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的是僥倖,失去的是人生《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 – 每天為你推薦一篇好文章


與其明哲保身,不如立場鮮明

問題在於,我們混淆了明哲保身和懦弱的界限。





我常在想,我們生活在一個由人構成的群體環境,不得不將精力用來處理人際關係的問題。本來溝通是為了消除隔閡,增進瞭解,透過配合彌補單一力量的缺陷,最大限度地發揮力量。

然而現實中我們看到的,卻是彼此抱怨或人為設置的障礙。總有一些人似乎站著說話腰不疼,毫不顧及自己的言論其實只能讓壞人更加無所顧忌,讓好人明哲保身,活生生地將善良逼成了怯懦。

 

於是,我們常常會面對一群好人欺負另一個好人,其他好人卻坐視不管的現象。比如:醫患間的緊張關係,讓許多本性善良的醫生只好選擇少做少錯,處理病情時瞻前顧後,醫術也沒有提高,最後的結果就是:不利於病人的及時救治。

 

前一陣子,我在網路上看到一則關於產婦憂鬱症的文章。發文者講了一個患憂鬱症的產婦殺死孩子之後,絕望自殺的悲劇。看的時候,我的心情十分沉重。隨後看到有一堆人轉貼,其中夾雜了各種無意義的指責。

有人說:「不就是生個孩子嗎?哪來那麼多事?當初,我不知不覺就生了。」

有的人責備自殺的產婦心理變態,因為她當初生孩子感覺很快樂。

面對這些人和他們的言論,我真的很無語,本來大家要討論的是產前/產後憂鬱應該關注的話題,引導大家關心這群人。沒想到引來一大群人用自己的正確來反證產婦的錯誤,也許他們是正確的,但是,從中卻反映出對生命的漠視,恰好是人性中最大的惡。

 

我從中看到的還有更大的悲哀。首先,不能武斷說這些人就是本性壞,不是好人,有可能這些人完全無法明白別人的感受。每個人的情況各不相同,當事人生活中所經歷的某些困境和打擊,對這些評論者來說或許並不是雞肋,因此,他們會推測若同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不會造成多大的實質性傷害,所以他們對產婦的行為表示不理解。

 

於是,他們動不動就評論:「那些事情我也經歷過啊,沒那麼難啊!」、「我們也感受過啊,沒那麼痛啊!」他們只相信自己的感受,如果別人的感受與他們不同,反應太過強烈,便認為人家有病,表現得軟弱了,便認為人家矯情。本來我還想說個兩句,我們應該關注的是產後憂鬱這個現象,而不是對產後憂鬱的人橫加指責,一想到那些人的極端、偏執,便覺得多說無益,就放棄了。

透過這件事,我也在反思,為什麼生活中總會遇到一些從未真正解決的沉默困局。

 

按理說,中國人的聰慧從來不遜於其他種族,其中難免魚龍混雜,一些生存智慧,除了向來我們引以自豪的勤勞能幹、善良包容,還不難發現一些市儈哲學、投機思想。比如,韜光養晦,這本是一個具有智慧的詞語,現在卻變成了該怒吼時不怒吼,該出手時不出手的犬儒主義代名詞。

 

我也是其中一員,所以明明看到了那個論壇的謬論,最後還是選擇了退避三舍,不敢理直氣壯地表達自己的立場。

從古至今,只要人多的地方,「劣幣驅逐良幣」的狀態都普遍存在。最終的結果往往是,不講規則,肆無忌憚,真正善良的人反而不能說話。因為一說話,不管對不對,都會遭到排擠。

 

我們選擇趨利避害的生存智慧本沒有錯,問題在於,我們逐漸混淆了明哲保身和怯懦的界限。比如,看到馬路上一位美豔的女司機被男人歐打,你身為路人該怎麼辦?看到一個老實的孩子被同學圍毆,你身為路人又會怎麼想?

