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後再看《胭脂扣》才懂愛情的殘酷真諦,你看懂了嗎 —《胭脂扣》—《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小時候愛如花的癡情,長大以後才懂那不是愛,而是自私





*正文開始

來源:電影情報橘
整理:冒牌生

如花,做了整整五十三年的遊魂野鬼。

如花從地府上來看到的第一個人,是報社記者袁永定,她纏著袁永定,當袁永定知道風情萬種的如花其實是一個鬼時,他恐懼不安,連連走開,但如花緊追其後,可憐兮兮向袁永定解釋:

我和十二少吞鴉片殉情自殺,約好了手拖手走過黃泉,永不分開。豈料我先到,找也找不到他,等又等不到,我忍不住,所以上來找他。我只是希望你幫我找十二少。

袁永定連連搖頭,問如花為什麼一定要他幫她?如花繼續解釋:

我十六歲做琵琶仔,擺房的身價很高,後來做了妓女,在倚紅樓生意不錯,是紅牌阿姑,那時塘西除了倚紅,還有歡得,詠樂和賽花,號稱四大天王。

說起這一段過往,如花沒有半點不堪和羞澀,相反,她露出緬懷之色,言語間對過往是掩飾不住的驕傲,在袁永定提醒她,她尚且欠他五十元錢,又怎麼有錢登尋人廣告時,如花本能的職業技能,張口就來:

以前有人肯出錢想摸摸我的頸……

還沒等如花說完,袁永定就制止了她,因為他怕她會說出更難聽的說話,他大聲喝到:

我不要摸你的頸呀!

其實,之前在和袁永定的聊天中,如花知道了現在是1987年,距離她死的那一年是1934年,已經過去了整整五十三年,可是在如花的談吐中,她並沒有真正接受時間的流逝,也沒有接受如今的世道,她甚至覺得自己還是當年那個香餑餑的青樓紅牌阿姑。

在如花跟袁永定的敘述中,袁永定瞭解到,如花和陳十二少兩情相悅,情比金堅,在他們決定雙宿雙棲時,如花遭到了陳十二少家人的反對,於是,兩個情深似海的戀人,為了反抗世俗,決定吞鴉片自殺,祈求來世可以在一起。

這是如花的敘述,多麼偉大的愛情,多麼痴情又可憐的女子。

袁永定和其女朋友凌楚娟,也是深感於如花描述的這段淒慘愛情,和如花可憐的身世,所以才決定收留如花,幫助如花尋找陳十二少的。但是,隨著真相浮出水面,如花真的是那麼痴情,那麼無辜嗎?她悲慘的人生,難道不是她自己作的嗎?

溫心老契。

陳振邦,人稱陳十二少,南北行三間中藥海味鋪的少東家,在那時的香港是有頭有臉的太子爺,事隔五十三年後,如花回憶起這位翩翩少年郎,她依然是止不住的驕傲,她是這樣跟袁永定介紹陳振邦的:

十二少是我的溫心老契,十二少姓陳,叫振邦,是南北行三間中藥海味鋪的太子爺。他是排行第二,他有一個哥哥,不過很早就去世了,當時為了表示人丁旺盛,架勢一點,每個太子爺都流行加個十字。

何為溫心老契?身處八十年代的袁永定尚不知曉,如花得意地解釋道:

摩登一點就叫DARLING。

其實,溫心老契放在現在就是情人的意思,無論以前還是如今,這個詞在一定意義上都有著「第三者」之嫌,如花毫不羞愧可以大喇喇說出來,是因為在那時妓女合法的香港,和如花耳濡目染的生長環境,使她對自己的身份並沒有一點點難為情。

如花怎麼會難為情?陳振邦對她一見鍾情,為她送花牌對聯,對聯上寫著「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又為她送名貴銅床,聲稱這銅床只有他陳振邦才有資格睡,世家公子,多情又浪漫,連倚紅樓老鴇都這樣說:

我由水坑口做到石塘嘴,做了二十多年老闆娘,還沒見過一個孝子,好像你這個溫心老契,這麼懂得找姑娘。

那時的如花,一時風光無限,令人艷羨!她決定要把這一段風月之情進行到底,對於自己和陳振邦之間的身份懸殊,如花沒有一點考量,她主動提出要見陳振邦的母親,如花以為可以用自己的真心打動陳母,卻不知她這樣的行為已經引起陳母的反感,所以陳母才會似褒實貶的說道:

如花姑娘,你真是位風塵奇女子,昨晚振邦回來跟我說,說你想單獨見我,我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我想這大概是,人家說你們風塵女子的作風吧。

這時的如花才略感尷尬難堪,還沒等她一口茶吞到喉嚨里,陳母繼續不動聲息說道:

杭州的女孩子在清明前上山探茶,摘一些最嫩的茶心放在乳兜里,用香汗,體溫,潤著帶回家,這就叫做乳前龍井,你沒聽過嗎?

