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訊息給他總是愛回不回、對我忽冷忽熱 … 」讓這篇文章來告訴你,他只是不愛你而已。 – 每天為你推薦一篇好文章


別再安慰自己對方太忙,真正有心的人不會這樣的。

#每天為你推薦一篇好文章

*正文開始

一個人如果真的那麼在乎你,又怎會時常在你感到孤單的時候,置你於不顧?

「他又消失了——就在我最需要他的時候。」她說。

「怎麼一回事?那個飛機師嗎?」我問。但想了想又說:「你們不是沒有聯絡了嗎?」

「後來他又找回我了。」她說得像無關痛癢一樣,但她的聲線藏不住心底的歡愉。

她隨即又氣憤地說:「那天我預備外出,洗了澡,洗得香噴噴的,燙好了頭髮,化好了妝,沒想到皮膚敏感突然嚴重起來,兩頰紅得像關公……超無奈的!你是知道的,我的臉敏感起來——真的很像——」

她頓一頓。我意會到她的難為情,世故地緊接著說:「不像,就只是紅了一點,其實我一直覺得沒什麼大礙。」說完,我也覺得自己圓滑得很。

「是嗎?」她笑著懷疑,又說:「但這回真的很嚴重,我跟他說,他竟然取笑我,然後就沒有再理會我!我後來再喚他講一個笑話給我聽,他發了我一張趣味圖。

但你知道嗎?他竟然發來了一星期前傳過給我的圖!真負心!我懷疑……他同時發了給許多人,所以忘了給過我……始終,他的條件太好,我害怕……」

「不止這樣,上星期他約了我,但竟然臨時爽約,說要溫書考試……你知道問題在哪嗎?」她沒等我回答。

接著說:「他忙的話,我體諒;但他有心的話,為何還選一個那麼忙的日子約我?是那天才知道要考試的嗎?我寧願他沒有約我!我決定了,我不會再理會他,直到他主動找我為止。」

「你決定吧。」我真心想支持她,但不敢教人對意中人狠心。

「我已經決定了。都多少次了?每次都是我主動關心他,而當我在忙,他偶爾不會說一句加油;當我生病,他不會在隔天問我康復了沒有;當我生他的氣,他也只是迴避,等我冷靜後找回他——

還記得嗎,那次他隔了兩日才覆我的短訊,他還若無其事地承接兩日前的話題……這真讓我氣死了。」

她憤慨地說,說完,又感慨地補充:「他總是對我呼之則來,揮之則去,這算什麼?我只是想要一個能夠時刻互相扶持的人。」

我多想對她說,一個人如果真的那麼在乎你,又怎會時常在你感到孤單的時候,置你於不顧;又怎會在你生病時,漠不關心;又怎會在自己孤單的時候,不找你,而找其他人解慰呢?

但見她氣在心頭,我怕自己一時衝動說錯話,毀了一段愛情,所以說:「這真的太壞了,也許你就安靜一下,等他找你吧,我相信他會找你的。」說完後,我心裡猶豫。

我是一株無人問津的花,
開在你旅經的山谷裡。
我們相遇的那一瞬間起,
你有你的波瀾不生,
我有我的心如槁木。

我本來與你無關——

而你,始終與我無關。

想起你,仍然痛得清晰。不去想你,我卻無能為力。

但只要一個很小的契機,
譬如你的履聲從林裡隱約傳來,
或是雲霧無意間砌成了你的輪廓,
我便會覺得一切的虛耗和孤淒,
都沒有關係。

其實我明白。

我所謂的愛情,
不過就是一個人的寂寞。
我所謂的寂寞,
不過就是一個人的愛情。

但我還是覺得,
一個人的愛情啊,
縱然可以與另一個人的生活無關,
卻是無法避免似的,
與另一個人的存在相關。

在花團錦簇間,
我的花瓣,
只為了你而綻放,
我的馨香,
只為了你而遠揚。
等到天末吹來涼風的時候,
你或許永遠不會知道,我等你、我想你,直到凋殘。

為了與你相關,
哪管我與你無關。

《我不知道說再見要那麼堅強》——崩井

書籍特色

「生命充滿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其中最讓我覺得難過的,是那些我所重視的人,出乎意料地離去,像一片葉突然飄落,毫無預告。

後來一想,我和他們,總是無法好好說一聲再見——即使,這樣的一句再見,只是一句客套話,而我們都深知,再見以後,不能再見……

也許,親密的你如是,陌生的你如是,總有一天,你會漸漸淡出我的生活,漸漸在我的記憶中變得模糊,反之亦然。

自此,我們之間,好像隔著一座撒哈拉沙漠,我有我的阿特拉斯山脈,你有你的薩赫爾,恍如各不相干。遺憾的是,我們總是無法好好說再見;

慶幸的是,我畢竟遇上過,生命中唯一的,每一個『你』。只是,你也會如此遺憾,如此慶幸嗎?」

如果大家都知道,說了這一聲再見以後,根本不會再見……說再見,從來都不易。好好說再見,更難。

說了再見以後,或者你與某人已經不再有任何關係了,但有時你又知道,關係不是說了一句「再見」以後就即時斷絕的。

說了再見以後,你可能仍然「記得」很多很多,可能仍然捨不得,原來說再見以後要轉身繼續前行,要那麼堅強。

崩井以細膩的文字,說愛情,說相遇,說離別,說難忘。說的可能是自己與情人的事,可能是自己與舊情人的事,朋友與情人的事,網友與情人的事,或者自己與家人的事。

——————————————————————
歡迎幫我們按個讚



上 / 下一篇文章