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旅行的微小與巨大《寂靜。京都。台東》 – 每天為你推薦一篇好文章


寂靜詩意  一個人旅行的微小與巨大

京都.台東

我和許多人一樣,都喜歡旅行,也喜愛嘗試到不同的地方旅行, 但是在我心目中,真正最美的旅行,其實是藉由這些出走,找尋到自己心神嚮往的某個地方, 當我們心中旅行的因子啓動時,有些地方即使你已經去了好多次,但仍深深吸引著你,渴望回到它們的懷抱,而自己的內在則很清楚地知道與這些地方有一種不可言喻的連結。對我來說,這是最美的旅行意義,那裡是我們心中最美的地方。

去了不少地方,台灣的台東和日本的京都,正是讓我一再思念、一再渴望回到它身邊的地方。不論在台東或京都,彷彿都能見到自我真實的內在風景。

 

很多人會覺得台灣的台南和京都最為相似,可對我來說,台灣的台東與日本的京都,這兩個看似截然不同的地方,卻潛藏著更多相同的元素,其中最大的部分就是寂靜,正因為有著寂靜,我才會如此迷戀這兩個地方。

很多人喜愛春天、秋天到京都賞櫻、賞楓,很多人喜愛夏天到台東看熱氣球和玩水,這是京都與台東最熱鬧、人潮也最多的季節,也是京都和台東最容易被見到的面貌,但也是最被刻板化的京都與台東。

 

京都的寂靜,台東的寂靜,是我認為最真實的京都與台東,也是最令人心醉神迷的京都與台東。京都的寂靜與台東的寂靜是截然不同的,京都是千年古都,不論是寺院、古蹟、老屋、巷弄人家,或是人們的生活,都像是在穿越時空一般,這裡的寂靜,是一種在時空中凝視的寂靜,你靜靜地走入數百年的古寺,看著這裡的生活與巷弄人家,那份寂靜,是世界上一種最獨一無二的寧靜,是超越時間的, 讓我們深深地著迷。

 

台東的寂靜則是一種雋永的寂靜,台東沒有京都那般悠久的文化背景,擁有的卻是在台灣這座島嶼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與人文氣息,稀少的人口,讓這裡的大海、藍天、綠地、人文等氣息,可以隨性自由地綻放,在台東,自然的寂靜隨手可得,那是一種絲毫沒有被人為製造或是破壞的寂靜,無比的珍貴。這樣的寂靜,似乎就像是見到最初的本我一般。

 

京都的寂靜,台東的寂靜,看似不同,卻同樣觸碰到我們相同的靈魂敏感帶,那是一種最微小卻也最巨大的寂靜,曾經體會過或擁有過的人,都會像我一樣,無法自拔。我曾多次一個人踏上這兩個地方,當你有機會選擇一個人踏上台東與京都的旅途或是生活時,那份旅途與生活上的寂靜,更能深深地烙印在靈魂深處,永難忘懷。

 

我很喜歡一本叫做《越旅行越裡面》的書,講的是人們雖然四處旅行追尋不同的外在世界,其實是要藉由這些旅行,發現自己的內在,找尋一條回家的路。當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台東,回到京都,都像是回到自己心靈的故鄉般,在那裡,我找到了回家的路。我將京都與台東的寂靜之美,以夢、色、景、信、文、慢、食、旅等關鍵字,描繪出心中對這兩個地方的連結與迷戀,我相信這不只是寫給所有喜愛京都或台東的人,更是寫給所有喜愛旅行與寂靜的人,寫給所有藉由旅行來找尋自己心靈原鄉的人。

 

伏見稻荷大社 × 台東雲之夢

夢連綿不絕堆疊著

京都市伏見區深草藪之內町68番地,可從京都車站搭乘巴士或JR 奈良線,在稻荷站下車,依指標前往。看到那一片片雲朵, 看到那一座座鳥居,連綿不絕不斷地堆疊著,沒有盡頭,好像是夢被不斷地堆疊著一般。

 

台東的天空與雲朵大概是全台灣最美的,除了純淨的藍天,更美的是那些雲朵,在城市裡是絕不可能看到這樣美的雲朵,層層疊疊,巨大無比,像是巨人的棉花糖。當這些如白色花苞的大雲朵排列在一起,有說不出的好看;它們排列在海洋的天空,排列在縱谷的山邊,排列在遼闊的稻田,像是時光隊伍裡的各種角色, 聚集在一起, 在不同的天氣, 不同的季節。當我們在台東的任何一端仰望天空,都會看見這些雲朵千變萬化地表演著;在台東度過的許多歲月中,天空彷彿永遠都能給我慰藉,眷顧著我。

 

想到台東這些數量與形狀都美麗巨大的雲朵,那種連綿不絕又巨大的感覺,我就會毫不思索地聯想起京都的伏見稻荷大社。我第一次到京都,就有機會造訪這座神社,它與三十三間堂,是我那次旅程中所參拜的寺院裡,視覺最令人震撼的。

 

鳥居是我們所熟知、在日本神社或信仰中都會出現的象徵,以此來表達對神的敬意與感謝。這座伏見稻荷大社更因為和農業與商業有關,香火與參拜者鼎盛,獲捐的鳥居數量無比驚人,數量大到沿著整座山,成為連綿不絕的鳥居隧道。這些隧道被稱為千本鳥居,其實數量早已多到數不清。看到鳥居所排列形成的這些橘紅色隧道,真是無比震撼,會讓人好像在做夢一樣, 彷彿走在連綿不絕的夢的紅色隧道中,不知要通往哪裡?

