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演藝圈沒有真愛?《穿著Prada的惡魔》的艾蜜莉·布朗從「結巴不敢說話」到找到真愛的過程,令人相當感動! – 我們用電影寫日記


艾蜜莉絕對是我最愛的女演員之一,又認真又真實,有這樣的老公也令人羨慕~





#艾蜜莉布朗 #穿著Prada的惡魔

*正文開始

來源:愛嘮嗑兒的神經病
整理:冒牌生

今年39歲的艾蜜莉·布朗,透過在《穿著Prada的惡魔》、《維多莉亞女王:風華絕代》、《明日邊界》和《列車上的女孩》等多部作品中對角色的完美詮釋贏得了觀眾的好口碑,深受全球影迷的喜愛。

但除了精湛的演技,她還擁有美好的愛情。根據了解,丈夫小她兩歲,一直都是她的迷弟,在事業方面,兩人曾經合作過《噤界》這部大片,但由於男方不論是家世還是職業生涯,都比不過艾蜜莉·布朗,所以很多人也猜測,兩人的愛情維持不了多久。

那麼,是否真如觀眾所說,如今兩人已經分道揚鑣?

這對女強男弱的搭檔之間,又有著怎樣的愛情故事?

今天就讓我們來走進艾蜜莉·布朗的故事。

艾蜜莉·布朗的成名史

1983年,艾蜜莉·布朗出生在倫敦,家裡兄妹四個,父親是刑辯律師,母親則是老師。

雖說她現在是演員,但她小時候是連開口說話都害怕的人。

因為有家族遺傳的口吃結巴,所以她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念不好,她表示:「我很難發出元音字母的音,每念一次自己的名字就如墜深淵。 」

母親為了幫助她克服口吃,帶她接受過顱骨整骨治療、放鬆治療、語言障礙治療,但各種療法都上了,依然沒法把結巴問題根除。

這時,學校的老師發現了她的模仿天賦,老師稱,她在模仿別人口音的時候,說話會流利很多。

於是老師開始鼓勵她在班上表演,不過作為一個結巴的孩子,艾蜜莉·布朗仍然十分抗拒,她聲稱那就跟《王者之聲:宣戰時刻》裡,艾伯特王子在大英帝國展覽會上致閉幕詞的尷尬如出一轍。

但萬幸的是,在老師的鼓勵下,艾蜜莉終於踏出第一步,而且發現這個方法確實有效。

14歲的時候,她終於以戲劇表演的方式克服了結巴,同時發現了自己在表演上的天賦和興趣。

就這樣,她踏上了表演之路。

同大多數英國演員一樣,她從歌劇、舞台劇演起。2001年,她的生涯首秀就在英國戲劇大師彼得·霍爾導演的《皇室家族》裡與老戲骨茱蒂·丹契對戲。

而那時的她才成年不久,所以她稱,自己的起點算很高的了。

隨後,她又演了幾部舞台劇,也在一些英劇裡面露臉。2003年,她迎來了自己的銀幕處女作《武士王后》,片子講述的是公元60年英格蘭部落女王率眾反抗羅馬帝國暴君尼祿入侵的故事。

​次年,她主演了女同片《夏日之戀》。影片的攝影非常美,配樂也很棒,但最令人難忘的,是她的精彩表演。通過本片,艾蜜莉在英國演藝圈打開了知名度。

2006年,她開始進軍好萊塢,那一年,她參演了一部時尚喜劇片——《穿著Prada的惡魔》。

​這部作品也是她職業生涯的分水嶺,雖只是個配角,戲份不多,在海報上也只居於小角落,但媒體稱,每當她飾演的那位尖酸刻薄、勢利做作、婊氣十足的小助理出現在畫面中時,就有種喧賓奪主的架勢,電影上映後,她藉此獲得了金球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而這部電影不僅開啟了她的演藝人生,還給她帶來一份讓人艷羨的感情。

