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要再拍《猩球崛起4》?」好萊塢的IP電影氾濫,重啟後的劇情網友一點也不看好!


所以要再打造另一個「猩球」?





#猩球崛起4 #再拍消息 #好萊塢最愛濫用IP

*正文開始

來源:賣娛小郎君
整理:冒牌生

作為經典的科幻IP電影,《猩球崛起》可以說是商業價值最高的科幻IP了。

三部電影,雖然在口碑上有些許爭議。

但是在票房上卻是實實在在的大爆發,屬於難得的科幻爆款電影。

然而在2017年的《猩球崛起:終極決戰》過後,這個IP在觀眾的眼中已經算是「完結」了。

畢竟貫穿這個系列始終的「凱撒」已經去逝世了。

所以,驟然之間,聽到迪士尼要拍攝《猩球崛起4》,很多觀眾都還是一臉懵。

因為這不是翻拍,會將原有的故事,換一批演員來重新來演。

根據迪士尼的說法,這是「延續」。

新版《猩球崛起4》的世界觀會與原來的三部曲保持一致,這就讓很多觀眾感到相當奇怪了。

這是要捨棄「凱撒」,再重新打造一個猩球?

但若是沒有了凱撒的猩球,又怎麼能夠稱之為猩球崛起?

在細究《猩球崛起》這個IP的發展歷史之後才發現,原來《猩球崛起》這個科幻IP還是另一個科幻IP之中的一部分。

《猩球崛起》的發展歷史。

對於《猩球崛起》這個IP電影,很多年輕觀眾的認知基本上都是停留在三部曲。

但實際上,《猩球崛起》這個系列是源於好萊塢的一個經典科幻IP《人猿星球》,不是《人猿泰山》。

這個IP誕生在1968年,並且還連續出了5部電影。

在2001年的時候,提姆·波頓就重拍過《人猿星球》,但由於某些原因,提姆·波頓翻拍的《人猿星球》內容只拍到了老版的第二部。

而後來的《猩球崛起》則是跟著提姆·波頓系列的後面,從《人猿星球》的第四部拍起。

但是《猩球崛起》三部曲卻也僅僅只是將《人猿星球》的第四部內容拍完而已。

在原有的《人猿星球》系列之中,還有著第五部內容還沒拍攝。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猩球崛起4》的內容,或許就是《人猿星球》的第五部了。

