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貓有續集!只不過百分之90的人不知道,還有超可愛的新角色登場!—《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龍貓有續集喔,只是很多人都不知道。
續集還有超可愛的新角色~

*正文開始

來源:老片复盤半隻貓
整理:冒牌生

初看《龍貓》,很容易就會被動畫中一家人簡單快樂的生活所感染,甚至羨慕這樣簡單的生活方式。

電影開頭,爸爸帶著小月和小梅姐妹倆搬到鄉下,他們一路歡聲笑語,入鄉隨俗,很快找到了新的朋友,融入了新的環境。

後來兩個小女生發現了神奇的龍貓,有了龍貓的陪伴,她們的生活也變得多姿多彩,驚喜不斷。

一首輕鬆悅耳的主題曲——《豆豆龍》,不知成為了多少人快樂的源泉。

前陣子《龍貓》在經過了30多年後,終於在中國上映,吉卜力工作室邀請海報設計師黃海為《龍貓》繪製海報,獲得一致好評。

在《龍貓》的海報上,可以看見姊妹倆小月和小梅奔跑穿梭叢生草地,仔細看草叢的紋路,其實她們正跑在龍貓圓滾滾、毛茸茸的肚子上,不但帶出了故事發生背景,妙處更在於海報上沒有龍貓,卻處處有其影子,佈局簡潔、溫暖卻力道十足,將龍貓所象徵的童真,藉由主角奔跑的方向、敘事視角和構圖編排,表現得淋漓盡致。

這張海報當時一釋出,連日本網友都驚艷,想要擁有一張。

但當我們仔細思考《龍貓》褪去天真爛漫的濾鏡,藏在背後的卻是一個為生活所迫的家庭。

他們從遙遠的地方搬來鄉村,電影沒有交代原因,但從他們搬進的那間立柱都已腐爛,所有人都認為是鬼屋的舊房子可以看出,他們一定是有著自己的迫不得已。

小女孩們的母親並沒有和她們住在一起,後來知道,母親是得病住進了醫院。

病得嚴不嚴重,電影裡同樣沒有明確的描述,但從母親住院時間的長度,以及得了「感冒」就不得不留院的慎重,可以猜測,一定不會是什麼小病。

所以事實的真相是,母親的病讓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所以他們賣掉了原來的房子,搬到鄉下,用來支付高昂的醫藥費,父親不得不一邊在學校教書,一邊寫作給報社投稿,但依然還是入不敷出。母親住院的七國山醫院在日本有真實的原型,八九十年代,專門收治結核病病人。

當時結核病的死亡率非常高,聯想到電影最後那支寫著給媽媽的玉米,不禁讓人感到有些心酸。

要是把動畫中一家人這樣的生活復刻到我們自己的身上,恐怕就很難將其與「快樂」二字關聯到一起了。

所以,主角的生活,並沒有我們看上去的那樣輕鬆。《龍貓》的故事,並不是一個關於快樂生活的簡單故事。

只是主角一家的處事態度,讓我們完全忽略了生活殘酷的原色。

最近吉卜力公開釋出《龍貓》10個隱藏的小秘密,又引起龍貓迷驚嘆  -原來如此!

10. 《龍貓》有續集!還有超可愛的新角色登場!

《龍貓》其實有續集耶,而且早在2002年就推出了,裡面有超可愛的一人座小貓巴士和超巨大的奶奶巴士,劇情簡述小梅和「小貓巴士」成為朋友的經過,最後大龍貓也有現身。

整部片長約在14分鐘左右,最特別的地方莫過於是導演宮崎駿親自上陣替劇中登場的龍貓及老貓巴士配音!可惜的是這部「續集」沒有對外公開上映,只能在三鷹吉卜力美術館裡看得到!而且不是隨時去都有,所以去三鷹吉卜力美術館朝聖之前記得先上網查詢播映的時間。

9. 小月和小梅之家

兩個小女孩的家是一個東西合併的建築物,外觀前後看起來不用,內部結構也不同。前陣子宮崎駿的動畫特展裡還有特地展出兩個小女孩在屋外嬉戲奔跑的樣子。讓人瞬間就回到了童年的純真和美好。