艾蜜莉·布朗情史

2008年,艾蜜莉在洛杉磯的一家餐廳裡吃飯,旁邊突然來了個迷弟,迷弟十分惶恐緊張,又想表達對偶像的崇拜,又害怕嚇到偶像,慌亂之中說出了對偶像的第一句話:「I like you」。

艾蜜莉有點驚訝,但迷弟隨後說道,自己看了《穿著Prada的惡魔》足足75遍,對她這個角色的演技佩服至極,沒想到這次真的遇到本尊了,所以他很激動,激動到語無倫次。

​據了解,這個小迷弟叫約翰·卡拉辛斯基,也是一個演員,演過熱門美劇《The Office》,但當時他還只一個各大影視作品中無限刷臉的新人,所以很多人在他和偶像艾蜜莉談戀愛後,都紛紛表示「粉絲高攀實力女演員」。

不過這都沒阻擋他們繼續發展下去,當時,他直接拋棄了結伴的好友,跑到偶像面前,不停地逗對方笑,由於迷弟實在有趣,所以兩人在離開之前交換了聯繫方式,之後也越聊越投緣,迅速墜入愛河。

​不過由於兩人一直都很低調,所以他們第一次約會,是在披薩店吃披薩,最常做的事情則是一起騎摩託在紐約街頭兜風,媒體當時對他們報導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在演《羅馬假期》」。

不過,他們的緣分不止於此,有媒體了解到,兩人都是拒絕過漫威邀請的演員,妻子是因為檔期不夠,所以拒絕出演「黑寡婦」一角,至於卡拉辛斯基,則是在面試美國隊長時,看見另一個比他身材好的男演員,他自知比不過,所以還未面試就離開了現場,事後,他還表示再也不去試任何超級英雄角色了。

​於是緣分不淺的他們,交往了差不多一年後,就訂婚了,又過了一年,在2010年的夏天,他們終於舉辦了婚禮。

據悉,這是一次非公開的私密的小型儀式,在喬治·克隆尼意大利科莫湖的別墅裡舉辦,據卡拉辛斯基說,克隆尼一直給他們「推銷」自己家的場地多麼多麼好,可以免費給他們用,所以無奈之下,這對夫婦只好答應下來。

​但是對於婚禮,艾蜜莉一直抱有遺憾,因為當時她美黑了,覺得效果並不好,所以當她身穿白色婚紗走進婚姻殿堂時,她深刻覺得自己是一個黑裡透黃的橘子。

她說道:「我是自己美黑的,我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省這個錢?為什麼?我身上都斑駁了,還很臭。那天特別特別熱,我出了很多汗,然後棕色就被稀釋了,從白色的婚紗裡透出來就是橘色的,太可怕了。」

​雖然婚禮不盡如人意,但婚後愛情和麵包仍然一樣不缺。

《命運規劃局》、《迴路殺手》、《明日邊界》、《魔法黑森林》等佳作中,都有艾蜜莉的身影。

為了保證每週都和妻子見面,丈夫總是特意抽出時間,飛去妻子拍戲的城市或者國家,只為陪愛妻過週末。

​另外,出現在公共場合時,媒體也發現,卡拉辛斯基的目光從來沒有從妻子身上離開過。

2015年,艾蜜莉因為在電影《明日邊界》中的表演,獲得評論家選擇電影獎最佳女演員獎,領獎的時候,丈夫甚至激動地從後台跑出來擁抱她。

當然,他面對妻子時,依然沒有失去自己的「迷弟屬性」,2018年,妻子的電影《愛·滿人間》上映後,丈夫特地跑去電影院觀看,而他面對這樣一部合家歡電影,仍然感動得痛哭流涕。​

從電影院走出來後,他對妻子的讚美也停不下來,他稱:「她是最酷的,她太有才了,她太漂亮了,顯然我配不上她,她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女演員。」