而當這個新《猩球崛起》系列完結的時候,才是整個系列完結。

按照這個邏輯,整個「猩球崛起」系列,從2001年翻拍的《人猿星球》算起,加上《猩球崛起》三部曲,以及後續的新系列,才能算作是一個完整的系列。

儘管如此,但對於觀眾而言,想要追完整個系列,顯然也是有些「割裂感」的。

畢竟2001年的質感,比起後面的三部曲,還是有些差距的。

尤其是,比起老版有著完整的敘事閉環的《人猿星球》而言,後面的電影基本上都是選擇了矛盾衝突比較激烈的片段而已。

但是對於完整敘事,卻沒有任何的幫助。

所以,有人認為,這就是IP電影在好萊塢氾濫的弊端。

因為IP電影的特性之一,就是先圈出粉絲,然後再培養粉絲黏著度,然後就可以開始一輪又一輪的收割韭菜了。

畢竟IP電影,需要一直持續發展,才能達到這樣的目的。

所以IP電影的著重點會在人設以及視覺特效上,反而在敘事上顯得薄弱。

這也是近幾年來,好萊塢電影給人一種正在走下坡路感覺的原因之一。

原來的好萊塢的電影,基本上都能夠做到特效與敘事齊頭並進相輔相成。

即使是主打特效的電影,比如《阿凡達》之類,基本上也都能夠做到在敘事上有著完整的閉環。

然而,在近幾年的好萊塢電影之中,觀眾能夠明顯感覺到好萊塢在敘事方面的敷衍,像是《玩命關頭》系列等等。

基本上都是做著套路化的敘事,然後加上花俏的視覺特效,就是一部新鮮滾熱辣的好萊塢大片了。

這種好萊塢電影,工業化的氣息十分濃重,就像是肯德基的快餐一樣。

偶爾調劑口味吃個一兩餐,感覺還可以,但長時間吃,則會有些膩。

但是,對於好萊塢資本而言,這種快餐式電影顯然很符合他們的投資心理。

週期短,來錢快,並且還能批量生產。

對於他們而言,完全就是搖錢樹。

所以,《猩球崛起》三部曲完結了,就必須再想一個新噱頭來「重啟」電影,好接著拍下去,這樣就能夠繼續賺錢。

這也是為什麼在得知《猩球崛起》重拍之後,會引發爭議的原因。

隨著很多經典系列片的重啟,除了《猩球崛起》之外,還有《侏羅紀公園》,之前也聽說《惡靈古堡》重啟已經殺青,預計將來不久就會上映,而《哈利波特》系列電影將被重啟的消息也一直不斷傳來。

就目前所知,雖然HBO確實有這方面的打算,但目前還沒有正式說明,只能繼續等官方的消息了。

不過,記者們已經按捺不住了,紛紛向當年《哈利·波特》的演員們求證,以及詢問他們是否還會考慮參與重啟後的《哈利·波特》。

一開始,包括飾演主角哈利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飾演榮恩的「魯伯特·葛林特」、飾演金妮的「邦妮·萊特」在內的演員們都明確表示了,自己不會繼續參演。

但後來,大家卻開始有了鬆口的跡象。

例如,一直堅稱不會再演榮恩的魯伯特,前不久就告訴記者,如果丹尼爾和艾瑪等人都回歸的話,那麼,他也會繼續出演榮恩。

或許魯伯特覺得其他小伙伴們不太可能會回歸吧。

但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在參加一檔Game Night的播客節目為他的新作《奇蹟締造者》第三季做宣傳時,就被問到了《哈利·波特》重啟的事情。而且在節目上他還透露,如果讓他演另外兩個角色的話,他就可能會回歸。

丹尼爾表示:「如果讓我演小天狼星或是路平的話,我可能會參與。」

「我一直都很喜歡這兩個角色。他們非常棒。而且我在之前的拍攝中就很喜歡和他們一起的戲份,那是我最美好的回憶之一。」

其實,早在當年拍攝《哈利·波特》時,丹尼爾就已經表達出對這兩個角色的格外喜愛。

例如在拍攝哈利教DA軍黑魔法防禦術時,丹尼爾就提出在服裝上想要模仿第三部中路平教授的服裝,以此來向哈利最喜歡的黑魔法防禦課教授致敬。

在小天狼星跌入帷幔的那場戲中,哈利哭得聲嘶力竭,由於丹尼爾太過入戲,後期對這段哭戲採用了靜音的處理。

而丹尼爾之所以如此入戲,一方面是對小天狼星的不捨,另一方面,因為蓋瑞·歐德曼是他的偶像,拍完這場戲後,他可能沒有機會再看到偶像。兩種感情交織在一起,讓那場哭戲格外地令人動容。

個人認為,從外形上來看,丹尼爾可能更適合演路平。

設想一下,如果讓丹尼爾演的路平教新一代的哈利使用守護神咒,似乎也是一種傳承的象徵。

其實,當年飾演子世代巫師的演員們都已經三十而立,完全可以在重啟版的《哈利·波特》中扮演父世代的巫師。

跩哥的扮演者湯姆·費爾頓就曾半開玩笑地說,他現在可以演魯休斯·馬份了。

如果《哈利·波特》演員們能夠以這樣一種方式在重啟版中重聚的話,也算是給無數哈迷們一份最美好的禮物了。

無論之後是否重啟,我們都希望新版本選角時,能夠再次還原我們心目中的小哈利。

在我們心目中最經典的版本中,當初的選角大家也是經歷千辛萬苦,才終於得到《哈利波特》中的其中一角,尤其是妙麗的選角過程,竟然經歷了8次面試。

艾瑪·華森在9歲的時候,遇到了一件改變她一生的事情,那就是被選中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飾演女主角妙麗·格蘭傑。