不過要用真正女兒身才算矜貴,才稱得上是極品,我和你就不可以了。

無論那一天的如花打扮得如何簡單樸素,無論那一天的陳母是怎樣的滿臉笑容,如花輸了,輸得徹徹底底,她輸在對自己認知不夠,高估自己,輸在愛上了陳振邦,把一場風花雪月,逢場作戲看成了愛情,更加輸在妄想用一己之力對抗舊社會封建等級階層。

現在的人尚且講究門當戶對,何況舊社會?就算如花不是妓女,只是一個身家清白的普通女孩,陳母都不一定看得上。

陳振邦愛如花嗎?

不愛,我只看到了他對如花的貪戀,在這一段感情里,真的就像如花說的,陳振邦只是如花的溫心老契,除了他開始時對如花的熱烈追求外,剩下的都是如花在主動,在付出,她主動求見家長,她像一位母親一樣照顧陳振邦,而陳振邦呢?他但凡用心一點,在如花第一次求見陳母時,就應該說是自己要帶如花求見陳母,這樣還能讓陳母覺得如花在陳振邦的心中有幾分地位,從而高看如花幾分,但陳振邦什麼都沒有做,這段感情,一直是如花一個人在爭

太子爺成軟飯男。

在陳振邦還貪戀如花的這段時間里,他選擇了如花,常常留宿在如花倚紅樓里的香閨。

這時候的如花如果不是貪戀於朝朝暮暮,而是把目光放得長遠一點,她就應該鼓勵陳振邦接手家族生意,不應該因為她而與家庭決裂,因為只有陳振邦擁有獨立的謀生能力,她和他的這段感情才有希望。

偏偏如花又做錯了。

陳振邦喜歡唱戲,如花就為他引薦大佬倌華叔,請求華叔收陳振邦為徒,華叔忍不住奇怪:

世家子弟,為什麼要學戲呀?

陳振邦是這樣回答的:

弟子自幼喜歡學戲,不喜歡做生意。

當陳振邦還是南北行三間中藥海味鋪的少東家時,他的喜歡,是興趣,是業餘生活里的一道點心,可是,當他脫下少東家這個頭銜後,他的喜歡就不再是以前的興趣,而是一種生活,一種生存,賺錢的手段。

如花希望陳振邦可以擺脫家裡,靠學戲出人頭地,她有沒有想過,那些名曲家,大佬倌都是自小幾歲就開始學習的,過程艱辛有誰想得到?而陳振邦呢?陳振邦已經二十四歲了,如果他真的要學有所成,就必須付出比常人多幾倍的努力。

況且做人弟子,還沒學戲,就先要學會服侍師父,盛飯、敲骨、倒痰盂,做一切下人要做的事,高高在上的陳十二少,他習慣嗎?我沒有在他的臉上看到他要堅定學戲的決心,相反,我從他看向其他弟子的神態中,看出了陳振邦的迷惘猶豫害怕,他最終還是選擇學戲,都是被如花推著走的。

陳振邦的父母本就不喜歡如花,如今看到自己的兒子在如花的手上,沒有變得更好,反而像下人一樣做著戲子時,他們對如花,更是深惡痛絕。

甚至,當陳振邦在戲班遭遇了碰壁,挫折,領悟到生活的艱辛而開始心灰意冷時,如花更是縱容他抽大煙,食鴉片,兩人醉生夢死,以此來逃避現實。

在電影《胭脂扣》中,當記者凌楚娟問如花兩人為何自殺時,如花的回答是:他們想永遠在一起。

但這不是真的。

在《胭脂扣》的原著中,當凌楚娟聽到陳振邦和如花死也要在一起,而感嘆他們愛情的偉大時,如花是這樣回答的:

不是偉大,只是走投無路。

這才是真正的原因。

戲子不紅,何以為生?離開陳家,陳振邦根本沒有獨自謀生的能力,他更加沒有能力去獨立門戶,他和如花一起,如花還要繼續接客,他穿的、吃的、用的,都是如花的,妥妥的被如花養成了「軟飯男」。長此以往,貧賤夫妻百事哀,就算如花願意,陳振邦作為曾經吃穿不愁的太子爺,他有何顏面?他又憑什麼要接受這樣的生活?

