不想改變,也不想回頭。

她覺得登上權力巔峰的快樂與成就感,遠比那些所謂的友情和愛情更靠譜、更踏實。

只是,目前甄嬛還有一個心病,那就是皇帝對自己起了疑心。

雖然皇帝病著,但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依然能讓自己在頃刻之間就墮入地獄,萬劫不復。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她不得不防。

然而,目前的皇帝對她的態度也變得撲朔迷離,難以琢磨起來。甚至不事先與她協商,就私自換掉了甄嬛指派給皇帝的太子衛臨,而是另換了一名太醫近身來伺候。

這讓甄嬛惴惴不安起來,難道皇帝發現了那湯藥中的問題?還是他別出心裁、另有圖謀?

甄嬛心急如焚,卻理不出頭緒,她不知道皇帝葫蘆里賣的什麼藥,究竟要幹什麼?

更換太醫是一個很不好的苗頭,依甄嬛那葉落知秋的聰慧,怎能嗅不出這危險的氣息?

正愁無處打探信息,卻猛然想起了蘇培盛。

如今緊緊跟隨在皇帝身邊的人,也只有蘇培盛。

要想得知皇帝的下一步舉動,也只有從蘇培盛的口裡入手了。

甄嬛去探望皇帝,見皇帝的寢殿中拉上了厚厚的帳幔,據新來的太醫說,皇帝的病不宜見風,所以要門窗緊閉,拉上帳幔。

甄嬛大怒,偏說皇帝需要通風換氣,吩咐蘇培盛把這些厚厚的帳幔一律換成輕紗曼帳。蘇培盛諾諾應了,不敢再多問。

2、甄嬛的犀利,連蘇培盛都要擦冷汗了

原著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的人稱與人名換成電視劇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甄嬛微笑道:「本宮近些年冷眼瞧著,蘇公公彷彿是不大敢和本宮說話了。」

蘇培盛忙道:「不敢不敢。娘娘雍容華貴,又日理萬機,哪裡有奴才隨口說話的份,奴才是十分敬重娘娘的。」

什麼叫「敬而遠之」?蘇培盛如今的態度就是。

當初的蘇培盛,為了籌劃甄嬛進宮,可是費了不少的心思。甄嬛進宮以後,蘇培盛又千方百計幫甄嬛圓謊,隱藏真相,可謂居功至偉。然而,隨著甄嬛的一路高昇,逐漸站穩腳跟後,蘇培盛也逐漸被甄嬛邊緣化,竟有些過河拆橋的意思了。

如今,甄嬛自知風險來臨,不得不再次拉攏、恐嚇蘇培盛,讓蘇培盛幫自己打探消息。

聽蘇培盛說自己雍容華貴,甄嬛「嗤」一聲笑出來。

曾幾何時,這話是自己用來形容昔日華妃的。

今時今日,在旁人眼中,自己這個皇貴妃也如當日的華妃一般凜冽犀利了嗎?

蘇培盛不曉得甄嬛在笑什麼,愈加有些惴惴。

甄嬛近乎漫不經心道:「敬重就好,敬畏就不必了——你懂得分辨這裡邊的分寸。

而且,你這些年對本宮的好處,本宮自然記在心裡。」

蘇培盛自然聽出了甄嬛話中的意思——她想要知道內幕消息。

蘇培盛臉上幾乎要沁出冷汗來了,眼覷這周圍無人在意,走近一步,壓低了聲音道:「奴才有件事情要私下稟告,方才邵太醫來為皇上請脈,說了好一會子話,連貞一夫人也被請了出來,這是從沒有的事,竟像是在密談些什麼。奴才不放心,私下裡聽著,似乎是涉及娘娘與三殿下,邵太醫走後,皇上的神氣便不太好,只吩咐說從此不用衛太醫來診脈了,只用邵太醫瞧,如此喝了藥方睡下的。」

這裡的三殿下就是指弘偃,看來皇帝又對弘偃的血統產生了懷疑,想要再次滴血驗親。

甄嬛「嗯」一聲,似笑非笑著看他道:「很好,你很忠心於本宮,只是怎麼這會子才來告訴?」

蘇培盛抬袖擦一擦臉上汗水,急忙道:「奴才本來要遣人來報,一是聽聞娘娘在德妃娘娘處,不方便回稟,再者估摸著娘娘今日要來,所以一直靜候在此。」

從蘇培盛的行為與反應來看,就知道平時的甄嬛在端妃和敬妃眼裡是個什麼樣子的了。

就連曾經的心腹黨羽蘇培盛都對她畏懼至此,更何況是別人呢?