從那以後,接下來的10年時間,艾瑪隨劇組飛往世界各地,完成了8部電影的拍攝。

而她也因為妙麗·格蘭傑這個角色,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小明星。

但是,當初她是如何被選中成為妙麗的呢?其實至少經歷了8個面試,艾瑪·華森又是如何通過層層難關呢,今天就來聊聊。

雖然《哈利·波特》劇組當初在選角時,設下了種種條件,例如JK羅琳要求演員必須全是英國人,但仍有數千人參加了妙麗的面試,競爭可謂是相當激烈啊。

艾瑪曾在接受時尚雜誌《V》採訪時,回憶起當年的面試過程。

「當時沒有公開面試。他們跑遍了英格蘭的學校尋找演員。不僅僅是那些專業的戲劇學校。他們到了我的學校,請老師們推薦二十位9到12歲的學生。然後他們在學校體院館裡給我拍了張照片。三個星期後,我就接到了電話。」

接到電話之後,就是一輪又一輪的面試。艾瑪總共經歷了8輪面試,才最終勝出,而這一過程是相當辛苦的。

但那時才9歲的艾瑪堅持了下來,因為她覺得自己與妙麗之間好像有某種聯繫,她堅信,這個角色是屬於自己的。

當然,在漫長的面試過程中,艾瑪也曾產生過動搖,因為在參與面試的女孩中,有一位是有過表演經驗的童星。

「我不會說出那個人的名字,但面試的女孩中確實有一個人之前已經拍過一部電影。我記得,那時我看向她時,心裡在想『她之前拍過電影,她知道該怎麼演。我沒戲了。』」

「更糟糕的是,有一次我進到工作室裡,看到她正和另一個也來面試哈利的男孩子玩紙牌。我心裡有個聲音在喊,『哦,我的天,他們都已經成為朋友了。我肯定演不成妙麗了』。那時,我真的很沮喪。」

儘管艾瑪曾一度很懷疑自己是否能成功,但她仍一直渴望著這個角色能屬於她。

最後,她的願望實現了。

實現願望的背後,還有一個很可愛的故事。

「某個星期日,我爸爸做了烤雞。他遞給我一塊叉骨(PS:吃雞時兩人將雞頸與胸之間的V形骨拉開,得大塊骨者可許願),我許了個願,希望能得到這個角色。後來,這塊叉骨就一直保存在我的首飾盒裡。」

艾瑪·華森能被選中出演妙麗,雖然有一定幸運的成分,但我們也不要忘了她為得到這個角色所付出的努力。

我們常說艾瑪就是妙麗。

確實,不論是在前期的面試,還是後來的表演,艾瑪都用她在表演上的天分以及勤奮,完美的詮釋了書中的妙麗·格蘭傑。

但是根據最近的報導,據說艾瑪華森有意回歸《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但前提是JK羅琳不得參與這個項目。

艾瑪華森是《哈利波特》中的主角之一,而JK羅琳是《哈利波特》的作者,這樣的一層關係很多人都會覺得兩人之間的關係必然會比較交好,但是事實並非我們所想的如此。

兩人鬧掰回顧

對於兩人之間的問題主要圍繞「跨性別者」的觀點產生了分歧,從而使兩人之間的關係急劇惡化。

事情是發生在英國電影學院獎BAFTA頒獎儀式上,艾瑪華森作為領獎者之一上台領獎,本來所有人都會認為他會對羅琳會說出一番感謝的話。

但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艾瑪華森竟然在最後致辭的時候說出:「我是為所有的女巫而來!」

這話或許我們很多人都感覺並沒有什麼不妥,但是當你了解了其中的一些事情後,你就會發現艾瑪華森完全就是在抨擊羅琳的「恐跨性別女性」言論。

自此,兩人之間的關係也是急劇惡化。

艾瑪華森為何被說是白眼狼?