這棟房子的地板以日式榻榻米為主,而父親書房的設計則是歐洲風,負責美術的男鹿和雄說:「其實這棟房子蓋在這樣清幽的地方,是因為當初蓋房子的目的是給病人療養用的,而且原本住在這個屋子的人已經過世了。」

8. 小月撿柴火遇到的怪風

宮崎駿很喜歡用風來做動畫的過場和製造氣氛,不管是一開始的龍貓到後期的風起都有讓人印象深刻的絕美場景。《龍貓》有一幕是小月在屋外撿柴火的時候遇到一陣怪風!這是宮崎駿刻意安排的場景,不僅是為了營造氣氛,也暗示著龍貓巴士經過此處。

後來在動畫裡,我一直記得龍貓巴士出現的場景都會颳起狂風,身旁的人並看不到它的存在。這是因為龍貓巴士在快速行駛的時候是隱形的。但也因為這個設定,讓我現在的日常生活颳起狂風時,就會不由自主的心想,或許就是龍貓巴士經過了呢。

7. 久石讓為《龍貓》獻出第一次!

日本當代音樂大師久石曾多次為宮崎駿的動畫配樂,但他總是大多以磅礡震撼的大場面為背景來設計配樂,《龍貓》是他第一次嘗試用小朋友為出發點構思譜曲,其中小梅發現小龍貓的背景音樂,更是把這片段點綴得唯妙唯肖。

另外,開頭的片頭曲《散步》也非常值得議題,這是宮崎駿委託兒童文學作家中川李枝子所創作的,大師「希望能像童話般令人感到親切,並且可讓小孩們立刻記得住、朗朗上口的歌謠」。

6. 龍貓的靈感源自於宮崎駿最愛的童話故事

《橡果與山貓》是日本安徒生宮澤賢治經典童話,也是宮崎駿最喜歡的童話故事。故事描寫小男孩收到一封上頭寫著「山貓敬上」的明信片之後,隨即離開家,隻身前往深山裡的起風處。學童常不得已被拿來做比較,這篇故事是來自於他們內心深處的回響。

宮崎駿說:「宮澤賢治的童話故事裡面,我最喜歡〈橡果與山貓〉……巨大山貓呆呆站著遙視彼方,腳邊的小橡果嘎吱嘎吱作響的轉圈滾動著……是我心目中的山貓形象。」而也正因這一部《橡果與山貓》讓我們後來有了不朽的龍貓。

5. 為什麼龍貓看起來天然呆?

這是因為當初在做角色設定的時候,宮崎駿故意讓龍貓的眼神不對焦,兩顆圓圓的眼睛呆呆的望著一個方向,總是茫然的。但也就是這幅呆呆站著遙視彼方的樣子讓人覺得無害又可愛。此外,宮崎駿也透露龍貓的日文「トトロ」意思就是「位在所澤的隔壁妖怪」的簡稱。

不過,在這裡要特地說明,網路上流傳龍貓是死神的謠言。

這是誤傳,吉卜力的製作人鈴木敏夫曾在受訪時澄清:「小梅和皋月確實有影子、也沒有失去任何東西。請各位放輕鬆看待,有關於龍貓是死神的謠言、或任何其他謠言,都不是真的….有些人出於有趣而捏造了這些謠言,看來這在網路上傳得很兇。關於小梅和皋月沒有影子的幾幕,那是我們判斷那個場景不需要畫上影子。我們誠摯希望大家不要相信那些謠言。」

    4. 小月原本是小學4年級生

    小月最初的設定是為一名11歲就讀小學四年級的女孩。性格堅毅有朝氣,因母親住院因素而在家中代理母職,負責打理大部分的家務。名字的日語原名「サツキ」(Satsuki)是日語裡「皋月」(五月的別稱)的唸法。

    但在故事裡的她太懂事太乖巧又太堅定,常常擔心妹妹冒失的舉動,擔心媽媽的身體健康,又必須姊代母職似乎不太符合那個年紀,所以宮崎駿把她調整為國小六年級,而且還找來知名聲優日高範子來配音。

    3.電影海報的介紹是爸爸寫的?