所以說,甄嬛晚年的寂寞淒涼就可以預見了。彼時她才會真正體驗到什麼叫做「高處不勝寒。」

兩個關鍵性的原因,讓甄嬛痛下決心利用腹中胎兒扳倒皇后!其中與端妃也脫不了關係!

保護自己的孩子是母親的天性,不到萬不得已,作為母親絕對不會殺掉自己的孩子。

而甄嬛亦是如此。很多人認為,甄嬛是想利用這個孩子扳倒宜修,所以才不惜讓其胎死腹中、殘忍殺子。

其實不是,即便不為了扳倒宜修,甄嬛也絕對不會留著他。

因為在懷孕之前和懷孕期間,接連發生了兩件大事,讓甄嬛對皇帝忍無可忍、失望透頂——甚至已經把皇帝當成仇人了,還怎麼可能再生下他的孩子?

1、甄嬛接連兩次被皇后構陷

對於宜修來說,此時威脅最大的勁敵就是甄嬛。

甄嬛目前已是貴妃,而且實權在握形同副後,只要甄嬛稍微一運作,就很可能在瞬間就把她取而代之。

所以,宜修不可能不心驚、不可能不惶恐。

因此她才要積極醖釀一些足以令甄嬛失寵獲罪的大事件。

只有把甄嬛徹底打壓下去了,自己才能地位穩固、確保無虞。

趁宮中再次選秀之際,宜修費盡心思選來了兩名美女:一位是瓊貴人,另一位是姜美人。

瓊貴人一出現便牢牢抓住了皇帝的心。

破例在侍寢前就賜給她封號為”瓊”。這份榮寵,不亞於當年的甄嬛。

只可惜,瓊貴人未等侍寢就失蹤了,後來竟在宮外被發現,而且是與一名男子在一起,當時他們身中數刀已經死亡。

在此次事件中,甄嬛卻涉嫌”嫉妒嬪妃、剪除異己”,並親自派人把瓊貴人送出宮外與情人私奔。

在皇后與其黨羽的指控下,皇帝當眾質問甄嬛:”你有沒有做過?”

甄嬛堅定的答道:”臣妾沒有!”雖然此事最終因查無實據,不了了之,但甄嬛卻也就此失寵了。

皇帝自從這次事件後,明顯來她的宮中少了。

甄嬛原以為風波已經到此為止,不管怎樣,自己有皇子傍身,即便失寵,處境也不至於太糟。

誰料,皇后趁熱打鐵,根本不肯放過她。瓊貴人的事件剛剛平息,接下來皇后的另一名黨羽就登場了——姜美人意外流產,此次嫌疑人又是熹妃。

此時的姜美人已經被皇帝晉封為”小媛”。位份大概等同於常在吧?原著里的封號,咱也搞不清。

皇帝對甄嬛再次選擇了不信任,冷冷地質問:「你有沒有做過?」

我們還是來看看原著原文吧。(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原文裡的人稱與人名換成電視劇裡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一日,甄嬛正在宮中看書,卻見剪秋前來傳話,讓她去姜小媛的宮中走一趟。

說是姜小媛流產了,皇上要親自問話。甄嬛隨後來到姜小媛的宮中。

卻見姜小媛縮在臥榻的角落里,兩頰蠟黃,雙眼通紅,不施粉黛,如雲的發絲亂蓬蓬散落在肩頭,很是楚楚可憐的樣子。皇帝正坐在榻前,與她嚶嚶私語,好生安慰。

甄嬛屈膝請了一安:「皇上萬福金安。」

此時縮在榻上的姜小媛卻「哇」的一聲哭了起來:「皇上,臣妾的孩子就這樣沒了,臣妾不甘心,不甘心!」

皇帝神色痛惜,安撫地拍著她的背心,柔聲道:「朕一定還你個公道就是。」

甄嬛正色道:「小媛這樣傷心,看來孩子的確失去得意外,皇上不能不還小媛一個公道。」

「既然熹妃也這樣說,」皇帝收斂了方才的溫情脈脈,他冷冷喚過剪秋:「你給熹妃娘娘看吧。」

剪秋答了聲「是」,將放在黃梨木桌上的一卷畫軸徐徐打開。正是甄嬛送給姜小媛的「觀音送子」圖。

「此畫有何不妥麼?」甄嬛問道。榮嬪打量甄嬛幾眼:「指著畫卷道:「這畫是熹妃娘娘所送無疑吧?」

2、皇帝的懷疑令甄嬛寒透了心

在這裡提一句,這位榮嬪就是昔日的赤芍,曾經是徐燕宜宮中的宮女,因為酷似華妃,而被皇帝寵幸並封了嬪位。

她的真實身份就是華妃的親妹妹,此次進宮,原本是伺機為姐姐報仇的。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甄嬛瞥了一眼那副畫,從容答道:「是。」