兩夫妻的合作

話雖這麼說,但他還是精心為妻子準備了劇本,這部作品就是後來大賣的《噤界》當時,他一邊不忘提醒妻子記得吃飯,一邊瞞著愛妻和其經紀人商量整部電影的相關細節。

不久後,他等到了一個成熟的時機,

在飛機上把劇本遞給妻子,等待她看完後,小心翼翼問道:「可不可以參演?」當對方在欣喜的心情中點頭答應時,卡拉辛斯基甚至覺得自己像是再次求婚成功。

​​接下來,他們順利開始拍攝,妻子也為了丈夫打破了「5個月原則」,剛拍完上部電影,就馬不停蹄地進入丈夫的劇組,而這部電影上映後,也沒讓兩人失望,讓原本只有一千七百萬美金的預算的電影,在一周之內,就收割了七千五百萬的票房。

網友戲稱,這個水平都可以衝擊奧斯卡了。而之前那些猜測「他們合作完就直接離婚」的網友,也慘遭打臉。

​​丈夫卡拉辛斯基在採訪中表示:「在片場的時候,好像所有的事情她都能幫到我,她不只是一個好演員。所有我能想到的,她都能比我想得再好上10倍,她簡直是我在現場最好的武器。」

艾蜜莉也因為這部作品,首次拿下了演員工會獎的影后這一權威獎項,她領獎的時候說:「我想把這個獎項跟我的丈夫一起分享,約翰·卡拉辛斯基,因為和你一起經歷的這一切完完全全地紮根在我心裡。」

漫長的職業生涯中艾蜜莉演過不少精彩的角色,而不論是橫掃千軍的女戰士,還是努力但刻薄的女助理,她都能完美地詮釋出來,讓曾經結巴的女孩,逆襲成了一名炙手可熱的女演員,更難得的是,她家庭美滿,結婚至今,仍然和丈夫恩愛如初,所以愛情事業雙豐收的她,無疑已經是人生贏家。

希望未來艾蜜莉還能帶來更棒的作品,讓更多人看到。

接下來我們就來聊聊,成為艾蜜莉成名作的《穿著Prada的惡魔》吧。

主角安迪 – 真正的惡魔是還沒有搞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的人,尤其是那一些認為別人都要對他好對他教他的職場新人