雖然被問到這類的問題時,我們可以毫不費勁地把自己代入那個情境,去想像自己的情緒反應和生理反應,然後給出一個傾向道德標準的回答。然而事實是,大多數人會保持沉默。沒遇到事情時,一切都不是問題,一旦身臨其境,可能所有的節操都支離破碎。

 

不是所有善良的人都能經得起壓力的考驗,正如電視劇裡的叛徒說:「雖然我失去了尊嚴,但是我還活著。」(而烈士則會說:「雖然我死了,但還保有尊嚴。」)

 

當你越常選擇明哲保身,就不要怪你在別人的眼中漸漸地喪失了立場。好好先生的評語,也許是朋友、同事對你的誇讚。本來你覺得還不錯,如果有一天,你得知馬路上那個被追打的女人是你妻子,校園裡那個被圍毆的孩子是你兒子,你是不是還要裝睡下去?你是不是希望社會上這種好好先生少一些?

我相信,每個人內心肯定有一個壓抑的自己,他一定在渴望:行事但求無愧於心。論是非,不論利害;論順逆,不論成敗;論一世,不論一時。

 

你那麼好說話,其實是沒原則

你那麼容易受人指使,其實是錯把沒原則的寬容當胸懷。

 

你從小被人稱讚:「性格好、沒脾氣、文文靜靜。」雖然你沒有很喜歡,但也不會想太多。等你工作了幾年,在人際交往中一次次地受傷,你可能會覺得,還是本性善良、但個性鮮明又會發脾氣的人,過得比較好。

雖然你儘量避免與他人起衝突,雖然你的朋友也不少,雖然有些事在別人看來就該生氣,而你卻覺得沒什麼,但是你終於慢慢地發現,這樣的你讓別人不知道你的原則在哪裡,而變得不再重視你、珍惜你。

 

季小堂打電話給前同事,前同事說:「真懷念你啊!你走了,天氣這麼熱,都沒有人幫我買可樂了。」

這一句話讓季小堂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季小堂剛進公司的時候,為人熱情大方,大家都喜歡找他幫忙,而季小堂從來都是來者不拒。平時他總是早早地就到公司,打掃辦公室。聽到誰說一句:「我沒吃早餐,好餓呀!」他就會主動拿出自己的餅乾送過去。有時,假日還會幫同事收快遞或處理工作。炎炎夏日,他經常帶冰鎮的可樂來公司分給大家喝。

 

隨著工作量漸漸地增多,季小堂無法再像以前一樣幫同事了,抱怨聲卻隨之而來,有的人還當面尋他開心:「小堂堂,趕緊去倉庫領一包影印紙,我們等著用!」礙於情面,季小堂還是默默地照做了。

後來,主管開始吩咐季小堂做一些工作之外的雜事。比如,去車庫幫他搬東西。結果,季小堂才剛出辦公室大門,就被出差回來的經理撞了個正著。經理問季小堂去幹什麼。為了不給主管添麻煩,季小堂就說去購買辦公用品。結果經理不知從哪裡知道了事情真相,就把季小堂叫去辦公室訓了一頓,說他身為人事部行政人員,連誠信兩字都做不到,又怎麼能管理其他人呢。

季小堂無言以對,遞交了辭職,背著好人二字的他,丟了工作。

 

人在職場,很多人也會遭遇到類似有苦難言的情景。上司把很多跑腿的事情交給你,你會糾結於,他是重視你、想跟你親近呢,還是覺得你好說話?同事故意說話刺激你,你會想他是覺得你好脾氣、不會生氣呢,還是利用你好欺負,發洩他的憤懣?

