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的待遇如此豐厚,為什麼還會有人急於「逃離」?原來是這 5 點英雄規則讓人卻步!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想當英雄也是有規則要遵守的!

#漫威超級英雄 #5點英雄規則 #讓許多人害怕

*正文開始

來源:今日頭條
整理:冒牌生

在好萊塢,每隔一個時期,總會有一種電影擁有統治級的地位。

第一個十年是動作大片,第二個十年是諜戰電影,最近的十年,是超級英雄電影。

它的代表是漫威影業,漫威至今11年,英雄無數,輝煌無數,至今仍處在巔峰,沒有絲毫走下坡路的跡象。

不計其數的演員以進入到漫威宇宙為榮,且不論漫威給出的天價片酬,單單是將自己的形象變成一個家喻戶曉的超級英雄,想想就是件很讓人激動的事。

漫威在11年的運營中,也漸漸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獨特的旗下演員管理規則。

這些規則是讓這些演員名聲大噪的原因,卻也是讓他們想要逃離的罪魁禍首。

1、漫威的演員不得對劇本做出任何直接的修改或干涉

漫威對劇本咬的是最死的,演員對於整體劇情都不能有任何的干涉,哪怕是些微影響故事進度的修改都是被禁止的。

這條規則或許來自漫威和艾德華·諾頓的糾紛。

諾頓是個極為天才的演員,不過他總是喜歡修改劇本,甚至自己當編劇。這一點和漫威的理念是完全衝突的,最終一部《無敵浩克》之後,雙方不歡而散。但不能否認的是,有諾頓加入的,《無敵浩克》是一部劇情和演技都超越超英電影水平的不同作品。

自此之後,任何演員有修改劇本想法,都會被漫威直接扼殺在搖籃中。

這保證了漫威宇宙多部電影的劇情嚴謹度,卻大大限制了演員演技的發揮。

所以思路被卡死的諸位演員,就只能在一些小地方下功夫了。

小勞勃道尼總是喜歡在片場吃零食,甚至在拍攝期間也不放下,他認為這樣可以表現出鋼鐵人放浪不羈的性格。導演組當然不同意,總是把他的零食藏起來,而他總有辦法弄到更多的零食,看他們的鬥智鬥勇著實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總結起來,第一點就是:演技沒有發揮的空間。

2、漫威的演員必須接受客串的安排

由於漫威電影是一個完整的宇宙,相當於在想像的世界裡,所有的超級英雄都活躍在同一個時空,所以他們是可以互相客串到彼此的電影中。這同樣也是漫威電影的一大特色,一部超級英雄的電影總能給你多份的驚喜。

這個客串並非是演員自願出演的,在與漫威簽合約時,就已經規定,如果需要該演員在某部電影中客串,那他必須同意。雖說一般在簽約時就已經規定了參演的電影數目,而且片酬一分都不會少,但毫無疑問是會對演員的事業安排造成很多影響。

有些時候,因為漫威的強勢條款,演員們不得不放棄一些本來能拿得到的片約,有些對劇本要求高的演員會對此很是苦惱。在《雷神》系列中飾演索爾女友珍・佛斯特的娜塔莉·波曼,曾因此受到了不少困擾,以至於拒絕了《雷神3》的出演。