比起米蘭達和艾米莉這兩條比較直白的故事線,安迪的心路歷程經歷了兩個階段的變化。

安迪的理想工作是一名報社記者,她人生中的前二十幾年都是一個大大咧咧的「直女」,完全不瞭解時尚。

能來《天橋》這本時尚雜誌工作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為運氣。

剛工作時候安迪對時尚一無所知,她只是把這份工作當成過渡跳板,為以後當記者積攢點經驗。

所以她不理解為什麼公司裡那些女孩為了減肥什麼都不吃,不理解為什麼一幫人為了兩條顏色差不多的腰帶糾結。

安迪很幸運,她有了很多女孩擠破頭都想要工作機會,她有學歷,也有潛力,但她唯獨缺少了對這份工作的尊重。

安迪沒有完成米蘭達交代下來的任務被罵後找到同事奈傑爾哭訴:「我已經很努力了」、「錯了一點就要被罵,但是我做的好為什麼連誇獎都沒有?」

奈傑爾一針見血戳穿了安迪:「得了吧,你根本沒有努力」

「你可以馬上辭職,我能在五分鐘之內找到一個願意做這份工作的女孩,在這裡工作的每個人都是用生命在捍衛這份工作,你卻是無所謂的對待這份神聖的工作。」

讓安迪委屈的所謂「努力」只是應付好本職工作,實則只感動了自己。

自從入職之後安迪每天穿都的不修邊幅,抱著得過且過的態度,她甚至不願意去瞭解自己所從事的時尚行業。

當你認為所做的工作毫無價值,自然覺得處處都是掣肘,幹什麼都碰壁。

聽完奈傑爾的話後安迪華麗蛻變,貢獻了全片中最經典的「變裝秀」,工作能力也直線上升,得到了米蘭達的認可。

但是職場得意,情場失意,因為全身心都投入在了工作上,安迪和男友再也沒有時間像以前那樣親密,兩人漸行漸遠。

在此奈傑爾再次貢獻名言:「當你眾叛親離的時候,也是該升職的時候了」。

安迪代替艾米莉作為第一助理來到巴黎,看著星空下的巴黎,漸漸明白了為什麼艾米莉如此嚮往這個地方:大牌贊助的高定時裝,眾星捧月般的閃光燈,在紅毯上身邊走過的都是各個領域的頂級人士,這是每個女孩想要的人生巔峰。

但是你願意為了這份事業放棄一切嗎?放棄朋友或者家人來換取這樣萬眾矚目的生活。

看到米蘭達犧牲了多年的好友奈傑爾畢生的夢想來穩固自己在公司的地位,安迪開始抵觸米蘭達,懷疑自己的選擇。

在轎車裡,米蘭達對安迪說:「別傻了,每個人都想變成我們」。

那一刻安迪終於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她下車把手機扔進噴泉,大步的離開了。

艾米莉是電影中一個次要的小配角,人設也不討喜,翻白眼的樣子極其傲嬌。

她虛榮,她會排擠新人,和別的同事在背後評頭論足,看到女主角安迪被罵也會幸災樂禍…

但是沒有主角的光環的的她是最真實的一個。

艾米莉不是心機婊,她很努力,而且特別能吃苦。

在沒有招到第二助理之前艾米莉一個人頂兩個,雖然米蘭達有時也會數落她兩句,但是她能勝任這些繁雜的工作也能把所有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條。

她還對自己很嚴格,保持身材堅決不碰碳水,為了穿上參加晚宴的裙子節食兩天,怕錯過重要電話,能一上午憋著不上廁所。

相處久了之後你會發現艾米莉也沒那麼刻薄,她會真心的誇獎女主角漂亮,也會女主角幫她解圍的時候說thank you 。

艾米莉對自己的未來有清楚的打算,在介紹到米蘭達的時候她曾說:「只要為她賣命一年,之後任何編輯社都會為你敞開大門。」

這話聽起來是不是有點耳熟?北上廣那些在大廠賣命996的年輕人都是這麼想的,他們加班熬夜掉頭髮,用青春去換取未來。

其實是在忍辱負重,希望能夠有朝一日出了大廠不辜負這些苦難。

說到巴黎時裝周,艾米莉眼睛裡全是發光的嚮往,她無時不刻都在期待著能跟著米蘭達去到那個夢想之地。

可惜在職場上,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會得到回報。

儘管帶病工作,拼命節食,到最後艾米莉還是錯過了巴黎之行。

看著她纏著繃帶在病床上的樣子,居然有點心疼。

也許每一個初入職場的女孩都想逆襲成女主角安迪,但是大部分人到最後都成了在病床上大口吃著巧克力的艾米莉。

米蘭達 – 誰不想成為這樣迷人霸氣的角色呢?

冷靜、強大、全美國頂級時尚雜誌的靈魂人物。

聽到她提前要來公司的消息,大家都像被沸水衝的了螞蟻一樣,換高跟鞋,塗口紅,扔垃圾…

生怕在她眼前留下髒東西。

就算是雜誌的模特也不敢和她乘坐一台電梯,甚至在退出電梯的時候要說句抱歉,然後松一口氣。

對交代下屬的事情,不問過程,只要結果,完不成就是無能。

對於設計師的作品,只要她抿一下嘴…

好了,這堆衣服可以扔了。

「That’s all」是她的慣用結束語,意思就是你只要照著我前面的說的話做就好了,我不想再重復,你不要再說任何多餘的話。

在時尚界她是絕對的權威,至高無上的女王。

用一句俗套的老話叫「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用來形容米蘭達在合適不過,她工作和生活是等量交換,事業上的成功是以犧牲的是自己的私生活為代價的。