從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鬧僵之後,有些人便開始對艾瑪華森攻擊,怒斥她為白眼狼。

很多人都認為如果沒有羅琳寫的《哈利波特》,那麼就沒有艾瑪華森的今天,但是事實或許並非如此。

中國有句古話:「機會從來不是別人給予的,是自己爭取的。」

現如今很多人總是將別人的成功歸功於運氣,卻從來沒有想到過他們為了自己的這份成功吃了多少苦,下了多少心血在裡面。

當你去了解艾瑪沃特森的時候,你就會發現她的成功並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10歲的艾瑪在經歷了八輪試鏡之後,殺出重圍被選中出演妙麗,後來的艾瑪也是憑藉自己在電影中的出色表演獲得各種獎項。

對於艾瑪,你會發現她出色的不僅是她自己,她的家庭背景同樣也是十分的出色。

家庭背景優越

艾瑪出生與法國巴黎,父母也都是畢業於劍橋大學,從事律師行業。

06年,艾瑪在GCSE考試中十科獲得了八個A+和兩個A的優異成績,從此就讀於布朗大學,11年,艾瑪宣布從布朗大學暫時休學,從而轉至牛津大學進修。

通過艾瑪的成績我們便可以看出艾瑪本身就是一個十分優秀的人,她的成功不僅僅是因為運氣,而是因為她的實力。

或許很多人因為艾瑪和羅琳之間的矛盾從而對艾瑪進行攻擊,大罵艾瑪是白眼狼。

其實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去道德綁架一些人,都是成年人了,都有著屬於自己的思想,他只是大膽的去說出自己的想法而已,而不是因為一些羈絆從而讓自己變得假惺惺的。

JK羅琳被切割事件其實不止一個,當時因為發表反LGBT言論引來不少輿論,根據英媒報導,因為《哈利波特》作品中衍生而來的魁地奇運動協會,最近發了聲明表示「想要改名」。

「魁地奇」是《哈利波特》系列中重要的空中團隊對抗運動Quidditch的中文譯名,是魔法世界中由巫師們騎著飛天掃帚參加的球類比賽,雖然在空中飛行是魔法世界才能做得到的事,但在現實的麻瓜世界中,也衍生出了不用飛行也能打的魁地奇。

魁地奇在2005年時,是由美國學生中間源起,至今已經流行於40多個國家,其宗旨就是鼓勵歡迎LGBT玩家。

但最近卻因為JK羅琳的性別歧視發言,導致魁地奇大聯盟想要改名。

麻瓜版的魁地奇怎麼玩?

現實中的麻瓜魁地奇與魔法世界的巫師魁地奇,玩法並沒有差很多。

同樣是一隊7個人。3人負責射門、2人打擊手、1人防守球門、1位負責搶下金探子的搜捕手。

最大的差異只有現實生活是無法騎掃帚飛行的,只能在胯下夾著棍子滿場跑,想像自己正騎在掃帚上。

這項由JK羅琳的想像出來的魁地奇大賽,在全球各地早就蓬勃發展,至少有30個國家共450支隊伍,在美國、英國都由組織魁地奇賽事的魁地奇大聯盟,可以說是相當有規模的運動。

但JK羅琳不久之前因為發文表示,「我理解並尊重跨性別者,但是抹殺生理性別的概念會讓很多人不能有意義地討論他們的生活。我只是說出了真相,而非出於仇恨。」之後引發軒然大波,讓許多人認為這是性別歧視,《哈利波特》劇組及其演員都開始與JK羅琳切割。

因此,美國與英國的魁地奇大聯盟也先後表示,要放棄「魁地奇」這個名字,不想與JK羅琳有瓜葛。

那「魁地奇」要改叫什麼名字?