那麼第二點就是:頻繁客串影響演員接戲。

3、漫威的演員在簽約期間,需要服從漫威的所有安排

這個安排是分為兩方面的,一方面是戲內,一方面是戲外。

戲內不需要多說,就是聽從導演安排,完美的詮釋負責的角色即可,與其他電影也沒什麼不同。

但是,漫威的每一部電影的拍攝時間都是固定的,可以說他們在5年前就把這5年的計劃全都安排的明明白白,不容演員們置喙,哪怕有再大的原因,也要好好的把電影拍完。

所以在《復仇者聯盟2》拍攝時,飾演黑寡婦的史嘉蕾·喬韓森儘管已經懷有身孕,腹部已有明顯隆起,也必須要完成拍攝,以至於很多鏡頭不得不由替身來幫忙完成。

知名公司和國際巨星,竟是讓人感覺到了一種老闆壓榨底層員工的奇怪既視感。

在戲外,演員們需要飛往世界各地進行電影宣傳,這也和其他電影公司一樣。

但在自己的電影之外,演員們還需要代表著漫威為整個影業做宣傳,與粉絲見面,上綜藝節目等等。

這也就是我們經常能看到的漫威宣傳活動,各個影片中的英雄齊聚一堂。

雖然對粉絲來說是非常歡樂的活動,對於演員來說可能是相當耗時費力的額外負擔,大大影響了他們接片的時間量。

第三點:條約過於強硬,影響演員事業和生活。

4、漫威的演員無論在戲內外都需要扮演英雄角色

這一點有非常好的一面:演員們以英雄的身份去做慈善活動,慰問哪些身患重病的兒童,這是一種再正能量不過的行為。

而另一方面,隨時都要扮演超級英雄,也就相當於把自己鎖死在了這個角色裡,這對演員來說是非常可怕的。

他們不可能扮演一個角色一輩子,總有一天他們要跳出這個角色,走入下一個角色,直到演出自己的風采和格調。

但在超級英雄的陰影下,這點真的非常難以做到。

克里斯·漢斯沃的電影《MIB星際戰警:跨國行動》上映時,全場歡呼著「雷神」。

小勞勃道尼電影《福爾摩斯》,彈幕裡全是鋼鐵人和東尼·史塔克的字眼。

就連克里斯·伊凡,有多少人知道當時轟動一時的電影《末日列車》是他主演的?

超級英雄這身華服非常耀眼,但想要脫去卻是非常不輕鬆。

在這身華服下,別人很難看得清你在比劃什麼手勢,想訴說什麼內容。

第四點:超級英雄的形象光環過於耀眼。

5. 專業領域對超級英雄的不承認

就算一個演員演超級英雄演的再好,業內也是不承認的。奧斯卡獎、金球獎等,幾乎都沒有超級英雄電影的位置。

就像傑森·史塔森曾經說過的那樣「任何人都演得了超級英雄電影。」

漫威吸引演員的,是天價片酬,是每個人都有的超級英雄夢。

當這些不再有吸引力,演員們開始追求真正的藝術高度時,漫威就變成了一個拖累。

所以漫威的現狀就是「裡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進來。 」

小勞勃道尼、克里斯·伊凡堅定不移的拒絕了續約,而許多演員積極的去毛遂自薦。

所以,為什麼湯姆·克魯斯可以一直扮演智勇雙全的帥氣間諜,因為他們是真正的名利雙收,不僅僅是觀眾的認可,更有業內的認可。

而站在我們觀眾的角度上思考,我們遺憾於故事裡超級英雄的離開,但這又何嘗不是一位優秀演員的二次復興呢?或許在未來,我們能看到他更多更好的出色作品,這是演員的藝術追求,而有這樣不拘一格的演員,更是我們觀眾的幸事。

黑寡婦為了14億狀吿迪士尼,原來漫威英雄的片酬是這樣計算的!

最近最熱門的就是,寡姐把迪士尼給告了,因為迪士尼把《黑寡婦》上線串流媒體Disney+讓寡姐損失5000萬美元

據外媒報道,《黑寡婦》的主演「寡姐」史嘉蕾喬韓森於本週四在洛杉磯高等法院向迪士尼公司提出訴訟,起訴原因是迪士尼違反合約,侵犯了自己的利益。

這一切都和影片《黑寡婦》的發行模式有關。

2019年,《黑寡婦》正式開拍,年末上上線了預告和中文海報。但沒想到,一場疫情打亂了《黑寡婦》的院線上映計劃,上映時間一推再推。

終於在2021年7月9號,《黑寡婦》在美國上映,同時還會上線迪士尼和流媒體平台。形式和劉亦菲主演的《花木蘭》有點像。

當電影網絡上線,就不可避免地會迎來大量盜版,盜版就意味著,片方和主演都收不到票房分紅。

所以,史嘉蕾起訴迪士尼違反了合約,當初雙方簽訂的是影院獨家上映。而斯嘉麗的報酬,也很依賴於影院的票房。

據悉,寡姐與漫威簽署的合約除了有保底工資外,還有院線票房的提成。

訴訟中稱:「迪士尼在沒有正當理由的情況下有意誘使漫威違反協議,以阻止約翰遜女士兌現與漫威簽訂的這筆交易中的最大利益。」

由於迪士尼公司在《黑寡婦》上映的第一天就開啓了流媒體服務,這嚴重影響了院線票房的收入,還導致了盜版在網絡上的傳播,大大侵犯了寡姐的權益。

寡姐在一開始得知迪士尼的策略後就要求修改合約,卻沒有得到回應。據知情人士透露,寡姐的損失高達5000萬美元,這個數字十分驚人。

迪士尼的發言人對這起訴訟也做出了回應,他表示訴訟毫無意義,還說這一行為冷酷無情地忽視了疫情給全球帶來的可怕與長久影響,是非常令人痛苦和難過的。

有點在暗暗指責史嘉蕾是個不顧疫情影響,沒有大局觀和社會責任感的人。迪士尼公司還表示,《黑寡婦》已經提高了寡姐賺取分紅的能力,迄今為止給她帶來了超過2000萬美元的收入。

