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殼機動隊》動畫版及電影版,所要強調的「未來」有什麼不同?


人總是在追求更完美的未來時,才發現自己不再是從前的自己。

#攻殼機動隊 #分析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史嘉蕾喬韓森 #美得不像話 #生化人

電影中高度還原了「賽博朋克世界」

破舊的鋼筋水泥大樓之間,充滿了全息投影的立體廣告,殘破不堪的城市與高度發達的科技成為了鮮明的對比。人類不斷冒進的探求身體的再造與意識的永存,卻讓我們陷入了充滿了生死謎題的無限深淵裡。

《攻殼機動隊》大部分的鏡頭都是在夜景裡,深藍色的背景下,有時還下著細雨,冰冷的街道與孤獨的內心相互映照。

以第一個全身義體化的人類案例,任職於公安九課的少校草薙素子」喜歡在夜裡潛水,也暗示了那裡除了冰冷,還有黑暗。

素子的家庭與記憶

素子靈魂的完整性,在於她只被複製過一次,雖然她的真實記憶被抹去了,但是在真人版的電影裡,找回了記憶的素子還是母親的女兒,只是身體變成了機械的,大腦變成了電子的。

而在動畫版裡,幼年時期就要負擔全身義體化的素子,更加的孤獨,她沒有家庭的回憶,只是一個孤單求生的靈魂個體。

真實與模擬的混淆

假設,現在你安裝了一隻「機械手臂」,相比原來肉體的手臂可以承擔更多的工作,也可以通過意識操控,並且回傳電子信號給你的大腦,通過不斷的適應,從而成為你身體的一部分。

你是否會認為,這隻「機械手臂」通過「電子訊號」給你的觸覺和肌肉記憶,和你原來的手臂是一樣?如果你覺得不一樣,那到底什麼是模擬,什麼是真實,這樣的問題同樣困擾著素子

素子擊斃那些被入侵的機器時, 她總會凝視那些同樣擁有機械人臉的玩偶很久,直到同伴提醒她:「你跟它們不同。」

《攻殼機動隊》動畫版與電影版所強調的未來

動畫版引人深思,令人憂慮。其中探討的問題,不但沒有被今日的科技解決或否定,反而仍是我們最大的恐懼。

在電影版裡,機器人製造公司的老闆,不斷強調,素子是他們製造的武器,是人類的未來。

然而無論在動畫還是電影版裡,我們都能感受到素子的憂傷與迷惘。

人類創造了一個無比孤單的永生靈魂,號稱她是我們的未來,這無疑是悲觀與諷刺的。原著作者士郎正宗,雖然他本人對於未來是積極的,但是在這部漫畫的設定裡,對於電子腦與義體化的組合無疑是消極的。

來源:時光網
作者:小玄兒
整理:冒牌生

冒牌生有話說

科技的推動讓人們對於未來有無限的想像空間,正如《攻殼機動隊》一樣,未來的生活充滿了機器和各種高科技產品,而這些高科技不只運用於都市生活,更運用於人體的進化改變,這樣的大環境下使得人性漸漸消逝。在這部電影除了能夠看到科技的改變,更令人值得深思的是人類的靈魂應該何去何從。

故事簡介

改編自士郎正宗所創作的日本同名漫畫。

為了對抗如生化人與網路駭客的新型態犯罪事件,而成立的公安九課與其生化人隊長草薙素子的故事。這次他們必須面對一個企圖摧毀「漢卡精密工業」網路科技發展的全新敵人。

—————————————————————

喜歡文章的讀者,也歡迎【追蹤】和【分享】,這都是對我寫作最大的鼓勵。
—————————————————————

歡迎追蹤版主IG

冒牌生📚作家(@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追蹤【冒牌生】[email protected]

✓點我。加入【讀友互助會】FB社團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