榮嬪道:「那麼,娘娘好機巧的心思,好狠毒的心思!小媛緣何會小產,正是麝香熏染之故。

而太醫已經查過,小媛所用香料,所食食物皆無沾染麝香。而小媛失子,正是因為她太過看重娘娘所送的這幅畫。」

榮嬪手指一松,空心的紫檀木捲軸內滾落許多褐色的麝香,那樣濃郁的氣味。

榮嬪道:「這畫是熹妃遣人送來的,送來之後便懸在那裡沒人動過。除了熹妃妃還會有誰能動手腳?」

姜小媛恨得死死咬了唇,目光幾欲噬人,她猛地抬起頭來,眼睛迸得血紅,幾乎要縱身撲到甄嬛的身上:「熹妃,你若不喜歡嬪妾,嬪妾大可退居冷宮,但你不能害我的孩子,你不能!」

甄嬛後退一步,欲避開她失子後形如瘋癲的情緒。然而皇上卻前一步,緊緊捉住了甄嬛的手腕,他逼視著甄嬛,吐出喉底的喑啞:「熹妃,你有沒有?」

又是這樣的情景,當初誤穿純元故衣是這樣的情景,滴血驗親也是這樣的情景,瓊貴人失蹤,姜小媛失子,都是一模一樣的情景再現。

皇上口口聲聲感念甄嬛為他生下了三個孩子,對她深信不疑。可每當面臨別的女人的眼淚與質疑時,皇帝卻始終沒能真正相信她!

甄嬛內心裡在絕望的冷笑,並徹底寒透了心。

皇帝並不知道,此時的甄嬛又懷孕了,而且已經兩個月。

知道甄嬛懷孕後,皇帝立刻換了另一副面孔——可見他重視孩子勝過甄嬛本身。

雖然最後甄嬛澄清了姜小媛的流產是一場構陷,但她卻無論如何也無法原諒皇帝了。

所以,即便不為了扳倒宜修、即便這個孩子很健康,甄嬛也絕對不會再生下皇帝的孩子的。

不得不說,在甄嬛利用腹中的孩子扳倒宜修這件事上,端妃和敬妃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堪稱”居功至偉”。

且不說事發後端妃和敬妃幫著敲邊鼓,聯手咬定皇后,起到了三人成虎的作用,光是遊說甄嬛的前期工作,端妃和敬妃就費了不少的心思與唇舌。

畢竟,那是甄嬛的親骨肉,不管這孩子健康與否,自然流產是一回事,扼殺在腹中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甄嬛一時還鼓不起那樣的勇氣、下不了那樣的決心。

儘管她殺害別人時能夠氣定神閒,真要對自己的孩子下手,終究有些底氣不足。

“幸虧”端妃和敬妃的”循循善誘”,才令甄嬛鼓起勇氣自行墮胎,並最終嫁禍給宜修。

1、甄嬛懷孕

甄嬛最後一次懷孕,感覺與前幾次不同。

或許是因最後這胎年齡偏大,又或許是甄嬛本身就不想要這個孩子。

有了果郡王的雙生子後,甄嬛就已經不想再為皇帝生孩子了。

此時的甄嬛對皇帝已無真情,甚至有些發自內心的憎恨,怎會願意再為他生孩子呢?心理作用下,才引發了孕期的各種不適。

端妃和敬妃似乎已經看出甄嬛心中的猶疑,索性順水推舟借力打力,明裡暗裡誘導甄嬛利用這個孩子作些”別的用處”。

甄嬛冰雪聰明,自然也明白就她們話中的意思和矛頭指向。

接下來我們就看看,敬妃和端妃是怎麼誘導甄嬛墮胎的?