如果不叫「魁地奇」那這項運動應該要叫什麼,其實目前魁地奇大聯盟自己也沒有答案,不過卻透露會從「快球」(Quickball)、「快克」(Quicker)、「快打」(Quidstrike )或是「魁地球」(Quadraball)這四個名字當中選個新名字,但目前都還未定。

大家覺得哪個名字適合魁地奇呢?大家可以留言跟我們分享喔。

其實,關於「JK羅琳歧視跨性別群體」的爭論,一直沒有停下來過。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件事情卻沒有被人遺忘,而是愈演愈烈—— 支持者和反對者唇槍舌戰,將戰場擴大,甚至不斷發展延伸。

這裡還是先給還不清楚這件事的朋友簡單說明一下,JK羅琳這個跨性別歧視事件到底發生什麼事。

事情的起因,是Twitter上的一篇文章:《為有月經的人創作一個更為平等的後新冠世界》。

而JK羅琳直接轉發開噴了:「有月經的人?我確信這種人應該有個稱呼吧。」

直接叫Woman,不行嗎?

她的言論引起了軒然大波,因為將「來月經的人=女性」,實際上是一種否定跨性別者的存在。

跨性別男性,也就是生理性別為女、心理性別為男的跨性別者,也有一部分還​​未完全變性的,可能仍然還在來月經,但他們不應當屬於「女性」,而被歸類為男性。

反過來,跨性別女性,她們沒有月經,但仍然被歸屬在女性範疇。

羅琳的言論中,直接將來月經=女性,讓很多跨性別者感到失望:「性別這個概念不應當如此使用,應該尊重跨性別人群的心理性別。只要他們心理認為自己是什麼性別,就應該被以該性別對待。」

這是一個一直以來的爭議論題:如果一個人的心理性別為女,那麼,即使他沒有經過任何變性手術,也可以被當做女性看待嗎?就可以進女廁所、女更衣室嗎?就可以以女性身份參加女性運動比賽嗎?

在反駁時,JK羅琳說:「如果性別不真實存在,又何談『同性之愛』?如果性別不真實存在,那麼全球女性,因為性別而面臨歧視的現實也被抹殺。」

「我認識也愛著跨性別人群,但抹除性別的概念,也抹殺了很多人討論自己生活的能力。說真話,並不代表仇恨。」

這條簡單的表態推文,徹底引爆了輿論,被大量反對者抵制:「醫學界廣泛共識證實了跨性別者,並敦促人們予以肯定。但你卻在抹殺他們!」

還有些人表示:你根本不愛跨性別者,也不在乎他們。你的書籍曾經帶給我愛與勇氣,我那麼喜歡你!我那麼喜歡哈利波特!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還有人翻出來她支持名聲不佳的「反跨性別人士」Maya Fostater的言論。

JK羅琳?對網友們而言,她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但她卻用這個影響力做了什麼?她一直在用這個影響力號召其他人不要接受跨性別群體!

所以被網友認為她是一個徹徹底底的、歧視、恐跨的激進女權!

作為《哈利波特》的作者,羅琳的言論,在國外網路引起了轟動,也漸漸有激動的反對者開始湧入《哈利波特》相關人員的Twitter、Instagram,要求他們站出來表態。

「不要讓羅琳錯誤的觀點,影響到更多哈迷。」

作為《哈利波特》系列電影的出品方,華納針對羅琳的言論,發表了一份聲明。

「華納兄弟在包容性方面的立場十分堅定,我們希望能夠培養多樣性、包容性的文化。」

「我們珍視故事創作者,但也充分意識到:我們有責任去培養同理心,倡導人們對所有群體的理解,尤其是那些和我們有內容合作的人。」

而擁有哈利波特IP的環球主題公園也表示:「我們的核心價值觀包括多樣性、包容性和尊重。歡迎任何人來這享受時光的地方。除此之外,我們不予進一步置評。 」

簡單來講,華納兄弟和環球的態度——基本上就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我勸了,聽不聽是她的事情。