有時候,你甚至會懷疑自己:說好聽點,是性格好、沒脾氣,說得難聽點,就是沒主見。

 

你在任何場合都微笑示人,人家可能覺得你沒個性,下意識地就開始輕視你。你對朋友有求必應,放棄自己的安排,滿足他們的邀請,等下次你不答應的時候,人家便覺得你不夠意思。你心無城府,多次借錢給同事也不好意思催帳,結果他們習以為常,你倒是被逼入兩難的境地,要錢嘛,怕傷感情;不要錢嘛,又白白遭受損失……

 

就像季小堂,他那麼容易被人指使,無非是錯把沒原則的寬容當胸懷,所以不懂得拒絕。他是喜歡照顧別人來確定存在感的那種人,所以往往既不好意思拒絕別人,又害怕被別人拒絕。於是,心裡想說「不」的時候,卻言不由衷地冒出「好」,生怕直接說出「不」,會傷了自己的自尊,也對不起別人。

 

其實,自尊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夠接納和喜歡自己。不願意說「不」、害怕傷害別人的人,通常也很在意被別人拒絕。這類人容易把被拒絕,理解成別人對自己不喜歡、不重視,甚至不尊重,更糟糕的是,隨後也會覺得自己似乎沒那麼重要或者沒那麼好。而這種拒絕激起的無力與無能感,隨之引發憤怒、傷心的情緒。他們總是寧願委曲自己,成全別人,難怪會活得那麼糾結。

 

這樣委曲自己,強迫自己的背後,並非真正心甘情願,而是隱藏著一個「你也不要拒絕我」的心理期望。因為害怕被別人拒絕,所以不敢拒絕別人。又因為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希望得到不被拒絕的善意,於是我們開始失去原則,無底線地向身邊的人和事妥協,甚至最後我們也開始討厭太過殷切關心他人的自己。

 

就這樣,你在人際交往的過程中,逐漸喪失了原則,被別人發好人卡,你越來越難以把握哪些事是必須堅持的,哪些事是可以寬容的。然後,不敢說「不」,不好意思說「不」,不會恰當地說「不」,你被所謂的本性善良裹挾前行,變得看不清事情,沒主見。

寬容不等於沒原則,你應該有心胸,也要守住底線。當你能夠從容地拒絕別人,你就會知道大多數時候拒絕並不是有意傷害,相反的只是誠實地表達自己的意願。

 

回想一下,不管是家人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對你提出大大小小的要求時,你有說不的時候嗎?即便嘴上沒說,但心裡卻不樂意嗎?你是否認為,如果你拒絕了他們,就說明你不愛他們或者不在乎他們嗎?

反過來想也一樣,別人即使在某件事情上拒絕了你,並不等於他們不在意或不看重你,只是他們真的不願意或根本無法做到。

 

允許自己拒絕別人,才能真正接受別人對自己的拒絕,就如同認定自己有罪的人更懂得寬恕一樣。一個人懂得尊重自己的意願,也常常願意把這樣的尊重給別人。

難以拒絕,可能是因為你覺得只有不斷地順從別人才能彰顯自己的價值。如果我們習慣透過別人來肯定自己,也就活在別人的眼裡和嘴裡。當來自別人的肯定成為必須,與其說我們是在肯定自我,不如說是在否定自我,到最後,你會發現,你已經沒有肯定自己的力量。

 

建立個人的邊界,確立自己的原則,敢於說出自己的真實意見。雖然在一定程度上會導致我們在剛開始與他人交往時產生不愉快,但是只要我們足夠真誠、態度堅定,他們遲早會認可和尊重我們為人處世的原則。

在不觸碰底線的前提下,一切對錯、好壞、喜歡不喜歡都可以接納、包容、理解。你要做一個讓自己快樂也讓別人欣賞的好人,而不是濫好人。

 

善良,有時不過是弱者的擋箭牌

什麼時候,善良變成了不用講道理的擋箭牌?

做一個善良的人,比做一個講道理的人輕鬆。

雖然世上很多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但我發現身邊很多人,完全不問事情的起緣,就自顧自地站在看上去比較弱勢的那一方,動不動就標榜善良,然後給別人套上「你應該善良一點」的枷鎖。

 

下面的場景,或許很多人都聽說過,甚至親身經歷過。

 

你買東西的時候一個年長的人插隊,當你和他理論,身邊就有這種人站出來說,做人不要太斤斤計較,又沒什麼,讓他一下不就好了。你的工作夥伴事情沒做到位,給你帶來很大的困擾,當你因此發飆的時候,她流淚飛奔出去。那麼,不用半天,你得嘴不饒人、把人活活罵哭的名聲可能就傳遍全公司,然後有一群這樣的人會來告訴你,都是同事,你應該大器一點。

「他都那麼可憐了,你就不能善良一點?」

「我已經給你賠笑臉了,你還想怎麼樣?」

真奇怪,什麼時候善良,變成了不用講道理的擋箭牌?