米蘭達正處於第二段岌岌可危的婚姻中,她還有一對年幼的雙胞胎女兒無暇照顧。

在片中,她唯一一次展示她脆弱是第二任丈夫又要離婚,她在擔心無良媒體不知又會寫出什麼樣難聽新聞來傷害無辜的女兒 。

夜深人靜,米蘭達卸下口紅蒼白的樣子,臉上寫滿了無奈 。

所謂「有所得,必有所失」,在職場上叱詫風雲的女強人,生活裡也不是萬事順遂。

人前光鮮,轉頭面對的是感情上的空虛,她可以在公司戰略上殺伐果斷,但是面對家庭和事業陷入兩難的境地。

就算你再成功,生活也不可能兩全其美對不對?

米蘭達也和安迪一樣是個聽從內心需求、堅持自己愛好的人

影片中的米蘭達是個工作狂,從她每天早晨的生活從四杯咖啡開始便可以看出。

她常常因為工作而早出晚歸、沒空陪伴家人,加班是常態,所以聚少離多、再加上夫妻雙方溝通不到位是導致她與丈夫多次離婚又復合的原因,她又因為忙 ,少了許多陪伴女兒的時間,所以孩子與她也生疏,可以說對丈夫,米蘭達是有錯的,對孩子,米蘭達也虧欠了她們那份作為母親的陪伴。

這樣看來米蘭達在成就事業之余,確實枉顧了家庭。

當在她意識到丈夫又要即將和她離婚的時候她也試圖著挽救這段婚姻,在孩子放暑假的時候她也讓安迪找到孩子們最喜歡的哈利波特的手稿,讓她們在旅途中可以打發時間,略減無聊,她在用自己盡可能的方式去彌補她的這份母愛。為什麼米蘭達的婚姻、家庭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她還是選擇了這份工作呢?還是選擇了把更多的時間放在工作上面?我認為個中很重要的原因源自於她對這份工作的真正熱愛。

是的,米蘭達對這份工作是出自於內心的喜歡以及真正的熱愛。

她把她所有的精力與心血都放在了這份事業上面,也犧牲了大部分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如果僅是為了履行工作職責,盡到她應有的責任,她大可沒必要把那麼多時間投入到工作中,晝夜不伏,成為了一名徹底的「工作狂」。

當工作中摻雜了個人的興趣愛好,人自然會對工作投入百分比的精力與心血,也就是我們我們常常說的把愛好與職業結合起來,這樣就能堅持自己所熱愛的事業,這樣看來米蘭達其實就是這樣的人,她的內心深處是真正熱愛這份工作的,不然也不會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而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事業上面。

她與丈夫有過多次離婚之後又復婚的經歷,也有過面對孩子的愧疚感。丈夫對她的不滿、孩子與她的生疏這一切她不是不是不知道,可是掙扎過後,她還是選擇了事業,選擇了這份工作,承受著面臨著不被家人認同的風險以及內心的苦楚,可能這一切到頭來也唯有真正的「熱愛」二字能解釋了。

影片中的安迪在歷經短暫的光鮮靚麗之後,尋尋覓覓、跌跌撞撞最終選擇聽從內心的需求,回歸到平凡生活中,對於安迪來說她是在傾聽內心真正的聲音,堅持自己所愛的工作方式,那麼對於女魔頭米蘭達來說何曾不是這樣呢?