但比起官方絕對不得罪所有人的圓滑聲明,哈利波特的演員們,卻要旗幟鮮明得多,直接了斷地「向羅琳開砲」。

飾演張秋的演員梁佩詩轉發了一系列跨性別黑人女性慈善項目的連結。

飾演金妮的演員邦妮發聲:「跨性別女性也是女性,我看到你,並愛你。」

飾演露娜的演員伊凡娜·林奇發聲:「跨性別人群學著接受自己、愛自己已經足夠有挑戰性,社會不應再給他們增加這樣的痛苦。」

飾演妙麗的演員艾瑪華森,分享了一張自己穿著跨性別T恤的照片,並表示——

「跨性別人群無需他人來定義,他們應該過自己的生活,而不應該總是被質疑或被告知自己不是怎樣的人。」

「我希望我的跨性別粉絲知道,我和世界上許多其他人,一直看著你,尊重你,愛著真正的你。」

哈利的演員丹尼爾撰寫了長文,在感謝羅琳對他人生的巨大改變後,也發表了反對的看法。

「跨性別女性就是女性。任何相反的言辭都會抹殺跨性別者的身份和尊嚴,並且違背專業醫療保健協會提供的所有建議。而這些專業人士對於這件事情,比羅和我都專業的多。他們很多都受到過歧視,而我們應當給予更多支持,而不是否定和進一步傷害。」

他同時還對認為羅琳的言論傷害到哈利波特影迷的人表示,希望不要讓言論影響到對書的感情。

「書中說,愛是宇宙中最強大的力量,可以戰勝一切;書中說,力量存在於多樣性之中,對於’純種’的教條式追求會導致針對弱勢群體的壓迫…… 如果你曾經共情,曾經因此受助,那麼這就是你和這個故事的聯繫。」

「這份聯繫是神聖的,沒有人可以觸碰到這一點。」

但最引人注目的是,怪獸與牠們的產地系列的男主角演員艾迪·瑞德曼站出來的發聲。

「我想表明我的立場:我不同意羅琳的言論。」

他表示:「尊重跨性別者是一種文化需要,多年來我一直在努力不斷地教育自己,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

在艾迪·瑞德曼曾經出演的《丹麥女孩》中,他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位飽受痛苦的跨性別者。

因此,他也一直做過很多關於跨性別者的調查,在幾年中,一直堅持不懈地為他們發聲。

「跨性別女性是女人,跨性別男性也是男人,非二元性別是真實存在的。」

「我永遠不想代表群體發言,但我知道,我身邊的跨性別者對不斷質疑他們身份的聲音感到厭倦,因為這種質疑也會導致暴力和虐待。他們只是想平靜地生活,現在是時候讓他們這樣做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一時間,所有人都在表態,所有人都在發聲。

羅琳的評論之中,每個人都在指責她對於跨性別者的不尊重,認為她恐跨、認為她歧視跨性別人群。

但羅琳的反對者的評論下面,卻也都是指責:

「如果男人只要聲稱『我是女人』,就可以大搖大擺地進入女囚室強姦獄友,直接進入女廁所和女更衣室,參加比賽搶走本應屬於女性的金牌?這不是跨性別者的問題!是對女性權利的侵略!」

就在所有人吵成一團的時候,羅琳又站出來,再次發了一篇長長長長長的文章,闡述自己的觀點,進行反駁。

「儘管我成為眾矢之的——但我,拒絕低頭!」

文章內容有點長,我替大家簡單概括一下這篇文章,羅琳最開始,說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去年12月,我在推特上支持了Maya。她認為性別由生物學決定、性別二元論,而法官認為她的想法不受保護,她活該丟掉工作。

但其實,我幾年前就開始研究跨性別問題了。我做過研究、關注輿論、也親身和很多跨性別者討論過這個問題,甚至可以稱得上專業、然而在研究中,我手滑的一次點讚,對一位認為『女同不願意和有丁丁的跨性女約會不代表偏執』的女權者的支持,引來了大量的反對謾罵。

所以說,我支持Maya的時候,就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會被辱罵威脅,會被人說在宣揚仇恨,會被人燒書反對。」

「但我沒想到的是,我公開表態之後,卻有很多人悄悄來告訴我,他們感謝支持我的發聲。

這些人聰明善良而富有同情心,也有很多人自己就是跨性別者,或者從事跨性別相關領域。他們也一直擔心,近年興起的激進跨性主義,也就是『我自己認為是什麼性別就是什麼性別』,會給年輕人、同性戀者、女性,以及跨性別者帶來危險。

但他們不願意公開表達,因為如果公開表達,就會和我一樣,被稱為恐跨、歧視,被冠以貶義的『TERF』,也就是排斥跨性別的激進女權。」

「但——她們真的是TERF嗎?