 

白色連綿不絕的夢,紅色連綿不絕的夢,走在台東,走在京都,這些由美麗大自然以及人們信仰所形成的巨大的美, 都隱約和人們的心靈產生了密不可分的關係,它們能打動我們的心,人們也因為信仰與心靈歸向,造就了這些事物。不論是何者,這些風景與地方,總叫人平靜,並思索著巨大與自身的美好,幻想著飄浮在天空,沉溺在那些夢中。

 

京都春櫻 × 台東山櫻

如夢飄落之淒美

台灣人很喜歡追櫻,不論是到日本或是在台灣,每到櫻花開放的季節,賞櫻勝地總是人滿為患。京都到處都有爛漫飛舞的櫻花,台東則有著當地人才知道的山櫻花海;只是當我們喧囂地追著櫻色時,是否真能靜下心來,凝視著這天地間的詩意?

 

櫻花是日本的國花,天生帶著會瞬間消逝的美,花期很短,會在綻放期間展現出絕美的樣貌。櫻花很脆落,被風輕輕一吹,就像雪一般,滿天飛舞,很快就凋落。在日本的歷史文化與文學裡,常可以看到裡面的人物與文化,都有著和櫻花一樣、帶著淒美的模樣。這也是看過櫻花的人都很難忘懷的原因,因為那種美帶著一種哀愁,帶著一種費盡全身心力來展現的美,就像日本武士道精神一樣,雖然有時候我覺得這樣的美,實在是太不真實了。

 

京都人從平安時代就喜歡賞櫻,當時是貴族才有的享受,一直到江戶時期,才開始比較普及到平民,後來漸漸成了全民運動。歷史上最有名的賞櫻事件,很多人都知道是平民出身、最後統一天下的豐臣秀吉,死前在京都醍醐寺所舉辦的賞櫻大會。自小貧困、最後竟能權傾一身而變得好大喜功的秀吉,可以讓這樣的賞櫻會在歷史上留下一筆,也是很能理解的。

 

京都的賞櫻名所與聖地實在太多,不勝枚舉;和賞楓一樣,古老寺院和櫻花交織在一起的詩意景致,也是其他地方所比不上的。除了可以賞櫻的寺院名所外,哲學之道的櫻花是許多人到京都賞櫻最驚艷的,沿著水道旁,滿滿的櫻花布滿天空、步道,如夢般。哲學之道為何會有這麼多櫻花,是拜畫家橋本關雪夫人在這裡種植所賜。在入江敦彥所寫的《秘密的京都》裡,提到他認為最具京都味的賞櫻地點,是在鴨川上的葵橋,放眼望去鴨川上一望無際的櫻花景致。賞櫻,我們為的是看到一種不真實的夢與色彩,但在日本文化裡,櫻花代表了許多事物,若只是單純做為旅人,對櫻花匆匆一瞥而無法理解,又如何在其中映照出風景與自我?

 

在電影「賽德克巴萊」裡,有一幕,日本人要到山林裡討伐原住民,看到了森林裡群花綻放的山櫻花,布滿整個天空;看著這些像血一樣奔騰的山櫻花,他們用日語大喊著「美麗」,後來這些日人也被原住民以鮮血祭了祖靈。

 

山櫻花又稱做緋寒櫻,非常文學的名字,和日本櫻花截然不同。日本的櫻花季是象徵春天的開始,如果還很冷,日本櫻花就會延後開,然而山櫻花卻是在冬天的時候綻放。

 

台東最美的山櫻花海,在太麻里山上的青山農場,數量相當龐大,像是整座山都布滿山櫻花般;山櫻配合著金針山變幻莫測的雲霧演出,那種虛無縹緲的美,是在日本平地賞櫻所無法體會的。如果到台東一些人煙較少的山上,看到了野生的山櫻花,山行之間,時而隱沒,時而出現的樣子,我覺得更像是在森林裡的原住民般,有著野性又行蹤不定的美。電影「賽德克巴萊」裡,日人形容著山櫻花的美,我覺得某一部分就是以山櫻花在隱喻原住民吧。

 

緋寒櫻的顏色和日本櫻花的顏色截然不同,日本櫻花是粉色系的,緋寒櫻卻是桃紅色的;日本櫻花有著脆弱夢幻的淒美,比起來,緋寒櫻堅韌多了,花期也較久。不過,只要是櫻花,總還是讓人有淒美的感覺,緋寒櫻也是如此。

 

我始終覺得,這兩種櫻花好像也象徵了日本人與台灣人的民族生命力。日本櫻花如武士一般,會以最美、最有力量的方式,以生命將結束的姿態,散發前所未有的色彩。緋寒櫻雖然小小的,卻在淒美中帶著韌性。當我們置身在櫻花隨風飄舞的時空裡,總讓人覺得像是在做夢,一場短暫又不真實的夢。

 

摘自《寂靜。京都。台東》 作者:蕭裕奇

書籍特色

《緩慢。台東。旅》作者蕭裕奇2013年最新作品,以七個關鍵字,連結京都與台東,讓人驚奇地發現這兩地竟是如此相似。

推薦京都與台東不為人知的美,告訴你最能療癒身心的秘境。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