    在故事裡,小月和小梅的父親是一間大學的考古學教授,平常在家裡忙著撰寫論文,也常常和膝下的兩個女兒一同玩耍,是個擁有溫柔個性的父親。而幕後的配音員也大有來頭,是知名廣告人糸井重里。《螢火蟲之墓》的文宣標語「為您獻上被我們遺忘的故事」就是他的作品。

    他早期為吉卜力動畫構思文案成名,電影《龍貓》最初版的海報標語就是他構思的,龍貓宣傳文字原本寫的是「這麼稀奇的生物,已經不存在於日本了。」由宮崎駿修改成「這麼稀奇的生物,還存在於日本⋯⋯大概吧」。 差別是宮崎駿希望這段文字可以給世人留下更多的希望。

    2. 為什麼小梅的懷裡一直抱著玉米?

    《龍貓》電影里小梅一直緊抱著玉米,爾後乘坐龍貓巴士到醫院,就是為了將とうもろこし(玉米)送給住院的媽媽。為什麼小梅對玉米這麼執著?宮崎駿的解釋是因為小梅相信媽媽吃了奶奶種的玉米就會康復返家,她也認為玉米有消除寂寞的魔力。所以不管孤單難過、開心大笑,她都時時刻刻把玉米保護在懷裡。

    1. 龍貓巴士送兩姊妹回家之後呢?

    宮崎駿對龍貓巴士的設定是這樣的,人類的肉眼看不見,只能感覺到它快速通過時掀起的旋風。 有十二隻腳,雙眼是車前大燈。 速度飛快,能在天上飛,亦能行走於水面。《龍貓》電影裡,多虧了他把兩姐妹送到醫院然後再送回家。

    可是,然後呢?你有沒有想過龍貓巴士的總站在哪裡?

    根據宮崎駿描述,他本來是一隻貓妖,因為看到巴士很有趣就模仿那個樣子」。故事結尾五月和小梅搭著龍貓巴士回到家,仔細看,他的頭上會有下一站站牌的名字,上頭寫著「す」,意思就是「巢」意味著龍貓公車將回到自己家,也就是回到巴士總站。