雖然事業與家庭之間她選擇了前者,但仍然是個人的選擇,值得尊重

她也知道丈夫對她的不滿以及孩子對她的生疏,也渴望著家庭美滿,可是有時候有些事情必須要做個選擇。在華人傳統社會來說許多人都會要求成家有孩子的女性,要顧及家庭,為家庭而付出,甚至是放棄自己的事業,在這種壓迫之下也會有大部分女性選擇成為全職太太, 這樣看來成為全職太太似乎是理所當然,但其實不是,選擇成為全職太太應該是個人的真正意願所在,而無關乎外界的眼光與壓力。

選擇成為全職太太的那部分人為家庭付出是值得欽佩的,可是同時沒有選擇成為全職太太的那部分女性,同樣也是值得欽佩的,兩者之間並不存在著比較的問題,同樣米蘭達她選擇了事業,自己內心真正熱愛的興趣,雖然犧牲了大部分陪伴家人的時間,但是這仍然是她的選擇不是嗎?她的選擇沒有對旁人造成任何障礙,雖然有些許愧對家人,但這也不是值得成為大家譴責的理由,每個人都有她自己的選擇,他人的意見只是參考而已。

米蘭達選擇事業也並非是「愛慕虛榮」,不必矯枉過正

也許有大部分人認為米蘭達並不是出自真心的熱愛這份工作,僅是喜歡享受這份工作帶來的光鮮靚麗罷了。

但是每份工作都有它自身的光環所在,而頂級服裝雜誌社的主編這個職位的光環更是耀眼。

它可以出席各種時尚盛宴,名流晚會,在鎂光燈下閃閃發光,讓人艷羨,但這些都是由這份職業性而賦予的,把它看作正常的工作職責最正常不過了,雖然它帶有「光鮮靚麗」的意味,但是也不必「矯枉過正」。

一個人如果選擇一份帶有光鮮亮麗的工作,不一定就是「愛慕虛榮」,也不必矯枉過正。

影片結局的時候有一幕十分有趣,米蘭達遇見了安迪,當她坐在車里的時候看著 安迪遠去的背影,一剎那,仍然看得出她對安迪的艷羨 ,但隨之很快她便收回了目光,這樣堅定的走向了自己的選擇,聽從內心的需求,這樣的她不也是很美嗎?

主角安迪在認清自己內心所需之後選擇回歸平凡生活,她的心路歷程固然值得人贊嘆,但是同樣米蘭達的選擇與堅持也同樣值得人贊嘆,雖然她的方式是犧牲大部分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但是這仍然是她自己個人的選擇。

在掙扎過後,她還是選擇聽從內心的聲音,堅持這份事業,唯有真正的「熱愛」二字可以解釋了,遵循內心的需求,並且堅定下去,於社會無害,這樣的米蘭達真正地活出了自我,一樣是值得被認同的人。

初看《穿著Prada的惡魔》只覺得這是一部美國快餐電影,演員漂亮,服化精緻。

上了幾年班之後再看卻是不一樣的感覺,電影裡的這三個女性角色演繹的其實是職場上三種不同的選擇:

米蘭達選擇光鮮的事業,並為此承擔一切壓力

艾米莉在追尋目標的路上,努力著不放棄

安迪體驗過那樣的生活決定追隨內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人生就是不斷的在做選擇題,總要放棄一些什麼才能得到你所想的生活。

但是不管怎麼選擇,請盡量不讓自己陷入兩難的境地,希望你可以做自己的女王,也可以享受平凡的珍貴。

#冒牌生

—————————————————————

想聽故事的朋友,歡迎訂閱我的Podcast

——————————————————————

     

✓Spotify:https://spoti.fi/2XSsbWB

✓APPLE:http://apple.co/2PGKUQm

✓GOOGLE:https://bit.ly/2Y27JSW

——————————————————————

如果你也喜歡旅行,歡迎來我的IG逛逛

作家📚冒牌生:寫作 • 旅行 • 生活(@inmywordz)分享的貼文 張貼


—————————————————————

✓點我。追蹤【冒牌生】IG

✓點我。發個訊息給冒牌生
——————————————————————

「這世界已經夠負面的了!而按下讃,是在說我們渴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 冒牌生

謝謝你的讚 #冒牌生





上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