因為他愛如花?

這只是如花的臆想,在陳振邦默默同意如花和他在一起的同時還去接客,如花就應該知道,陳振邦並不愛她,至少沒有那麼愛,陳母有一句話說得很對,她是這樣對如花說的:

如花姑娘,你是明白事理的,你放開他吧,他一定會回來的,我很瞭解我的兒子,如果你不放開他,繼續這樣下去,他始終會回來我的身邊。

是真的,如果如花肯放手,陳振邦是會回歸家庭的,可惜如花不肯放,她要獨佔陳振邦,軟飯男又怎麼樣?她愛他,她得不到的,別人也不能得到。

闊少夢醒偷生。

在袁永定幫如花尋找陳振邦的過程中,他知道了陳振邦並沒有死,他也發現了真相並不像如花說的那樣,他們赴死那天,陳振邦不僅吞了鴉片,他還吃了安眠藥。

而如花,從來沒有說過這一點,她一直說的是,她和陳十二少是吞鴉片而死的。

當凌楚娟質問如花,安眠藥是不是她放的時候,如花知道再也隱瞞不下去,她面露難堪的承認:

是我。我很想死,我怕只是吞鴉片,萬一我死了,他不死,丟下我一個,我不會放他去跟淑賢好的。

兩人相約而死的那一天,如花提前偷偷在酒里下了四十粒安眠藥,她喝了一杯,她給陳振邦喝了三杯,然後再相約吞鴉片,在袁永定和凌楚娟震驚於如花的陰險做法時,如花想的卻不是這些,她最不甘心的,是陳振邦沒有死,所以她不斷喃喃自問:

為什麼?為什麼他沒有死?如果他是真心的,救活了也可以再死,他偷生,他丟下我一個。為什麼?為什麼他沒有死?

如花在酒里下安眠藥,就是下了雙重保險,她是一定要陳振邦陪著自己死的,如今得知陳振邦沒有死,她一下子就懷疑起他對她的感情,但其實,陳振邦對如花的感情,真的沒有如花想的那麼深。

電影《胭脂扣》里的陳振邦,他對如花是有一絲情義的,但他也並不想死,面對死亡,他是害怕又膽怯的,否則如花為什麼要在酒里下安眠藥?她是害怕陳振邦會中途反悔,就算陳振邦真的中途反悔,一樣逃不過死,這是如花的打算。

而《胭脂扣》的原著,真相卻很殘酷,陳振邦是要和如花分手的,他不能再忍受這種生活,他要做回那個南北行三間中藥海味鋪的少東家,是如花不甘心,在陳振邦答應赴如花最後一個約,如花才肯分手時,如花就已經設了陷阱,做了雙雙赴死的準備了。

當年看電影《胭脂扣》,有多少人為如花的痴情而淚流滿臉,又有多少人怨恨陳振邦的懦弱薄情?現在細細看來,不禁汗顏,如花這樣的女子是痴情嗎?

不。

我只對這樣的女子感到深深的恐怖和可憐,她們的感情太熾熱,要毀天滅地的那種,她們終其一生的目標,是找一個男人做依靠,如花一直不肯放開陳振邦,是證明她有多愛陳振邦嗎?

不。

殉情後做鬼等了陳十二少五十幾年的如花,選擇了獨自離開不再繼續等下去。

這個結局來得太晚,太淒慘。

如花本不該貪陳振邦給她的那些虛無的愛,如果在陳母反對的那一刻起,他們就分手,彼此兩兩相忘,也許他們都會有著不一樣的結局。

陳振邦還是會娶他的表妹,這位紈絝子弟還是會敗光家產,然後去做一個臨時演員。

可無論怎樣,這都是他自己的抉擇他應該自己承擔。

而如花呢?天大地大,她可以選擇離開她熟悉的地方,離開熟悉她的人,換一種活法,去體驗完全不同的人生……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