原著原文如下:(為方便大家閱讀,我把原著中的人稱與人名換成電視劇中的人稱與人名了,基本情節不變。)

端妃與敬妃來探望甄嬛,一番寒暄過後,甄嬛吃了一枚海棠果,吃罷直埋怨海棠果不夠酸。

甄嬛道:「花宜的手藝到底不如浣碧,這海棠果子醃得一點也不酸。」

花宜抬頭委屈道:「哪裡不酸了。為了娘娘嫌不酸,這已是第三回醃的了,奴婢都覺酸的下不了口。」

甄嬛是在借機暗示:這次懷的又是一個皇子。

常言道,”酸兒辣女”,自己如此愛吃酸,腹中必定是皇子無疑了。

甄嬛也想借端妃和敬妃為自己製造聲勢,對外宣傳”熹妃如今又懷了皇子”。

如此一來,不但更得皇帝的器重與寵愛,還會令皇后更加難受心驚坐臥不安。

敬妃笑吟吟道:「有了身孕的女人口重些也尋常。」說罷也拈了一枚吃了,才入口便眉頭大皺,忙不迭吐了出來,又取了茶水漱口,連聲道:「好酸,好酸!」

敬妃原以為甄嬛矯情,裝作不經意的嘗了一枚,結果發現是真的。

雖然敬妃與甄嬛是同黨,但眼看著甄嬛左一胎又一胎的生,自己卻一直無所出,心裡也難免會羨慕嫉妒恨。

她想趁機驗證一下甄嬛有沒有說謊,不料,那果子竟果然酸的難以下嚥。可見甄嬛所言不虛。

端貴妃也「撲哧」一笑道:「聽說懷著皇子的人口味才這樣重,你卻比旁人還厲害,已經有了一對龍鳳雙生,還要再生一對雙龍戲珠麼?」

甄嬛按著心口道:「此番有孕倒奇怪些,尤其容易反胃惡心,心口總悶悶的不痛快,口味也格外重。

當年生養朧月時也不曾這樣。

甄嬛這次懷孕如此”不痛快”,竟有一語雙關的玄機。

在別人聽來,好像只是妊娠反應強烈些,但在端妃和敬妃聽來,卻未必是指身體的不痛快,而是心理上的不痛快。

端貴妃細心道:「如此,也該叫衛臨來看看。雖然你生育過,凡事還是當心些好。」

2、端妃、敬妃弦外有音,甄嬛怦然心動

敬妃此時緩過神來,聞言便道:「我記得當年安鸝容有孕的時候,她也是這樣。不過妹妹福多壽長,怎是她這樣薄命人可以比的?」

敬妃這話是很奇怪的,比喻誰不好,卻偏偏拿安陵容來舉例子?這不是在暗示甄嬛會像安陵容一樣保不住這個孩子麼?而且,當時的安陵容流產大出血,差點跟眉莊一樣一命嗚呼呢。

敬妃之所以敢這樣比喻,很顯然她已經窺到了甄嬛深藏的心思——甄嬛本身就不喜歡這個孩子,甚至,在”要與不要”的猶豫之間。

因此,敬妃才敢進一步給甄嬛做心理暗示:”不要也罷,這孩子很可能像安陵容的孩子一樣保不住。到時候不但保不住孩子,你也會有大出血的危險。”

而端妃說的更嚇人,甚至有點危言聳聽了——並直接擊中甄嬛的軟肋要害。

端貴妃若有所思,低低道:「當初純元皇后懷著第一胎的時候也是百般不適。女人生孩子如同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純元皇后當時這樣精心養著終究還是母子俱亡,宮中傷陰騭的事太多,孩子難將養。你前些日子又這樣傷神,還是多多保養為宜。」

端妃這番話最損了,竟說純元皇后當年”也是”這樣百般不適,最後母子俱亡了。哪有人會當著孕婦的面說這種話的呀?

就好比一個孕婦去做檢查,護士卻反復跟孕婦強調說:”上一個產婦死了,一屍兩命,跟你現在的症狀差不多,懷孕期間也是百般不適——還有個孕婦,孩子都五個月了也沒保住,結果大出血,那個產婦也是你這樣的情況……這讓孕婦怎麼想?怎能不膽戰心驚,未雨綢繆?

甄嬛在她們兩個人的煽動蠱惑下,終於痛下決心——既然這孩子橫竪是保不住的,又危機娘親的性命,不如為我除掉那個心腹大患!

#冒牌生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 https : //spoti.fi/2XSsbWB 

蘋果👉🏻 http : //apple.co/2PGKUQm 

谷歌👉🏻 https : //bit.ly/2Y27JSW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