 

當年我讀大學的時候,曾經與人一起合租。合租的那位算是富家女,據說上大學之前都是住在家裡,連垃圾都沒有倒過。所以從合租的第一天開始,她從不打掃房間,不叫瓦斯、不付水電費、不洗碗,更不用說刷馬桶,簡直就像住旅館一樣,她是一位傲驕的公主,而我就是她的服務生。

 

後來我生病了,在床上躺了一週,她就讓垃圾在家裡堆了一個禮拜。我實在忍無可忍了,爬起來把屋子打掃了一遍,扔掉了所有的垃圾,把堆在水槽裡的碗盤全洗了。結果她帶了外賣回來,吃完之後,照樣杯筷碗盤全堆在水槽裡。

 

我一下子怒火中燒,發了飆。結果她四處跟人說,我多麼不近人情,她那麼可憐,長這麼大第一次離開爸爸媽媽,本來就什麼都不會,而我從小就獨立生活,什麼都會,卻不肯對她包容一些。於是也有同學來勸我:「你應該寬容一點、善良一點。」我哭笑不得。你可以想像,我除了無語,還能解釋什麼?

 

後來我出了社會工作,我發現這樣的事情越來越多。有些人,根本就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只要站在看上去可憐的那一邊就好了,多麼簡單!我想,他們之所以標榜善良又給別人套上善良的枷鎖,只是因為做一個善良的人,比做一個講道理的人輕鬆。

 

我有個好朋友,談戀愛的時候男友劈腿。幾年之後,前男友和新歡結了婚,似乎過得不幸福,而且還不幸得了病。反正結果就是他來找我的朋友借錢,說是要救命用的。我朋友不假思索就拒絕他了。然後,也有人跑來勸她:「你應該善良一點,無論以前發生過什麼,現在畢竟是救一條命。」

 

跟我說起這件事的時候,朋友敲著桌子大罵起來。我知道她為什麼要罵。那年,因為他劈腿,兩個人分手,萬念俱灰之下她自殺了,還好家人及時發現,送她進醫院搶救了回來。她自己這條命,也是命!

 

現在互聯網發達,看得多了,你自然也就明白了。那些新聞評論裡總有人說:「如果有錢,誰會去搶劫呢?」其實這些見別人被搶劫、被欺騙、被背叛、被壓榨,號稱仍舊應該寬容的人,當自己利益被觸犯的時候,往往是最跳腳的那些人。

 

他們希望這世界上越來越多的人不懂得據理力爭,這樣等他們想要不講道理的時候就沒人反抗了。有些人覺得反正被傷害的又不是他們,正好可以借機宣揚一下,自己有多麼深思熟慮和心懷慈悲。

 

摘自《你的善良必須有點鋒芒》 作者:慕顏歌

►購買傳送門:https://goo.gl/LhHd4V

 

書籍特色

一本戳中億萬人隱藏痛點的心靈開悟書。真實而尖銳的熱議話題,寫給億萬在這個趨利時代堅守底線的人,不管我們走在人生哪段旅程,都能獲得情感共鳴並幡然醒悟。

一部直接面對普世人生困境的誠意之作。生活中有太多「低智商」的善良,困擾你我他——家庭、工作、愛情、婚姻、人際的36個典型場景中,許多隱心理和慘真相被一一揭穿,相對於那些溫暖的雞湯,我們也許更需要這樣一盆醍醐灌頂的冷水。

一種恰到好處的正能量和處世智慧。深諳世故而不世故,無畏付出但不無謂付出,真正的大善智慧獻給那些善良如你我的人,讓每個人從中獲得從容生活的祕訣,找到恰到好處的幸福。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