言下之意就是:這個片酬已經很不錯了。

但史嘉蕾在2019年曾是全球收入最高的女演員,片酬入賬達5600萬美元,2000萬只比她全年收入的三分之一多一點。

於公來說,如果迪士尼真的違反了條約,就不該道德綁架史嘉蕾,大家按合約辦事。

於情來說,疫情是突發的,史嘉蕾和製作方都應該做出一些讓步。畢竟疫情期間還逼著影迷去電影院聚集,實在是不人道。

網友們得知迪士尼的回應後紛紛為寡姐打抱不平,認為迪士尼才是最冷酷無情的,還有網友認為寡姐懷著孕在疫情期間還為影片做各種宣傳,迪士尼的做法太不地道。

疫情期間去影院本就存在巨大風險,影迷對漫威的愛、對史嘉蕾的愛,或許也難擋對疫情的恐懼。其實影院+流媒體的上映方式,是對影迷負責,其實也是對整個製作團隊負責。

如果因為影院劇集,而引發更多的傳染病例,這個責任誰來承擔呢?

在疫情爆發的一年多的時間里,電影院只能空置或以有限的容量來運營。這就迫使一些電影製片方不得不打破「戲劇窗口(指電影在院線上映和線下上映要間隔三個月的時間)」,在網上和電影院同時上映他們的電影,吸引訂閱者使用他們的流媒體服務,來增加收入。

Disney+是迪士尼公司推出的廣受歡迎的流媒體服務。

Disney+的推出也確實選擇到了最佳的時機,當時全世界都不知道疫情會隨後發生,並且居家封鎖長達一年之久。因此,在疫情大流行期間,迪士尼+的訂閱量猛增。

自2019年 11 月推出以來,截至2021年5月,Disney+已積累了超過 1 億付費用戶。

憑借Disney+取得的所有成功,它引出了一個不可回避的問題——Disney+是否瞄准了流媒體服務之王Netflix手中的這把交椅?

Netflix 目前在全球擁有近2.1億用戶。是Disney+用戶數量的2倍。

 

然而,這個用戶數量,Netflix用了24年,而Disney+只用了不到2年的時間。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擁有如此龐大的追隨者,意味著Disney+用戶數量很有可能在幾年內超過Netflix。

在近日的一份報告中,Netflix聯合首席執行官Reed Hastings承認該公司最近一直在苦苦掙扎,Netflix在用戶增長方面經歷了艱難的2021年。

前兩個季度,用戶增長放緩,盈利低於預期。在某種程度上,Netflix將其增長放緩歸咎於COVID-19 大流行,因為疫情,導致其許多原創內容暫停生產。

相反,Disney+依託自身公司的資源優勢,正在發佈大量觀眾喜愛的新內容——包括新的漫威系列WandaVision、獵鷹與冬日戰士和洛基。

除了熱門節目之外,Disney+還推出了多部成功的電影,有些是通過Premier Access收費的,有些是免費的。

迪斯尼公司正在嘗試使用其流媒體服務來提高公司的收益。像無法在影院上映的《花木蘭》這樣的大電影,迪士尼公司創建了Disney+ Premier Access—— 一項付費服務,讓用戶可以通過支付額外費用來觀看電影。到目前為止,Disney+在《花木蘭》、《 黑寡婦》等影片的播放上都使用了 Premier Access。

這樣做也讓Disney+上的付費收入相當可觀。

不管怎麼說,《黑寡婦》是寡姐在漫威的第九部作品,也是寡姐在整個漫威系列作品中的收官之作,沒有寡姐就沒有《黑寡婦》。

這本來是一件值得紀念的事情,沒想到最後要對簿公堂,寡姐現在懷著孕還要和迪士尼打官司,美女也太難了。

希望這件事情可以有一個公正的結果,不要讓寡姐和影迷們心寒。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APPLE:https://apple.co/31BIh7K

✓Spotify:https://spoti.fi/2XRYzbK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