所謂的TERF,也包括一個同性戀孩子的母親,擔心自己的孩子為了逃避對同性戀的欺凌而要求變性。

包括一個因為瑪莎百貨宣稱『允許任何聲稱自己是女性的男人進入女更衣室』,而拒絕光臨瑪莎百貨的奶奶。

而且,在所謂的激進女權為女性權利而奮鬥的時候,也包括了生理性別為女的跨性別男士啊!」

而後,她開始陳述自己表態的五個原因。

「第一,我有一個給婦女兒童的慈善會。我關注的項目都是針對女性的,比如家暴、性虐。但是激進跨性主義(自己定義性別)之下,性別都不存在了,怎麼針對女性?

第二,激進跨性主義對兒童的教育、兒童安全的保障,都會產生影響。

第三,言論自由,我有公開表達自己想法的權利。」

而第四點開始,羅琳開始以自己的經歷,作為例證。

「十年前,想變性的大多是男性;而現在,卻完全反過來了——英國想要接受變性手術的小女孩增加了44倍。

為什麼?因為我們正處於一個厭女的時代!現今女權主義受到抨擊、網絡文化充斥色情。我從未見過女性被貶低、非人化到現在這種地步。

如果晚出生30年,我也可能會嘗試變性—— 擺脫女性身份的誘惑是巨大的,我父親一直說更喜歡兒子。」

對於年輕的女孩來說,對性別帶來的枷鎖感到憤怒十分自然。

而跨性激進主義,也讓變性手術更加常見,甚至鼓動宣傳人們進行跨性手術,不再需要曾經漫長而嚴格的評估、心理治療和階段性轉變的過程。

但……跨性手術,對於身體的影響卻是不可逆轉的。

而最後一個原因,她提到了自己的過去。

「我現在已經在公眾視野中超過20年了,卻從來沒有公開談論過我是一個家庭暴力和性侵犯的倖存者。

這並不是因為我羞於啟齒,而是因為它們造成了巨大創傷。」

「我現在提這些事情並不是為了獲得同情,而是聲援有過像我一樣處境的眾多女性,不想她們因為對單一性別空間的擔憂而被嘲諷為歧視者」

「在第一次婚姻中,我遭遇了家暴。

在二十幾歲的時候,我曾經遭受過一次嚴重的性侵犯。

即使我現在的伴侶溫柔體貼,但被異性傷害的傷疤從未消失。我不希望讓本就已經十分艱難的女性更不安全。

如果有男人聲稱自己是女人,就可以獲得性別確認證書,而不需要進行任何手術、荷爾蒙干預,那麼,就相當於對所有的男人打開了大門。」

「所以,儘管已經成為了眾矢之的,但我拒絕低頭。」

「我支持同性戀和異性戀,支持男性、女性和跨性別者,但我仍然認為社會應當保障弱勢群體的安全,保障那些希望能夠保留自己單一性別空間的女性。

除了很小部分享有特權,或是幸運地從未遭受男性暴力、性騷擾的女性,實際上,這一類希望抱有自己單一性別空間的女性是佔大多數的。

但她們擔心被認為恐跨人士,而保持沉默。」

「我所要求的,我所希望的,就是將人們宣揚的同理心與同情心,延伸到數以百萬的女性身上。

她們唯一的原罪,就是希望自己的心聲能夠被傾聽,而無需擔心受到威脅辱罵。」

一直到現在,這件事情兩方幾乎都已經發出了長文,來闡述自己的想法。

兩邊都有受到傷害的人,都是希望社會在進步,能夠讓更多的人擁有屬於自己的自由。

但……這個社會就是這樣。

並不是所有事都非黑即白,也很難有一個讓所有人都滿意的解決方案。

這樣的爭吵,恐怕,還要繼續很久……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