    回歸電影本身,雖然電影大多數的戲份都給到了姐妹倆,但是我認為,父親才是電影真正的靈魂人物,因為子女,是父母的一面鏡子。

    當孩子們說房子裡有黑煤球一樣的怪東西時,父親沒有直接否定姐妹倆,反而順著他們的話說,那可能是「灰塵精靈」。

    所有人都認為一家人搬進的是鬼屋,父親卻說他從小就夢想著要住鬼屋,開心都來不及。

    晚上狂風大作,感覺要把屋頂都掀翻的時候,父親卻帶著姐妹倆哈哈大笑,說這樣可以趕走所有的害怕。

    當小女兒跟父親說她看見了龍貓,父親默認龍貓的存在,一路跟著她的腳步去尋找,即便最終沒有親眼看到,還是說那是森林的主人,要運氣夠好才能看得到。

    對成年人來說十分幼稚的事情,父親卻從不否定,而是認真對待。甚至會順著孩子們的思路走下去。

    生活不易,父親卻把每件不足為奇的小事,都轉化成孩子們的甜蜜趣事。

    哪怕只是找到上二樓的通道,父親都想辦法讓它成為一場妙趣橫生的探索之旅。

    因為有如此樂觀開明的父親,才保持了孩子們在這個殘酷世界裡天真的好奇心。

    孩子是父母的鏡子,孩子們能夠樂在其中,是因為父母也可以樂在其中。

    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過,影視作品裡很少可以看到「真實的孩子」。

    真人版電影裡,能夠出演的小演員通常都很會演戲了,他們呈現的並不是他們的自我,而是表演。

    動畫作品裡,幾乎都會將孩子刻畫得超越自己的年齡,十二三歲就要背負起拯救別人的使命。

    這似乎是影視作品的通病——少不經事的孩子總是擁有一副大人的模樣。

    但《龍貓》裡的孩子,卻是我看過的影視作品中最真實的孩子。

    她們活潑,她們任性,她們大呼小叫,她們放肆奔跑,她們時而不懂事,她們時而又特別懂事,她們都擁有無拘無束的想像力。

    她們的樣子,我總認為就是孩子們應該有的樣子——快樂的樣子。





    孩子可以有很多種長大的方式,你可以讓他們在「否定」中長大,也可以讓他們在「肯定」中長大。

    一個成年人用自己的「懂」,去否定孩子們的「不懂」,太簡單不過了,難的是如何用自己的「懂」,去肯定孩子們的「不懂」。

    生活並不簡單,這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但是快樂,從來不是別人給與的,也不是物質世界能夠左右的,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都有快樂的種子,我們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學會讓這顆種子破土而出,長成參天大樹?

    而《龍貓》,彷彿就是一部父母帶孩子的教科書,在這裡,你我都見到了讓快樂茁壯成長的方法。

    我們總說自己希望孩子們快樂,我們自己,真的快樂嗎?

    大人們為什麼看不到龍貓呢?

    電影一共只有80分鐘的時間,但作為標題的龍貓,卻出現在電影開始的30分鐘之後。

    電影的前半部分幾乎全都被家庭的平凡瑣事佔據。

    龍貓和孩子們在一起時,各種神通廣大,能讓小樹苗一夜長成參天大樹,

    能踩著一個陀螺自在地飛行,能召喚出柔軟而迅捷的貓咪巴士。

    但是大人們卻似乎全都看不到龍貓的存在。

    所以我們不得不產生懷疑——龍貓,究竟存在嗎?

    他們是不是孩子們的想像而已?為什麼大人們看不見龍貓?

    龍貓第一次出場,是小梅獨自在院子裡玩耍時發現的一隻小龍貓。

    如果大家注意看的話,這隻小龍貓是透明的,虛化的。

    對一個還沒有上學的孩子來說,幻想出一個虛構的玩伴來,太正常不過了。

    更何況是母親在醫院,姐姐在上學,爸爸在工作的小女兒。

    然後,又出現一隻更大一些的龍貓,小梅跟著他們跑進了森林,結果又遇到了一隻特別特別大的龍貓,光一個腦袋就比小梅的身子還要大。

    一隻小龍貓,一隻小小龍貓,一隻大龍貓,

    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刻意安排,這個組合和主角的家庭環境如出一轍,大女兒,小女兒,還有爸爸。

    兩姐妹會扒在龍貓的身上跟著他一起飛,她們也曾在爸爸的臂彎上體驗過飛行的感覺,

    龍貓可以召喚貓咪巴士,爸爸有他的老爺自行車,

    龍貓讓小樹苗長大,姐妹倆則在爸爸的細心呵護下一點點長大。

    電影裡有一處,父親深夜在工作,他抬頭看了一眼遠處高高的樟樹,龍貓和孩子們,就在那高高的樟樹樹梢上。

    其實,無所不能的龍貓,不就是每天都在這個殘酷世界裡奮力為孩子們建立起保護屏障的爸爸嘛。

    我們的童年,不也都有一個無所不能的超級爸爸或是超級媽媽嘛。

    孩子們能夠看得見龍貓,是因為有人在背後默默地負重前行,在不予餘力地呵護著孩子們的天真爛漫。

    大人們看不見龍貓,正是為了讓孩子們能夠看見龍貓。

    成年人的世界沒有「容易」二字,因為成年人不僅自己要活在這個殘酷的世界裡,還要保護自己的家人不被這個殘酷的世界所傷害。

    不被現實世界打敗,能用自己的想像力勾勒出美好和快樂的人,也是真正的勇士。

    看到《龍貓》裡的父親角色,我有種感覺,那會不會就是宮崎駿自己呢?

    還有誰,可以用那麼委婉的方式,給殘酷的現實包上一層保護膜,不讓天真的孩子受到它的傷害。

    冒牌生有話說

    第一次看《龍貓》是在爺爺家,我們把這部片看完以後,爺爺聽著我曲不成調的哼著很多次「豆豆龍豆豆龍,豆豆龍豆豆龍……」

    我那年5歲,很喜歡龍貓,覺得是一部可愛、呆萌,好看的卡通,歌很好聽,沒什麼特別感觸,若真的要我推薦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唯一的記憶就是,我和爺爺看完電影以後一起用杯子種下了一顆綠豆苗。

    我問爺爺,龍貓的樹苗一下子就長大了,那我們的豆苗什麼時候會長大?

    爺爺說:「很快就會長大了。」

    當時我年紀小,認為「很快就會長大」,就是「明天」。

    可是,豆苗過了十天半個月才發芽長大,我覺得好久,爺爺騙人,「長大」一點也不快。

    15歲那年出國讀書,爺爺隔年癌症去世,全家人都出席他的葬禮,只有我一個人在國外求學考試,沒辦法回去送他最後一程。

    那天半夜我躲在棉被裡重看了一次《龍貓》哭得像個傻子,同寢室的老外同學們不懂我為什麼哭。

    它讓我回憶起童年生活的點點滴滴,爺爺總是說,坐公車要乖乖地牽他的手,他一直告訴我只有好孩子才會有聖誕禮物,下雨天會提醒我地上滑不要亂跑…他告訴我豆苗很快就長大了,但長大,好痛。

    那次,當我看著小月和小梅搭著龍貓公車到醫院去找媽媽那一段,我哭得不能自己,我多希望龍貓公車能帶著我飛翔,去送爺爺最後一程。

    可惜我終究是無法去送爺爺最後一程,畢竟生活不是動畫,沒有龍貓公車突然出現滿足心願,這是我心中永遠的遺憾。

    有陣子我很害怕再看到《龍貓》,那只會勾起我傷心難過的回憶,彷彿心中永遠缺了一角,就算癒合了,疤痕還在。

    直到我看到一段關於龍貓讀者跟我的分享,它是這麼寫的。

    「小時候雖然不知道前方是什麼,但是只要喜歡,就該勇敢追去,是灌木是荊棘都無所謂。電影昇華的部分是梅、姐姐和龍貓一起埋下種子,為種子祈禱跳舞那一段,(種子即希望)我們跟電影裡主角一樣,可能我們沒有信仰,但是我們內心卻有嚮往。

    我才終於釋懷,想起小時候看完《龍貓》興沖沖地拉著爺爺的手一起種下的豆芽。豆芽變成豆芽菜必須先泡水變軟再破殼而出,過程很痛,但越長越高,就是希望!

    自己雖然沒辦法去送爺爺,但關鍵時候,我們所相信的東西,能帶著我們飛翔,如同小月和小梅坐著龍貓公車去醫院找媽媽,媽媽自始至終沒看見兩個女孩,卻感受她們的心意(玉米)。

    我們的人生總有遺憾,你只能選擇面對它的方式。你愛的人或許不能常在你的身邊,但絕對會希望你好好的活、好好的過,而他會永遠活在你的心裡。

    我不再害怕看到《龍貓》,反而會三不五時拿出來回味一番,《龍貓》雖然只有寧靜的鄉間景色,沒有絢爛的畫面,卻有太多值得回憶的童年。

    曾經有人問,龍貓為什麼是宮崎駿的代表作?

    在他看來,《龍貓》就是一部賣萌片,既沒有宮崎駿動畫片中美輪美奐的異度空間感(神隱少女),也沒有優美的配樂帶出的惆悵情緒(霍爾的移動城堡、天空之城)。

    他說,自己並不是不認可龍貓所代表的純真,可是為什麼它的影響力超越了宮崎駿的其他元素更複雜的電影?有沒有專業人士可以回答?

    我不是專業人士,但我的答案是這樣的。

    它讓我想起的是心中獨一無二的那個人,那個在童年可以依靠,可以在他身邊溫暖睡上一覺,那種發自內心的安全感,提醒著我被愛著的感覺。

    若你覺得它不夠好看,也不必疑惑,即便是同一個場景,有人會捧腹大笑,有人會不為所動,也有人會淚流滿面,每個人的成長經歷不同。

    而一部好看的電影,不需要故作深奧,也不需要有強大的聲光效果,對我來說,只需要能打動人心,就是好的。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